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练剑的少年

大理有山,名苍山,苍山脚下有湖,名洱海。洱海畔有个小渔村叫上关。

此刻,正是夕阳醉染,黄昏时分,上关村最北沿的一个破旧小院里,有个褐衣少年在练剑,用的却是一根树枝。

“这一刺,太僵滞,手肘往回收,右手压低半寸。”

少年身旁坐着个颇为儒雅的白衣青年,指点着少年的剑法,那人看起来约莫三十出头,五官精致,玉面薄唇。

若非他正翘着二郎腿,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吐着葡萄皮,定是足以入画的一人。

“手再稳一点!”

“师父……”少年似乎有话要说。

白衣青年脸色一变,厉声道:“不是跟你说过,练剑时须聚气凝神,不可言语吗?”

半片葡萄皮,随着青年的呵斥从口中一齐飞向了少年。

少年心里委屈,却也没再言语。

顷刻之后,只听得一声惨叫,而后一阵撞击之声。

原来一只蜘蛛不知何时爬上了白衣人的手背,他又天性怕这些东西,大惊之下,竟从椅子上仰了过去,正好又撞在了桌子上。

桌上一盏茶杯也摇摇欲坠,少年见状忙去扶那茶杯,然而还是晚了一步,茶杯,掉了下去,正中青年额头,摔了个稀碎。

坏了一把椅子,一盏茶杯。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师父的额头不仅未流血,而且似乎连点痕迹都没有。

“孽徒,还不快扶为师起来!”

少年闻言,连连答应,快步走上前去扶起白衣青年。

“有蜘蛛为何不告诉为师?”

“徒儿本想说的……”少年耷拉着脑袋,忽觉生无可恋。

“师父可曾受伤?”他关切道。

青年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灰尘,清了清嗓子,道:“无碍,这点小事算什么?为师当年,那可是独步武林,难逢敌手,多少剑客见我低眉,多少美人因我折腰……”

这些话,三年间少年已经听了无数遍了,只是迫于师徒有序,不曾质疑过,但现在不同了,因为明日他要做的事需要真功夫!

“师父既然如此厉害,这三载,徒儿为何无缘一见师父身手?”

“荒唐,凭你的功力和天资,若是为师展示一二,岂不断了你学武的信心?况且为师旧伤仍未痊愈。”青年人面红耳赤,大声辩解。

“罢了,今日就练到这儿吧,你出门去……”

“去山上采药?”

“不用了,去替为师抓几条鱼,再买一壶酒来。”

少年应了声,叫上阿黄,便背上箩筐出了门。

少年叫宋皓,白衣青年叫顾清歌,是宋皓的师父,阿黄是一条狗。

天色已见昏暗,宋皓决定先去打酒,小村自比不上那长安,成都之类的大都市,宋皓听说,那边的酒铺一整夜都不关门,却不知是真是假,如是真的,不知要耗费多少灯蜡钱。

他们村头老刘家开的小酒铺,按点关门,自从一个月前,老刘家抱上孙子,关门就更早了,酉时便不再接客。

小村里也没别的酒铺,所以想喝上一口正宗的大理杨梅酒,就得早来。

从老刘家打了酒,宋皓便直奔洱海。

挽起裤脚,少年迈步海边,夕阳余晖未尽,似乎照得水儿有些温暖。

宋皓打小就爱在这里抓鱼,并不计较能抓多少,只是觉得有趣。

洱海的水,向来清澈而柔和,在这样的水中,踏着点点波纹,觅着细细浪花,然后纵身一跃,虽然常常扑空,也会觉得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那时候,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后来据某位苏姓公子解释,这大概就叫诗意吧。

这一回宋皓没敢贪玩,或许是因为明天的事,他总觉得,师父今天会有很多话要说,要早点回去。

抓了一条大约半斤的鱼放进箩筐里,他便提着酒匆匆往家赶,路上阿黄总是跟在身后,对鱼儿虎视眈眈,好几次跳起来去抓箩筐。

推开家门,已是明月当空,犹记得母亲临终前告诉他,若某日抬头,见长空溢满月光,那便是她来看他了。

少年擦了擦眼睛。

“回来了,唉,出门怎么不带着水瓢?洱海鱼要配洱海水才香。”

顾清歌不平道。

“走的匆忙,忘记了。”宋皓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罢了,去做鱼吧。”顾清歌的神情之中满是无奈。

宋皓答应一声,朝厨房走去

说是厨房,其实不过是一间小草屋罢了。

顾清歌将阿黄唤到身边,抚着它的头,一人一狗,场面令人动容。

另一边,去鳃,刮鳞,掏出腹脏,宋皓动作娴熟,流畅。

有时他自己也会怀疑,当年师父收自己为徒,究竟是因为自己的武学天赋,还是厨艺天赋。

土灶点柴,锅中倒油,待油沸,加水,一瞬半个厨房,雾气缭绕,油水沸腾后,鲜鱼下锅,佐以食盐,葱,姜片,少填新柴,文火煮之。

整个过程,宋皓不紧不慢。

好事总不怕晚,美食自然也不怕,顾清歌没有催促宋皓。

只是和阿黄说着话,竟说到了伤心处,眼眶微微湿润。

一人一狗,颇有风景。

“师父,鱼好了!”

宋皓擦好桌凳,将鱼放在桌上,摆了些山上的果子,又倒好了酒,这才请顾清歌上座,自己坐在对面。

顾清歌轻轻擦了一下眼角,没被宋皓察觉,他捏起筷子,夹起来一片鱼肉,小心翼翼,投入口中,细细品嚼,嘴角渐渐上扬。

“嗯,鱼肉细腻软糯,清淡微甜,虽少了洱海水点缀,亦可称美味了!来,阿黄你尝尝。”

说着顾清歌夹起一片鱼肉,给了那只黄狗。

谁又能想到,此刻看起来和顾清歌亲如家人的阿黄,曾在初遇时追着他跑了半里地?

“师父,这三年来您还是第一次与弟子要酒,您养伤期间不是不能喝酒吗?”

宋皓将酒揽在身前,没有立刻交给顾清歌。

“今日不同了!”顾清歌一把将酒掠到身边。

“那师父您少喝些。”

“嗯,为师知道。”顾清歌说着便斟了一大杯酒,提杯便饮。

一杯饮罢,青年人摩挲着一把墨梅折扇,沉吟道:“色如琥珀,入口微苦,回味却是清甜,好酒,许是久不饮酒,竟觉比那长安花雕还要强上几分。”

“对了你也别光顾着关心为师了,明天白家小姐比武招亲的事准备如何了?”

“啊?哪个白家?”宋皓似是一脸茫然。

“诶,那小姑娘叫什么来着,叫白……”顾清歌一脸认真,像是在沉思,而双目间,分明又有一番笑意。

“白洛宜。”宋皓抢答道。

“你小子,一直在惦记着人白家姑娘,还装什么装?”

宋皓闻言,垂首不语,他觉得此刻自己这张脸定是通红滚烫,纵不能烹肉煮鱼,但煎熟个鸡蛋不成问题。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 练剑的少年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