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还要和她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张鹏飞出身大门派,教养极高,尽管骄傲,却没有像台下的人那般嘲笑少年。

他向宋皓抱拳行礼,宋皓也学着他的样子回礼。

“剑已妥,请君出剑。”

张鹏飞看出来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是第一次参擂,故而想让少年先出招。

宋皓道了声谢,而后拔剑出鞘。

宋皓一直很好奇这把剑出鞘时会有怎样的光景,可他记得师父的话,没让这锋芒提前现世。

现在,这把剑几乎成了宋皓心中能帮自己摆脱窘态的一根救命稻草。

遗憾的是,很多时候,越是好奇,越是期待一样东西,最后就会越失望。

随着一声不算清脆的剑鸣,出现在宋皓面前的,是一柄肉眼看上去锈迹斑斑,保守估计年龄大概比宋皓还要大上一轮的剑。

这剑一出,非但未能帮少年挣回一点面子,反而引得台下一阵哄堂大笑。

并非这些人歧视宋皓,可他们毕竟都是少年心性,想笑的时候总是克制不住的。

茶席上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宋皓离他们远一些,听不清晰。

谁都没注意到,那剑出鞘时,有一个自始至终,神情安闲自若的人短暂地变了脸色,那人姓白,叫白毅。

宋皓在心里骂了师父一句,当然并非真的怨恨师父,他这个师父一向都很不靠谱,他早该想到的。

“你可以用我的剑。”

作为一个骄傲的天才,张鹏飞不希望自己被人说是利用兵刃的优势欺负弱小。

“不了,我用这把剑就好。”

不管怎么说,这剑毕竟是师父专为自己的比武留下的,他不想换掉。

张鹏飞不知其中缘故,宋皓的回答显然令他很惊讶,他实在想不通这个拿着生锈废铁的少年,有什么理由拒绝自己,不过,作为一名习剑之人,他尊重每一个人对剑的选择。

“出招吧。”张鹏飞说。

宋皓点点头,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他没与人交过手,不知道这出招该怎么出。

“还是请张公子先出招吧。”宋皓说得很认真,不像开玩笑,更不像嘲讽。

张鹏飞一愣,这少年给了他太多意外了,心下认定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对手。

嘴角微扬,张鹏飞喊了一声好,同时振剑直刺,他希望打起架来宋皓也会这般有趣。

面对刺来的一剑,宋皓不躲不闪,甚至全无动作,直至那锋芒已欺身前,才挥剑一格,身子晃了两步,拦下了这一刺。

“分量比树枝重,看来还得适应一下。”宋皓小声呢喃道。

张鹏飞以为宋皓在和自己说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宋皓见状,以为自己又出了糗,青涩地挠了挠头,道:“这是我第一次用剑,以前都用树枝的,献丑了,不好意思。”

张鹏飞愕然,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道了一句:“灵剑剑法,请宋兄弟领教。”

言罢,张鹏飞,迈步使出了灵剑剑法。

灵剑剑法,顾名思义,是以剑法飘逸灵动著称。

张鹏飞的灵剑剑法已是练得炉火纯青,一经施展,身姿缥缈,难以捉摸,青锋与人两不见。

那身影,那青锋似乎一直都在天边,又随时都会出现在敌人面前。

换做平时,对擂之人早已开始慌乱,心中焦急地开始寻找对抗之法,从而陷入被动。

可惜他现在的对手是宋皓,宋皓不会去寻找对抗之法,宋皓只会击,刺,格,洗,抽,带,提,点,崩,压,搅,挫,撩,圈,斩,抹。

宋皓看不清张鹏飞的身法,索性他便不去看。

他只去看那剑,看那剑来的方向,看那剑是快是慢。

然后他惊喜地发现,师父没有骗他,那剑不管来自什么方向,不管是快是慢,始终逃不过那些最基本的动作,始终还要回归到这些基本的动作上来。

于是宋皓信心大增,站立原地,从容迎敌。

是的,从容,就像那些在破落小院里练剑的日子一般从容,那是一种超越了自信的悠然,那是一种轮转于剑里的光阴。

这种从容或许别人看不真切,白毅和白归远却已动容。

对手刺,他便格,对手击,他便压,对手抽,他便带……

起初宋皓因为不熟悉手中的剑,还会有些破绽。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渐趋完美。

反观张鹏飞,虽然一直在进攻,却因为不见奏效,不断地改变着进攻的方向和速度。

张鹏飞也尝试过用虚招和实招交替迷惑宋皓,可这小子不管来招是虚是实,都能轻松地一一化解。

在不断的进攻中,他也在不断地思考,不知过了多少回合,一个念头在他脑海浮现,这个念头让他脊背发凉,眼前这个名叫宋皓的少年竟然仅仅用防守就让他陷入了被动,这是自他练剑那天起,便从未有过的事情。

台下关于宋皓的惊讶讨论之声,也已盖过了先前的嘲笑与讥讽。

当一个天才遇到了自己也难以解决的事情时,天才之名就成了累赘,凡人们会觉得他们不该失败,天才自己往往也不愿接受失败,所以尽管张鹏飞已经非常疲惫,可他仍然不断变换着身形,一次又一次地递出手中的剑。

明眼人此刻都已看出,宋皓现在是以逸待劳,张鹏飞打得很吃亏,其实张鹏飞自己也清楚,以他的天资,但凡宋皓有招有式,他都能找到拆解之法,可少年本无招,自己又能如何呢?

就这样又过了十回合,张鹏飞的头已经开始发沉,隐隐有眩晕之感,可他依然紧握着手中之剑。

二十回合,张鹏飞满面通红,喘着粗气,身上的道袍已被汗水浸湿,一阵阵刺痛从握剑的手上和着力的腿上传来,可他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剑。

这时宋皓也察觉到对方的攻击速度越来越慢,进攻方向也渐趋单一,他没有想到张鹏飞这样的天才会耗尽体力,只以为对手在酝酿一次厉害的攻势。

又三十回合,张鹏飞的剑终于停了下来,这个的昔日天才如今眼前一片模糊,那感觉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雾气。

疲惫感和疼痛感已经充斥了他整个脑海,他还想挥剑去战,然而一剑挥出,身子却不听使唤,摇摇晃晃,最后径自向后栽去。

就在他要倒地时,宋皓快步上前扶住了他的身体。

其实宋皓心里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在出剑的张鹏飞怎么会突然倒下了。

灰白色道袍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擂台上,来到了张鹏飞身前,关切道:“你怎么样?”

张鹏飞调了调呼吸,回答道:“我输了,身体无碍。”

他的回答把输赢放在了身体前。

“宋兄,今日你赢了,改日再向你讨教。”

这句话中有不甘,也有敬佩,说完这句话张鹏飞身形一动,跳下了擂台。

本来最强者是张鹏飞,宋皓打败了张鹏飞,那他不是最强又是什么?

三声锣响,果然无人应战。

“恭喜你,宋皓。”白归远面露微笑。

“我……赢了?”宋皓有些茫然无措,一切是那么不真实,一个村里的穷小子,登上比武招亲的擂台,打败了一个被所有人公认为天才的少年,还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样的故事他只听村东头说书的老刘讲过。

“不用高兴的太早,你还有一个人要打败。”白归远提醒道。

“啊?果然,那人是谁?”

宋皓已经见识过白归远的身手,若和他一战,自己定然毫无胜算。

见宋皓看着自己,白归远立马读出了他的心思,苦笑道:“不是我,是她?”

她是谁?宋皓还没来得及去想这个问题,她,就已经走上了擂台。

杏黄衣裙,头束双鬟,半分稚气点缀的仙女脸庞,虽是时过境迁,宋皓也决计不会忘记。

那女孩正是白毅之女,白洛宜。

竟然还要和她打?现实有时候真的比评书还离谱。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还要和她打?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