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何以为尊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2-26
  • 字数:4197
  • 吐槽数:0
  • +书架

“呦!怎么这么热闹呢?我是不是打扰诸位了?”

正当宴会厅里众多人不知所措时,门口那个略带笑意的调侃声传了进来。

望着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还出了人命,赵元曲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茫,随即场中一位长衫打扮的半百老者从人群中走出,来到赵元曲面前,低声嘀咕了几句。

西洲只觉得今日的这场交易背后,怕是没有这般简单,那老者他认得,是南京关都一派古物界里有名的人物,极其擅长明清字画的鉴赏,手底下收了不少徒子徒孙,也只有这样的人物能入得了黑十字堂少东家的眼。

此刻再细瞧眼前这位大名鼎鼎的西朝奉之子,不过二十五六的少年郎,长得清雅俊逸,眉尖露出三分的狡黠与睿智,让人入眼便抹不去他的身影,魅力出尘,似青松长柏,任尔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

赵元曲细细听着来龙去脉,低垂着眼帘,余光不自主的瞥向了伊藤十六身后的那两蹲青铜器。

萧旦礼被这群“不速之客”的到来打乱了心情,怎么说此事也不应该掺和进地方势力才对,尤其这股势力还不是上海的地头蛇,而是盘踞南京城的黑十字堂!

他久居于南京城,在那座城里当了多年的差,对于黑十字堂知之甚多,黑十字堂不别于类似斧头帮这类江湖人士组织的帮派,而是与当地世家大族所组成的商业联盟。

黑十字堂一共有十三个世家大族缔约,也被圈内称为黑十字堂的十三行首,而西朝奉赵家,便是当之无愧的龙头。

经过多年发展,赵家生意广布京沪苏浙闽一带,不单单做古董生意,还从事军火、烟草、粮食、布匹、瓷器等,在香港跟澳门有自己的商行,也有自己的商船跟商队,甚至许多军需物品,也是要用到赵家的商队运输的。

文宿俊对这位横行南京城的赵大少爷,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声,并未见过其人。他瞧了一眼身旁若有所思的萧旦礼,低声问道:“听闻萧长官在南京任职,不知道对此人了解多少?”

“赵元曲此人,不同于那帮纨绔子弟,一向深居简出,从未单独出行过,本名已经不为外人所知,只知晓此人酷爱元曲,是以久而久之便用元曲命名,表字‘君蓬’,为人孤傲清高,也做生意,从来不主动找客人,只等待客人主动上门。”

文老爷子咳了一声,补充道:“赵家祖上曾出任过朝奉郎,可以说是古物界资历最深的大族,赵家本身对于鉴别青铜器与秦汉古剑格外擅长,霸王项羽的那把配剑,便收藏在赵家的黑十字堂里,同时,这小子并不靠父辈庇佑,年纪轻轻便单枪匹马在外闯荡,二十三岁便成为了双龙会历史上最年轻的魁首!”

“双龙会?”萧旦礼心中一震,“是那个掌控了晋南西北冀北经济脉络的大商会,双龙会?”

“就是那个商会!”文老爷子点了点头,“不过啊,萧长官,此人来的目地,怕是那两件西周青铜器,但无论如何,最好不要与之为敌!”

就在众人打量这位前途无量的商场巨子之时,赵元曲也将众人瞧了一遍,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人群中那一袭黑白海云纹长衫的翩翩少年身上。

这个传说中,沪上世人眼里的王家大少爷,现如今古物界后起之秀,被称为年轻一代领军之人的七先生。不过这位大少爷,在其祖父去世后,流连赌坊,有一段时间名声很是不堪,人人说他是败家的纨绔子。

赵元曲第一次听见王西洲的名声时,还是在百乐门的一次赌局上,这位少爷将王家所剩的积蓄败得精光,听说差点连王家祖业的琳琅阁都丢了,若不是他叫人把王西洲赶出去,只怕此时他早已经流落了街头。

可本以为此人必然泯然众人矣,不必太多关注,但此人戏剧性的人生,最后让他都忍不住惊讶,这温文尔雅的大少爷堕落成了赌坊的赌鬼,承受冷嘲热讽,闲言碎语乃至于污蔑,最后居然躺在血泊里坚强的活了过来,成为了今日这位赫赫有名“杀神刀”。

对于王家的雕刀绝技,他也从爷爷口中多有耳闻,一柄刻刀在王家人手里,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变化,所谓玉不琢不成器,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大抵说得就是这位七先生了!

伊藤十六心中的不详之感越发强烈,隐晦的望向了人群中面色不善的鬼酉泉西。

鬼酉泉西心中更是糟糕,本来唾手可得的宝物,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诸位,我今日来并非打扰各位,只因为有人委托于我两物,我今日,拿了东西就走!”赵元曲向着人群敷衍的拱了拱手。

在场众人尴尬的赔笑,心中却腹议不断。老子信了你的邪才对!

萧旦礼听他此话,对着沈副官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如果赵元曲真的是冲着西周青铜器来的,他倒是可以当做没看到,总比东西被日本人拿走的好!

“啪”的一声,赵元曲合上了手中的纸扇,只瞧这位清雅俊逸的少年,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单子,对着人群问道:“哪位是玉霞记的李老先生?”

才为父亲整理好妆容,托人先一步送回家中,本想就此离开,却没想到这帮人找的是自己父亲。

李子青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我是他的儿子!”

赵元曲不管来者是谁,有人就成。他将手中的单据拍在了李子青的胸膛上:“你父亲三个月前,将家里的两件青铜器转给了我,昨日突然告诉我,要我今日来这里拿东西!”

“这……”李子青看着单据,黑纸白字,的确是父亲的笔迹,心中泛了难题,望向了伊藤十六。

伊藤十六脸色不善,生硬的口吻对着赵元曲说道:“这位先生,这两件青铜器已经是我大日本帝国早稻田大学的了!”

赵元曲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皱着眉头大声说道:“你说东西是谁的,我咋没听清呢!”

话语落下,宴会厅里几十号黑十字堂门徒,齐刷刷的掏出了腰间的手枪,人群瞬间出现短暂的骚乱。

赵元曲唇角微挑,不屑的笑了笑,一角踹翻了宴会厅的酒桌,那色如鲜血的红酒洒了高贵的土耳其地毯。那双深邃的眼眸望向了眼前的这个日本学者,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们这群小日本,该干嘛干嘛去呀,没事你们老往别人家里跑个什么劲嘛,真当老子不发火的呀!”

伊藤十六恼羞成怒,指着赵元曲大骂:“八格牙路!”

“哪疼?”赵元曲摸了摸手上的红玉扳指,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手疼啊?来来来,帮这位先生治治手呀!”

一瞬间,身后两名拿刀的手下越众而出,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伊藤十六一声惨叫,右手捂着左手,包裹不住的鲜血喷了一地,半截手指头被砍了下来。

鬼酉泉西捏着酒杯的手指苍白,几次攥紧,几次又无力的松开。

“还疼吗?”赵元曲满脸关切的望向了眼前这位满是惊恐的日本学者。

“牙疼不啊?”赵元曲亲切的问他。

伊藤十六急忙摇头。

“哦,头疼啊?”赵元曲恍然大悟。

伊藤十六一听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沪上那帮达官显贵更是噤若寒蝉,整个宴会厅没有人敢出声。

“好嘛,这家伙,疼晕过去了!”赵元曲一撩起身上长袍,向着装在木头箱子里的青铜器走去。人群急忙让开了一条路。

众人只听这位好不讲道理的少行首嘴里嘀咕:“都跟你们说了,没事不要来别人家里面祸害人家,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啊,叫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匡月楼望着血泊里的那半截手指,只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翻滚,忍不住直接吐了起来。

赵元曲望着自己鞋上的一滩呕吐物,倒吸口冷气,看向了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乞丐,飞立的眉头一斜,看了眼四周的众人:“这谁家的倒霉孩子?我早上新换的鞋啊!”

文宿俊用手捅了人群里的王西洲,小声嘀咕:“完了,你徒弟摊上大事了!”

西洲冷哼:“不是我徒弟,人家能耐着呢!”

“没人认领啊!”赵元曲眼神示意身旁的手下。

顿时四名魁梧的汉子走上前,架起匡月楼羸弱的肩膀就往外面拖。匡月楼死死咬着腮帮子,硬是倔强的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

赵元曲望着这乞丐少年,摇了摇头,换上了早就在一旁准备好的新鞋,说道:“好嘛,真哏的人啊!”

“咳咳,”西洲轻叹,向前走了出来,“君蓬兄误会了,那是我家的徒弟!”

赵元曲猛地回头,皱着眉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王西洲,笑道:“真是奇怪的事,敬亭你收的徒弟?”

西洲尴尬的点了点头:“今天刚过门,还没来得及拜师呢!”

赵元曲一挥手:“自家人嘛,一场误会!”

不远处的魁梧大汉在原地松开了匡月楼。匡月楼惊讶的望着王西洲,倔强的说道:“我不用你救,我才不稀罕当你徒弟呢!”

“真哏的孩子啊!”赵元曲急切的说道,“人家都上杆子收你当徒弟了,你还不乐意!”

“我才不要当他徒弟呢!”匡月楼一扭头。

赵元曲只觉得无趣,来到装着那虢季子白乍宝盤的箱子旁,弯腰下去,从箱子里面捧出了那较小的铜尊。

这一刻众人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蹲铜尊。

西洲打量李老爷子念念不忘,甚至死前也要抱在怀里的青铜器,眉头微蹙,只瞧这铜尊如花瓶一般大小,口圆体方,通体有四道镂空的大扉棱装饰,颈部饰有蚕纹图案,口沿下饰有蕉叶纹。整个尊体以雷纹为底,高浮雕处则为卷角饕餮纹,圈足处也饰有饕餮纹,工艺精美、造型雄奇。

可这样的青铜器比比皆是,到不见得有“虢季子白乍宝盤”贵重。要知道青铜器在战国时期,应该是越大,越精美,才越贵重。向这种的用于装酒的青铜器,应该有很多。

赵元曲心中彻底松了一口气,他是听闻消息,急赶慢赶,从开往南京的火车上回来的,本来他今天是要走了的,但看到了李老爷子特意留给自己的那封信,心中震动很大,无论如何东西给留在中国,尤其是这蹲铜尊!

文老爷子越众而出,笑道:“少行首如此看重这蹲青铜器,不知这蹲青铜器有何不同之处呀?少行首家学渊源,不妨给大家解释解释!”

赵元曲一笑,指着这铜尊内胆底部的甲骨铭文,大声念了出来:“唯王初壅,宅于成周。 复禀(逢)王礼福,自(躬亲)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逨文王,肆文王受兹命。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呜呼!”

众人听着其义,有的眉头不解,有的恍然大悟,随即对着李子青鞠了一躬,语气很是敬重:“令堂之功伟,足以盖春秋,吾等不如!”

西洲听着这铭文,这一刻才回想起李老爷子临死前那绝望大喊,却无声的悲痛,他说得对,这丢的不是青铜器,这是把“中国”给丢了。

赵元曲轻叹:“尔等,满座衣冠,不乏鸿学之士,竟不如一市井老翁,有何脸面立足于沪上古物界?!”

“此尊气势雄厚,周身布满饕餮纹饰,里面镌刻了122字的铭文,其中有此句‘宅兹中国’,其意为,我居住在这天下的中央!”赵元曲举着此尊,望向众人,“诸位还知道自己脚下的土地叫什么吗?”

他指着四周,大声喝道:“这地方叫中国!”

“三千年前,老祖宗便把‘中国’二字,镌刻在了这方寸之间!这只是一蹲酒器嘛?三千年后,它矗立在这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让这四万万同胞为之骄傲的中国!”

赵元曲摇头轻笑:“你们居然要把此物,贩卖到日本去?!”

众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鬼酉泉西猛地站了起来,他以为此物不过是一酒器,看重的还是那“虢季子白乍宝盤”,却没有想到,真正贵重的居然是这不起眼的酒器铜尊!

赵元曲望向此物:“这酒器乃是西周早期之物,是一‘何’姓贵族铸造,它是当之无愧的何尊!何以为尊?唯‘中国’二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十二章 何以为尊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