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有女初长成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08
  • 字数:2458
  • 吐槽数:0
  • +书架







那乞丐少年一路穿过弄堂,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的畏惧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傲娇的神气模样,他掂了掂手里的名贵怀表,笑骂一句大傻蛋,哼着小曲,朝着弄堂最里面走去。

只见他来到一间小院前,门前堆放了不少的垃圾,破旧的门板已经摔坏了一面,就这么斜掩在一旁,中间的缝隙里,刚好能瞧见里面狭小脏乱的小院子。

乞丐少年胡乱的将脸上的锅底灰用衣服擦干净,又撤下身上脏乱的乞丐衣,露出里面洗的发黄的外衫,摘掉头上破烂的帽子,一头乌黑的青丝柔顺的从头上铺开悬垂下来。

此时再一看,哪里还有半分的乞丐模样,分明就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才进入院里,便传来了浓郁的鸡汤味道,不知为何,少女的脸色反而大变,急忙朝着小院里面走去。

不多时小院里面传来了女人撒泼的喊骂声:“你个小白眼狼,你们爷孙两个住我的,穿我的,吃我的,我儿子吃你一个鸡怎么了!”

少女颇为委屈但倔强的声音传来:“那你也不能动这个鸡,这个鸡是给我爷爷留着补身体的!”

女人笑骂起来:“你爷爷补身体?老家伙还能活几天,等他死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个小白眼狼!跟你那个狼心狗肺的二叔一个德行!”

过了好长一会儿,少女望着锅里仅剩的鸡骨头,还有一些剩下的残羹热汤,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急忙用头发挡住了左脸微红的巴掌印,小心翼翼的盛着那半碗鸡汤朝小院最东侧的木屋里走去。

少女来到了门前,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高兴的冲着屋子里面喊:“爷爷,爷爷,我回来了,你猜月楼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了,是鸡汤哦,美味新鲜的鸡汤哦!”

“你个小丫头……咳咳……”匡麓在屋里应她,才说一句话,便咳个不停。

少女急忙开门进去,只见爷爷脚步虚浮的走来,身上还披着大厚棉袄。

“爷爷,你又弄那些东西了!你怎么不听大夫的话呢!”少女嗔怒,连忙放下手中的鸡汤,跑过去将年过七旬匡麓扶着坐了下来。

“我闲不住啊,弄了一辈子,不知道还能弄几天。”匡麓满头的银发稀松,整个人枯瘦的裹在棉袄里面,显得死气沉沉的眼神,只有望向左侧那间小屋时,才会有一丝精光。

朝着爷爷的目光望去,匡月楼嘟起了嘴巴,只见那小屋子里面装满了宝贝,咸丰年的云龙纹杯;明朝嘉靖官窑的回青小碗;隋开皇年间的弥陀佛造像;清朝乾隆皇帝时刻有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的鹅形玉器;光绪的彩八仙碗,以及无数的色彩斑斓的古董,种类繁多。

只不过那光绪的彩八仙碗里,如今却被她种上了蒜苗,已经长了挺高一茬了。少女看着上面有些枯萎的绿植,任凭她一双妙手在如何巧,也是难以救活了,不由得说道:“爷爷!这好不容易种的蒜苗,你怎么也不给人家浇浇水啊!”

匡麓嘴里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肺音很大,望着亭亭玉立的少女,浑浊的眼中露出一抹慈爱,说道:“爷爷都这样了,吃不吃也无大碍了。”

少女急忙端起那碗鸡汤,放到了匡麓的手上,眼角微微泛红:“爷爷别这么说,你的病一定会好的,隔壁的张大娘说鸡汤补身子管用,爷爷你快喝了吧!”

匡麓望着垂着头的孙女,目光突然一凝,只见孙女左脸上有个红肿的巴掌手印,一把拉住了孙女的手,非要探个究竟:“你这脸是怎么了?你婶子又打你了不成?”

匡月楼偏头看那彩八仙碗里枯萎的蒜苗,小声说:“我,我去给爷爷盛鸡汤,婶娘她……打了我一耳光。”

匡麓顿时暴跳如雷:“那个泼妇,你还没有吃她的东西,她就打你了?!我死了以后,岂能放心的把你交给她啊!”

说完匡麓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匡月楼俊俏的脸上立马露出一个香甜的笑容,薄唇白牙一碰,笑说道:“爷爷,不怪婶娘的,是我自己嘴馋,偷吃了婶娘的东西,这才惹得婶娘生气。”

匡麓心里明白,这只是她安慰自己的话。只是可怜上天不垂怜他,大儿子死得早,留下了一个孙女与他相依为命,二儿子又混账东西一个,在外面不知道混的什么模样,听说投靠了日本人,发达了,家也不管了,扔下一个婆娘跟半大的小子在他这里。

若是他没有得病,也没什么怨恨的。关键是他这病好不了啦,英国人开的医院他去过一次,洋鬼子说他这是肺癌,是绝症,药石无救,只能在家拖着等死。

他一把岁数等死就算了,可怜他的小月楼才十七啊!

匡麓望了一眼逗自己开心的孙女,指着那间小屋子说道:“好好好,爷爷我最听小月楼的话了,我这就喝了这鸡汤,你也别弄这个蒜苗了,去里屋的箱子底,把那个匣子给我掏出来。”

匡月楼点了点头忙不迭的去里屋翻找,只见一个精致的匣子藏在箱子底,整齐的放在绒布袋子上。

匡麓望着捧着匣子的孙女,说道:“打开它。”

匡月楼小心翼翼的打开,顿时入眼一片翠绿的翡翠色,不由得微微吃惊,转而震惊起来:“爷爷!咱们家里怎么还藏着一尊翡翠玉佛啊!早有这东西,爷爷为什么不拿出来卖了,卖了不就有钱看病了嘛!”

匡麓哈哈大笑,可笑着笑着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凝滞下来,摇了摇头:“傻丫头,这是假的,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假的!”

“假的!”匡月楼知道爷爷以前一直做各种的假古董,只是手里这个,怎么看着都不像啊。

匡麓眼神变得严肃起来:“丫头,你记住我的话,若是哪天爷爷真的要不行了,你就带着这尊玉佛去树浦路,去一家叫琳琅阁的古董店,找一个叫七先生的年轻人。”

匡月楼虽然不明白爷爷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匡麓拉着孙女的手,叮嘱道:“月楼啊,你记住喽,能识破这玉佛真假之人,便是爷爷我委托的人,你找到此人,带他来见我!”

匡月楼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难受,她也知道爷爷的病情不太乐观,红红的眼眶泪水不断,转身便去里屋,嘴里嚷嚷着要把这个玉佛好好保存,重新放到柜子里。

匡麓僵硬地靠住床头,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他苦笑一声,心想自己老了老了,却还是不得不做了一把孽,只是为了他的小月楼,下地狱他也认了。

他望桌上那已经凉了的鸡汤,伸手去摸,只感觉那鸡汤离他越来越远。

就在匡月楼刚把玉佛重新放进箱子里时,只听里屋“啪”的一声,碗跌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传了过来。

匡月楼急忙出来,瞧那碗鸡汤洒的满地都是,那小碗也碎了一地,再一看,爷爷匡麓已经歪着枯瘦的身子,倒在了炕上,眼睛紧紧的闭了过去。

匡月楼吓得小脸煞白,急忙去掐爷爷的人中,见他还是不醒,单薄的身板背着匡麓就往外面跑。

不算长的小巷子,娇弱的匡月楼头一次觉得它是那般的长,仿佛怎么也跑不到尽头一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