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青山本不老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6-19
  • 字数:3200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漆黑的仓库里杂乱不堪,到处丢弃堆积着破损的箱子,四周结着蛛网的窗户被木条封得死死的,仅有一丝光线从缝隙中穿透过来,照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

吴清如的高跟鞋刺入身下有些脏乱的地毯里,她双手被人反绑着,动弹不得,只能慢慢的向着左右蠕动。

黑暗里,匡月楼惊惧的眼神望着四周,声音略带哭腔:“师……师娘……我们……我们会不会死!”

望着雅雀无声的仓库,吴清如心里虽然害怕,嘴上却大胆的说道,“南风没事的,敬亭会来救我们出去的。”

“师父。”匡月楼听到王西洲的名字,心里踏实了些。

…………

第二日。

当大壮开车载着西洲三人来到事先约定好的仓库外,并没有看到陆千宗,也没有看到海老公,甚至他们没有看到任何的启蛰的人。

破旧的仓库外,不知何时被立起了放电影的巨大幕布,老式的放映机被工人缓缓转动,黑白的电影在幕布上缓缓滚动。

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安静的坐在幕布前。

柳词望着那个女人,剑眉略微挑了挑:“这不是上海那个大明星嘛?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下车问问!”勾陈看见苏莲衣出现时,心中就觉得要不好,刚要开门下车,却被西洲一句话阻拦了。

“不用了,她要等的人是我才对。”

西洲的皮鞋踩在院子里凹凸不平的土坑上,轻轻的走了过去,在她的身旁,那个空着的椅子上坐下来。

西洲笑着问道:“感觉你不像是在看电影,而是在受刑一样。”

听着他的话,苏莲衣两道惹人怜爱的柳眉微微皱了下,就这么一下,变多了几分病西施的柔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在怀里,惹人心疼。

“敬亭,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北平,大前门电影院第一次施行男女同座的时候,你排了一夜的队,买了两张电影票。”

西洲忍不住按住了自己额头上的太阳穴,有些头疼:“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提起来,惹人伤怀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离开,”苏莲衣紧张的打量他的表情,“今天陪在你身边的女人,会不会是我?”

西洲没有回答的她的问题,他的目光环顾四周,扫视了周围的环境,最后定格在了紧紧关闭的仓库门上。

苏莲衣自顾自话:“这些年来,我们虽然都在上海,可你再也不曾过问我,你成了沪上人人敬畏的小七爷,而我,也成为了不夜城姹紫嫣红的歌后,当红影星。”

“苏莲衣,这是你演的电影?”王西洲笑,“恨不符合你的风格。”

苏莲衣摇头:“上次在百乐门,你为了杀了龟田……”

西洲打断了她的话,脸上的笑容反倒浓郁了些:“我好几年没看电影了,想不到如今的电影,可以演到五十几分钟这么长。”

苏莲衣沉默了。

西洲说着,起身,向着仓库走去。

“王西洲!”苏莲衣突然大喊了一声。

王西洲并没有回头,他站在距离仓库仅仅一步的距离。

苏莲衣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为什么?”她眼眶忽然流下来两滴眼泪,“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残忍!你明明心里有我,为什么你不肯拿正眼瞧我一次呢!”

西洲忽然冷冽的笑了:“还记得我那夜在百乐门说过的话嘛?苏莲衣,你看我还有几分像从前的样子?”

“是因为她的出现嘛?”苏莲衣冷冷的望着他的背影。

“够了,”王西洲的语气冰冷,苏莲衣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不耐而隐忍,暴露了他的虚与委蛇,强行敷衍。

苏莲衣彻底的失望了,她按下了手中的开关,幕布忽然从架子上掉了下来,露出了整幢创库的原貌。

废弃的土灰色石墙上,依旧投着黑白电影。黑白的画面里,男孩最后搂住了他心爱的女人,在漫天大雪里翩翩起舞……

终于,电影落幕,仓库四周忽然亮起了灯光。

陆千宗拍着手从仓库里走了出来,洞开的仓库大门里,也被两盏车灯的大灯照得如同白昼。

王西洲望着灯光中的人影,手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只瞧吴清如被绑住手脚,整个人蜷缩在满是灰尘的青石砖地面上,散乱的头发遮掩住了她的双眼,而匡月楼则被绑在她的身旁,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与泪光。

顾不得此刻王西洲的愤怒,陆千宗拍着手走了出来,十分敷衍的拍掌笑道:“真是一出感人真挚的爱情故事呀!”

后面的轿车里,柳词跟勾陈两人举着手枪从车里出来,黝黑的枪口对准陆千宗。

谁知下一刻,四周废弃的高墙上,忽然多出了十多个身影,每个人的手里都举着把步枪,枪口全部对准了场中的三人。

勾陈撇了撇嘴,骂道:“真是卑劣的混蛋,就只会埋伏,又能耐跟我二哥单打独斗呀!”

柳词眼角微微抽搐,险些将自己的银牙咬碎。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巴掌,当初为什么要带勾陈这个混蛋来救人!

陆千宗走上前,拍了拍王西洲的肩膀,示意他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下来:“我说过的,七爷,我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

西洲望了一眼保持沉默的苏莲衣,又望向了满是笑意的陆千宗,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忽然一笑:“陆师爷今天请敬亭看电影的方式,可真是特殊呀!”

陆千宗摇了摇头,贴近他的耳边,满是笑意的神色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冷笑道:“这是你的最后机会了,告诉我,顾临邛身在何处!”

西洲叹了口:“好吧,我告诉你。”

陆千宗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却听王西洲笑着说道:“顾临邛死了,三个月前死在了武汉的一座道观里!”

“死了!”陆千宗神色一变,单手成爪,猛地扼住了西洲的咽喉,恶狠狠的骂道,“小混蛋,你敢耍老子!”

西洲咧嘴得意的笑了起来:“不信你亲自去武汉城外的青云观看看,顾临邛的墓就在观后的苍松树下!”

陆千宗冷哼一声,猛地松开了他的喉咙,眼神去望向了苏莲衣:“苏小姐,我相信,你现在应该有所决断了吧?”

“敬亭,说吧,说出顾临邛的下落,他们不会伤害你的。”苏莲衣摘下了帽子,露出了满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她纤弱的身躯背后,是西沉的血红余晖,像极了燃遍天际的大火。

西洲忽然一笑:“你信不过我?”

苏莲衣缓缓走向了仓库中被绑着的两人。西洲的眉头微微蹙起。

“我手里的是一颗毒药,”苏莲衣望着椅子上的那个白衣少年,眉眼舒展开,开心的笑了,“如果我告诉你,她们两个人之间,只能有一个人吃下这颗毒药,你会选择谁?”

“苏、莲、衣!”西洲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视笑得凄凉的女人。

四周高墙上的杀手,纷纷拉动了枪栓。

柳词整个人如同拖了水一般,脸色惨白,喃喃自语:“这个女人就是恶魔,他就是王敬亭的克星,克的死死的,不给人一丝喘息的余地,她知道他的死穴!”

陆千宗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高脚杯,晃了晃里面血色的红酒,将他递给王西洲,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在椅子上坐下,笑道:“别着急选择,不如先品尝一下这份新到的红酒,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吴清如自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逆着车的灯光,望向了被万枪所指,孤单的坐在椅子上的白衣少年,看见了他眼里的挣扎,他脖子上暴露的青筋。

这一刻,她是如此的感同身受,他是多么的无助与愧疚,甚至煎熬。

吴清如轻轻的笑了,笑声温婉的如同寒冬了温暖的春风。

她看向了身旁这个美丽动人的婀娜女人,她的美丽不可方物,如同冰雪般晶莹剔透。吴清如笑了笑:“你错了,你永远不了解敬亭的心,我见众生如草木,唯你是青山!”

匡月楼瞪大了眼睛,泪水不可遏制的从眼眶里宣泄而出。

吴清如望向了被万枪所指,在刺目车灯下那个一动不动的白衣少年,目光温柔,满眼都是他的身影。

“我吃吧,别难为他了。”

匡月楼大喊起来:“不,不,你要是吃了,师父会难过死的!”

吴清如轻轻笑了:“傻丫头,你要是吃了,你师父也会难过死的!”

匡月楼微微一怔,终于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

苏莲衣眉头始终皱着,看着陆千宗的人从她手里拿走了那颗毒药,塞进了吴清如的嘴里。

忽然,寂静的空旷中,一声玻璃的碎响。

众人只瞧,红酒杯壁竟在王西洲的手里,被他生生的捏碎了。

红酒参杂着鲜血,被他死死的攥在手里。

陆千宗大笑起来:“我的七爷呀,你真是让我陆某人刮目相看!”说完,陆千宗大手一挥,四周高墙上的人纷纷收起了枪。

苏莲衣跟在陆千宗的身后,向着停在不远处的帕萨特老爷车上走去。

王西洲双目通红,望向了正要上车的陆千宗,冷冷说道:“姓陆的,我王西洲今天起誓,若不杀你,叫我身堕九幽地狱,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听着身后人冰冷刺骨的声音,陆千宗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后悔。

后悔今日没有杀了他!

他并没有个留患的坏习惯。

“陆某人也奉送七爷一句话,若是武汉城的青云观后,没有顾临邛的墓,墓里也没有他的尸体,死的就是你王家满门性命!”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二章 青山本不老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