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海底捞月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25
  • 字数:3182
  • 吐槽数:0
  • +书架



病公子在他对面坐下,指着桌面说:“我们也不用计什么花色与牌番了,一桌牌胜负两条命,外加四根小黄鱼,怎么样?”

“可以”王西洲依然眉色不动,淡淡的道。

江陵闻言冷笑:“江湖上都说七先生的雕刀绝技出神入化,就是不知道七先生打麻将的手气如何了!?”

王西洲垂下眼眸,看了眼他,悠悠的笑出了声:“江少爷,你可不要小瞧我,我的牌技,也是不错的哦!”

坐在椅子上显得单薄的匡月楼,因为十分娇小的缘故,有些不起眼,但那灵动甚至有些鬼机灵的眼睛却始终观察桌面上的牌局。

很快四人就走了两圈,望了一眼王西洲打出的牌,江陵神秘一笑,说道:“看来七先生想打的是定缺条子,你不要,那我也不要。”

言小西与勾陈都被押在他们做过的沙发上,这时候言小西小声的对伸长脖子的勾陈解释起来说:“这川麻的血战到底,就是必须缺掉一种花色的!”

勾陈没好颜色瞥了他一眼:“你个胆小鬼,我不用你告诉,这川麻,我是知道规矩的!”

言小西被勾陈瞪了一眼,凶了一下,缩了缩脖子,隔了会,嘟嚷道:“刚才师父不在,你被抓了过来,也不知道是谁,被吓得哭了鼻子要找爷爷,现在对我凶什么凶啊!”

王西洲看着手中的牌,神情不动的说道:“既然江少爷认定了,那就请随意好了!”

众人看着王西洲娴熟的打牌姿势,病公子瞧着王西洲说道:“小子,牌章不错啊以前莫非在赌场里面混过?”

王西洲淡淡看了一眼江陵:“四年前刚从北平回来,整天浑浑噩噩,就待在赌场打牌了,后来竟然以此为生过一段时日。”

以此为生……匡月楼好奇看了一眼他,实在难以想象出来,像王西洲这般如玉的人,必然洁身自好,想不到也跟他们这些三教九流一般,混迹那种地方,醉生梦死的,实在奇怪!

“哦,不知道七先生以前拜哪个码头的呀”病公子也丢了个饼子追问。

“四海赌场,瞎混!”王西洲简单答道。

“青字头上一片瓦,天下兄弟是一家!原来是在青帮手底下待过的!”江陵心中冷笑了一声,早就将王西洲的牌面看破了,就等着他作茧自缚。谁知这时候,浪子突然喊道:“我胡了”

言小西听见有人喊胡了,听声音又不是自己师父,吓得直伸长脖子瞅,不由得气得低声大骂:“这个死猪头,到底会不会打川麻,屁胡算胡个屁啊,才一番!”

浪子闻言狠狠怒视瞪了一眼言小西,为自己辩解道:“屁胡也是大爷我先胡了!你还是祈祷你师父吧!”

言小西被他一瞪,缩了缩脖子,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师父。

江陵也是措手不及,没有想到他这个队友还没有给自己喂牌,就先把自己玩出局了。江陵望着浪子冲着自己得意显摆的神色,心里恨不得宰了这个猪队友。

他压住心里的火气,扔出了一张七条,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牌,确认自己胜券在握后,双手叉着光洁的下巴,这才对王西洲淡淡说道:“你方才打了个六万,又打了个七条,做的是清一色的饼子吧,现在牌面里饼子剩下的就这张六饼了,我看你还怎么胡清一色!”

匡月楼两道柳月弯眉都忍不住兴奋的挑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胜券在握的江陵,默不作声的拿过他手中的六饼,说道:“和牌,清一色饼子!”

“你……他妈……”江陵闻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的乞丐,不可置信说,“怎么会是你!你……你怎么会……怎么会胡清一色?!”

王西洲抬起眼眸微笑道:“我要是你,就不会自作聪明,以为看穿了别人的牌面,殊不知,凡事不到最后一步,很难知道谁生谁死!”

王西洲丢出来一张三万,又摸了一张牌,然后丢出一张一条,对着江陵笑了笑:“你到现在为止没有碰过我们三家任何一家,手里也没有杠过的牌,如果我猜得不错,江少爷做的是对对胡吧,而且还是龙七对,单吊就是这张四条!”

说完王西洲拿过桌面上仅剩下的最后一张牌,在江陵难以置信的神色中翻了过来。

四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王西洲的手掌,只见灯光闪过,他手中摊开的就是那唯一一张的四条,四条青花杠,直映得江陵刺目生疼,不一会额头就下了无数冷汗。

王西洲整了一下牌,将牌面全部摊开,说道:“江少爷,承让了,海底捞月,门清,龙七对,对对胡!”

江陵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的僵硬在了脸上,此时再看王西洲的牌面,双眼眦目欲裂,只瞧王西洲的牌面居然跟他自己的分毫不差,两人都同时做的龙七对,胡的也刚好是同一张牌,显然是王西洲早就将他的牌面给看穿了,故意等着截胡他。

言小西兴奋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十六番,海底捞月,龙七对,给……”

他那个“钱”字还没有说完,言小西便被勾陈狠狠踢了一脚,仰面向着沙发倒了下去,勾陈一把捂住言小西的嘴巴,骂道:“你个傻瓜娃子,瞎嚷嚷什么!”

王西洲看了一眼仍在震惊的江陵,说道:“四根小黄鱼就算了,如果江大少不介意的话,人我就带走了。”

江陵过了很久,冷笑一声,慢慢从烟盒里面抽了根烟出来,点着吸了一口,笑道:“怎么,七先生以为我会赖你的账不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病公子江飞白在这一带的名声,上了台面,就要认,愿赌就要服输,这是祖师爷的规矩,四根小黄鱼肯定给你的。”说完他转头道,“浪子,给他拿钱!”

浪子转身出去拿了一个红布绸子回来,重重的拍到了王西洲的面前,心不甘情不愿的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才打开了里面,露出了四根小黄鱼。

病公子扫了一眼那四根小黄鱼,冷笑说:“七先生,你算是一个对手!可惜,我给你钱,你怕是也没有地方花了!”

说完不等王西洲回答,江陵从怀里掏出那把左轮手枪,冰冷的枪筒,顶在了王西洲的脑门上:“有你这样的人做对手,被你惦记着,我实在是睡觉都睡不安稳啊!”

勾陈见此一惊,急忙去摸后腰别着的勃朗宁手枪,却先一步被浪子一刀架在了脖子上。勾陈又惊又怒,大骂江陵:“江飞白,你这个无耻小人,出尔反尔的泼皮无赖!”

谁知还没等江陵勾动扳机,外面忽然喧哗起来,夹杂着法租界巡捕们的吆喝声。守在门外的鱼龙帮打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弯腰贴在江陵的耳边低声嘀咕:“少爷,大事不好了,龟田那货被人在洗手间里给宰了!”

“你……你说什么!”江陵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虽然他敢利用龟田,那也是龟田在上海的日子不多了,才敢如此,可他父亲说到底还是要跟日本人合作的,眼下龟田莫名其妙死在他设下的圈套里,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毕竟这龟田名义上还是日本人在上海安插的眼线。

西洲含笑的望了一眼有些慌张的江陵,笑道:“如果江少爷没事的话,我建议江少爷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听外面这么慌乱,八成是出了大事,这可终究是黑十字帮派管辖的地界,你们鱼龙帮在这里,怕是说不清楚吧?”

江陵狠狠瞪了一眼王西洲,冷哼一声,领着人摔门而出。

勾陈也听见龟田死了的消息,拉着王西洲的手:“七哥,龟田那孙子死了,我们怎么办?”

西洲见人都已经走了,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听着外面嘈乱的声音,示意勾陈不要说话,急忙带着人转身离开了房间,一刻不停,事先从准备好的的后门离开,朝着百乐门的前门走去。

四人脚跟脚,混迹在拥挤的人群中,只见百乐门前门已经被法租界的巡捕房彻底包围了,江陵与浪子几人,尚未跑出去,便被巡捕执枪扣押,不远处四个巡警抬着龟田的尸体从正门里往外走。

勾陈望着龟田的尸体,眼中仍然不敢置信,轻声嚷嚷说:“我去,这龟孙子是得罪谁了?才一眨眼的功夫就让人给宰了!”

西洲一把拉过勾陈,嘱咐道:“你先把小西安全送回家,我送小乞丐回去,我们分头行事!”

勾陈还没等问清楚,只见王西洲拉着那乞丐少年,匆匆闪身走进了人群里。

言小西望着匆匆消失的师父,嘟起了小嘴,不满说道:“师父都不疼我了,我被关了好几多天,师父都不问问我有没有吃饱,有没有挨打,不送自己的徒弟,反倒送那个乞丐去!”

勾陈闻言冷嘲热讽的笑了一声:“小子,你怕是不了解我那七哥,我那七哥为人最是骄傲狂狷,他收徒弟,标准可是高得很,怎么会收你这傻帽呢!”

言小西鄙视的看了一眼这纨绔子弟,不服气的反驳起来:“我看眼瞎的是你吧,我的九爷,你白生了这一双好眼睛,跟瞎子有什么区别!”

“哎哟,我说你这个小东西,怎么说……”勾陈还没等骂完,便见言猛虎匆匆跑上了车,心里气急,追着骂道,“你一个无情无义的小崽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四章 海底捞月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