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销金窟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4-04
  • 字数:2673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作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

上海公共租界东区,静安寺旁拔地而起的一座三层楼大厦。

大厦整体气势辉煌雄伟,中央高耸着圆柱形的建筑,两侧插着旗杆,在黄浦江的晚风中飘荡,大楼的两侧用地道的英文写着”paramount“的英文字样,正中则是三个十分醒目的大字”百乐门“,被四周绚灿夺目的霓虹灯点亮,富贵堂皇。

这便是有“远东第一乐府”之城的不夜城——百乐门,同时也是大上海沪上这帮达官显贵们的销金窟。

远远便能瞧见这百乐门的门脸显得十分阔气,是特意请洋人打造的镀金的英式旋转门,身着燕尾服的门童站得笔直,三四名白俄女郎站在门口有说有笑,门庭前各式洋车也是络绎不绝。

可算到如今,这百乐门也算是换了三个老板,第一个是百乐门的东家花大价钱请的一位叫做劳伦斯的法国人来经营,百乐门也一改往日夜上海兔女郎的场面,活脱脱成了美式交际舞会,这种不接地气的营生,自然不得当地达官显贵们的欢喜,东家们认为外国佬始终是摸不着中国人的习性,便又自己亲身上阵,为此招募了一大批的舞女。

这舞女都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不仅仅样貌出众,还持有百乐门专门签发的陪舞证。

这一招牌,可是火速蹿红,瞬间成为大上海十里洋场的金字招牌,这些训练有素的舞女,也成为了不夜城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而百乐门也开始着手打造大明星,包括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

前些天,百乐门新打造的大歌星据说便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凭借出众的学识与样貌,深得众人追捧,竟然隐隐有追赶歌后苏莲衣的势头,一夜的舞票收入竟然达到了数千万法币,可谓是骇人听闻。

可让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百乐门新贵势头正劲的时候,却选择了退出江湖,嫁给了沪上某位颇有权势的大员家的大少爷,做了少奶奶,也算是急流勇退了。

毕竟乱世的岁月里,女人在这十里洋场上本就生存不易,博得好名声不如早早找个好人家,嫁入豪门也算一种选择。

当然,如此烟红柳翠之地,并不仅仅是欢乐场,在这些欢乐场当中,也谈成了成批的军火买卖,那些大佬们一边观看歌舞表演,一边于咖啡浓酒伏特加之间,就把生意谈成了。

这“远东第一乐府”更是名不虚传了。

前些天,美国殿堂级喜剧大师卓别林与新婚夫人宝莲·高戴在美国结束《摩登时代》电影的拍摄后,乘坐远东第一游轮度蜜月旅行,途径上海,在京剧大师梅先生的陪同下,便做客百乐门。

次日,上海各大报刊就刊登了出了卓别林夫妇在百乐门跳舞的照片,包括美国时代报纸也刊登了中国上海的百乐门,更是冠以“中国第一乐府”的名头,自此百乐门便名动海外,蜚声四起。

久而久之,此地上达沪上达官显贵,下到三教九流,可谓是汇集了各行各业的大佬们。

而今夜,就在这百乐门三楼的一间房间中,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年轻少爷,正站在一座青铜打造的关二爷像面前,神色甚至虔诚。

只见这装潢富丽堂皇的房间中烟熏火燎,各种青铜小炉,里面装的都是上好的名贵檀香,而那正中的关二爷铜像也按照五行八卦方位,面朝东南,手中大刀镇关西。

那西服革履的年轻少爷闭眼拜了拜,脸色却在灯光下透着一股略显病态的苍白,但那双眼睛却如吞虎狼一般英武不凡,十分慑人。

此刻他接过一旁那位身着马褂长衫的年轻人手上的香,恭敬的在这关二爷像面前插了下去。

这人便是如今上海十里洋场,风头正盛的鱼龙帮大少,江湖人称病公子的江陵江飞白,而他身旁那位身着马褂长衫的少年人也不是凡夫俗子,此人一身咏春拳法,堪称集南北咏春之大成,三步之内,金刚无敌,无人可以近身,更是当年以咏春十八路拳法,打得俄国大力士抱头痛哭的主儿。

他便是上海十三太保里面的浪子。

浪子瞎子小乞丐,咏春浪子郭明溪。

而这江家,本也不是上海老户,原本祖父那一辈是在苏北经商,可是清末赶上太平军之乱,苏北匪患日益深重,战火连绵,百姓生存不下去,便开始向北闯荡,有的闯关东去了东北齐齐哈尔,有的又害怕日本人在东三省为祸,便留在了上海。

这江陵的父亲江枫眠更是一位传奇人物,此人字“暮亭”,取字于宋朝林逋的“馀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一句,年四十一岁。

当年也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商贾之家少爷,可惜清朝末年家中遭逢变故,父亲去世,家族离散,饱经苦难的江枫眠跟随母亲在上海摸爬滚打,历经风霜,成立了自己的帮会鱼龙帮。

可之前母亲在世的时候,江枫眠也算守规守据,逢年过节好接济一下穷苦学子,可是自从母亲过世后,江枫眠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久而久之,江枫眠位高权重,隐隐有了目空无人的傲慢,竟然重操起了旧生意,其一手成立的五湖公司,表面上经营的是米粮生意,但是暗地里却是经营的鸦片活计,江枫眠隐藏于幕后,经他谋划,手底下拥有不小的秦楼楚馆与烟馆,手下聚集有上海十三太保的浪子与酒鬼,实力不俗,手段狠辣,成为不亚于上海的第三大势力。

而这江陵,字“飞白”,取于“鸿都门下飞白书,一笔落成八大家”一句,年十八岁,人称江大少,乃是江枫眠的独子,出生时江家已经在上海落地生根,财源广进,可谓含着金钥匙落地的,所以造就了江陵的纨绔子弟性格,加之其父江枫眠替日本人做事之后,手段越发狠辣,江陵久而久之也性情乖戾。

而长时间的沉溺于酒色之中,导致江陵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人称“病公子”,但江陵从小酷爱飞白体,尤其是对王羲之与王献之的书法十分沉迷,一手飞白体临摹的王氏笔迹,堪称出神入化的地步,就连明夷先生骆家康见了,也觉得十分惊艳。

江陵此刻望着眼前这座关公青铜像,脑子里想起的却是早上父亲的训斥,不禁眉宇间多了几分凶狠之色,声色内敛:“我江家在上海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何时这么忍气吞声过,甘愿受他日本人的鸟气,那群龟孙子自己在琳琅阁吃了哑巴亏,不好明面上去抢,便叫我来做这下三滥的事情!”

浪子双手抱着膀子站在一旁,闻言摇头,说:“少爷,话也不能这么说,如今帮主在帮日本人办事,我们不好拒绝的。”

“琳琅王家自南宋初始创,以鉴宝制宝知名于世,历经宋、元、明、清,一直绵延到了现在,声望不堕。像这种出身官府的明清遗留势力,比如南边的样式雷等等,数不胜数,只不过如今时局不好,战乱四起,许多国宝不是被抢到海外,就是流落民间,古董行的规矩也算是礼崩乐坏,行内许多人见财起意,干起了帮日本人跟英国人倒卖古董的营生,一时间泥沙俱下,出了不少败类,但王家还算得上是忠正之家,于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坑蒙拐骗的劣迹,其祖父当年还是清廷内务府造办处的理事官,正是玉字门的大家长,王西洲的太爷爷王殿臣。”

江陵侧身坐在沙发上,手中举着高脚杯,晃荡着里面鲜红如血的红酒,听浪子说起了王家的三代的家底来。

他这个人从不打无准备的仗,既然决定了帮日本人对付王家,事先便一定会做好充足的准备,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九章 销金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