第十七章 唤来神明的男人

“守夜人”面向那片漆黑的大海,并未回身看男人。

她只是冷冷地说:“你不该来的。“

“不该?”男人温柔一笑,“这世上已经有太多的不该了,比如我不该来这儿,比如…你不该在这儿。”

“趁着黑夜还没到来,赶快离开这儿吧。”

“我跋山涉水,历尽千难万险来到这里,只为见你,你却让我离开……”

男人的声音很是温柔,这是他对旁人从不曾有过的温柔,即使对那尊“神明”都不曾有过的温柔。

男人从他那宽大的袖袍中取出一个小袋子,放在树下。

“这是你那时候最爱的鲜花饼,那家老铺子的,我用真气包裹,一路小心护送…”

“那家店还在开吗?”她有些惊讶,可依旧没有看他一眼,尽管今日的他是难么耀眼,那么辉煌。

男人并未对她的态度感到气愤,只是略带伤感道:“那个老人说这是他做的最后一份鲜花饼了,他已经太老了,做不动了,不过我向他讨来了配方,如果你喜欢……”

她摇了摇头,道:“既然已是物是人非,你又何必执着。”

“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吗?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男人不满道。

“可我亦如当年。”她的声音很是平静。

在同一片天空,同一个北冥,同一棵树下,他们离得那样近,他们离得那样远。

“月儿,你知道吗,我常常会记起我们小时候的样子了,那时的我怎么也想象不到,有一天你会走得这么远,远到好像与我不在一个世界,远到我再也触碰不到。”

她微微蹙眉,道:“你我…或许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

“不对!”男人终于喊了出来。

那一声呼喊之下,两人身侧的树落了泪。

树怎么会有眼泪?树当然有眼泪,落叶就是树的泪。

一片片凄美如梦的叶子,从枝干上流下。

他伸手试图接住一片落叶,可触碰到他手心、肩上、发间的落叶,全部化作了粉末,那粉末闪着金光,并不耀眼然而伤感。

“这树叫无叶,它的叶子一旦降落,就会消散,红尘中有些东西本就像这叶子,我们永远也触碰不到。”

男人摇了摇头,道:“我不相信,至少你曾经离我那么近,至少我还有过机会。”

她终于转过身子,看向了这个男人。

她还是那么好看,那么牵动他的心,男人从她的目光中读出很多,却没有读出他所期待的东西。

“你坚持一定要留在这里?”男人心存侥幸地问道。

她点了点头。

男人冷峻道:“与神明作对的后果,你想象过后果吗?”

“我不怕死。”她淡然道。

“可是我怕你会死,神的力量强大到你无法想象。”男人道。

她没有回应男人。

“其实我这次来,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看来是落空了,第二个目的,我想告诉你,我已经见过了那尊留在人间的神明。”

她漠然道:“这就是你变得如此强大的原因吗?”

“嗯,这尊神明确实如轩辕那混蛋猜的一样,失去了躯壳,只余神魂,但终有一日,我会让他完整地降临人间,而后他会打开天人两界的通途,诸神会从那沐浴在圣辉里的国度来到人间,他说届时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我会舍弃一切,乞求他放过你。”

“我不会允许任何一尊神明降临在人间。”她坚定道。

“为什么?你一定是被轩辕那家伙蛊惑得太深了,你好好看看眼前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吧!”

“满目疮痍?”

男人慨然道:“自圣唐王朝陨灭之后,天下五分,中唐、北魏、西蜀、乾宋、大理,五国之间纷争不断,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哀鸿千里,事实证明人类无法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我必须唤来神明执掌人间,人们全知全能的神明领导和管理下,才会迎来真正的和平与繁荣。”

“不,古宋国有人揠苗助长,结果颗粒无收,那是因为禾苗有自己的生长规律,人们不该干扰和破坏这个规律;同样,人族有自己兴衰成败的规律,如果说没有永远的盛世,那么定然也没有永恒的乱世,我相信总有人会结束这乱世,还轮不到什么神明插手,而且神族也未必会给人族带来美好的未来。”她反驳道。

男人不屑道:“总有人会结束这乱世?说的好听,天下苍生已经等了太久了,不会有那个人了!”

男人顿了顿,继续道:“你们终究还是太幸运,太自私了,生来就有远超旁人的武学天赋和领悟能力,战火烧不伤你们,你们自然可以侃侃而谈,我与你们不同,我一无所有地在这人间一直流浪了二十三年,直到遇见那尊神明,在死人堆里活下来的我,见多了人间疾苦,看多了地狱风光,我无法再去相信天下有你说的那种人了。”

“这就是你与他的不同之处,你太胆怯了,只敢相信你所看到的,却不敢相信你未曾看到的。”她说。

“够了!”男人一拳捶在无叶树上,无数枚叶子坠落如雨,落在两人身上,化作了尘埃。

男人看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金色尘埃,道:“说到底,这种树还是只适合存在于梦中,十三年了你的梦也该醒了。”男人说。

“不,我不是在做梦。”她反驳。

男人悍然道:“这就是在做梦,想凭借自己的力量与神明抗衡,这不是做梦又是什么?”

“或许在你眼中,我和他只是在做一个可笑的梦,可是我们并不在意你的看法,当我和他决定去做一件事时,我们甚至不在意整个人间的看法。”

“他有什么好的,把自己铸成了一把破剑,将你一个人留在这北冥极寒之地守着无尽的寒夜。”男人不平道。

“这是我和他共同的抉择,他不悔,我亦不悔。”她答道。

“他!他!他!北冥一年中有半载的时光都在黑夜里,万物都会模糊在长夜中,处在这样的地方十三载,只怕连自己的模样都会遗忘掉吧,为何你对那轩辕长柳的记忆还是这样清晰?”

“大概就像这里的雪一样吧。”

“雪?”

“嗯,人们都觉得北冥这样寒冷的地方,一定每天都在下雪,可事实上北冥很少下雪,不过一旦下了雪,就不会消融,就像我对他的记忆,一旦有了,就不会消失,只会越积越多,直至多到能覆盖整个北冥。”她这样告诉对面的男人。

“可是你们都错了,当我将圣辉洒向人间时,我会向你们证明的!。”男人说。

她转过身,继续守着那片黑暗的海域,道:“你我道不同,今后也不必再有交集。”

男人苦涩一笑,滑落了几颗泪滴,道:“我用了半生的岁月,只为有一日能带你回到最初,可你这样坚定,不肯离开,就好似我这半生都没有活过,罢了,我会用后半生证明他是错的,然后再来接你。”

男人也转过身子,两人相背,男人要离开了。

“对了。”男人想到了什么,停下了步伐,道:“你说错了一件事,北冥的雪并非不会消融。”

男人一抬手,三道光柱洞穿北冥厚重的云层,带着炽烈的温度和不可言说的光辉与威严,落于北冥之上。

刹那间,那些亘古守护在这里的冰与雪,像是被点燃一般,大片大片地消逝,它们对这样强大的光芒,毫无抵抗之力。

“这就是神的力量吗?”她感叹道。

他收去光辉,道:“不,这只是我从神明那里得到的一束光,神明的一束光降临到人间,就是万丈光芒!”

她摇了摇头,道:“你的光芒只是让这里的冰雪消融了许多,让那片海,那片黑暗的又广阔了许多,这种力量终究带不来真正的光明。”

男人继续往前走,他明白自己现在只能离开,但也清楚以后自己还会回来。

“等等。”她叫住了男人。

男人满怀希望地停下了脚步:“怎么?”

“无叶树每七日结一次果,果实灵蕴充裕,足够饱腹,这些鲜花饼你带回去吧。”她说。

这个身着黑袍的北冥来客又一次失落了,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可悲了,从来没有人有勇气,有能力让自己失落这么多次,自己还毫无办法。

男人扬起一道光辉,射向那袋他用真气小心翼翼护送了万里,生怕失了味道的鲜花饼。

顷刻之间,光辉落处,只余灰烬。

“为何要毁了它?以后就买不到了。”她说。

“它能来到这里,只是因为你,既然你不喜欢,它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等什么时候,你想它了,我保证,它一定还会原原本本的回到这里。”

男人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没有回头,终究带着遗憾,离开了北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七章 唤来神明的男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