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刀与蝶,简怜

白毅看出气氛有些尴尬,道:“江洛,其实你不也一直在和我们做着同样的事吗?”

“太玄宗对我有恩,我自然会全心全意为宗门尽力,可这并不代表我认同宗门的决定。”楚江洛道。

“我知道,说服你没这么容易,在大理的这些日子可以多看看这些少年,或许皓皓他们会让你的观点改变。”顾清歌道。

楚江洛没有回答。

“现在大理有多少我们的人,华仲邈算一位,还有谁?”顾清歌向白毅问道。

“络明也在大理,而且你们已经见过面了。”白毅笑道。

“哦?这小子,什么时候?”顾清歌先是一惊,而后很快转为了平静。

毕竟那小子叫络明,易容的本事天下第一。

白毅推开房门,喊到:“小明,过来一下。”

“在。”一个清朗的声音答应道。

随声而至的是个一身褐衣的年轻人,细瞧之下,竟是登记时的门房小斯。

“老爷,您找我?呦,这两位客人看着面善啊。”轻轻合上房门,那小斯故作惊奇道。

“好啊!络明!”楚江洛一把抓在那小斯脸上,用力一扯,竟将一整张“脸”扯了下来。

原来那是用特殊技法制成的“假脸”,那“假脸”虽然薄如纸片,却能骗过大多数涉世不深的江湖游侠。

那张“假脸”之下,是个本该颇为俊俏的面容,可惜左脸处有一片暗红色的胎记,煞了风光。这人,正是络明。

“楚江洛啊,楚江洛,十三年了,你这个人还是这般无趣,你知道一张假脸多难做吗?还好我有备份。”络明撇嘴道。

“诶,络明,说起来,你应该早知道清歌和江洛来了白府,为何不告知我啊?”白毅责问道。

“这不是想给您老个惊喜嘛。”络明的语气有些冤枉。

“惊喜的事,我也有一件,络明,你托我办的事有着落了,前些日子兄弟们传来消息,那人在西蜀。”顾清歌道。

络明大喜道:“当真?”

“千真万确,要不要我替你除掉他。”

络明攥紧双拳,咬牙道:“不,我要亲手杀了他!”

顾清歌蹙眉道:“那恐怕还要等上些时日,这些天大理需要你。”

“嗯,没问题。”络明回应道。

顾清歌自己斟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行了扣手礼,道:“诸位,好生保重,顾清歌告辞了,咱们白玉京再会。”

三人还礼,目视着白衣走向远方的落日。

“白前辈,天色已晚,在下也告辞了。”楚江洛道。

“唉,不能再待一会儿吗?十三年了,我们好不容易聚一回,却又这么短暂……”白毅感慨道。

“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楚江洛笑道。

话音刚落,青衣一闪,带起一阵风,楚江洛,也离开了。

络明拾起被楚江洛随手扔在地上的“假脸”,小心翼翼地收起来,而后将备份的那一张“假脸”戴了上去,也告辞离开了书房。

本来拥挤的书房,瞬间变得空落了许多。

就在白毅思念往日时,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自门外响起,“老爷,是否移步迎客间?夫人回来了。”

“好,老孟。”

白毅答应了一声,推开门,同老孟一起向自己的寝室走去。

“迎客间”是白家最为神秘的地方,自十多年前白毅来到大理到现在,尽管在流言中,“迎客间”的秘密有各种各样的版本。

但实际上,这个秘密的真相连络明都不知道,白家只有白毅夫妇和管家老孟知道“迎客间”在哪,是什么模样。

它就在白毅寝室之下,需按顺序转动寝室内的三件瓷器,入口才会显现。

老孟手持火把在前,替白毅照亮前路。

“迎客间”里阴冷潮湿,根本不是它名字形容的那样是接待人的地方,其实,它是解决人的地方,或者说是白家用来解决麻烦的地方。

路的尽头,有一个类似监牢的房间,由一圈铁栅栏围成,一个女人正在为这个房间上锁。

那本是一个中年女人,然而你很难将她与中年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她身着一袭墨黑长裙,金色的丝线绣出一只只美丽的蝴蝶,从裙摆一直蔓延到腰际,一根蓝紫色宽腰带将细腰勒紧,显出她不俗的身段。

右侧腰间悬着一柄钢刀。

左腰系着一块翡翠玉佩,荧光中满溢着连钢刀都无法压制的儒雅之气。

袖口处,金丝织就祥云,手上戴着一个白玉手镯。

三千青丝,如墨如瀑,簪以金钗。光洁白皙的脸庞上,岁月没有留下太多的烙印,只是给她添了几分少女不会有的风韵。

远山般的眉下,是一双饱含灵气的眸子,虽然没有年轻女孩那种夏日骄阳般的热烈,但是流淌着一种秋日晴空似的宁静与素雅,格外动人。

简怜就像是一朵盛开于尘世的黑牡丹,绽放着远超凡俗的典雅端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 刀与蝶,简怜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