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以朋友的立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放学。

司见肖把通校生的通勤请假本交到校门口的传达室后,远远就看见前方并肩走向公交站台的吕漪澜和乐见曦。

两人的身高差还挺萌的,乐见曦朝吕漪澜歪一歪脑袋就有小鸟依人的画面感。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赶上去和那两人打招呼的时候,身后的书包被人重重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响。

“学弟,你也通校啊?”

司见肖听到这熟悉悦耳的声音,顿时后脊一凉,汗毛倒竖,大脑一片空白。

“啊……诗……诗言学姐。”

“怎么了嘛?你的表情跟见了鬼一样。”戴诗言已经绕到司见肖侧面了,疑惑且略带不满地问道。

没想到戴诗言也是通校生,他尴尬地眨眼说:“有点意外……被你吓到了。”

“啊哈?学弟你这么胆小的吗?”戴诗言被逗笑了。

在自己暗暗喜欢的人面前,胆怯是很正常的事吧。司见肖心中这样想着,却没敢真的把这句话说出口。

“可能是因为我刚刚在想事情吧……”他回答道。

戴诗言发出了带有“原来如此”意味的一声“噢”,而后向着自己的学弟兼后辈挥了挥手:“我家里来接我了,学弟,我先走咯,你路上小心。”

“嗯,学姐再见。”司见肖回应道,注视她走向停在马路边的一辆大众Polo。

视野的远方出现了驶来的公交车,看清楚是自己所要搭乘的线路后,司见肖猛然回过神来,飞快地跑向站台。

在公交车停靠进站的前一刻,他跑到了吕漪澜和乐见曦身边。

“哇,头儿,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乐见曦抬手打招呼。

“我以为你又被卢月老师留下来了。”吕漪澜用不客气的语气说道。

“为啥?”司见肖一边喘气一边问正在往车上走的吕漪澜。

吕漪澜刷过了交通卡,往里走了几步,转身扶着一旁的座椅扶手对随后上来的司见肖答道:“第一节晚自习交头接耳说的不就是你和李志哲吗?”

司见肖没想到她连这都知道,不免老脸一红,卢月老师当时只是说个别班干部要以身作则,他还以为自己没有暴露。

“卢老师哪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我留下……”他小声嘀咕道。

“是吗?在我看来你身上需要防微杜渐的小毛病不少。”吕漪澜眼神锐利。

纪检部部长真是恐怖如斯。司见肖内心如是吐槽道。

早已在边上坐下的乐见曦好奇地打量着他们两人,问道:“你们不坐吗?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司见肖感到自己喉咙平白无故呛了一下,表情难受地纠正乐见曦道:“那句俗语不是字面意思这么用的。”

“啊?不能这么用吗?”

吕漪澜忍着笑坐到了乐见曦身旁,说道:“司见肖也太死板了吧,不过,要是把腰疼改成腰酸也许就能消除歧义了。”

听着她这番明显是向着乐见曦的话语,司见肖心里忽然有种酸酸的滋味——这俩人不是昨天晚上才刚刚成为朋友吗?怎么瞬间就升华出革命友谊了呢?

乐见曦小声嘿嘿笑着,发觉司见肖眼神怪异地望着自己,随即吐舌做了个鬼脸。

喂,你幼稚不幼稚啊。

司见肖也坐下了,手习惯性地伸进口袋,但是却没能摸到自己的单词本。

似乎他今天离开教室之前并没有记得把单词本装进口袋里。

算了,没带就没带吧,反正也背不了几个词。

“你应该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吕漪澜平静地问道。

“记得啊。”司见肖当然记得昨晚在公交车上自己答应过什么。

“那就好。”

乐见曦听了这些自己听不懂的对话后,忍不住好奇了:“约定?头儿和部长大人有什么约定?”

司见肖耸肩:“无非就是……”

“是秘密。”吕漪澜严肃地打断了他。

“啊……”司见肖观察了吕漪澜的眼神,发现她是认真的不想让自己说。

乐见曦鼓气,摇着吕漪澜的手臂说道:“部长大人!好朋友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见曦,好朋友之间是不打听秘密的。”吕漪澜一脸关怀的笑容,抬手动作轻柔地替乐见曦抚平了翘起的几缕头发。

乐见曦迟疑了,沉默了,认输了,顺势歪过脑袋往吕漪澜肩头一靠,顿时又变得小鸟依人了。

“啊!部长大人今天的头发也好香!是柚子味的!”

“喂喂……你……太近了!”感受到乐见曦过于亲近的举动,吕漪澜顿时又变得局促失态起来。

司见肖望着这一幕,莫名觉得还挺赏心悦目的。他忽然有一点点哀愁,因为脑海里想到了林天。

自己和林天的关系,能够回到当初那样吗?

一年前的那个夏天,在林天家的客厅一起玩PS3游戏机、和伙伴们一同睡在铺在地上的草席上的时光,是他一份难得珍贵的回忆。

说起自己和林天结识的过程,司见肖还觉得挺神奇的。

他和林天既不曾是同班同学,也不曾是发小,最初的时候彼此的关系只是“朋友的朋友”,在某一次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了,却意外地发现彼此很合得来。

时至今日司见肖还是会回想起,在即将进行文学社换届选举之前,林天站在教学楼的天井中央满脸高兴地回头对自己说他准备参加竞选社长这件事。

那个时候的林天看起来大方又自信,司见肖听着他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地诉说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恍然间好像又回到了一起在PS3上打《真三国无双5》的时候,林天总会及时出现在战线最危急的地方带领他扭转局势。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那样呢?

司见肖没有发觉自己的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

“头儿,我先走咯?”

“头儿?”

“头儿……你哭了吗?”乐见曦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接近他的眼睑,剪的圆圆的指甲触碰到了他湿漉漉的睫毛。

司见肖往后仰了仰,若无其事地起身,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起身,只是模糊地觉得好像乐见曦要走了,自己应该起身送别。

“再见。”他说,同时按着乐见曦的肩膀把她往下客门推。

“再见……”乐见曦下车之后站在站台上仰望着司见肖,看着车门自动关上,努力地挥了挥手。

公交车重新启动了,司见肖还站在车门旁。

吕漪澜回过头来看着他:“明天在学校还能见到的吧?”

“嗯。”司见肖知道她误解了,但无意去解释什么。

“明天记得要穿校服啊,明天是周一。”吕漪澜认真地说道,“要举行升旗仪式的。”

“我知道,卢老师说过了。”

“嗯,我怕你上课又没专心听。”吕漪澜点头。

这一周好漫长啊,明明已经在学校呆了两天了,明天却才是周一……司见肖在心里烦躁地想道。

“我姑且多心说一句……司见肖。”

“什么?”司见肖望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路灯,有些心不在焉。

“你的精力是有限的吧。无论你觉得自己能力有多大,一个人的精力所能支撑他同时去做的事也就那么一点而已。”

司见肖不经侧目看向她,发现她的神色很庄重,眼中的谨慎仿佛在表示她所有的话语在说出口之前都经过字句斟酌。

“怎么了?”

“我想你如果能同时做好学习和文学社两边的事已经很不容易了。”她犹豫着说道,“和乐见曦的话……暂且先放一放吧,我觉得你们都还没有准备好……真的。”

原本还带着几分紧张不安听她说话的司见肖在理解了她话中的引申义之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如果不是看着你,我真觉得和我说话的人是卢月老师。”司见肖笑个不停,“班长,你以后不会真的当老师吧?我忽然发现,你挺会对人说教的,又有责任心。”

“你笑什么,还有,不许喊我‘班长’。”

“为啥,易诚都能喊。”他还在笑,只是稍微收敛一些了。

吕漪澜皱眉:“因为你不是易诚。”

“噢。”司见肖装模作样地点头,然后认真地对她说:“我觉得您不能因为执掌纪检部就看谁都像情侣。”

“你放心,我才没那闲空去告发你们。”

“那我真是谢谢您了。”司见肖双手合十向她鞠躬。

“你爱听不听吧,我不会再说了。”吕漪澜抱着双手没好气地转回去了,她心底觉得自己有点吃饱了撑着,何必突然大发善心去管他们。

说到底还是心软吧,被那家伙刚刚莫名其妙的悲伤给骗了,现在再看他哪里有半点难过的样子?分明一点也不着调。

司见肖靠在车门旁的栏杆上,望着前头吕漪澜那似乎又有如孤竹的背影,他也没仔细思考就不由自主地迈步朝她走过去了。

“是因为把我当朋友所以才劝告的吗?”

“算是还你帮我分担麻烦事的人情。”她说。

“就算我不分担你一个人也能做好吧。”司见肖坐在了乐见曦之前坐过的位置上,将书包抱在胸前说道,“之前易诚对我说过,你完全有能力做好班长的。”

“听到自己被夸能力强我还挺高兴的,唯独在这件事上开心不起来。”

“反正也就一个月而已。”他安慰道,“至少这一个月我会和你一起撑下来的。”

“谢谢。”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