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淮南牛肉汤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27
  • 字数:2699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西洲带着乞丐少年一路拐进了弄堂里,待离远了百乐门,这才放慢脚步。

他抬头望着天上又圆又亮的月亮,心中稍微松了口气,脚步稍顿,后背却猝不及防地被人撞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呢。

“说吧,你家到底住在哪里?我好送你回去。”西洲转过头来,望着眼前仅仅比他矮了半头的乞丐少年,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小子尽管现在看上去灰头土脸,但这袅袅婷婷的身姿,让人看上一眼就移不开眼睛,哪里也不像一个整日混迹市井的毛头小子,倒像是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

匡月楼见王西洲直盯着自己看,脸不禁一红,心里有些恼怒,训斥道:“你看什么看,没看过大老爷们啊!”

西洲被骂了一嘴,也不生气,反倒笑嘻嘻的说:“大老爷们看过不少,就是没见过长得像仙姑一样的大老爷们。”

听他说自己长得像仙姑,匡月楼小脸竟然有些泛红,心里还觉得美滋滋的,可一想这家伙那可恶的笑容,便横着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被那江陵给抓了起来!”

王西洲一愣,心里细细想起来,到也是这个道理,若不是他叫言小西去跟着他,江陵也不会把他也抓了去。

西洲摸了摸肚子,看着这里离他常去的那家老淮南牛肉汤铺子也不远了,拍了拍匡月楼的小肩膀:“好了好了,算是我连累了你,走,请你去吃牛杂汤,权当给你赔罪道歉,这家我常去,味道正宗!”

听说去吃饭,匡月楼摸了摸自己已经饿得空瘪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本想直接离开回去,念着爷爷的病也不知道在医院怎么样了,可脚却不争气的跟上前。

西洲一路旁敲侧击,几次都拐到了那尊玉佛像上,想从这乞丐少年身上查出那玉佛到底出自谁的手,可几次都被这个机灵鬼儿给巧妙的避了开,气得他又怒又好笑,同时心里也更是好奇了。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一个弄堂里,不远处年过四旬的铺子老板一个人在忙活,铺子有些年头,好在里面的桌椅打扫的十分干净。

老板显然也是认得王西洲,见他今日不仅仅自己来了,还带了一个乞丐模样的少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憨厚一笑,请两人到铺子里面坐。

西洲挑了自己往日里常坐的位置,一撩长衫自顾自坐了下来,抬头却见匡月楼依旧低着头站在那里,笑道:“你傻了不成,吃饭,不坐下难道要我陪着你站着吃?”

匡月楼吃惊的抬起头来,惊讶的望着王西洲,手指着自己说:“我也可以坐下来跟你一起吃?”

“不然呢?”西洲露出一口白牙,“难道要我陪你蹲着吃?”

“不不不,不是的”匡月楼坐在了离王西洲比较远的对面,低着头,弱弱的应道,“只是从来没有人叫我跟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尤其是你这样有身份地位的尊贵人。”

西洲听了一愣,望着眼前少年垂丧着头的模样,急忙招呼老板:“老板,老规矩,不过今天多来一份大牛杂,多放牛杂跟辣子,再来两大碗米饭!”

“好勒!”老板在后厨吆喝一声,不一会儿,两份大牛杂汤就送上桌来。

望着那鲜红的油泼辣子混着牛肉汤水的滚熟牛杂,西洲闻了一下,将自己碗里的牛杂拨出来一半放到另一个碗里,最后端着那还冒着白气、碗里堆的小山一般牛杂,放到了匡月楼的面前,笑道:“今天我给你一个吃大户的机会,不收你钱哦!”

匡月楼闻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牛杂汤,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往日里她吃过的最高级的宴席,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家里杀得那只鸡,婶子会盛一碗给爷爷,算是过年了,可说白了,那碗鸡里面,也就是几块鸡脖子,连带着个鸡屁股而已,平日里他跟爷爷干粮都不够吃,哪里吃过白米饭呢!现在这世道,这东西可是比金子还贵,对于穷人们来说,已经是极其奢侈了,如今见了这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荤腥的牛杂,差点没香得晕了过去。

而他也知道王西洲请吃饭,无非就是想从自己口里套出那尊假玉佛出自谁手,知道这家伙是有求于己,所以并不打算跟这家伙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王西洲喝了两口汤,想要趁着这鬼机灵吃饭的时候,再套出几句话来,却不料才抬头,只见这小乞丐眼不睁头不抬,恨不得将自己的脸都埋在碗里,竟是一时间看得楞了,眼看着这家伙风卷残云般的将碗添了个干干净净,愣是一粒米都没有放过。

西洲只夹了一筷头的牛杂,望着这家伙那意犹未尽的小舌头,放下了筷子,嘻嘻笑道:“小兄弟饭量着实是不错啊,不如将这碗一并吃了吧,我实在没有胃口。”

说着将自己这一碗,也放在了匡月楼的面前,看着他小馋猫的模样,心里只觉得好笑。

匡月楼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

西洲见着家伙怎么也给十六七岁的年纪了,虽然比猛虎高了一点,但跟其它同龄的男性相比,身材却要瘦小了许多,骨肉未丰,反倒是与这个年纪的少女相差不多。

匡月楼一边吃,一边也在观察王西洲的神色,此刻只见他那双目光正盯着自己看,那双眼睛却是漂亮极了,她就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眸子,好像那双瞳孔里面有云,有雾,有山,有深渊,叫人看不清切,谜胧一般。

王西洲摇了摇头,想着这小鬼实在警惕,怕是也套不出什么话来,很有可能是被人当枪使了,给了几块大洋,便糊里糊涂替人办了事,漫不经心的提醒起来:“现在世道这么乱,到处在打仗,你一个小孩子,不要总想着当什么大英雄,替人家抱不平,当心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你以为这英雄是这么好当的不成!”

匡月楼一听,头埋得更低了:“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英雄,只要一家人吃饱穿暖,饭食无忧,健健康康的就好,哪怕是在拮据一些,我多要点饭,多受些苦,都是没有关系的!”

王西洲闻言眉头一皱,以为这乞丐少年晓得自己是在套他话,故意用话来搪塞自己,气得摔了筷子,却吓得匡月楼徒然一个哆嗦,整个人都激灵的一颤。

“至于么?我不就是摔个筷子?”西洲有些哭笑不得,“在百乐门里,也没见你被吓得这幅模样,是故意做给我看得不成?罢了罢了,我也不追问你了,你安心吃饭吧!”

“才不是呢!”匡月楼水灵灵的眼眶有些红,低声哽咽,“只是很小的时候,家里是婶子管家,粮食本就不多,都可着弟弟吃,又怕我吃得多,所以晚饭从来不多做,有一次我半夜饿得急了,就去厨房偷吃了半个棒子面的馍馍,谁知刚好被婶子撞见了……”

王西洲眉头皱的更深,见他红了眼眶,追问道:“被撞见了之后,你婶子怎么你了?骂你了不成?”

匡月楼头垂的更低了:“婶子倒是没有骂我,只是用擀面的棍子,打了我几棍子,那时候小,扛不住打,瘦的皮包骨头,整面后背都淤青了,火辣辣的疼,又害怕爷爷跟婶子闹起来,便半夜忍着疼,直捱到天亮,才敢跑去西郊的后山,躲在杂草里大哭一场。”

西洲先是一愣,紧接着暴跳如雷,大骂起来,“你那婶子是哪里来得恶婆娘?自己家孩子是人,难道叔伯家的就不是了?怎么忍心打那么小的孩子!”

匡月楼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惹得他如此动怒,一时间破涕为笑:“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不该偷吃家里的馍馍,婶子骂我打我,我也无话可说。”

西洲叹了口气,也不想继续追问他玉佛的出处了,将自己的米饭也推到了对面,说道:“多吃一些,吃饱了,饭管够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六章 淮南牛肉汤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