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最后一步棋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3-31
  • 字数:3942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晚上六点,上海的夜空有些迷离,沉暗的天空中飘着小雨。

雨水滴答的摔打在衡山路褐色的行人道上,夹杂着法国梧桐刚冒出不久的新叶。

树后是一排排异国风情的欧洲花园式别墅,王守愚穿着宽松的黑色风衣,带着顶黑色的圆帽,被人迎进了昏黄街灯下的别墅中。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播放着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宏达恢弘的曲调,激昂的节奏,充斥着人的每一根神经。

年轻的老板穿着身纯白的西装,坐在高贵的欧式沙发中,他修长的中指与无名指上各带着一枚翡翠戒指,两手间夹着根未点燃的古巴雪茄。

从身旁的桌子上拿过华丽的金属打火机,“啪”的一声掀开了机盖,淡蓝色的火焰在他手指尖迸发。

他点燃了嘴角叼着的雪茄,深吸一口,吐出口烟雾,有些阴郁而冷峻的脸庞望向了站在门口处的王守愚。

“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我最喜欢的曲子,没有之一,”年轻老板端起身前的高脚杯,晃了晃里面殷红的波尔多红酒,“这首曲子是贝多芬1804年完成的,那时候贝多芬是个聋子,起初是想要把这首曲子献给拿破仑,但在得知拿破仑称帝的消息后,贝多芬愤怒的把他的名字,从曲谱上挖了下去!”

年轻老板笑出了声:“有时候觉得贝多芬也蛮可爱的,不是吗?”

王守愚掸去风衣上的雨水,拿下了头上的圆帽,露出帽子下那张方正肃穆的脸庞。他黑色的皮鞋在别墅大厅里明黄色的土耳其地毯上,踩出一连串脚印。

“鬼酉先生晚上特意将我请过来,不是想跟我交流一下贝多芬的这首《英雄交响曲》吧?”

“呵呵,”年轻的老板大笑起来,随之笑声戛然而止,他冷漠的眼眸极具阴霾,“我费了大力气才从上海那栋大楼里偷出来了玉佛,王先生应该知道的,那佛对我的重要性,乃至于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在华北战场上的重要性!”

王守愚眉头一皱:“我推荐的人,断无失守的可能!”

“是呀!”年轻的老板向后靠去,舒软的沙发凹进去一块,“北地盗王,草上飞,的确人如其名。”

话音落下,别墅后的侧门打开,两名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托扯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汉子,穿过整个大厅,来到他们面前。

那中年汉子遍体鳞伤,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双脚,双手的指甲被手术钳连根拔起,如同撕裂的兽皮一般血肉模糊。

鲜血沿着他的双脚,在地面上滑出了一行血迹。

“鬼酉先生这是何意!”王守愚认出此人便是自己推荐给鬼酉泉西的北地盗王,草上飞,心中掀起不小的愤怒,竭力控制自己的语气,“鬼酉先生既然得到了想要的玉佛,又为何将人糟践成这般模样?!”

“玉佛?对,你提起我才想起来,”年轻的老板大吼一声,“玉佛呢!还不拿出来给王四爷瞧瞧!”

随着他的说话声,魁梧的保镖从后面推出一辆餐车,上面盖着银色的餐盘,被红布蒙着。

年轻的老板将手上的雪茄狠狠的掐灭,伸手指着餐车:“这就是王四爷这位朋友为我带回来的玉佛,我花了整整三根小黄鱼,请此人出手,结果……王四爷自己看吧!”

王守愚瞥了一眼半昏迷半苏醒的草上飞,一把扯开了餐盘上蒙着的红布,一抹翡翠的光泽从布下缓缓露出,逐渐扩大,随着整张红布的褪去,一尊翡翠玉佛暴露在王守愚眼前。

只是那玉佛的模样,让他瞳孔不禁猛地一缩。

“以石伪玉!”王守愚震惊的喊了出来。

餐车上的翡翠玉佛已经碎裂成了无数块,上好的翡翠中居然包裹着砂岩石,粗糙的砂岩石从断裂的切口处露出,很贴切那一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怎么可能?”王守愚震惊的指着这玉佛,“当年的确是二哥亲自从清东陵的带回来的,之后由我父亲代为送入故宫博物院的!”

“这以石伪玉的造赝手法,整个上海滩,除了你三哥王守信之外,就只有四爷你会了!”年轻的老板冷笑着,“如今王守信人在监狱,你说这玉佛跟四爷你送入许家,诬陷你三哥的那尊,如出一辙,现在你跟我说你毫不知情!?”

听着鬼酉泉西愤怒的声音,王守愚直摇头:“不是的,鬼酉先生,你听我解释,这中间一定出了我们不知道的差错!”

年轻的老板捏起餐盘上的那尊玉佛碎块:“我希望王四爷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我相信萧旦礼会很愿意接待你的!”

王守愚快步走到昏迷的草上飞前,摇着他满是鲜血的肩膀:“老拐,你醒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的老板点头示意保镖。得到示意的手下,快速的给中年汉子注射了清醒药剂。这种药剂会让被注射的人神经产生尖锐的疼痛感,如同撕裂神经一般的体验。

中年汉子因为剧痛,猛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一会额头上就布满了汗水。

“老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守愚急切的问道。

老拐微微松了口气,见是王守愚,绝望的眼中露出丝希冀,气若悬丝的呼喊起来:“救……救救……我……”

“老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盗走的为什么会是一尊假佛!?”

“我……我也不清楚……”老拐既疲惫又疼痛,只觉得自己如同陷入了地狱一般,“我按照……你事先,事先的计划,伪装成了泥瓦匠,混进了大楼,寻着事先你给我的图纸,找到了这尊玉佛……我……我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是假的!”

“王四爷,你的朋友也说了,他不知道,”年轻的老板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图纸是你搞到手的,玉佛是你王家的造赝绝技制造的,你还是跟我说你毫不知情嘛?”

“鬼酉先生,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王守愚冷静的沉思,梳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说故宫博物院里面的玉佛是假的话,匡麓的手里会不会还有一尊玉佛?”

“断无可能!”年轻的老板一口否定,“当年我亲自从裕陵取出乾隆棺材里的七尊玉佛,若不是最后被王守诚与匡麓二人各夺走一尊,我早就解开了玉佛里面秘密,得到藏在里面明孝陵机关图纸。如今匡麓那尊玉佛,我已经从匡青竹手里拿了回来,与那五尊一样,都不是藏有机关的那尊,只剩下当年送入故宫博物院里的这尊了!可你现在,居然告诉我这唯一的一尊,也是假的!”

“这……”王守愚眉头紧锁,“那,有没有可能当年那尊藏有机关图纸的翡翠玉佛,压根就没有跟着乾隆一起埋进裕陵,而是被人放入慈禧墓里的那三尊翡翠玉佛中呢?”

年轻的老板缓缓摇了摇头:“据我所知,那三尊翡翠玉佛是当年内务府造办处理事官王殿臣为贺慈禧太后的万寿庆典,亲自督造的,只是普通的玉佛罢了,当年挖开慈禧墓的时候毁了两尊,剩下的一尊在你侄子手里!”

“我爷爷亲自督造的?”王守愚恍然大悟,记得父亲的确提及过此事,那一年慈禧太后的万寿庆典,刚好碰到了千年罕见的丁戊奇荒,国库空虚,为了给慈禧办寿宴,还挪用了李鸿章北洋水师的海军军费!内务府造办处本来是要打造七对翡翠玉佛,结果也因为经费问题,只造了三尊。

“那尊玉佛,在王西洲离开王家的时候,从天字十九号中取走了!”王守愚极为恼怒,“可恨的是,琳琅阁的天字号房间,只要掌门人的钥匙才能打开!”

年轻的老板眼中露出一丝狠辣:“不管如何,如今只剩下王西洲手中那尊玉佛没有勘验了,如论用什么手段,我必须得到!”

…………

……

王守愚失魂落魄的走出别墅。他眉头紧锁,没想到,乾隆的七尊玉佛中,居然藏有明孝陵的入口与机关总图。

更没有想到,鬼酉泉西一直盯着的并非是玉佛,而是明孝陵里可能藏有的宝藏!

王守愚坐上了车,手中捏着一张图纸。那图纸正是国宝藏匿地,天主堂街的那栋大楼内的布局图。

“走,去七禄斋,”王守愚重重冷哼一声,“图纸是七禄斋给的,定要他九太子给一个说法!”

司机微微一愣,急忙发动车子,却忍不住说道:“老爷,我可听说这九太子的七禄斋背后是青帮,九太子此人可是王笙懿的幕后军师,三大亨背后的阎罗。”

王守愚微微一怔,险些忘记了这一茬。

这九太子是青帮的重要人物,五年前突然出现在上海,帮王笙懿夺下了不少地盘!此人常年带着半面黄金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极为神秘,但却鬼谋善断,手段通天。位于霞飞路上的那家七禄斋,也成为了十里洋场的一块禁地。

“走吧,事情还是要问个清楚的!”

……

大雨中,王守愚的轿车逐渐隐没于街头。

远处法国梧桐树下,一辆黑色的斯蒂庞克轿车发动起来,车前的大灯在雨夜中探出两道耀眼的光束。

这漫长的三天,对于西洲来说,可谓仿佛渡过了半个世纪这么长。有家不能回,更是夜不能寐,只为等待这一刻。

他微微摇下了车窗,一丝夹杂着雨水的清风,拂过他的眉梢。伸手捋平了腿上的纯黑色长衫,扶正了鼻梁上的那副水晶眼镜,漆黑中,明亮的镜片上反射出一抹精光。

三个时辰的守候,只为等待四叔踏入鬼酉泉西别墅这一步!等待谋划已久的棋局,终究要落下最后一枚棋子。

司机大壮发动车子。

“少爷,我已经查过了四爷这一年来所有的汇票,发现他在汇丰银行每个月都会收入一笔巨款!”

“杭州那边呢?”

“我派人去了杭州打探,找了个机会绑了杭州老店里的掌柜,逼问下才得知,四爷这整整半年,都没有过问老店的生意,也没有跟杭州的各位叔公商谈收回老店的事情。四爷挪用了少爷在杭州的所有存款,从现在仅存的这些线索看来,跟鬼酉泉西一直暗中合作,帮助他倒卖古董文物,并且垄断上海虹口与外滩鸦片生意的合伙人,很可能就是四爷!”

“四叔还真没有让我失望呢!”西洲摇头叹了口气,黑暗中,他单薄的嘴角却抿出微微的弧度,却露出了笑意,“我原来还在想,四叔一定会忍到三叔动手之后才会有所行动,结果反倒是我错了,没想到四叔居然会先行动了起来。也对,在他们眼中,我这个侄子一无是处,吝啬而贪财,狂狷不逊,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鬼,大概对我的评价也只有一事无成四个字吧!”

“少爷,二爷与老掌柜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会欣慰的!”大壮只说了这么一句。

西洲的手捏的发白,狠狠的攥了起来:“妄死的人终究不会白死,这么多年,我付出了这么多,为了什么!只为了一个公道,爷爷是被谁下毒害死的,父亲又是被谁出卖冤枉的,母亲的病故,这么多年来……正义与公理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少爷,是时候落下最后一步棋了!”大壮满是坚毅的脸庞,重重点了点头。

“的确,也是时候了。”

西洲透过车窗,望向车窗外雨幕中不断向后倒退的法国梧桐,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显得有些孤独与萧瑟。

雨水敲打车窗上倒映着的苍白的脸孔,他惨然一笑:“但愿,天佑四叔,让他不要陷得太深,无法自拔。”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六十一章 最后一步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