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黑十字堂少行首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2-26
  • 字数:4090
  • 吐槽数:0
  • +书架

萧旦礼得知宴会上出现了西周青铜古器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是震惊的,然而当沈副官告诉他,这件距今三千余年的青铜器被日本学者买走时,差点没忍住就要下令士兵开抢。

亏得陆军署一众人劝说,这才没有动手。

文宿俊早就看出萧旦礼脸色不对,急忙在人群中拉了拉西洲的袖子,嘀咕起来:“萧家小子心黑手更黑,这次找你八成也是把你当枪使,你看这场里,没几件真东西,我可听沪上那帮大佬们私底下说了,北平故宫博物院国宝南迁这么大的事,南京就派个萧旦礼来,先不说他年纪轻轻,办事牢不牢靠,就这资历摆在这,这就说明了南京政府的态度,摆明了是对国宝南迁不重视,是轻视文化!”

西洲四处张望,没有看到萧旦礼人影,觉得文成蹊是不了解萧旦礼这个人,这小子决定好的事,如果不做完全准备,是不会出手的。

“这么大个的青铜器,别说是你了,我也是头一次看到啊!”文宿俊望着展台里面比家里浴缸还要大的青铜器,心中直犯怵,“你确定李老爷子的这件东西是真的,不是赝品?”

“你看老掌柜都快急晕过去,人家可还病着呢,若不是心头宝,断不会如此!”西洲摇了摇头,他以前去玉霞记的时候,就听说过李家的这件青铜器,圈子里早就传开了。

人群散开,萧旦礼踩着那双皮高筒军靴,满脸冷漠的走了过来。

伊藤十六一身黑色礼服,冲着远处正在饮酒的年轻老板微微颔首示意,确认货没有问题,可以入手。

鬼酉泉西唇角翘起,心中很是得意,没想到参加这次宴会,居然能得到两件青铜器。

“确认是真货了嘛?”萧旦礼皱着眉望着眼前这帮不速之客的日本考古专家,只见他们围着那青铜器窃窃私语,心里不是滋味,“有没有可能我们出双倍的钱,把这件东西留下来?”

“断无可能!”西洲一口否定,“日本人八成就是冲这东西来的,你真以为你萧大长官面子真能大过沪上行政院跟陆军署?在场的这些假货加起来,怕是都入不了他鬼酉泉西那双眼!”

“那怎么办?强抢?”萧旦礼吐出一口浊气,深邃的眼眸里露出野狼的凶狠神色。

王西洲一副早知道他会如此说的表情,很是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人家为什么会请这么多记者来?甚至还有国际记者,你以为是来拍你萧大长官的马屁嘛?人家是早有准备的!”

萧旦礼心中也清楚自己今天好好的一步棋,打算促进沪上古物界共护国宝的提议,算是为这帮日本人做嫁衣了。

他听着周遭那群古物界人士吵嚷的说话声,沉默的站在人群前不说话。

伊藤十六吩咐人准备搬运前的工作。

坐在一旁喘着粗气的李老爷子颤悠悠的过来,一把抓住了西洲的手,脸色不是很好:“小七,这青铜器万万不能让他们日本人拿走啊,那哪里是拿走的青铜器啊,那拿走的是我们‘中国’啊!”

西洲听着这话里有话的意思,不由得轻声反问道:“李掌柜的意思是?”

李老爷子伸手指了指那展台里面,紧靠在虢季子白乍宝盤旁的、一蹲跟花瓶一般大小的铜尊,声音略带哭腔:“小七,老头子的命都可以丢了,这‘国’丢不得啊!”

西洲摇了摇头:“老爷子,黑纸白字,钱货两讫,抬手无悔,这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谁也改不了!”

听着王西洲的话,李老爷子死死的瞪大眼睛,望着眼前叹气这个翩翩的少年郎,“咣当”一声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憋着嗓子要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最后“噗”的一口粘稠的鲜血喷了出来,沾染得那一身长褂胸口斑斑点点,如同冬日红梅绽开般醒目刺眼。

西洲一惊,尚未来得及搀扶,便见人已经倒在地上。四周人群顿时慌乱,玉霞记的少掌柜李子清正从伊藤十六手里接过那沉甸甸的货款,一回头便见老父亲口吐鲜血,吓得浑身一激灵,哭喊着奔了过去。

李老爷子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死死握住了儿子的手,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道:“子清,爹这辈子没……没求过……你,爹……爹只求你两件事……”

“爹……爹……你没事,没事,儿子这就送你去求医……”李子青泪流满面,早就顾不得刚才满心欢喜的银钱了,只哽咽说道,“我答应,爹你说啥我都答应!”

李老爷子大喘口粗气,似是心中大石落地:“好孩子,国宝决计卖不得,我们日子过得再穷,也断不能卖宝求生,爹带你入这行的时候,让你对着列祖列宗起过誓的!”

李子青满是父亲鲜血的手揩去脸上的泪,糊了他半个脸颊,只瞧他一边哭,一边贴在李老爷子耳朵边说道:“弟子入行,必将虔心学艺,侍奉打扫,择此一艺,终我一生!”

李老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已经涣散的瞳孔里满是慈爱与厚望,沾染鲜血的手颤巍巍的抬起,拍了拍儿子满是泪水的脸蛋,满是哀求:“你小时候,爹总是抱你,怕你吃不饱,怕你睡不暖,爹知道,爹年岁大了,惹你心烦了,可现在爹要走了,你……你……能不能抱爹一次?啊?就像爹小时候抱你一样!”

听着这老爷子最后的哀求,场中瞬间没有了任何声音,只有身为人子的那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李老爷子的余光,默默望向了自己守护了一辈子的那两件青铜器,此刻正在那位日本考古学家的手里,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居然扯着儿子的衣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人身前,死死抓住了那较小的铜尊,抱在了怀里,跌坐地上。

朝着众人他大声说道:“这青铜器,自打我太爷爷起,便在我李家供奉着,你们谁也拿不走!”

李老爷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把铜尊抱在怀里,脑袋耷拉下来,枕在了那方口铜尊的缺口上。

西洲一众人虽然不忍,却也无能为力,走进一看才发现,老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就坐在这地上,双手合抱,死死的把那铜尊抱在了自己怀里。

伊藤十六大怒,上前要拿回那铜尊,也不知道这死人哪里来得劲,那双胳膊就如同灌了铅水一般,居然死活拉不开。

西洲拍了拍在地上抱头痛哭的李子青,安慰道:“子清,老爷子走了,拿上钱,回家给奶奶瞧病,再风风光光的把老爷子送走吧……”

伊藤十六招呼三四个人,才把那铜尊从老爷子怀里夺出来,他望着痛哭的玉霞记少掌柜,再一看场中那些不友善的神色,坦荡的来到子清面前,安慰起来。

匡月楼躲在西洲身后,望着伊藤十六身侧那微胖的中年男子,眼里露出痛恨与厌恶的目光,缓缓从满是补丁的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趁着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老爷子父子身上时,悄悄的向着那中年男子身旁摸了过去。

“匡清竹,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姑奶奶今天杀了你!”

满是悲伤的场中,不知道哪里来得这么一句爆怒的喊声,回过神来,便见一个十七八的少年打扮乞丐,握着一把锃亮的匕首,朝着伊藤十六身旁的中年男子刺了过去。

那中年男子微胖的身躯一震,脸上带着不可思议跟震惊的惶恐,来不及躲闪,便眼睁睁瞧着那匕首向着自己心窝扎来。

匡月楼心里这一刻没有恨,也没有怨念,只剩下了解脱……

可谁知场中一声枪响,紧跟着便是子弹打在匕首上清脆悦耳的声音,等众人回过神,便瞧匡月楼手中匕首被打落,而另一头,满是冷峻的萧旦礼正手持着一把勃朗宁手枪,屹立在人群里。

这一刻,众人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会想到,有人会在这里刺杀!

而更想不到的人是王西洲,他怎么也没有想明白,匡月楼进这里的目地,不是要粘着自己拜自己为师,而是要刺杀别人!

而他摆出的那一副委屈、可怜,甚至是撒娇,都是他诱骗自己的手段,嘴上说得拜师,也不过是可以混进这里的借口罢了!

西洲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长如玉竹般的手,不禁狠狠握在了一起,脸上却露出一副云淡风轻的纨绔子弟笑容:“唉,我说你这个花脸小猫猫,怎么这么喜欢开玩笑,没事玩什么刀啊,虽然我们就是玩刀的,那也是雕刻玉件,你冲着人去,岂不是成纹身了?”

匡月楼站在人群里,冷冷的望了一眼王西洲,再也没有先前那一副可怜、委屈以及无辜的神色,让王西洲心里如同揣了一堵墙,来到匡月楼身前,咬牙切齿的轻声道:“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利用我?!”

匡月楼扬起下巴,瞪了王西洲一眼:“就你?还想让我拜你为师,你也不照照镜子看一看,你也配吗?”

这一句你也配吗,彻底伤了西洲的自尊,连说三个好字。

萧旦礼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眉头不禁挑起,质询道:“说吧,谁派你来的,而你要刺杀的目标又是什么身份?”

说着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一侧脸色惨白的那中年男子。只瞧他一身华丽的晚礼服,全身的肉都往下坠,整个人油光满面,显得十分富气。

沈副官急忙走了过来,在萧旦礼耳边轻声说道:“长官,这个人是鬼酉泉西带来的,表面上是上海虹口奈良株式会社的员工,奈良株式会社的幕后老板,也是鬼酉泉西!”

萧旦礼眼中惊疑不定,望着匡月楼,心里实在好奇他的真实身份,一个乞丐为什么要刺杀一个投靠日本人的中国商人?

伊藤十六早已经大怒,要求萧旦礼严惩凶手!

文宿俊却在一旁心惊胆战,万万没想到那小妮子居然要杀人,看着王西洲的目光都变了三分,拉着绷着脸的他,悄悄问道:“跟你有关系吗?”

“跟我有关系个屁!”西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文宿俊嘀咕起来:“那不是你徒弟吗?”

“谁告诉你他是我徒弟了!”一听这话,西洲勃然大怒!

就在众人猜疑场中乞丐少年的真实身份时,只听那乞丐少年望着场上中年男子,淡淡的开了口:“二叔,爷爷要见你!”

“二叔!”

众人脑子都有些蒙!

那油光满面的中年男子也刹那惊醒过来,指着一身乞丐打扮的少年,吃惊的说道:“你……你是月楼?!”

匡月楼没好眼色的瞪了他一眼:“亏得二叔还记得我,爷爷要不行了,就在上海的红十字医院,你爱去不去!”

西洲怒极反笑,望着场上那一身单薄身姿的匡月楼,笑骂道:“你爷爷的,原来你爷爷没死呢!”

匡月楼冷哼一声:“我爷爷死了,你很开心嘛?你不是一直想找他嘛!”

萧旦礼彻底糊涂了,只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实在很复杂,眼睁睁看着自己精心谋划的一场宴会,彻底被搅乱了,而且这个人是王西洲带来的!

西洲感受萧旦礼目光中不善的神色,只觉得他现在的眼神能活生活剥了自己生吞下去!

而乘着这功夫,伊藤十六已经将那青铜器装进了箱子里,准备运出宴会场时,宴会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群黑色短卦、黑色长裤、黑色布鞋的帮众闯了进来,人人腰杆上别了一把枪。

“这青铜器,伊藤先生,怕是今日运不走了!”

就在众人搞不清状况时,宴会场外响起了一个醇厚年轻的声音。

众目睽睽之下,一袭黑白苏绣长衫的少年,手握檀香木纸扇,右手拇指佩一半红半白玉扳指,缓缓步入会场。

文老爷子望着这少年郎,心中一震。

这少年郎,不是别人,正是上海黑十字堂的少东家,南京城十三行首,西朝奉赵家独子,赵元曲。

也是这大上海十里洋场风生水起,地位不次于三大亨的年少英豪。

双龙会历史上最为年轻的魁首!

古物界大名鼎鼎的西朝奉之子!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十一章 黑十字堂少行首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