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实践出真知

食堂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安冬苒端着餐盘来到吕漪澜面前,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边上的司见肖,结结巴巴地问道:“不……不是学姐找我吗?为……为什么社长也在啊?”

“这个……”

“哦我懂了!对不起我太迟钝了。”吕漪澜还来不及解释,安冬苒就用羡慕的目光来回扫视他们两人,“学姐和社长在交往吧……”

司见肖正用筷子夹起一枚黄豆往嘴边送,听闻此言筷子一滑黄豆掉进了饭碗里。

正在喝汤的吕漪澜呛了一口,她痛苦地眯起眼同时用左手掩着嘴,右手朝司见肖伸去。

“啊?”司见肖不明白她为什么戳自己。

“咳咳……纸……纸巾咳咳。”吕漪澜着实呛的厉害,她感觉自己鼻涕眼泪马上都要一起出来了,偏偏今天是周一,这件校服的兜里没有装纸巾。

司见肖赶紧把一包纸巾丢给她,不管什么时候口袋里永远有一包纸巾是他从初中开始养成的习惯。

吕漪澜得救一般用纸巾掩住了自己狼狈的脸,过了很久才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回来。

“你被开除了。”这是调整回来之后吕漪澜对安冬苒说的第一句话。

司见肖看到那个学妹缓缓张开了嘴,表情凝滞住,眼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为……为……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刚刚说错话了吗?”

吕漪澜再次抽出一张纸巾仔细地擦了擦自己的脸,说:“你确实说错话了我们没有在交往,作为一名纪检部的成员当然要以身作则何况我还是部长。”

安冬苒愣住了,眨了眨眼看向司见肖。

“不过她不是因为这个理由开除你的。”司见肖不忍心让她蒙在鼓里忍受煎熬,赶紧解释道。

“诶?那是因为什么?”

“文学社需要你。”司见肖笑道,“我觉得错过你这样优秀的后辈太可惜了,就从吕漪澜那里把你要过来了,反正两边都还没有正式上报招新的名单。”

安冬苒眼中明显地闪过了惊喜,不过她还是有所顾虑道“这样不就是……暗箱操作吗?这样不好吧……”

“这个问题就让正义的使者回答你吧,请,部长大人。”

吕漪澜瞥了他一眼,说道:“他们自己上次的面试弄得一塌糊涂,司见肖觉得不行,所以就重新考虑了。具体好像是对上次落选的每一个人进行单独面试,对吧?”

“嗯是这样的。”司见肖点头。

安冬苒微微动容,左看看右看看,问:“那我的面试……”

她好像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上回一起吃饭就算你的面试,我觉得你已经通过了。”司见肖安抚道,“希望你不要太在意之前面试的不愉快,以后大家一起为了凤鸣努力吧。”

“人我交给你了,以后文学社再出什么破事我也唯你是问”吕漪澜严肃地说道。

安冬苒向吕漪澜投以感激的目光,她的双手放在胸前,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鼓掌。

“周三晚上一起来开会吧,就是上次面试的那个地点。”司见肖对安冬苒说,“到时候我们会给你们说说需要为校刊做什么准备。”

“嗯嗯!”

看到安冬苒欣然答应的样子,司见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还挺担心安冬苒会像韩若一一样因为之前的事对文学社心怀抵触。这样一来他最重要的事情就已经解决了,也终于可以回答吕漪澜的质问,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吃完中饭离开食堂,司见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对吕漪澜说道:“抽空我请你吃一顿吧?你觉得KFC合适还是北门小吃街合适……”

“不用了。”她哑然失笑。

“难道吕同学你作为上流社会阶级一员,瞧不起市井小民的食物吗?”

“你再开这种玩笑我就要生气了。”吕漪澜警告他说,“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又不是帮了你什么了不起的大忙,何必客气,弄得像大人的那一套一样。”

“我也不喜欢大人的那一套人情世故,不过请你吃东西的想法是真诚的。”司见肖淡淡一笑。

吕漪澜犹豫着想了想,说:“如果你再叫两个人兴许我会有兴趣,否则两个人一起去KFC或者小吃街太奇怪了。”

司见肖愣了一下,明白了她所说的“奇怪”的含义。

“原来是怕被人说闲话啊。”司见肖喃喃。

“作为纪检部的部长当然要避嫌,像刚刚安冬苒那种误解,以后越少越好。”吕漪澜撅起嘴。

“那为什么你不排斥在学校里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还有像现在这样一起散步走回教室?”

吕漪澜肩膀一震,下一瞬往侧面横移了一米,让自己看起来和司见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司见肖抱着双手冷笑:“您这就矫枉过正了吧,有道是君子坦荡荡,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自己行的端正,何必那么在意避嫌这件事?”

吕漪澜轻哼了一声:“我想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喜欢戴着有色眼镜观察他人的闲人,我没工夫和他们纠缠,所以希望这类人离我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出现。”

“您这句话的打击面可太广了,仔细想想把安冬苒也包括进去了。我倒是觉得人家高一小学妹挺单纯不做作的,不是你说的那种带有恶毒之心揣测他人的闲人。”

吕漪澜一时理屈词穷,被他的逻辑给噎住了,索性不作回答背着手自顾自往前走。

过了一会儿,司见肖又没脸没皮地凑上来,贱贱地问道:“哎,问你一个检测智商的问题,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通常这是作为一个冷笑话段子出现在网络上的,原版的回答是“有,且越丑越纯洁”。

吕漪澜看过那个段子,但是她对那个答案并不感兴趣,而是直接向司见肖反问道:“如果没有的话你和乐见曦算什么?”

“我们之间有着多年的革命感情基础,早就情同手足如兄如弟……这个不算你换一个例子。”司见肖摇头。

“例子不好说,但我宁愿相信有。”吕漪澜说,“认为没有的人是他们自己内心卑鄙龌龊,见一个异性就喜欢一个,浑身都是动物性没有社会性。”

司见肖沉吟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似乎有道理,但是以他自己目前的阅历还不足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我去三班找一下易诚,你先回去吧,今天午休轮到你值班吧?”司见肖在北楼入口对吕漪澜打了个招呼准备分头行动。

“等等,既然是智商检测问题,你自己的答案呢?”

司见肖嘿然一笑,伸手指了指吕漪澜又指了指自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他说完就去自己原班级的门口随便拦了一个同学帮忙喊易诚,没有注意到吕漪澜站在自己背后长久凝视着。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吕漪澜默默重复着这句哲学课本里的话,此刻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 实践出真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