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萧长官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2-02
  • 字数:3251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今儿年算起来可是葵酉年,甲寅月,正好是鸡年。”

外面华灯初上,夜色阑珊,西洲坐在斯蒂庞克轿车里,拐出霞飞路,一路向着沪西菲尔路去。

只是过了道口,司机大壮便急忙停了车,伸脖望向了前面,瞧了个仔细,这才对着后座上闭着眼养神的西洲说:“少爷,前面是沪上警察厅的警察,说是例行公事,对沿路的人盘查,估计还是跟昨日百乐门那出命案有关。”

西洲睁开了眼睛,摇下车窗,晚风在他俊秀的脸庞上扫过,带起几丝黑色发梢,只瞧夜幕下的大道上早已经拥堵了无数人,去往沪西的车辆都排着长龙,一一等待着询问,远方各式商店店铺下挤满了无事可做的看热闹闲散人,还有那些没生意的黄包车车夫们。

十字口处,沪西的警察局配合日租界与法租界的警察们拉着警戒线,设了关卡维持秩序,还有上海那群各家的报社记者们早就听闻了消息,在一旁把警察厅的督察围堵的水泄不通,希望从他们口中能套出点什么内幕来。

西洲望了一眼警戒线,只瞧法国籍的督察还有日本籍的上海日租界安保厅的警察在一起,窃窃私语,甚至争吵不停。

如今上海局势不稳,日法英德租界形势转变,随着日本人在东北华北大举入侵与战事连连胜利,法英两国不愿在这个时候的中国蹚浑水,卷入战争,早有离开上海之意,所以对日本人多有避让,如果不是死得是日本人,他们估计懒都懒得理。

西洲摇上了车窗,冷哼一声:“真是受窝囊气,中国人自己的地界,居然要受这些外国佬们的管辖。”

大壮瞧了一眼拥堵的人群,对着西洲笑道:“少爷你是不知道,这次百乐门的刺杀事件听说都惊动了日法在沪的高官了,此事事关日法关系,日本在沪的领事馆更是向法国领事馆提出了严正交涉,要求上海警察厅配合日法租界在全上海全城搜查凶手,上海警察厅主管此事的便是许成然。”

西洲眉头微蹙,疑虑问他:“你确定此事是许成然管辖的嘛?”

大壮点了点头:“确定了,今天《申报》都登了报纸了!”

听他这般确切的说,西洲心中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他知道,只要沪上的警察厅真的去查,他那晚去赴江陵的宴,这事是瞒不住的!

……

文家住在菲尔路北路,是一栋独立的洋楼,外加上周围的庭院,也显得十分大气。

文家三代从商,文宿俊的父亲更是享誉国际的经济学家,年前被国民政府高薪聘为南京的财政司大臣,河北大饥荒,多有仰仗这些手握米粮的大豪商们,尤其是战时经济,如果还未跟日本全面宣战,国内经济基石先溃,那一切的抗日说辞都显得过于苍白。

毕竟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国家经济基石,永远是一切的原动力!

如今东北工业基地,两年前随着张作霖在满洲铁路被日本人埋伏炸死后,几乎在东三省沦陷后的一夜之间,全部被日本人占领,包括了数个兵工厂还有战机制造厂以及大型工厂,要知道现在东北三省的GDP可是占了全国的80%,等同于一大半个中国经济已经落入日本人手里了。

西洲这才想起,北平文政院里面一些大人物们,也因此开始瞄上了这批南下上海的国宝,听说要将这批国宝全部进行拍卖,拍卖所得用来购买美国的军事武器与飞机坦克,以应日本侵占华北的狼子野心。

但这事终究还是被北平故宫博物院给力驳了下来,为此前院长却遭受奸人诬陷下了台,现在北平故宫博物院负责国宝南迁的院长是李文儒。

对于李文儒,西洲年前曾有与他就国宝抵沪一事有过几封书信,此人与他爷爷更是旧友,他见了面也要称呼一声伯父的人。

不过听说这一次护送第二批国宝抵沪的是他的儿子,李明启。西洲并未见过此人,但听说此人是个憨厚耿直的性格,李文儒书信也交代过,就怕他在上海出了事情,丢了国宝,要西洲多多照拂。

另外,王西洲更有一个让自己头疼的消息,北平监察院派兵护送国宝抵沪的军官他也认识,不但认识,还跟他因为理念不同,有过不少争执,是他的死对头了。

不一会儿,大壮便已经将车开进文家洋楼的中庭门院,西洲从车上下来,拍了拍身上有些褶皱的长衫,扶正了眼镜,确定自己没有衣冠不整的状态后,这才在文家老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文家的洋楼。

文宿俊一身黑白相间的西装,正坐在客厅的棕色沙发上看报纸,女佣早就为他沏好了一杯纯正的蓝山咖啡,用的是西洋进口来的一套彩绘瓷的咖啡杯,上面绘的是鸟兽鱼虫,杯沿嵌的金边,品相十分不错。

“我当你王敬亭一身的傲气骨头,是不会来求我文宿俊的呢?!”王西洲才踏进门一步,文宿俊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讥讽起他,毕竟上一次锦芳园看戏,王西洲可是没给他面子,当众驳了他守宝的提议。

如今这第一批国宝已经安全送入了上海的那间天主教堂里面,钥匙也是北平故宫博物院的人管一套,上海中央银行一套,还有北平监察院那边派兵沿途的保护,可是安稳得不得了,用不上他王西洲了!所以他瞧见西洲更是一肚子火气,认为此人太过胆小怕事,又太过珍爱自己羽毛,不肯为国出力,为国护宝,眼下王家出了事情,他才不得不踏上自己家门求人,是一个私心太重的家伙。

西洲闻言眉头忍不住一挑,听着文宿俊言语里讥讽的意思,只是笑了笑说:“哦,明溪兄今晚上莫非喝的是火药不成,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

文宿俊冷哼声,瞪了他一眼,这才不情愿的站起来,率先向着楼梯走去:“跟我走吧,爷爷他们等你半个小时了!”

“他们?”王西洲眼中露出丝惊讶,却也没有深问,跟在文宿俊身后,向着二楼走去。

此时文家二楼,文老爷子的书房里面。

年过六旬的文老爷子坐在书桌后,双手合握着一杯滚烫的毛尖,几片炒得有些焦的卷茶叶在水里不断起浮。

书桌前坐着的另一个是位穿着军大衣的年轻男子,一身笔挺的军装,瞧着二郎腿,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但此人军帽下那一双宛如鹰隼的目光却摄人三分,透着一股杀伐果断,硬朗的线条将脸颊拉得方正笔直,卧蚕眉凭空增添几分英武,透着一副不近人情的冷面孔。

“对了,我听说老爷子的儿子,文先生,当下正在南京行政院下辖的财政司当值,这可是个重要职位,眼下正值国难之时,全民族正值危机之刻,文先生为国家把握好经济脉络,我们便有了抗日的本钱!”

文老爷子笑了笑:“萧长官说得是,只是小儿才疏学浅,不过几分才干,此事关维全国抗日时局,多仰仗如同萧长官一般的年轻俊才才行,非是小儿独自的功劳,萧长官莫要给小儿脸上贴金了,反倒是萧长官,年纪轻轻便深受长官们的赏识,位居监察院高位,身负国宝安危之重任,实在是劳苦功高,多有辛苦啊!”

萧旦礼闻言只是轻笑一声,勾了勾唇角:“我本身对于古董文物便有几分兴趣,家父更是对王羲之与王献之的书法爱得深入骨髓,自小耳濡目染,也沾染了一些习气罢了,所以听说国宝要南下,我便主动来了!”

文老爷子点点头,望着萧旦礼那双仿佛能直透人心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既然萧长官如此性格坦荡,老头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敢问萧长官,第二批国宝何时抵沪?总共北平故宫博物院又有几批国宝来沪?在沪又要寄存多少时日?又何时运往南京朝天宫?”

“总共有几批嘛……这还是个机密,恕在下无可奉告!”萧旦礼歉意一笑,“不过老爷子想必也听说了,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宣统皇帝家的东西,但自从宣统皇帝退位,又在日本人手下建立伪满洲国,企图分裂东北,这东西就划分新政府国有了,先后成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又成立了清室善后委员会,对这些东西一一清点,可眼下毕竟是国难之时,这些国宝可就成了烫手的山芋了,难免有些用机不纯的人盯上这批国宝!”

文老爷子目光一沉,却又不禁叹了口气:“萧长官有话不妨直说!”

萧旦礼冷笑:“这么多宝贝要从北平运往南京,还要在上海寄存,寄存多少时日都没有个确切的说法,北平跟南京,可是有很多大佬们都对此抱有猜忌的成分啊,这几百万件的国宝,哪一件都是价值万金的宝物,单独拿出一件去拍卖,那可是价值几百万珐琅都有人买的啊,现在这些东西要南迁,谁来负责?若是丢了一件半件,谁能负起这个责任?是丢了?还是自己私自觅下了?到时候有几百张嘴也说不清啊,别人家都巴不得躲得远远的,可你们文家却上赶着来凑热闹,说好听,是你们文家是为国分忧,难听的,难保有人说你们文家心怀不轨啊!”

文老爷子闻言,脸色骤然冷了三分,望着嘴角勾着冷笑的萧旦礼,瞳孔猛地一缩,声音也冷了下来:“我老头子半个身子都入土的人,若不是心疼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怕他们落入日寇手里,我何不明哲保身,要去担着掉脑袋的风险,去趟这浑水!”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八章 萧长官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