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少年白衣最风雅

宋皓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敢怠慢,认真像白归远行了一个已经近乎标准的礼。

那灰白衣袍的少年却不还礼,而是忽然抬手,攥掌为爪,一把抓向宋皓左肩。

那一抓还未至他身前,仅仅利爪破风之声就险些震碎宋皓的耳膜。

宋皓见势,不及思考,后退数步,堪堪躲过这一抓。

可还不待宋皓站稳,白归远就又是一爪直取宋皓前胸。

这次宋皓全然来不及后退,只得横臂来挡。

最是这一挡,让宋皓后悔不已,那一爪本来已经减了力道,见宋皓横臂格挡,却似突然来了兴致,又迅疾了许多。

白归远的一爪,抓在宋皓手臂的那一瞬,一股强烈的酸麻感自落爪处以奇快的速度蔓延至宋皓全身。

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感冲破躯壳,侵入了宋皓的心头,所幸白归远及时松了手。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快,这么强的招式,没有来回,没有过招,只凭一下,就让自己这个已入乘玄境界之人完全失去了出手的能力,他一定是还真境界之上的高手。”宋皓心想。

“哈哈哈,宋少侠好胆魄,已经很多年没人敢硬接我这一抓了。”白归远笑道。

“这么强的实力,白公子莫非是还真境界的高手?”宋皓艰难地挪了挪胳膊,确认没有残废后问道。

“我哪有那种本事?恐怕整个大理,能入还真境界的强者也不过一掌之数。”白归远感慨道。

宋皓心下大惑,问道:“那为何公子仅一下就能擒住同为乘玄境界的我?”

白归远道:“武学之中境界只是一方面,境界高低只能决定一个武者能储存内力与真气的多少,并非境界高的人就一定比境界低的人能打,境界低者倘若能施以足够巧妙地功法,也未必不能胜过境界高者,何况同境界?”

宋皓点头道:“那公子使的是什么功法?”

白归远道:“是家传的天罡鹰爪功。”

“天罡鹰爪功?这功法太厉害了!!!”宋皓由衷地感慨道。

白归远尴尬道:“方才只是想试一下少侠的本领,没想到……没想到少侠对于武道的领会都在剑术之上。”

“只是试一下?”

“嗯。”

“我刚才如果不挡不躲,那一招是不是就不会抓下去?”宋皓问道。

白归远点了点头。

宋皓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我们是不是要开始上乐课了?”

“对,对,这就开始。”白归远应声答道。

乐课的学习颇为舒服,并非是老孟的礼课教得不好,只是宋皓与白归远是同龄人,自然要少许多拘谨感和距离感。

当然酸麻的手臂还是稍稍的影响了宋皓听课时的注意力。

好在,第一堂乐课主要是理论,虽然中途白归远找来了一张琴,也只是自己弹奏了一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并未让宋皓当堂奏曲。

不得不承认,白归远的琴艺很是高超,他抚琴时,满院流云似乎都被琴声吸引,不再奔忙。

“好了,时间到了,你该准备下一堂课了,偷偷告诉你,下一堂课洛宜教。”白归远笑道。

宋皓赶忙低头查看课程表,“下一节课是御课。”

再抬头时,白归远早已没了身影。

宋皓坐在那儿,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姑娘了,宋皓一会儿扯扯袖子,一会儿紧紧领子,忽然觉得全身上下都别扭得不行。

“喂,宋皓,你做什么呢?”

她的声音似乎从少年心头最柔软处而来啊。

“啊?洛……洛宜。”

这个青涩的小少年,只顾着低头打理衣服,却不知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已经站到了身前。

白洛宜看着面前这个低着头红着脸的少年,竟然也好似被传染了一般,一抹红晕,浮上脸颊,全然没了擂台上那般从容与淡然。

“这套衣服是我娘特意为比武招亲准备的,因为事先也不知道尺寸,就以哥哥的身段做参考赶制了出来,你试试合不合身。”

白洛宜说着,便将一件很是精致的衣服放在了宋皓手里。

“那…你等一下”

“嗯。”

宋皓捧着衣服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是一袭白衣,一双黑靴。

本来白衣并不受人们推崇,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人们所斥。

这种风俗的转变,还是从百年前的太玄宗宗主李开元开始的。

圣唐武帝十三年,李开元白衣入长安,于观锋殿上一剑称雄,在文曲殿前醉卧赋诗,那日之后,数月之内,京城无人敢自诩剑术高明,亦无人敢庭下作诗。

“白衣谪仙,诗剑双绝”之名一时响彻天下,其后很多士人,书生也都以那日入长安白衣,为此生榜样。

各地衣饰工坊便趁此商机,纷纷推出诸如“长安白衣”,“诗剑白衣”之类的新款服饰。

而后白衣才渐渐被主流所接受。

这些,宋皓现在还不知道,他更不知道,那个一人一剑,赋出一个盛世的李开元,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身份,太玄宗宗主。

一袭白衣颇为合身,宋皓穿好衣服,足踏墨靴,马上推门而出。

他本来生的便不丑,又在顾清歌的指导下长期以灵药润泡身体,所以尽管每日于太阳下劳作,他的皮肤依旧白皙。

如今,又得了一身好行头,倒真有几分少年英雄,意气风发之感,就连宋皓自己也觉得,现在的他身子周围应该是围绕着光环的。

“咔!”门被推开了。

一个“全新”的宋皓出现在了白洛宜眼前。

作为大理名商的女儿,白洛宜跟随父亲见过很多人。

自然也见过一些穿白衣的少年,白衣的确会给人一种干净纯粹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少年身上尤为突出。

但白衣在带来这种纯粹感的同时,也会在很多人身上散发出一种孤高,甚至是盛气凌人的气息。

白洛宜很讨厌这种气息,在这个男孩推门而出前,她曾担心,这个男孩穿上那精致,华美的白衣后也会染上这种气息。

所以当宋皓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刹那,白洛宜心神不由一颤。

这个出身贫寒的少年并未随着衣着的改变而变得让人生厌,反而在白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纯粹,更加温柔。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五章 少年白衣最风雅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