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病公子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14
  • 字数:3885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王西洲在琳琅阁待了一个下午,他望着门可罗雀的大厅,苦笑一声。

如今兵荒马乱,世道不好,基本没有人会来买古董,三叔或许有一句话是对的,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

斯蒂庞克轿车一路开出了公共租界东区,远离了琳琅阁,又一次来到了树浦路。

司机将车拐到了大道上,就停在了上海最红火的百乐门——不夜城的门口。上方依旧挂着新晋天后苏莲衣的广告牌。

西洲坐在车的后座上,翘着二郎腿,阳光透过玻璃车窗,在他的水晶镜片上折射出一道彩光,刚好映衬出他光洁如镜的下巴,只不过那双单薄的嘴角,淡淡中透着丝忧郁。

他摇下了车窗,风带起他的明黄色海云纹的长衫,吹的微鼓,那双狭长明亮的双眸望向了不夜城的门口,不同于往昔没心没肺的痞子少爷,此刻这双眼睛中透出的却是淡淡的哀伤。

他的视线落在那里,两个白俄女郎无所事事的闲聊着,中午的时候不夜城基本没有什么客人,到了晚上才是热闹的开始。

“如果……她还活着,决计不会是你!”

王西洲的头发被风吹乱,眼神变得十分凌厉,想起了那一段往事。

那是民国十九年,十八岁的王西洲正在北平清华大学读书,他没有想过,那短短的几个月,居然会成为他此后四年念念不忘的时光。

因为这段时光里有一个女孩闯入了他的生活,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现在上海大红大紫的歌后苏莲衣,只不过四年前的她,还只是一名身份普通的女学生。

那时,他与苏莲衣相识已久,便约着第一次去看电影,正赶上北平的大观楼电影院首次实行了男女同座,大学里面很多同学都为此沸腾了。他为了这个机会,前一天的夜里就去北平前门外的大栅栏排队。

他清楚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北平下了很大的雪,他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外面披着从上海带回来的法国日用百货大楼上新的第一件羊呢大衣,围着白色绒毛的长围脖。那天夜里大前门人山人海,跟他一样来买票的能有一百多人,他站在大雪里如鹤立鸡群,依旧带着那副水晶眼镜。

结果买票的人实在太多,他想看的那部米高梅的爱情电影不幸的被抢售一空,他又不愿放弃这个机会,便买了卓别林的电影票,这是一部没有声音,全片只有背景音乐的电影。

第二天,他特意的打扮了一番,早早的在大观楼的门口等着。结果隔得老远,就看到那丫头穿着厚棉袄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

“敬亭,敬亭,你猜我借到了什么啦!”脸蛋通红的苏莲衣,十分高兴的抓住了他的手。

西洲握着那冰冷的手,一边放在嘴边给她哈气取暖,一边傻笑的问道:“难不成你借到了伏尔泰的诗集?”

“蹬蹬蹬蹬,哈哈,你看看这是什么,《呼啸山庄》啊!”那丫头学着大明星出场的特效,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了这本1847年英国出版的《呼啸山庄》,纯英文的,据说是同学托人从英国带回来的,十分珍贵,她好不容易才跟人借了一天。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傻笑道:“傻丫头,看把你乐的!”

苏莲衣瞪大眼睛:“这可是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啊,只是里面有很多英文我还认不全,不知道一天能不能看完。”

于是在卓别林的这场无声电影中,两个人第一次坐在了男女同座的电影席上,借着那微弱的光,两个人翻开了这一本爱情小说。那时王西洲的英文很菜,还不如苏莲衣,他借了一盏电灯,两个人蒙在他的羊呢大衣里,听苏莲衣翻译给他听。

当两人看到20年后,充满复仇恨意的希斯克里夫放下了仇恨,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死去后,变成鬼魂回到他深深爱着的凯瑟琳的身旁时,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心狠狠震动着。

第一次,两人以为,这也许就是爱情的样子。

只是后来王西洲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男人,能如同希斯克里夫一般深爱着凯瑟琳呢?

只是当时,两个懵懂的少年少女,他们的世界里面还没有所谓的其他,只是一个男孩单纯的想要保护这个女孩一辈子。

两个人蒙在那件散发着轻微羊膻味的羊呢大衣里,王西洲望着眼前的女孩,说出了那句话,往后余生的这些年里,他再也没有像当时那样,对一个女孩说那样的话了。

“你可不可以借我一样东西,我想要拥有一辈子,保护一辈子!”

傻丫头依旧全神贯注的看着书里的爱情故事,淡淡问道:“借什么?”

王西洲轻轻贴在她的耳朵旁,咧嘴笑了,心跳个不停:“你的心!”

“哎哎……你别走啊……我们好商量,大不了我把我的心借给你好了!”

三个月很长,足够你记一辈子,但三个月其实很短,不过弹指一挥间。

那天是夏天,北平的天空干净得如同蓝色的大海,没有泛起一朵浪花,万里晴空,万里无云。

他没有找到苏莲衣,还是从她同班的同学那里听到的消息,苏莲衣拎着行礼刚向着校园外走了。

王西洲没有比那个时候更慌忙的,他拼命的沿着平矮的红砖房向着校门口狂奔,风从树梢飘过,几片树叶掉落在他的眼前。

他看着苏莲衣上了一个日本男人的梅赛德斯奔驰牌黑色老轿车,他喊她的名字,她却装作听不见,他在奔驰车后沿着大街疯狂的追,跑遍了大半个北平,一路朝着火车站的方向追去。

可即使他跑得再快,又怎么能追得上一个坐在奔驰车里决意要离开你的女人呢?他只来得及看了眼火车离站时,驶向远方的影子……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念出这句话,斯蒂庞克轿车中,一身明黄色长衫的年轻人脸上,已经看不出曾经十八岁傻笑的模样了,当时单纯的大男孩,变成了如今略带痞子气的不良少爷,他由当初的中二少年,成了大上海风尘里的小七先生,功成名就,可他再也不会穿羊呢大衣,围白绒毛围脖,大半夜顶着漫天大雪去大前门排一整夜的队,只为了跟那个女孩坐在同座,看一次电影了。

他摇上了车窗,广告牌上苏莲衣妩媚的笑容随着玻璃的上升,缓缓消失在了年轻男子的眼中,他从胸口的口袋中,掏出了那块黄金怀表的表链,望着这条空荡荡的表链出神。

四年来他一直随身携带这块怀表,只有他能看懂这块表的涵义。

那是两年前,当他听闻她的消息后,义无反顾的跳上了南下的火车,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上海,来到了不夜城。他一身华丽的青花瓷绣纹长衫,坐在万众瞩目的台下,望着台上这个风姿万千,歌声倾城的女人。

台下男人们纸醉金迷,疯狂喊着歌后苏莲衣的名字,他越众而出,无视所有人的目光,欣长的体型高傲的站在那里,一张儒雅俊秀的脸上露出坏笑,望着台上一身黑色花丝舞服的当红歌星,笑问道:“全上海的人都说,不夜城新的台柱子,歌后苏莲衣,风姿万千,美若天仙,我白玉郎偏偏不信,我就问问这位苏小姐,想要娶你过门给用什么稀世珍宝,四海奇珍?”

台下有人跟着起哄:“哪来的傻小子,就凭你还想娶我们的大明星,也不照镜子看看你的穷酸样,小白脸!”

王西洲清楚记得台上的女人居然妩媚的笑了,还是那张脸,却不应该是这个表情,那个她绝对不会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笑得如此妖娆婀娜。

“全上海的人,谁不知的多金风流白玉郎的名号呀,七先生您可一点都不穷酸呢!”女人款步走来,盈盈一握的细腰靠在了王西洲的身侧,一双带着黑色手套的芊芊细手,搭在了王西洲的脖子上,女人轻轻吸了口手指间夹着的细长款女士香烟,冲着他吐出一串烟雾,烟雾中还带着女人淡淡的栀子花香水气味。

她如鬼魅的笑:“如果七先生看上了小女子,不若……拿整个天禄琳琅来换好了!”

王西洲的神色淡了下来,慢慢凑近女人的脸庞,轻声说道:“曾经有一个女孩跟我说过一句话,她说,希望我娶她时,送她的聘礼,不是什么良玉金银,也不是什么宝马香车,而是对她……一生一世的迁就!”

说完王西洲扬手便将手中红酒撒在了女人的头上,转身就走。

在全场所有人震惊的神色下,王西洲头也没回,只有他高傲冰冷的声音,如同王一般,回荡在夜空。

“这一次,我从人间路过,却再也没有我心中的苏莲衣了!”

苏莲衣一直盯着那个狂狷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当年记忆中的少年,已经看不出曾经的模样了。

她想,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少年,会因为她一句话,就勇敢的追着那辆梅赛德斯奔驰跑遍半个北平城,只为跟她说一句“别走”。

也不会再有一个少年,只为跟她看一场电影,就在大雪里排了一整夜的队。

更不会有一个少年,只因为听说了她在上海的消息,就义无反顾的跳上了南下的火车。

女人转身,辛辣的红酒从她眼前流下,里面掺杂着一颗水色的泪滴,掩于其中。

她回到台上,对着众人依旧谈笑风生,只是歌声变得有些哀伤,她悠扬的悲戚嗓音,在响彻欢声笑语的不夜城里,慢慢响起:“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所思隔云端,奈何凡肉身……”

只是这歌声,她想唱给他听的人,已经听不见了,不想唱给他们听的人,却与她无关。

这些纷至沓来的回忆就如同烟花一般,绚烂美丽,却也短暂而寂寞。

斯蒂庞克轿车里,年轻的男子摇下车窗,眼睑在他眼底投下一圈黑影,教人看不清神情。不远处一个身披着貂裘披肩的婀娜女人,婀娜多姿的走向了不夜城,她的脸上带着风情万千的笑容,朱颜似阳春白雪,所过之处,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

王西洲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对着司机大壮说道:“走吧,回家吧。”

傍晚,等到王西洲回到家中时,只见大厅依旧灯火通明,王西海、王西川却焦急的坐在一起,言伯也急得在大厅里乱转。

王西海见他终于回来了,大喊着跑了过来:“大哥,猛虎那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王西洲这才想起他的小徒弟来,目光一凝,声音颇冷:“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就在此时,大厅里面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王西洲快速走过去,只听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慢条斯理的沙哑声音:“你就是王西洲?小七先生?”

“是,我徒弟在你手里?”

“不错!”那声音冷声道,“你的徒弟还有那个小乞丐,欠了我四千大洋,听说你是开古董铺子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意思把这一大一小两个东西给赎回去……”电话那头,言小西大喊了一声“师父”,之后便被人堵住了嘴。

王西洲深吸口气:“地点。”

那个沙哑的声音笑道:“明晚八点,树浦路,不夜城三楼133房,我江陵等着小七先生的大驾光临了。”

王西洲默默的挂掉了电话,眼中露出丝别样的意味,轻声说道:“又是不夜城……江陵?江飞白?病公子!”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四章 病公子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