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东北二爷 玉面阎罗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17
  • 字数:2139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勾陈拉着西州上了三楼,在楼道尽头最里面的房间,打开了那扇镶嵌着水晶玻璃的西式拉门,顿时升腾的白汽化作大雾扑面而来,而水汽中隐隐带着一丝檀木香味儿。

“七哥,这可是九弟我花了大价钱特意请西洋工匠打造的,全上海的澡堂子,七哥你大可去瞧,无出其右者!”

勾陈单薄得意的嘴角翘着,那个得意劲儿,倒是全上海找不出第二个来。

今日一大早西州就出了门,因为三叔的事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此刻走进这炎热无风的浴室里,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蔫儿。

勾陈自顾自说着自家的好,扯着王西州的袖子便拉开了门,望着七哥脸上一股倦意,露出两道白牙:“正好七哥累了,舒坦舒坦?”

王西州望着这不但淫逸而且还十分骄奢的有钱少爷,心想不洗白不洗,白洗谁不洗,他王西州岂有便宜不占而空手归去的道理!想到此处,心情愉悦了不少,一脚便踏进这金窟窿,感受来袭的滚滚热浪,两道眉毛都不禁微微一挑,笑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知道你七哥我就喜欢泡澡堂子,平时没白疼你!”

年轻少爷脸上乐开了花,骄傲神气的说道:“在外人看来,七哥你总是当着大家的面骂我揍我,但小九儿我心里明白,打是亲骂是爱,七哥怎么不去打他文成蹊啊!那是因为七哥向着我,七哥打我越狠,说明七哥打心里对我越是看重!”

“额……”王西州望着这小子亮得吓人的眼色,欲言又止,实在忍不住戳破这孩子天真美好的幻想,平日里打他骂他,也实在是因为这小子好欺负……可这般大实话,他是万万不能明说的,不然依照这小子的脾气,真能把他那间天禄琳琅铺子给拆喽。

而他不打文成蹊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他瞧不上他,主要是因为他打不过文成蹊!

别看那蠢货平日里一身西装,文质彬彬,像个海外留学归来的学者,装出一个留洋博士文弱的模样,其实骨子里最是无赖的闷骚货色。而两人又因为都做的是古董生意,上海的内行人也常把南卧龙与东琳琅比较,所以尽管两人以前没有见过几次,但都对对方“神往”已久,都了解最真实的对方。

王西州想这也许就应了那句话,最了解你自己的,一定是你的敌人。

他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其实像他这么高傲的人,并太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吝啬小气的家伙,但爷爷在世的时候,对于他这一点非常的欣赏,因为他王西州该拿的钱,绝对不多拿一分,不该拿的,硬塞给他,他都不会要。

爷爷说这就叫文人风骨,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他与文成蹊互相看不上眼,大概也继承了文人的另一种德行,那就是文人相轻,尤其是同是执掌南北古董脉络,卧龙文家与琳琅王家,自康熙皇帝那时候,就有了许多间隙。

“七哥,你快点脱啊!”

王西州正寻思文成蹊提出故宫文物南迁守宝的提议,被勾陈这一句快脱啊给惊醒,一抬头只见色如白玉宛如屏风出尘般的身板在眼前展露无遗,那修长匀称如同裁剪好的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他不得不承认,陈家的基因还是非常强悍的,陈家当年执掌金陵制造局时,跟随李鸿章前往日本签订《马关条约》的那位家里前辈,便是生得这般丰神俊朗,当得李中堂那一句“秋水为神玉为骨”,只是可惜后来那人不顾家里反对,硬要参军卫国,最后死在了海里,临走前只留下一句“丈夫许国,不必相送。”

而王西州之所以疼爱勾陈这个老弟,更多的原因,便是因为陈家骨血里,有那一种中华遗风,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雄骨气。

“我的九爷,”王西州慢条斯理的解着长衫的扣子,“《孟子·滕文公下》的文章你打小就没少读,这最有名的那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你不会这么快就抛到脑后了吧?莫不是真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吧?我可记得你去年开春因为百乐门一个小舞女,与四海公司的少爷当街斗殴的事,可没少挨你家老爷子的打啊?”

这空当勾陈正摘下自己手腕上那块价值不菲的百达翡丽纯手工精品手表,英气不凡的脸上露出及其不符合他风格的坏笑,匪气十足的打了一个响指,不服气说道:“那怎么能叫当街斗殴呢?那应该叫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王西州随意的把长衫搭在了身旁的衣架上,拿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洁白浴衣穿上,忍不住笑骂道:“匪气十足,我看你干脆不要当什么少爷了,打明天起,你就去东北,上山当土匪好了!”

“哼!”勾陈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说不定我明天就去东北投靠二哥去了,‘东北二爷,玉面阎罗’,那可是北方七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大人物!”

“胆子肥了是吧!你个中看不中用的小壁虎儿,还想去学玉面阎罗?”西州系上浴衣在面前走,望着这间浴室两侧长达十余米精美装修的水墨山水画壁画,忍不住心中一震,惊讶道,“我的九爷,大手笔啊,你这是把清明上河图拓下来,画到墙壁上去了?”

勾陈跟在后面如同闲庭信步:“今年立春才完的工,可累死我了。”他揉着有些酸痛的肩膀,轻描淡写的带过了一句,并没有详细说他从哪里弄到的清明上河图拓本。

望着脚下冰凉的大理石面,再看那冒泡的如同一汪碧湖的澡池子,早有佣人事先在一侧泡好了整壶的凤凰单枞,外加上青瓷碗盛上了煮好的梅子,格外精致。王西州进入水池,靠着西北角泡着,闭目养神,也没有深问勾陈,这清明上河图的拓本,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毕竟这四进皇宫,又四次流出皇宫的国宝清明上河图现在何处,他也不是十分清楚,但他知晓,这东西现在肯定不在故宫博物院了,没准是跟着宣统皇帝流入到了长春小白楼里,也没准是遗失民间,或者落入日本人手里也未尝可知,毕竟这清明上河图在画中的地位,不啻于寒食帖在书法中的地位。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七章 东北二爷 玉面阎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