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故宫博物院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8-12
  • 字数:4584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当初萧旦礼受命南京政府,作为国宝南迁的先锋官时,李文儒与他见过数面,不过依旧震惊于萧旦礼的年轻有为。

国宝南迁能提前从北平出发,萧旦礼在其中是出了不少力的,也知道他这次回来的重要性。

而琳琅王氏本就出自故宫,他爷爷王之行在世的时候,与李文儒算是忘年交,自国宝南迁以来,两人也已经有书信往来。

“李伯伯,自丹阳一别,已有数年,身体可好?”

李文儒含笑,只瞧数年不见,当初还是学生模样的王敬亭,已然成为丰神俊朗的翩翩少年了:“我还是老样子,倒是敬亭你可是越发的一表人才了!”

萧旦礼见两人见面闲聊起来,不禁轻轻咳了一声。

李文儒这才回过神,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萧长官初来故宫,就让我带着诸位先逛一逛,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不过李文儒心里也犯嘀咕,这第三批国宝从陇海线被拦截回来,跟萧旦礼这次来,怕不是有了重大任务,但李文儒有一种预感,怕是这次正中了他的猜想,这批国宝真的要入天津的九国租界!

见众人四处张望,李文儒手指着身旁的大殿,便给众人介绍起来:“这里便是昭仁殿,乾隆时曾于此建立天禄琳琅阁,这天禄琳琅里收藏宏富,所珍藏的书籍,均是出自宫廷的珍品,只是可惜,在嘉庆皇帝时,因为太监用火不善,乾清宫失火,殃及此处,导致天禄琳琅里面的藏书,全部化为了灰烬,可谓损失惨重!”

柳词闻言不禁眉毛一拧:“全都烧没了?这给损失多少孤本珍品呀?!”

李文儒也是十分感叹:“后来乾隆太上皇则命和珅与福长安重建乾清宫,连带着昭仁殿与天禄琳琅也一起重建,又选取了宫中宋、元时期的珍本入藏昭仁殿,也就是这一次南迁中众多古籍的一部分。”

萧旦礼丝毫不在意这些宫廷旧闻,他依旧四处张望了几处,只瞧这故宫越发的残败了,满地的枯草,甚至许多墙壁上都留有八国联军侵华时期,火烧故宫的烟熏痕迹,远处的汉白玉栏杆上,尽是刀剑破坏的凿痕,甚至一些脚下的青砖上,被鲜血浸透的染血已经凝固风化成了深褐色的斑痕。

这些在萧旦礼看来,都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铭记的国耻,任何人来这里,都应该报着敬畏虔诚之心。

“李院长,此次回北平匆忙,身边带了几十个兄弟无处安顿,不若就随我一起,安顿在故宫里可好?这也方便我行事!”

听闻萧旦礼的要求,李文儒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故宫里面的房间多得是,不由得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故宫年久失修,房间的住宿条件比较差。”

“军人没有那么多讲究!”萧旦礼摆了摆手。

李文儒这才吩咐小孙:“小孙,你找几个人,去把毓庆宫后殿的房间收拾几间出来,再去取一些床铺被褥来。”

柳词正在四处张望,对故宫很是好奇,可谁知在人群里瞥了一眼,便瞧见了躲在里面的卢月红。柳词单薄的嘴角不禁翘起了一丝好笑,眼底流出了抹遐思。

卢月红瞧见自己被柳词撞个正着,急匆匆的向着后殿跑去,眉头都拧成了川字。如果自己地下特工的身份被识破了,不知道萧旦礼会做出什么动作来,又会对卢家跟大哥,做出什么举动,她心里把柳词骂了个狗血淋头,叫这家伙不好好待在东北,跑北平嘚瑟什么!

西洲没有理会他人,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太和殿的广场,此时正值正午,头上的阳光从太和殿上的吻兽照下来,在广场上投下一片阴翳的影子,哪怕迟暮苍凉,依旧有种摄人心魄的壮丽,让人为之神夺。

可这样的景色,在柳词眼中,却也无甚稀奇,这残破的宫殿外加上被破坏的雕栏画栋,以及满眼可见的颓垣残壁,只觉得像极了荒废的鬼屋。

敬亭瞧了他一眼,就知道自己这个表哥心里想的什么,蹲下来在杂草丛生的枯草中,捡起一朵枯萎了的兰花,嘴角微弯:“你现在所看的,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腐烂的王朝与帝国,可我相信过不了许久,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就会再一次长出欣欣向荣的花朵。”

柳词也跟着蹲了下来,嘴里叼着跟狗尾巴草:“敬亭,你说我们来北平要不要进老阁里瞧一瞧?”

趁着无人的时候,柳词才敢这么问。外祖父去世的时候,他虽然不在场,但王家老阁的秘密,他心里也十分清楚。

尤其是西洲将匡麓死前说的话,告诉了他之后,柳词心里更加对老阁有所期待。

敬亭两道眉毛不禁抖了抖,脸色冷了下来,让人听不出喜怒:“表哥,永远不要动老阁的心思。”

柳词无趣的笑了笑:“真是怕了你!”

李文儒带着众人前往秘书处,只瞧秘书处正在收集整理南迁的国宝。故宫所有南迁的国宝,都是由秘书处统一从各处挑选珍品整理成箱。

李文儒一边走,一边给众人介绍:“别小看了这文物装箱,这里面的学问可深着呢!”

西洲瞧了一眼那些请来装箱的专家,各个都摆着专家的高姿态,甚至正在用教训的口吻,跟一个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谈话。

李文儒见此只是笑笑不说话,冲着众人摆了摆手:“按照我们的想法,如今日本人已经攻下了热河,距离北平不过区区五十多公里,随时都可能进攻北平,一旦北平沦为战场,这些国宝文物的下场不是被抢,就是被炸毁,所以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是千方百计的,在减少箱数的同时,尽量每一箱里都最大可能的多装文物。”

西洲望了一眼秘书处的那些装箱工人,无一例外都是上头派下来的,这些人对于文物古籍可谓是一窍不通,叫他们来装箱,有些珍稀的文物就此被遗漏,而有些不是很重要的文物,反倒装进了箱子。

不过这些话,西洲可不会说出来。他看向了李文儒,问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故宫里面的国宝虽然经过了多此浩劫,但仍然浩如星海,很难把所有的文物都迁走,那剩余的国宝文物,故宫博物院是如何安排的?”

李文儒点了点头:“敬亭这话说的不错,经过我们自己的讨论,决定留下一部分人坚守故宫,另外在剩下迁不走的文物里面,挑选出一批珍贵的,由我们的工作人员伪装成北平的老百姓,藏在自己家中!”

西洲沉思了半晌:“这是没有办法之中,最可行的办法了。”

“只待赶走日本人,我们再把这些国宝都迁回来就可以了!”李文儒面色很凝重。

柳词也想到了这里面的难题:“先不说北平一旦沦陷,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藏宝,是多么危险的任务,若是一两个月可还行,但我们谁也不清楚,这一场战争要打到猴年马月,我们能不能赢得了这场战争都难说?”

“不官是一年,还是十年,总会有赢得胜利的一天,我们故宫守宝人,都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了。”李文儒望向正在整理文物的故宫工作人员,除了一些年轻人外,大多都是故宫里的老人,他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在国宝的安全与生命的选择前提下,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甚至为了前者,会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

李文儒最后带领萧旦礼众人,来到了景阳宫。

这里也是西洲最想来的地方!

因为无论是玉器还是瓷器,向来是清朝皇帝,乃至后宫嫔妃们最为喜爱的,清朝一代,宫中所藏玉器数量之众,品种之精美,都是史无前例的。

李文儒也知道这是西洲最想来的地方,他指着正在装箱的那些瓷器,说道:“这宫中瓷器的精华,都集中在这东六宫的景阳宫了,里面包括宋钧窑、哥窑、汝窑、官窑、龙泉窑、元钧窑、临川窑这些宋元名器,一共挑选出了3700件,还有景祺阁那边,也挑选出了3400余件明朝的瓷器精品,这也是要跟着第三批国宝南下的!”

萧旦礼望着满地的瓷器,听着王西洲与李文儒在那里如数家珍,爱不释手,顿时觉得自己听的头都大了不少。

他叫来了沈副官:“你去找秘书处的人看一下,这些国宝都要装箱后,按照二十二节车厢的容量计算,我们可以带走多少箱!”

沈副官看了一眼,说道:“长官,如果抛去我们一路上的军需品,虽然可以全部带走,但是我们此次要进天津的九国租界的话,携带这么多箱东西,未免太过招摇过市,惹人注目了!而且,这些箱子要上船的话,怕是一艘船装不下!”

“这次走天津九国租界,势必会引来鬼酉泉西以及盘恒在天津的日本人的瞩目,何况还有盘踞在租界里的各方势力,以及匪徒……可若是不把这些珍贵的都一起带走,我怕北平随时都有沦陷的可能。”

西洲自然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望着瓷器的柳词,眉梢多了几分笑意:“表哥,你们柳家在天津,是不是有船队?”

柳词自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你小子可别忘了,柳家的船队里面,可是有宗社党的人,何况,老师就在津门!”

提及柳词的老师,西洲不仅轻叹口气,大清朝最后的帝师,这可是个不安定因素呀!

待众人都观看完,李文儒将萧旦礼一行带到了今晚住的地方。

毓庆宫后殿。

这里在光绪年间遭到了破坏,虽然后来载沣修葺了一番,但难免还是显得落魄一些。

萧旦礼推门而入,才踏入一脚,空气里就充满了发霉的霉味,让他两道浓郁的眉毛都皱了一下。

沈副官看着不仅长霉了的墙壁,还有阴冷潮湿的地面,急忙上前一步,在自家长官面前说道:“长官,不若就让兄弟们暂时住在这里,您就跟小七爷回家休息,大不了每天我都开车去王公馆接你!”

萧旦礼摆了摆手:“这算什么,当年在前线的时候,猪圈里我都睡过,这已经很好了。”

不远处,卢月红正捧着一双被褥放进房间里,望着矗立在院落里的,一身笔挺军装的萧旦礼,不禁对着身旁的人问道:“萧长官今天开始就要住在故宫里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卢月红的心思也活络起来。

于此同时,萧旦礼感受身后的异样,朝着身后的游廊望去,只瞧一位少女正立在游廊下,咬着下唇,显得忧心忡忡。

萧旦礼没想到故宫里也有女人,不仅多看了两眼,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异样。

沈副官察觉到了自家长官的神色,以前倒是没觉得自家长官对哪个姑娘格外上心,不由得上前说道:“长官,用不用我去打听一下那姑娘叫什么?”

萧旦礼居然意外的点了点头:“也好,你一会去调查一下那姑娘的背景身份,我要她详细的资料。”

沈副官得令,整个人都显得兴奋,没想到自家长官这株万年铁树,居然也能开花!

萧旦礼不禁沉思起来,暗道这故宫之中,居然也是卧虎藏龙!那些搬运文物的故宫工作者,他一路走来,都暗中观察过了,除了几个人是故宫招揽的护院队员,有点功夫外,其他人都是普通百姓。

可是这位姑娘却不是一般,瞧她走路时的脚步沉稳,居然也是个有身手的,关键是萧旦礼眼尖,特意注意到了卢月红捧衣服的那双纤纤玉手,在拇指与食指的虎口处,居然有很厚的茧子。

这是他们军人常年练枪时,磨出来的痕迹。

一个居然会用枪的女人,在这个故宫里出现,便显得十分不正常!

此刻卢月红还不知道,仅仅是惊鸿一瞥,自己已经被萧旦礼列为怀疑的对象了。

不过这一切,都被刚好走到此处的柳词收入眼底。

他站在远处,望着院落里暗中观察卢月红的萧旦礼,单薄抿成一条线的唇角,不禁露出了笑意,小声感慨:“我的卢大小姐,真不敢说是你伪装的功夫没到家,还是你倒霉!每次你被识破的时候,偏偏都能碰到本少爷,若不是上次在东京号专列上,有本少爷拔刀相助,你岂能完美躲过日本宪兵的搜查?不过你上次出现东京号,是为了炸东京号,你这次出现在故宫里是……”

柳词的眼底露出了一丝疯狂,与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喃喃自语:“难不成,你这次的任务是,炸了故宫不成?!”

王西洲刚好从他身旁走过,闻言悚然一惊,一把拉住他:“你刚才说什么?谁要炸了故宫?”

柳词满是兴奋,急忙捂住了西洲的嘴,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悄悄把他拉到一边:“我发现了一个了不得大秘密!有人要炸故宫博物院!”

西洲眉头皱起,面色肃穆:“谁?”

柳词暗中一指游廊上的卢月红:“这个人!”

西洲眼底满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冷笑两声,转身走了。

柳词满是疑问,急忙追上:“你这是什么表情,你难道在怀疑我?”

西洲无趣的摇了摇头:“难道我要告诉别人,怕不是堂堂的东北二爷,玉面阎罗,是个白痴傻子不成?!”

柳词一听顿时怒了:“好好好,你不信,那我就给你找出证据来!”

西洲头都没有回:“好,若你能找到证据,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哭鼻子求饶!”

“求饶的是狗!”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九章 故宫博物院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