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东京号与少年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5-06
  • 字数:3997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半个月前。

北平通往奉天的铁路途中。

黄昏落日,宽广旷野的阡陌古道两侧,成山成海的野蒿草低伏在山野中,荡起如浪般的白色绒毛。

远方坠落的霞光没过山梢,在古道上映着纤细的影子,一个穿着皮衣皮靴的女子,骑着枣红色健硕的壮马,奔跑在白色的海浪里。

从得到消息后,卢月红便马不停蹄的从北平赶往奉天,她必须赶在那辆专列从奉天火车站出发前,让自己登上火车。

荒草漫天的古道上,疾驰的马蹄不断扬起漫天尘土,一侧是风吹蒿浪的绒海,一侧是纵横交错的铁轨。

1929年,东北易帜后,奉天改名沈阳。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三省后,将沈阳又改回奉天。

奉天是一座特殊的城市,不同于北平迟暮苍凉,甚至一丝残破的古意,这座城市充满了工业钢铁的气息。作为整个中国重工业的集中区,这里不仅仅有飞机场、兵工厂乃至于各种从德国进口的工业设施。

这里给她的印象,似乎就像是东方的德国鲁尔工业区。

巨大的烟囱冒着烟雾,苏德混合风格的街道上,林立着路灯,电车从容不迫的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

这里可以看到很多苏联人,但是现在更多的却是日本人。

卢月红穿过村郭便舍弃了枣红马,扔掉了自己的衣服,换上了提前准备好的胶鞋与学生服,拎着事先准备好的黄色衣箱。

她站在交错的奉天城街道上,她看着远处奔跑过来的女学生们。不同于自己,这些女孩穿着时髦的旗袍,甚至脚上踩着高跟鞋,她们被迫的高举起了手中太阳旗,用日语喊着“天皇陛下ばん,東アジアの共栄(天皇陛下万岁,大东亚共荣)”。

卢月红靠在墙角,风吹乱了她乌黑的长发。她身侧粉刷成白色的墙壁上,写着“東アジアの共栄圈(大东亚共荣圈)”的标语。

街道上的人虽然很多,但大多数的中国人即使走在街上,也是行色匆匆,面色慌张,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隐藏得很深的不安与惶恐。

卢月红转身,苗条纤细的身躯立在一颗柳树下,抬起明眸望着落日里的霞光,天空很是低垂,尽管没有风,但还是让她感觉到压抑与冷得发颤。

“老板,我是来买货的!”

树下摆着一个小报摊,卖得是日本人自己出的报纸,上面会讲他们在中国的哪里又取得了突破性的胜利,上面放着一名日本军官喜笑颜开的照片。

报摊的老板是个带着老花镜的先生,穿着有些旧的长衫,头也不曾抬起:“我这里只有报纸,不知道你想买哪种报纸?”

卢月红随意的翻着报摊上的报纸,轻声说着:“我要的是红色的报纸!”

老板手上的动作轻轻的顿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女学生,扳起了脸:“我这里有很多红色的报纸,不知道你想要的是那种?”

卢月红随手放下手里的黄色衣箱:“我要得是希望的报纸!”

老板点了点头,从身后的座位下拿出了个一模一样的黄色衣箱,与她那个黄色衣箱并排而放,说道:“希望这份报纸,能给你带来希望!”

卢月红轻轻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提起报摊老板的衣箱,转身向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

她知道自己手中的这个衣箱里面放着的是什么,同时也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已经开始了。

“希望计划”进入了倒计时。

…………

……

奉天火车站。

载着日本天皇特使的“东京号”专列呼啸着穿过山中黝黑的隧道,像一柄利剑刺进了奉天的心脏。

卢月红站在拥挤的月台站上,他一手拎着箱子,另一只手抬起,露出了袖子里的手表。看着时针一点点移动。

六月的风,吹过城里的樱花树,卷着许多樱花,飘入月台。另一侧站台上,日本宪兵手持刺刀与钢枪,排成一列,确保锃亮锋利的刀尖,始终对着天空。

在远方升起的一片白袅袅的烟雾中,传来了火车长鸣的汽笛声,随之便是车轮与铁轨的碰撞,传来“咣当”、“咣当”、“咣当”的声音。

“东京号”专列准时抵达了奉天火车站。

十二节车厢,最前面的两节有专门的日本宪兵把守,中间几节提供了日本厨师的餐车,还有娱乐专用的车厢,只有最后的三节,是平民百姓乘坐的普通车厢,并且在进出口都有专门的宪兵把守。

按照以往的方式,天皇特使的到来,这辆专列不应该挂有中国百姓乘坐的车厢,但是为了体现天皇陛下的大东亚共荣,特使决定体现自己的亲和力,恩准这辆专列有三节普通车厢,并且只为奉天去往热河的学生准备。

这也是为何卢月红一定要以学生身份,赶上这趟专列的原因。

天皇特使在数位日本侨民的陪同下,会停留短暂的时间,与众人在月台上合影。卢月红跟随着人群,向着后面三节车厢走去。

在上车的入口处,两名日本宪兵把守在上车位,严格仔细的检查过往学生的箱子与衣物。

卢月红的眉头皱了起来,拎着衣箱的手,不禁都握紧了三分。

把守上车位的日本宪兵,显然注意到了有些紧张的她。一名宪兵拦住了她的通道,口吻很是生硬:“打开你的箱子,我们要检查一下!”

卢月红的脸上露出丝和善的笑意:“只是一些书籍罢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宪兵显然不认为这里面只是书籍而已,态度很是坚决,甚至握紧了手里的长枪,再一次严肃的吩咐起来:“打开你的箱子,我们要检查一下!”

没有办法,卢月红只能硬着头皮放下手中的衣箱,她缓缓的蹲下去,双手慢慢的移到了衣箱的锁扣上,仅此一个动作,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水。

她心里十分清楚衣箱里装的并不是什么书籍,而是定时炸药。可一旦打开衣箱,即意味着这次任务的失败,并且自己也会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日本宪兵显然也因为她特殊的举动,格外的警惕起来,甚至用手中的枪,对准了她的头颅。

卢月红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头上黝黑的枪口,只能咬着牙,解开了衣箱上的锁扣。

就当她要掀开衣箱的这一瞬间,后面突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位年轻的学生。

学生长得很高,身形修长,穿着得体的黑色中山装,此刻正累得扶着自己的膝盖,弯着腰大喘粗气。

“まったく差があった小野君の大事で, まだ追いついてきた(真是差一点误了小野君的大事,还好赶上了)。”

少年突然用地道的东京方言说出了这句话。汗水不断从他的额头滴落,而他低垂着头,狭长明媚的眼眸却不偏不倚的刚好落在了卢月红的黄色衣箱上。

日本宪兵显然认识这个少年,严肃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几分笑容:“ああ、工藤君、忘れちゃったよ。小野さんはわざわざ言いましたので、お愿いしました、立马乗りました(哦,原来是工藤君,我差点忘记了,小野先生特意嘱咐过,让您到了,立马上车)。”

被称为工藤君的少年直起了腰,一米八五的身高,让他站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一般显眼。那一双笑起来弯成月牙的眼睛,很是让人赏心悦目,明媚的笑容加上两个浅浅的梨涡,连太阳的温暖都被他压了下去。

“あれ ? 雅子 ! あなたは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のですか ? 私たちは駅の外で会う約束をしていませんか。 私はあなたを捜して長いこと探していたが, もう少し時間をむだにしてしまった !(咦?雅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不是约好了在火车站外见面的嘛?害我找你找了半天,险些耽误了时间!)”

少年突然惊讶的望向了正准备掀开箱子的卢月红,随即帅气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恼怒的神色,一把从地上拉起了在地上蹲着的她。

日本宪兵听着两人认识,疑惑的看向了女人,却对着少年问道:“この怪しい女、工藤君は知っていますか ?(这个可疑的女人,工藤君认识?)”

少年亲昵的刮了一下卢月红的可爱的鼻头,一把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大笑起来:“ご迷惑をおかけしましたが、これは私の妻ですね。 美秋雅子 !(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的妻子美秋雅子!)”

日本宪兵十分惊讶:“工藤君の妻 ? 工藤君が今年 22 歳になったことを覚えていませんか ? こんなに早く結婚したんですか ?(工藤君的妻子?我没记错工藤君今年才22岁吧?这么早就结婚了嘛?)”

被少年热情亲昵的抱在怀里,感受他胸膛滚烫而炽热的气息,卢月红的脸有些微烫,可她的大脑却高速运转起来。曾经在大学学过一些基础日语的她,可以零散的听懂两人之间的对话。

见少年说自己是他的妻子,卢月红大方的抬起头,脸上露出几分害羞的模样,微微点了点头。

少年自顾自说:“彼女は私と同じように、道道の东京の人で、私が中国に游びに来て、今日私达は约束しました、一绪に小野君のことを探しています !(她跟我一样,是地地道道的东京人,跟我来中国玩的,今天我们约定好了,一起来找小野君!)”

日本宪兵骚了骚头,有些羡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工藤君がうらやましい。早く结婚して、妻はこんなにきれいだ !(真是很羡慕工藤君,这么早就结婚了,妻子还这么漂亮!)”

少年洋洋得意的笑了下,很是随意的提起了地上的那个黄色衣箱,一边跟身前的日本宪兵打招呼,一边搂着卢月红向专列上走去,边走边说:“私は今度来て、故郷の清酒を持って、母の手で醸造しました!(等我下次来,给您带家乡的清酒,我母亲亲手酿造的!)”

日本宪兵开心的点了点头,侧身让开了道路。

少年的嘴角露出几许不可察觉的轻笑,眼底中却闪过丝冰冷的寒意。

可就在两人刚踏上专列时,站在另一侧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另一位日本宪兵,突然冲着两人的背影大喊起来:“请等一下!”

卢月红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跟身旁的少年,肌肉都有瞬间的紧绷。

少年含笑的转过身,望着喊话的日本宪兵。

“工藤君与您的妻子不要随意乱走,以免冲撞了特使大人!”

少年善意的点了点头,拉起卢月红的手快速混进车厢的人群里。

很快,两人就进入了车厢的廊道里。

卢月红望着眼前松了口气的少年,看着他帅气明媚的笑容,心中的警惕却丝毫不减,特别是自己的衣箱,现在仍然被他握在手中,并且没有丝毫要还给自己的意思。

少年拉开了包厢的门,坐在了座位上,将衣箱放在了自己的另一侧。随后大大咧咧的向后面的软背靠了上去,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模样。

卢月红不动声色的在他对面坐下,默不作声。

不多时,随着一声火车汽笛的长鸣声,火车开始缓缓开动,窗外传来了车轮压轧铁轨轰隆隆滚动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是日本人?”卢月红皱着眉头,盯着对面少年明亮的眼眸。

少年望着对面依旧很是淡定的女人,在她绝美的脸蛋上多欣赏了数秒,随即笑了笑:“你的眼神很像我的母亲,你跟她都是一样,眼神里面带着那种天然的清澈,还有你散着头发的模样,也跟我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只是因为我像你的母亲,所以帮了我?”对着这个憋口的理由,卢月红心里不怎么相信。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章 东京号与少年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