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不同的方法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周一的这一天,因为升旗仪式的需要,笼中整个校园都被校服的蓝白两色给填满了。

据说早些年笼中的校规是无论哪一天学生在校都得穿校服,但近年为了迎合素质教育、培养学生个性和营造开放式的校园氛围,才将这个规定宽松化了。

司见肖心想,其实校领导们的骨子里还是对校服持大力支持态度的,只不过迫于时代潮流和人心向背而已。

作为新学期第一次的国旗下讲话,校领导的发言和往常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对新学期的展望以及提醒所有人尽快将自身状态从假期的放松之中调整回来。

虽然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假期也未必是轻松的。在如今这个强调人与人竞争激烈的时代,天朝学子的家长们唯恐自己的小孩会因为虚度课外时间而输给别人家的孩子,往往会通过各种巧立名目的假期班来给自己的儿女加压。

司见肖因为理科转文科的缘故躲过了这一次的假期补习班,不过他不确定自己下一次还能不能幸免。

一般来说要阻止父母将自己送去补习,首先得在期末考试中拿出有足够说服力的成绩。

可是现在才是九月的月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顺着国旗下领导的讲话就一下子想到了很久之后的期末考试。

或许则就是所谓的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吧,他为自己成熟的思想感到一丝得意。

“司见肖,你稍微过来一下。”集会结束后,走在四散的人流中的司见肖听到了卢月老师在不远处的花坛旁朝自己招呼。

吕漪澜已经端正地站在卢月老师身边了,估计又是有什么差事要他们俩去办。

“老师。”他小跑着穿过人潮,来到花坛边。

“下节课是数学课吧?”卢月老师询问道。

“是数学课。”吕漪澜回答。

“嗯,不过你们数学老师刚刚联系我,说她家里临时有点事要处理没法赶过来上课了。”

“所以改上体育课吗?”司见肖的一个毛病就是玩梗不经过脑子,想到啥就直接说出来了,而且往往自己先忍不住会笑。

吕漪澜瞥了他一眼,面上表情无波无澜风平浪静,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想得美。”卢月老师轻哼一声,“我办公桌上有一套数学模拟卷子,你现在跑去拿到文印室印四十一张,上课了发下去给大家做。”

司见肖“emmmm”了一阵,挠着头问道:“老师为啥你桌上会有数学卷子?”

“别问,快去。”卢月老师抬起手作势要打他了。

“老师那我呢?”吕漪澜听她已经给司见肖安排好事情了,忍不住问道。

“你回班里管一下纪律吧,下节课我要给别的班上英语课,没功夫管你们。”卢月老师说道,“可能没几分钟就要上课了,要是上课铃响了他还没印完卷子,你就先维持纪律。”

吕漪澜眼中渐渐失去光彩:“我能和司见肖换一下吗?”

“老师相信你可以的,看得出来,你眼里容不得沙子,即使老师不在你也能稳住自习的纪律的。”卢月老师笑着鼓励道。

“可是我不想在同班同学们面前唱黑脸……”她苦着脸说道,“您饶了我吧。”

“是因为不想得罪人吗?”

“嗯。”

“或许你可以试着换一种方式去处理呢?”卢月老师开导道,“你和大家不是矛盾的两面,维持纪律也不一定要用和犯错误的同学针锋相对的方法,你能明白老师的意思吗?”

这时司见肖低沉的声音突兀地从一旁传来:“恩威并施,剿抚并用。”

吕漪澜愣了一下,她身旁的卢月老师则是快要崩溃了:“司见肖,你怎么还在这儿?”

“那个,这不是吕漪澜想和我换吗?”他讪笑着回答道,“我就想着先等等看……”

卢月老师以手扶额道:“老师真是服了……漪澜你快点去印卷子吧,真的来不及了。”

“好的!老师!”吕漪澜神色转喜,转身跑向教学楼的方向。

司见肖察觉到卢月老师的心情有点郁闷,很识时务地搓了搓手:“老师,那我也先……”

“慢着。”卢月老师喊住了他。

“老师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什么叫恩威并施剿抚并用,你给我解释解释。”

“emmmm……您刚刚不是跟吕漪澜说,要换一种维持纪律的方法嘛。”他回答的时候有点心虚,也不知道自己所想的是不是与卢月老师心意相合,“我想班长以前当班长的时候就太凶了,只是靠凶的气势来威慑犯错误的同学,所以才会招来那么多嫉恨。”

卢月老师问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他老实坦白。

“啊?那你刚刚那番八字真言是纯属口嗨吗?”

是……的吧,毕竟口嗨一时爽,一直口嗨一直爽……

司见肖悄悄吐了下舌头,心说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由老师您来给我指明方向的吗?就好比三国里诸葛亮要入川帮刘备收益州,临走前还纠正关羽要东和孙权北拒曹操……

“算了你回去吧。”卢月老师摆了摆手,司见肖觉得她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头疼,怕是觉得自己像马谡一样只会口嗨。

他回到教室的时候吕漪澜理所当然地还没有回来,但上课铃很快就响了。

整个教室的同学都还不知道这节数学课老师无法前来的消息,一个个准备好了课本翘首以盼。

向所有人宣布数学课改为自习做试卷这种行为会很可恶很招人恨吗?司见肖不确定,但是他觉得应该不会比向所有人宣布体育课改为数学考试更加可恶更加招人恨。

吕漪澜曾经承受过那样无端的责难,就让自己也来体验一次吧。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向讲台。

班里的同学们顿时把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各自眼中带着不同程度的好奇和疑惑。

“咳咳……”

应该以什么样的话开场呢?司见肖一边清嗓子一边在脑海中搜刮词汇。

“同学们,接下来……”

忽然“嘭”一声巨响,班级的后门被撞开了,空气中传来许多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司见肖愣住了,只见抱着一摞试卷的吕漪澜雷厉风行地冲上讲台,把试卷往桌上一拍,用清脆洪亮的声音对下方说道:“数学老师有事不来了,这节课做卷子,做不完的当课后作业,晚上课代表统一收!”

“那个……”

“发卷子。”吕漪澜催促道。

司见肖拿起一叠卷子,朝讲台右侧走下去,抽出一张交给第一排的同学,然后又抽出一张往第二排走去……

吕漪澜疑惑地朝他问道:“你在做什么?”

“发卷……”司见肖话没说完,吃惊地看着吕漪澜动作麻利地将数好的一组卷子传了下去。

噢原来如此!他见到这一幕如同醍醐灌顶,才想起来发试卷只需要在数好一组的数量让大家自己传下去就行了。

“我来吧,你坐讲台去,别浪费时间。”吕漪澜从他手里夺走了剩下的卷子。

“不好意思……”司见肖觉得自己脸颊发烫,羞愧难当。

“纪律就拜托了,谢谢。”吕漪澜用很轻的声音对他说道。

“哦……噢。”

结果到头来还是没有体验到那种被大家迁怒的感觉,他竟然稍微有一点点遗憾。而且有点奇怪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新九班的同学们都没有因为数学课改自习做题而生出什么怨气。

果然是因为女生的比例高了所以刺头儿的比例降低了吗?司见肖坐在讲台上俯视下方,视野良好一览无余,几乎所有人都埋头在做自己的卷子,没有异常状况发生,教室里安静得像是万物休眠的冬夜。

最右边靠窗的第一排,吕漪澜的笔在试卷和草稿纸上来回挪移,司见肖知道在她额前垂下的齐刘海之后,一定有一双明亮专注又充满智慧的眼睛。

有些人的优秀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他知道这个想法不对,但却总是忍不住这么想,因为自己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优秀,所以时常会幻想别人的优秀是与生俱来的。

其实是因为不为人知的努力不懈吧?司见肖的思绪忽然又绕回了在国旗小广场集会时的所想到的补习班那里了,他有点好奇吕漪澜假期的时候会去上多少个补习班,这个好奇心在他心里被渐渐不停放大。

“唉……”他默默叹了口气。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那终究是与自己无关的事。

眼下还是尽量多写点作业,毕竟下午自习课的时候凤鸣文学社还要开会。

想起约定好要开会讨论招新宣讲的内容,司见肖心里还是忐忑起来——也不知道今天开会,林天会来吗?

昨晚在食堂和韩若一呆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觉得氛围有些奇怪,林天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表现得很是郁闷。

虽然在韩若一那番莫名其妙的鼓动下他对林天说出了一直以来藏在心里的道歉,但却不确定他们之间的裂痕是否能够因此而得到弥补。


PS:

————分割线————

读者老爷们好,大年初二推一本书,水月如华的《我是魔王亦是勇者》。

一开始让我看这本书我内心是拒绝的,因为主角的名字叫emmmm……李晨你敢信?

而且我是一个有原则(重音)的人!自己没看过或者看不进去的书是不会推的,因为如果我加了特技吹个天花乱坠,读者老爷们乘兴而去一看不是这样,难免心里就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头发啊不,小说。

后来经过我的研究证实这本书里有很多素晴的梗,作者有明显在致敬素晴和鬼畜和真的地方,看过素晴又喜欢西幻和搞笑的读者老爷们不妨亲自去体验一下。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