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不照样娶了我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怜儿,没有受伤吧。”白毅牵起简怜的手问道。

年轻那会儿,白毅总喊“简怜”为“怜儿”,如今年岁久了,也一直没换过称呼。

“你老婆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凭他们的本事,还伤不到我。”简怜笑道。

“那便好,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接待客人。”

“是那个叫宋皓的孩子吧。”简怜问。

“对,晚些时候,我们再行商量。”

“嗯,好。”简怜答应了一声,迈步向光亮的入口走去。

入口即是出口,这个密室,这个“迎客间”虽然有一处与外界相连的真正出口,然而那出口很曲折,很遥远,因此也很少用到。

简怜的步伐有着所有女性都有的轻柔,也有着大部分女性都没有的冷峻。

目送简怜远去,确定她身体无虞后,白毅才转过身来审视眼前这几个身负铁链,被关起来的可怜鬼。

白毅数了一下,一共是六个人。

“几位,胆子挺大啊,带着暗器喝毒药,想混进白家,你们是真的没想到我白家早有准备?”

“哈哈哈,我们没想到的是白家夫人竟是无名阁之人!”一人狂笑道。

这人身上的伤口最多,状态却不差,大概是这群人的头领,有些身手。

白毅冷冷地回应道:“她有名字,她叫简怜。”

“倘若此番不死,我定要让整个江湖都知道,你,白毅,娶了一个无名阁的女人为妻!”那人声音接近癫狂。

“放心,你们都活不了。”白毅的脸阴沉了下来。

他们必须死,或许年轻的时候,白毅会放掉他们,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然而现在不同了,现在的白毅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子女,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老孟,直接杀死这六个人动静有些大,明天你把他们交给府衙,告诉长官这几个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强盗之事,塞上几根金条,让他们永远留在那儿吧。”

白毅将手从铁栅栏的缝隙中伸入,毫不费力地将那人拎了起来,厉声道:“给我记好了,或许她曾经是无名阁的女人,但自她跨入这家门起,她就是我白毅的女人,白家的夫人,和什么狗屁无名阁再无关系!”

言罢,白毅手上一发劲力,将那人重重的丢在了地上。

那人惨叫如猪,不知又断了多少根骨头。

每个人都有不可触碰的逆鳞,不要以身试险,否则你将见到地狱的摸样,对于白毅而言,他的逆鳞就是他的家人。

“老孟,咱们走。”白毅招呼了一声孟管家,一同走出了“迎客间”。

当一抹温暖的灯火摄入白毅眼底时,他发觉,他的妻,简怜早已等在入口处了。

她并没有回去休息,因为她知道,今夜白毅会有很多烦恼,她想帮他分担一些。

红灯烛火又给简怜本来美丽的脸庞,染上了几分神秘的温柔。

“老孟,你先去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白毅道。

老孟接了命令,便出门去了,对于白毅的命令,老孟从不曾有过质疑。

简怜为白毅斟了一杯茶,茶气氤氲,显然是新沏的。

简怜撩起耳边的几缕发丝,问道:“宗门的人来过了?”

“嗯。”白毅嘬了一口茶,是他最爱的“苍山雪绿”。

与他用来待客的上品普洱不同,“苍山雪绿”的历史并没有那么悠久,地位也不如普洱高,然而香气馥郁鲜爽,滋味醇厚回甘。

“来的是谁?”

“顾清歌和楚江洛。”

简怜道:“竟然连真阳都出动了?”

白毅摇了摇头,“他已经在大理三年了。”

“是因为那孩子吗?”

“嗯,与他有关,那孩子是太玄宗下一任宗主。”

简怜眉目之中流过一丝惊讶,“那孩子知道吗?”

“看他的表现,他们应是没有告诉他。”白毅道。

“这么小的孩子,要担这么重的担子。”简怜感叹道。

”宗门的意思是让我教小宗主些东西。”白毅道。

“你答应了?”简怜问道。

白毅笑道:“你觉得我是否答应了?”

简怜双手按在白毅肩膀上,柔声道:“我猜,你答应了。”

虽然用的是“猜”字,可简怜十分确信,白毅一定是答应了下来。

白毅牵起简怜的双手,道:“怜儿最知我,眼下有一个问题我不知该如何决断?”

“是洛宜的婚事吗?”

“嗯。”

简怜笑道:“那孩子很是质朴可爱,倒是有几分你年轻时的风采。”

白毅也是会心一笑,“是啊,我也很是欢喜,不过……”

“你忌惮他太玄宗宗主的身份?”

白毅点头道:“我一人已经是树敌太多,太玄宗在江湖中更是众矢之的,倘若洛宜她成为了宗主夫人,恐怕……”

“我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

“夫人请讲。”

简怜道:“这次这六个人的出现,已经表明我们隐居大理的事实已不再是秘密,日后定然还会有人前来报复。”

“夫人何意?”白毅皱起眉头。

“你我都已不再年轻,总不能保护洛宜与归远一辈子,而太玄宗虽然解散十三年,毕竟根基深厚,势力遍及整座江湖。”

“夫人的意思是,宗门可以保得咱们白家后人无虞。”

简怜道:“嗯,若只是白家后人或许不行,若是宗主夫人的身份就要稳妥很多。”

“确实如此。”白毅沉吟道。

“先让他们相处一段时日看看,这终究是洛宜的婚事,嫁与不嫁,还得是洛宜说了算。”简怜提醒道。

“可……”白毅似乎还是有疑虑。

简怜莞尔一笑,“当年无名阁的弟子人人得而诛之,你不照样娶了我吗?孩子们的事,叫孩子们自己做主吧。”

白毅闻言,忽觉自己实在管的多了些,自嘲道:“当年我还嫌弃宗门的人管的太多,婆婆妈妈的,想不到自己也成了那副模样。”

的确,爱情是本不该被任何人左右的,它只应取决于两个人,两颗心,若是全无感觉,那便强求不来;若是心心相惜,那也割扯不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二章 你不照样娶了我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