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北冥来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我们……去哪?”宋皓问道。

“随我来。”白洛宜笑道。

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言,女孩子的笑,应是最能动人的风景了,倘若这个女孩本来就很动人,那这一笑的动人程度还要再翻上几番。

日光下澈,黄衫与白衣,踏过地上稀疏的影子。

影子是光挥洒下的一道痕迹,那一身黄衫的姑娘亦是点落在少年心头一笔神似惊鸿的痕迹。

白洛宜在前,宋皓在后,他们在廊前,庭下穿过,一路来到洱海边,那里有清新甘纯的空气,广阔的土地,和早已备好的两匹马。

一匹马,黑身白蹄,江湖上称之为“乌云踏雪”;另一匹马,白身黑蹄,武林上名号“墨蹄玉兔”。

这两匹马皆是能“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宝马名驹。

白洛宜走到黑马面前,轻轻抚摸着马鬃,道:“虽说御科本是要学驾车的,可这架车的手段于我们而言作用不大,会骑马便好,你觉得呢?”

白洛宜靠在黑马边,静静地等待着少年的回答。

然而她并未听到少年的回答,却是只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呼息声。

原来,宋皓本就不会轻功,一路硬跟白洛宜,穿街越巷,消耗了太多体力,饶是他乘玄境界的内力,也吃不消。

“你没事吧?”

看着宋皓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白洛宜不禁担心道。

“没…没事。”

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实际上宋皓现在只觉得着一双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胸口又闷又痛,若换作平时,累成这般模样,他定然倒头就躺,管他是床还是冰冷的地面。

白洛宜从袖中取出一块手帕,微微踮脚,轻轻擦去宋皓额上汗珠。

宋皓从未离一个女孩这么近,他能听到眼前少女的吐息,还能闻到从她身上溢出的幽香。

那幽香让宋皓原本因奔跑而狂跳的心,渐渐平稳了下来,这个姑娘,竟仿佛让时光都走的缓慢了些。

“你…好些了吗?”

“哦……啊……好多了,好多了。”

一个人要有多幸运,才能与令自己心动的人走得这样近!

“以前,有没有骑过马?”白洛宜问道。

“没…没骑过。”

“那你就来试试小黑吧。”

白洛宜将那匹“乌云踏雪”,迁到了宋皓身前。

宋皓也主动的向那匹马走了过去。

这匹马对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好像全无兴趣,不理不睬。

不知是否是因为第一次接触这种生物,宋皓居然从它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敌意,不禁吓得后退了几步。

白洛宜微微一笑,道:“别怕,小黑很乖的。”

宋皓点了点头,大着胆子,重新走上前去。

“跟着我的动作来。”白洛宜说着走到那匹“墨蹄玉兔”旁,翻身上马,动作流畅舒缓,应是为了展示给这个没骑过马的少年。

宋皓学着洛宜的样子,抓紧马鞍上的拉环,左脚踏在左边马蹬上,用力一蹬,身体往上一提,右腿跨过马背,右脚踩在右边的马蹬上,人就安稳地坐在了马背上,好像比想象中的顺利得多。

然而宋皓仍不敢放松,生怕这匹“新朋友”突然发飙,故而把自己的脚死死的卡进了马镫里,全身肌肉紧绷,手上也不觉把缰绳抓得很紧。

洛宜见状,不禁笑道:“不用这么紧张的,脚也不必卡得这般死,那样跑起来会很不舒服的,只要脚尖点在马蹬上就好了。”

宋皓这才放松了些,照着做了。

白洛宜驱马与宋皓并驾,牵着宋皓身下“小黑”的缰绳往前走,“小黑”也便乖乖地跟着。

“你先适应一下马背上的感觉。”

“嗯。”

白洛宜就这样,领着宋皓,走了半里。

“怎么样?要不要试着跑一下。”

“嗯。”

白洛宜一挥手中鞭子,两匹马竟然同时跑了起来。

宋皓感觉自己一瞬成了半个聋子,耳旁只能听到风声“呼呼”,和马蹄“哒哒”。

一开始颇为惊异,然而洛宜在身旁,宋皓还是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时间一久,却也渐入佳境,适应了这马背上的颠簸。

宋皓在马背上,偷偷注视身旁这个并排的姑娘。

有一说一,年少的时候谁还没个“快马佳人,仗剑天涯”的梦,纵然是卑微如宋皓,也不例外。

如今,剑有了,快马有了,只不知以后的“天涯”,是否有身旁这位佳人相伴。

风在二人身前吹过,将名为青春的悸动唤醒。

这世间每天都有这样的悸动与相逢,但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貌,有人青春为伴,就自然有人孤守寂寞。

在这个世界的极北之地,有一片黑色的海,海上有许多纯净的浮冰,冰上有洁白的雪,那里的冰与雪千百年来未曾消融。

那里也有风,但那里的风如刀如剑,冰冷锋利,只会伤人。

那里叫北冥。

空旷孤寂,酷寒烈风,在这里你几乎找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你能看到的,只有深黑色的海,白茫茫的雪。

然而有个人,有个女人,却已经在这儿守了十五年。

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存在的人们大多也只是说,北冥有个“守夜人”,守着深藏在海底的“黑夜”。

至于她为什么守在那儿,那“黑夜”究竟是什么,知道这些的人恐怕只有寥寥五人了。

其实就连北冥这个地方的存在,世上大多数人们也只当作传说而已。

或许这本就是时空维度中不存在的一角,或许这一切只是虚幻,可“守夜人”就这样守了十五年,哪怕一切可能都只是“虚幻”。

这里从不曾有客人,因为世上几乎没有人有能力活着到达这极北苦寒之地。

然而今天黑色的海浪却带来了一叶孤舟,和一个身着黑色圣袍的男人。

没人可以想象得到,驾驭这样一只小舟的男人需要何等功力才能度过那“吃人”的海域与烈风,但毫无疑问这人一定十分强大。

当他一只脚踏上岸时,这仿佛自亘古以来都未曾动摇过的坚固冰面,居然剧烈地震动了数下,才恢复平静。

不必耗费力气去试图探知男人的年龄,这个男人已经强大到时间都无法奈何他。

太阳的光芒先照耀在他的身上,而后才照耀万物。

那灿烂的光芒并未给这个死寂的世界带来一丝生机,它只是让白色的雪更加惨白,让深黑色的海更加黑暗。

男人站在这个死寂的时空的中央,看向远方。

他的眼神之中满是落寞,这落寞贯穿了他生命中的无数个日日夜夜,落寞的尽头,是那个女人,那个黑色海边的“守夜人”。

他看到了他在传说中听过的一切,也看到了他在传说中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那个女人的身旁,生长着一棵树。这棵树很高大,枝干粗壮,枝叶繁茂,树皮为深褐色,树叶为金黄色。

当然这仅仅是外在的展现,这棵树给人感觉异常美丽,却也很是悲凉。

其实不用过分在意这棵树是怎样的,仅仅是这棵树的存在,就已经超越了所有现实。

北冥根本没有陆地,这树是长在深厚而孤寒的冰层之上的!

男人曾在古书上见到过这种梦幻到令人感觉悲凉的树,也明白,因为那棵树的存在,女人才得以存在。

他向着那远方,向着那女人和树,轻轻念着不知名的咒语,他的声音很小,然而似乎从四面八方散出,顿时一道光辉,自太阳上升起,以他为中心倾泻而下,那是最炽烈的辉煌,是接近神的力量,大片的冰雪在那光辉之下消融。

男人在光辉中消失,像是被焚烧殆尽,但一瞬,仅仅是一瞬之后,另一道光辉,便在女人身旁坠落,光芒退尽,男人自光芒中走出。

“月儿……”

男人颤抖着吐出了这个似乎有些陌生,但永远不会遗忘的名字。

他那威严到痛苦的眼眸中流出了一滴眼泪,眼泪是心灵的沧桑给予,是对过往的追悔,它从不是流露给任何人看的,其中滋味大概只有眼泪的主人能领会。

眼泪对于他这般,在旁人眼中几乎拥有了一切的人,似乎很不相配。

不,他并未拥有一切,假如他真正的拥有了想要的一切,他也不会冒着身死道消的风险来见她。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 北冥来客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