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现在,他依然很弱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宿命这东西,是人间最难定义的,人们常常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境下感慨自己的宿命。

它好像变化莫测,却又好似早已注定。

书房里,茶雾袅袅,顾清歌将在大理的这三年徐徐说与了白毅。

“自咱们轩辕宗主遣散太玄宗,舍身铸剑后,兄弟们各自归隐江湖,保存实力,我也便没了你们的消息,直到四年前,听说你和柳姑娘与九幽鬼王霍云斜在鄢陵一战,虽然打退了鬼王,你自己也负了蚀骨掌的伤……”白毅说。

“唉,别提了”,顾清歌墨梅折扇一合,愤然不平道:“都是那姓柳的打起架来不顾身体,我怕她受伤就给挡了一招,要不然就凭霍云斜那混蛋伤得了我?”

白毅淡然一笑,道:“你们保护了鄢陵,算是英雄。”

顾清歌摇了摇头,苦笑道:“若说英雄,轩辕宗主才是真正的英雄。”

“是啊。”白毅抬起头,望着远方的天空感叹道。

“论起来,尊师派你到大理,也是希望你借这大理的草药调理一下身体吧?”白毅问。

“依我看,多半是嫌弃他抢酒喝,找了个借口把他赶了出来。”楚江洛插话道。

顾清歌一巴掌拍在楚江洛背上,狞笑道:“我虽不会蚀骨掌,可也未必拍不死人。”

楚江洛不再言语,白毅也沉默了下来。

楚江洛和白毅都知道鬼王的厉害,都知道蚀骨掌的厉害,中掌者,纵然可以借助药物与真气暂时减缓蚀骨之力的入侵,时日长了也绝无生还可能。

像顾清歌这样,中掌后还能若无其事的以蚀骨掌开玩笑的人,世间恐怕也只此一位了,可偏偏他越是看起来若无其事,越是叫人心疼。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顾清歌笑问,声音有些哽咽。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白毅道。

“预言之日将近,我要去西蜀,通知那姓柳的,一同准备宋皓接任太玄的诸般事宜,宗门搁置十三年了,也要做些打扫。”

“这么匆促?华仲邈眼下还在大理,你我不妨一同去问问,或许蚀骨掌可医?”白毅关切道。

顾清歌蹙眉道:“我的身体我清楚,眼下形式,多浪费一天,都有可能影响大局,必须尽早把太玄宗重建起来。”

“就不能缓缓?”白毅道。

顾清歌道:“鹰王可曾读过李开元的《将进酒》?”

“诗剑双绝李开元?自然读过。”白毅说。

“那里面有一句我特别喜欢。”他挥动墨梅折扇。

白毅问道:“哪一句?”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顾清歌答。

“此句意境恢弘,的确让人喜欢。”白毅笑道。

“嗯,我却觉得此句是写黄河,也写人生。”

“何以见得?”

“鹰王也一定见过大河奔流的样子吧,人生也正如奔流不息的大河,永远穿梭,直至干涸,不会退却,不做停留。”顾清歌道。

白毅点了点头:“或许人生本来仓促。”

“鹰王,我徒弟就拜托你了。”顾清歌向白毅认真地行了一个礼。

这礼,是太玄宗独有的礼。

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左手为阴,右手为阳,两手相扣,寓意阴阳交融,归元通玄。

“放心吧,只是我想知道,那孩子来比武可是尊师的意思?”

“不,是那孩子自己要来的,婚姻大事我们不做干涉,由令爱自己决定。”顾清歌含笑答道。

“如此,甚好。”

“不过?”

“不过什么?”

“无论这场婚事是否能成,我都希望你可以教这孩子些东西,他还有太多东西要学,我来不及教了。”

“好。”

“顾兄,小宗主交给鹰王确是最为合适了,看看小鹰王就知道了。”楚江洛道。

白毅笑道:“归远一直在尝试将轻功与神门鹰爪功结合,让楚公子见笑了。”

“鹰爪功我不了解,不过令郎的轻功恐怕已远在您之上,将来定然大有可为。”楚江洛赞道。

白毅心中一喜,楚江洛说自己儿子轻功大有可为,那便一定是大有可为。

楚江洛是何等人物,白毅自然清楚,江湖上轻功能与楚江洛比肩者,最多不过一掌之数。

“江洛,如此你就暂留大理,最近九幽那边有些动静,似乎派人朝西南来了,恐怕大理偏安一隅的岁月也要结束了,你行动方便,看看能否帮大理度过难关,顺带也可以指点指点白公子的轻功。”顾清歌道。

“嗯,待大理的事情结束,我便带小宗主去交州的十万大山去找老吴,他的鹰认得咱们的弟兄。”楚江洛说。

顾清歌欣然道:“那便最好,相信我们太玄宗两大护法,太玄五圣,天命十二使重聚之日不远矣。”

“这样,那个筹划了十三年的计划,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白毅慨然道。

“十三年了,我还是不明白当年你们和宗主的选择。”楚江洛道。

“哦?你心中有何疑问?”顾清歌合扇一笑。

楚江洛叹了一口气,道:“百年前的李开元也好,十三年前的宗主也好,为什么牺牲的总是强大善良的人,而被保护的都是弱小怯懦的人,让强大善良的人死,弱小怯懦的人活,这就是你们的选择吗?这样下去这个世界真的会越来越好吗?”

顾清歌颔首,低声道:“江洛啊,首先弱小并不等于怯懦,当自己珍视的东西,珍爱的人受到伤害时,即使是很弱小的的人,也会勇敢地站出来。”

“其次,这世上最多的,就是你口中所谓的弱小的人,可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力量,人间是在他们的力量下运行的,你觉得他们弱小,只是因为你出身高贵,起点站的太高了。”

楚江洛摇头道:“人间没有他们的力量,也一样可以运行下去。”

“江洛,你虽然是小雪的兄长,见识却与她相差太远。”顾清歌说。

“为何?”楚江洛不解。

“楚小雪,天下第一神算,事事算无遗策,我曾问过她什么最难算,你可知她是怎么回答的?”顾清歌问。

楚江洛道:“是……人?”

“不错,准确来说,是人的未来,谁都不知道旁人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世上绝无恒强恒弱的道理,于人亦然,你若非得以自己的标准定义强弱,那我便只能这样答复你。”顾清歌洒然道。

“无恒强恒弱?”

“不错,人只要活着,就有未来,而人的未来有太多可能性,当年的我,就是个流落街头的孤儿,在你眼里肯定弱小不堪吧,后来我却成了太玄宗的“真阳护法”,可还有谁敢说我弱?“顾清歌反问。

楚江洛点头道:“有道理。”

“再比如说我这小徒弟,三年前就是个不会武功的农家小子,而现在……”

“现在,他依然很弱。”楚江洛无情道。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 现在,他依然很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