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如似故人归

  • 作者: 温寒
  • 更新时间:2019-01-23
  • 字数:3213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想着此间事情,王西洲抬起那双如同笼罩在雾中的双眸,想看清眼前那双妩媚眼睛里真实的面孔,这个陌生且弱不禁风的女人。

龟田太一郎拍了拍王西洲的肩膀:“七先生,苏小姐可是上海的万人迷啊,能如此近距离接触苏小姐,不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梦想!”

苏莲衣此刻心中却只有苦笑,本以为距离远了,便可以消除关系,可谁能知晓,没有了距离,反而关系只会越发的混乱。

西洲慢慢平视前方,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此刻的神色,那双眼中是否有一丝的凄惶无助,可惜,他看到的只有陌生。

“彼此认识一下吧,我相信以七先生这样很少涉足风尘的人来说,对于苏小姐并不是那么熟悉吧?”龟田太一郎在一旁开心的笑了。

西洲嘴角忽然露出丝孤傲的笑容,他望着眼前的女人,落落大方地伸出了那双手,这是两人诀别四年后,他第一次对她伸出手去,说:“苏小姐好,我叫王西洲,字敬亭,‘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敬亭!”

苏莲衣此刻才敢用自己的眼睛,去正视眼前这个显得孤绝的少年郎,只瞧灯光下,王西洲的面容好似一阙完美无瑕鲜美透亮的碧玉,让苏莲衣心里是那般的自惭形秽,可也有些惋惜,因为早已经看不出四年前在北平求学时那个青涩少年的学生模样了。

他终究还是变了。

可她又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北平的那个夏天,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清华大学的林荫中,一起度过那段人生里最为美好的韶光。依稀间,苏莲衣心情十分复杂,复杂中却又感受到了往日那‘桐间露落,柳下风来’的闲适与不舍。

“七先生好,小女苏莲衣。”苏莲衣说话声很轻,语气如同游丝一般,她望着王西洲,那双如同深潭的眼睛,却逐渐清丽起来,整个人狠狠的松了口气,气韵缓送,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继续说,“莲花的莲,衣装的衣。”

说着,她的手,四年后,第一次握上了他的手。

西洲只感觉她宛若冰棱般寒凉的指尖,从自己的手掌心里滑过,而苏莲衣却再一次感受到了,那阔别了四年的,本以为今生再也不会感受到的暖流,流进了自己的心田。

只不过,西洲只是轻轻一握,便瞬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望着房间颇为僵硬的气氛,让两个人十分尴尬。苏莲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西洲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个聚会场所,但王西洲在她心中始终就是一个完人,如同一块完美的和氏璧,不应存在半点的瑕疵,是任何人都不敢攀附的人,可此时此刻,这个本不应该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在这个充满血火的上海,在这个百乐门,混入浑尘的人,居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跟龟田太一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浑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对他的亵渎。

西洲重新坐到了沙发上,勾陈看出他的些许异样,西洲只是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那个高脚杯,一口将杯里面的红酒喝掉,喉咙间只觉得一股辛辣。

房间里面继续谈论经济、哲学、文物,还是那群人的附和声与赞美声。

望着王西洲沉默的模样,一旁的江陵得意的笑了,父亲身后的那个日本人想要借他的手,去对付王家,可他江飞白怎么会惹上王家这个地头蛇呢?恰巧龟田太一郎这个蠢货要明目张胆的告诉上海各界,他对北平故宫博物院那批国宝势在必得,便定在今晚宴请上海商文两界的要政,刚好给了他机会,于是他顺水推舟,向龟田推荐了王西洲,还是当着上海商文两界诸多政要的面,就是想要搞臭王家自诩清高的名声。

而且江陵拿捏的十分精准,他赌王西洲就算不愿为日本人办事,可有那两个人质在手,明知这是一个坑,他也会跳下去!

江陵向着王西洲举杯,一笑:“飞白在这里要恭喜七先生了,日后若是飞黄腾达,可不要忘了小弟今日的举荐之恩啊!”

勾陈一把攥住了江陵的袖口,恶狠狠的说:“你这个痨病鬼,先是抓了小西,现在又当着上海商文两界诸多政要的面算计我七哥,你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西洲拍了拍勾陈的手,示意他放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千方百计要算计我们王家,但江少爷以为把我当着上海各位大佬的面,推荐给龟田,要我帮他们日本人的支那古董协会抢夺国宝,就一定能搞臭了我们王家的名声嘛?”

江陵不以为意:“我相信,明日一早,上海的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一定会醒目的写着,王家少爷卖国求荣,倒卖国宝,投靠日本人的新闻的!”

西洲点了点头:“江少爷这一招借刀杀人,真是好算计啊,先是用许家算计了我三叔,接下来又是把我诓来,推到龟田的火坑里,让我成为上海人人打骂的过街老鼠,搞臭我的名声!看来你是早就得知龟田今晚要在这里宴请上海各界商要了吧?又早就知道龟田对北平故宫博物院那批南迁的国宝蠢蠢欲动了吧?”

江陵忍不住笑了起来:“龟田名义上还是支那古董协会在上海的负责人,由他出面,的确省了我们鱼龙帮不少事!”

西洲忍不住摇了摇头:“江少爷,你想得太简单了,这龟田不过是日本人明面上的一把刀,他身后的大人物们怎么会如此愚蠢?如果日本人真的想要动那批国宝,就断不会在上海如此明目张胆,因为一旦国宝失窃了,全上海乃至国际上,都会声讨龟田,毕竟是他口出狂言,明目张胆的要对国宝下手的,可是如此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据我所知,你父亲也在为日本人做事,你不怕得罪了日本人?”

江陵低声一笑,压低了声音靠近西洲的耳边,说道:“龟田犯了大错杀了不该杀的人,被紧急调回日本,为了表现自己将功赎罪,他虽然明知此事有风险,也会冒然行动的。只可惜龟田此人太过狂妄,虽说日本人攻下了山海关,但眼下上海还是公共租界,有法国佬跟英国佬,还不是日本人的天下。”

“原来,你背后是法国人跟英国人,怪不得!”西洲忍不住高看了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想不到他的城府居然如此之深,早就算好了这一切。

江陵望着龟田送走那些商要名流,面带笑容的站了起来。卢浅辙颇为担忧的忘了一眼西洲与勾陈,见西洲冲自己摇了摇头,卢浅辙一咬牙,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龟田坐在沙发上,满意的看着这些商要名流离开,望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苏莲衣,握住了她的手,笑道:“苏小姐,今天是否有时间,跟我促膝长谈呢?”

苏莲衣不露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笑道:“龟田先生事务繁忙,不如下次可好?”

龟田脸色变得难堪,冷哼一声:“苏小姐不要不识时务啊!”

西洲坐在人群中,勾陈端着酒杯起身,来到他身边坐下,望了望四周那些守在门口的日本军人,低声说道:“七哥我跟人打听清楚了,这龟田太一郎如今在法租界杀了一个法国商人,像一条疯狗在上海乱咬,听说调令已经下达了,只是不知为何,突然动了歪心思,打起来那批国宝的主意来!”

西洲悄悄的低下头,对勾陈说:“如今小西被那鱼龙帮的江陵抓了来,想来他引我们入局,早就做好了打算!”

勾陈一愣,继而眉头皱起:“如此说来,你三叔的事……”

西洲点了点头:“八成也跟鱼龙帮还日本人分不开。”

勾陈叹了口气:“如今战局越发紧张,上海也不知道还能安稳多少日子,如今国宝既然已经抵沪,我们何去何从,该早做打算啊!”

西洲点头,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对着江陵笑道:“我实在受不了这里的铜臭味了,想不到如今上海的商人竟然也见风使舵了,失陪片刻,我去一趟洗手间。”

江陵眉头一挑,只见苏莲衣竟然也起身离席而去,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洗手间里。

西洲站在洗漱台前,手里捏着洁白的毛巾擦手,又摘下了眼镜,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便要转身离开,却忽然听见对侧女洗手间中传来苏莲衣与龟田太一郎争执的声音。

“苏小姐,你应该还记得我吧,三年前我们在鬼酉先生的舞会上见过的!”龟田太一郎显得十分热情。

“龟田先生想必是贵人事忙,记错了吧?”苏莲衣随意的应付一声。

“呵呵,苏小姐,明人不说暗话,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知道嘛?”龟田太一故作玄虚,“难道您忘了,我来上海之前,可是在帝国情报部工作过一段时间的!那时候,您可就是大人物了哦!”

“龟田先生,这里是女洗手间,还请您出去。”苏莲衣脸色不太好看。

龟田太一郎越发得意:“哼,反正如果这件事情我办不成,回到军部我也八成是活不成了,可我死也给拉一个垫背的,就算你再怎么伪装,我也要扯下来你这张狐狸皮!如果你识时务,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你想干什么!”苏莲衣怒斥眼前这个肥胖的男子。

龟田哈哈一笑:“你说我想要干什么?苏小姐,以你的身份,打探出国宝的下落应该不难吧?”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群英荟萃 少年英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二章 如似故人归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