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黑云压城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6-13
  • 字数:4411
  • 吐槽数:0
  • +书架

西洲并未在承光公馆有片刻的逗留,跟着柳词快速的走出了公馆的洋楼。

只不过,就在柳词踏出公馆的前一刻,街角的四周便有多个黑衣人尾随而上。

那四人脚步扎实,行踪十分的隐蔽,看样子便知道是多年的老手。

柳词拉了拉风衣的领子,望着远处耸立的国际饭店,压低了声音:“知道我为什么要炸东京号嘛?”

这是西洲第一次从他的嘴里听到“东京号”,他自从柳词来到上海便从未问过他。因为他知道,以柳词的性格,如果他不想告诉你,即便自己问了,也问不出个结果。

西洲唇角微微翘起个弧度:“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个一二来。”

柳词微微一顿,随即叹了口气:“表弟表弟,如果说这个天底下还有谁能知道我的心思,也就是你王敬亭了。”

西洲望向了身旁的柳词:“是你的老师?”

柳词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老师守旧的观念太重了,但师命难违。”

西洲并没有说什么。

柳词的老师,那是一个真正的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当年袁世凯有称帝之心,但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那时为了取得故宫博物院的控制权,那个疯子对袁大总统说了一番命相理论,说他有天子之相,袁大总统奉那个疯子为帝王之师,可结果呢,袁某人只称帝了八十一天。

“你的老师是启蛰的核心人物?”西洲只问了这一个问题。

柳词径直走向国际饭店:“老师在乎的只有清明上河图,敬亭,不要把他想得那么坏。”

西洲不可置否,跟在柳词的身后,走向国际饭店。

两人开了一间房间。

电梯里,柳词沉默不语,西洲靠在电梯里的扶手上,微微假寐。侍者偷偷的瞄了身后两人,都是仪表堂堂的人中龙凤,可两个大男人开房的,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308号房间。

柳词瞬速的关上门,他扯开了风衣,微微喘了口气,望着满不在乎的西洲,咧嘴苦笑骂道:“都告诉你了,不要去招惹陆千宗,你非是不听劝,启蛰这么多年来,性质早就变了,他们不敢承认自己信奉的信仰倒塌,大清朝真正的灭亡,已经让这帮人彻底变成了亡命之徒,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事情!”

西洲站在窗前,修长如同青竹的手指,掀开窗帘的缝隙,只瞧国际饭店的四周行人匆匆,不过还是能从街角处查看出有几个行为诡异的人。

“启蛰的杀手?还是那个老太监亲自来了?”

柳词有些意外,随即笑了:“怎么,你也知道那个老太监?”

西洲撇了撇嘴:“当年的圆明园大总管,掌九州清晏监,还是会听说过一些的。”

柳词伏在窗帘上,微微向外望去:“你放心好了,我们的身份太过低微,还不能劳烦到海老公亲自出手。”

忽然,房间内的电话响了,柳词皱着眉头,拿起电话并没有接听而是快速的挂掉。他立马贴在房间的门孔上,向着外面的走廊望去,空无一人。

“我们不能继续待在这里,太危险了。”柳词知道启蛰的做事风格,更了解陆千宗心狠手辣的为人,“你不了解陆千宗,他这人极其喜欢说反话,他说饶了你,实际上心中已经把你当成了死人了。”

“说话不算数?”西洲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可这里并不是京畿,这里是上海滩,想要在这儿动我,陆千宗也需要点能耐才行。”

柳词自然知道他跟王笙懿的关系:“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时候,是那条龙还没有疯,陆千宗本身就是个疯子,他才不会在乎什么帮派势力江湖规矩,他想杀谁,直接就去做了。”

西洲摇头,淡泊的眼眸里露出丝胸有成竹的意味:“放下心,我已经让大壮开车来接我们来了,这个时间,估计车已经停在楼下了。”

柳词将信将疑,只能硬着头皮打开房门,跟在西洲的屁股后,向着国际饭店后面一条僻静的小街走去。

望着越走越窄的小巷子,柳词终于发现了不对,停下脚步:“你骗我,这地方能开进什么车!”

话没说完,柳词便将嘴闭上,只瞧在小巷的中央,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负手拦在了路中间。

那个男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不染纤尘,唯独让人格外注意的,就是他依旧留着长长的辫子,锃亮的脑门被清理的没有一根头发丝。

远方小巷的尽头,一辆雪铁龙老轿车从幽暗处开了出来,陆千宗陆师爷穿着灰色的长衫坐在车里,他手中夹着跟雪茄,冲着小巷里的两人笑了笑。

柳词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就算启蛰在津门势力强大,但当我东北柳家是摆设不成?!老子能在几十万关东军跟小日本的眼皮子底下来去自由,取上将首级就跟摘西瓜一样,难不成会怕你们这群清朝的老梆子?”

陆千宗的笑声传了过来:“东北二爷,玉面阎罗的名头自然是在这北方七省响当当的,可你碰到的是我断头太岁陆某人,小子,我早就告诫过你莫要插手万岁通天帖的事情,你非是不听劝告。”

柳词心底里郁闷极了,狗屁的万岁通天帖,要不是惹祸的人是他亲表弟,他才懒得管这摊子破事。

西洲笑了笑,点了根烟,将燃尽的火柴抛向了半空中,转身,吐了口烟雾,冲着柳词拍了拍他的肩膀:“表哥,看你的了。”

“王西洲,老天真是瞎眼了,让我倒了八辈子霉,有你这么个表弟!”柳词破口大骂,整个人却如同一匹雄壮奔驰的烈马,猛地撞向了拦住去路的中山装男子。

男子望着冲过来的少年,手中刀锋一闪,刷的一声,悍刀出鞘,寒光夺目。

柳词冲上前去,望着正好迎面劈来的悍刀,猛地一拳击像了他的手腕。

刀锋一转,堪堪避过,随即冷光四射。

一刀突袭,柳词只觉得寒气迎面来袭,转过神的时候,那男子身姿矫健,已经跳在他的身后,快速一闪,回首又是一刀砍向他的后背。

柳词让开劈向自己的刀锋,右手成爪,猛地抓住了男子的手腕,撞在男子身上,日光下,迎面正视的是一张清霜出奇的面孔。

这持刀来袭的陌生男子气势不凡,步伐矫健,见自己的手被柳词扣住动不得刀子,抬腿就是一脚,快若闪电,势如猛虎,猛地揣在了柳词的心口上。

柳词只觉得心口仿佛撞在了墙上,骨头都疼得厉害,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此时,西洲唇角露出个冷笑,将叼着的烟蒂仍在地上,用脚踩灭。他转过身去,明亮的眼眸注视着持刀立在道中央的中山装男子,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柄玉质的柳叶飞刀。

中山装男子沉稳的目光在西洲手中的玉刀上微微停留了片刻,沙哑的嗓音开口问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杀神刀?”

“这刀本是用来雕刻古物玉器所用,奈何乱世人心崩散,魑魅魍魉太多,所以,有时候也需要去雕刻心灵,剔除这心里的杂质。”

话音落下,西洲刀行如燕,整个人已经欺身而上,手中握着的两柄玉刀如同两根钢针,凶猛的刺向了男子的心口与双目。

刀光逼人,男子只得闪身,却出其不意的抬脚揣向了西洲的前胸。

西洲不得不退后,踉跄数步,止住后退趋势,只觉得胸口疼痛异常,回头再望向此人,只瞧这人如同金鸡独立,站如钉立,高抬起的腿居然与肩平齐。

国际饭店,西洲前脚才走出308号房间,后脚大壮领着个箱子走从另一处走了进来。

他反身锁好房门,快速的来到窗户前,打开手中狭长的盒子,里面是一套德国新式狙击步枪的拆装零散部件。

大壮熟练的组装好狙击步枪,整个人如同潜伏在草丛里伏击猎物的狮子,慢慢的将枪筒从窗口的缝隙延伸出去,刚好瞄准了饭店后的那条僻静小巷。

不知过去了多久,大壮始终瞄准着,直到自己家的少爷与那人打斗在了一起。他的枪口也跟着两人的身影不断变换,不一会儿手心里便都是虚汗。他竭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生怕一不小心打错了地方,或者打在了自家少爷的身上。

乌黑的枪管在浮动的窗帘后伺机寻找机会。

忽然,小巷里,柳词跟王西洲两个人与身着中山装的男子缠斗在了一处。

大壮慢慢的瞄准,三个人的人影交替出现在他的瞄准镜下。他只需要轻轻扣动一下扳机,便可定下乾坤,但也有可能误伤到自己人。

西洲又被中山装男子一脚逼退,他望着从背后死死抱住了中山装杀手的柳词,透过两人的身后,视线定格在了国际饭店三楼的某个房间处。

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依照自己的耳朵,听风辩位。

308号房间里,大壮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镇定的盯着瞄准器,将枪口对准了柳词的脑袋,同时弯曲了手指,扣动了扳机。

戴着消音器的狙击枪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子弹裹挟着微风,呼啸飞去。

西洲安静的站在小巷中,忽然,就在大壮开抢打出子弹的那一瞬间,他明亮的双眸猛地睁开,里面透出宛如刀锋的目光,同时手中的玉质飞刀快速的向着中山装男子的方向射去。

“表哥低头!”

西洲只来得及在风中喊出这一句话,便整个人向前扑倒在地。

柳词早在大壮开抢那一刻,便在心里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是他多年来临阵危机的心理暗示,但飞速而来的子弹,已经让他躲闪不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西洲的飞刀猛地刺进了柳词的小腿肉中,强烈的疼痛让他小腿抽筋了一般,不自主的跪了下去。

而子弹裹挟强风,恰如其来般,凶猛的从柳词的头皮划过,刚好洞穿了杀手的咽喉,射进了西洲头前不过半寸的青石砖里,几滴杀手的鲜血刚好随着子弹飞溅在他的脸上。

一枪、一刀!

一人被击中咽喉、一人被刺中小腿,一人死,两人活。

一切在瞬息之间开始,又在瞬息之间结束。

308号房间里,大壮在杀手倒地那一刻,才重重的喘了压在心口的这口气。若不是少爷那一刀刺进了柳家少爷的小腿里,子弹击中的便是柳家少爷的后脑勺。

远处的车子里,本来胜券在握的陆千宗,望着突然倒下的杀手,整个人猛地从座椅上支起了腰板。司机从后视镜里见师爷的脸色几度变了又变,急忙说道:“师爷,有狙击手埋伏,任务失败,我建议迅速撤离!”

陆师爷望着倒地的三人,脸色阴沉下来,随即冷笑了几声,说:“是呀,我真是差点给忘记了,这里是上海滩,不是津门,王家小子是个对手,怕是早在去承光公馆的拍卖会之前,他就知道了我们要杀他,所以他是故意去了国际饭店,又故意把这个小巷暴露给我,让我事先安排杀手等着他!我真是小觑他了,这乱世没有一颗虎狼之心,小小少年又怎么会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大上海谋得一方虚席呢!”

司机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发动了雪铁龙老轿车,留下一股烟尘,向着租界外面驶去。

柳词倒在杀手的尸体上,疼得龇牙咧嘴,冲着倒在不远处的王西洲破口大骂:“王西洲你个小兔崽子,你他妈的要谋杀亲哥不成?你早就知道陆千宗要杀你对不对?还安排了狙击手!差点送你哥哥我去见阎王了!”

西洲轻描淡写的从地上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两道剑眉微微挑了挑,邪魅的冲着脸色惨白的柳词笑了笑,轻声说道:“谁跟你是亲哥?你是表的,表的、懂?”

柳词一阵无语,仿佛呆住了,随即火冒三丈:“王敬亭,算你狠!”

国际饭店。

708号房间。

海老公恭敬的站在窗户边,在窗边,一个披着黑色外套的中年男子立在窗前,目睹了刚才小巷里发生的一切。

男子颇具威严的脸庞不见丝毫表情,不怒自威。

海老公见大人的脸色,自己的脸色跟着变了又变,急忙解释起来:“大人,这次任务失败,并不能完全怪师爷,是那王家小子太过……太过狡猾了!”

男人里面穿着真丝的睡袍,头上还有着才洗完澡的香水味道。男人忽然冷笑起来:“原先只听说东北二爷,玉面阎罗此人,颇具战国铁血刺客的风采,今日见到了沪上这位温柔乡里出尘的小七爷后,才知道什么叫人中龙凤啊!”

海老公心中惶恐,低垂下头:“都是属下们办事不力,耽误了大人的计划!”

被称为大人的男子抬头望向了天空,只瞧远方乌黑的沉云在天边积压了大片,黑沉沉的向着这边压来。

窗外风起,几缕雷霆闪过,只一霎,狂风便拔地而起,卷积着乌云,压城欲摧。

男人的唇角勾勒出铁血般的冷笑:“起风了,暴雨将至,由不得半分人心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五章 黑云压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