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曙光一闪而逝

司见肖将罐装可乐放到桌上,立刻引起了一片惊呼。

“哇,不是吧,小老板,这波可以有。”徐昱二话不说就抓起一罐拧开了拉环。

“阿哲请客的,和我没关系啊。”司见肖一边让出位置让阿哲把剩下的几罐也放到桌上一边解释道。

阿哲笑着说到:“既然是我们新九班男生第一次聚餐,那怎么也得有点仪式感吧,大家举杯吧。”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有几分领袖的气质,三言两语就把大家的气氛活跃起来了,司见肖也不免有些心服地跟着大家把可乐举起来,九个人的可乐罐子碰在了一起。

“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同班同学啦。”阿哲说道。

“不如说是哥们儿。”徐昱眯起眼。

“是兄弟也可以。”

“司见肖你说呢?”阿哲侧目看向司见肖。

“啊?为什么问我?”司见肖不太适应这种突然熟络的感觉,直到现在他也是在硬着头皮配合大家。

“你不是文学社的社长吗?说点什么吧。”阿哲鼓动道。

“喔,就是我们学校的那个什么鸣……”徐昱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文学社的名称,摸着脸颊讪讪而笑。

“凤鸣。”司见肖应道。

“对对凤鸣文学社……哇,没想到这一届社长是你啊?”徐昱竖起了大拇指,“文艺青年,文艺青年,大佬了不起了不起。”

司见肖因为觉得不好意思而露出了羞赧的神色。

“社长说点什么吧?随便说点。”阿哲催促道。

“那个……其实我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场合。”司见肖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来到九班,还是觉得很吃惊,原来文科班的男生可以这么少……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直到高三毕业之前,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留下值得回忆的……”

“当然,我可不希望你到毕业之后,回忆起笼中的这三年,就只有你那个文学社了。”阿哲忽然伸手搭上了司见肖的肩膀,“开个玩笑,说起来在文科班男生也算是弱势群体,之后的两年大家互相帮助吧哈哈哈……”

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怎么应付可能出现的麻烦的女生小群体。

司见肖发现大家开始活跃交流之后,阿哲就不怎么说话了,除非有人提到他他才会应上一两句,大部分时候都扮演着安静的旁观者的角色。

这让司见肖重新对这个好看阳光又开朗的邻座男生产生了戒备心,虽然他自己也是那种喜欢在群体边缘偷偷观察别人的类型,但这种事一旦放在自己身上怎么都有合理的解释,放在旁人身上就会显得有城府重心机。

“你在看我吗?”阿哲似乎感受到了司见肖长时间游移于自己侧脸的目光,笑着转过来问道。

“嗯,你长得好看。”司见肖用玩笑的语气回应道。

阿哲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戏谑道:“社长这种话不是应该拿去和女生说吗?总觉得放在我们之间有点gay里gay气的。”

司见肖喝了一口可乐,淡淡地说道:“哪有女生可以让我说去啊……”

“不是吧?我觉得我们班还是有很多挺nice的女生的。”阿哲凑近他小声说道,“我不信你没有发现。”

“比如呢?”司见肖随口一问,想试试看他到底对这个新的班级了解了多少。

“比如今天中午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妹子就很不错。”阿哲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是叫吕漪澜来着吧?看起来是很高冷的女生,不过和那种女生交往才更有意思吧?”

司见肖脸色一变,微微不悦道:“你还真会观察啊……”

“碰巧看见的而已。”阿哲一脸云淡风轻。

“噢。”司见肖的回应很冷漠。

阿哲感觉到了司见肖对自己态度的变化,赶紧试图挽回道:“唉,你别生气啊,我随口说说的,完全没有动什么歪脑筋。”

“你想当班长吗?”司见肖觉得不能再任由他牵着话题了,赶紧把自己最想问的事情问了出来。

“啊?”阿哲明显一怔。

“我说,你想当班长吗?”司见肖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他的声音比之前高,引得桌上的其他人都朝他们两个人看了过来。

徐昱看他们两个人似乎气氛有点不对,赶紧问了一句:“咋回事啊?”

和司见肖对视了很久,阿哲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是回答司见肖问题的,他说:“那你想当吗?”

“完全不想。”司见肖毫不犹豫。

“我也是。”阿哲苦笑,“你这么严肃地问我,我还以为你会想当呢。”

司见肖没有搭理他,转而看向同一张桌子吃饭的其他人:“你们呢?你们中有谁想当班长吗?”

众人纷纷摇头,那神色分明在说“您都这么发话了,哥几个还有谁敢争”。

司见肖懊恼地扶着自己的额头叹气。

阿哲这时候居然替他解释道:“你们可能都会错意了……司见肖应该不是自己想当班长,我总觉得他好像希望有人愿意当班长。”

司见肖闻声惊讶地看向阿哲。

“我理解的没错吧?”阿哲挑了挑英俊的剑眉。

中央已经研究决定了,就由你来当班长!司见肖内心狂吼。

“我觉得你挺合适的。”

“但是我觉得你挺合适的。”

司见肖和阿哲两人几乎同时说出了各自的心声。

“不不不我不行的。”

“我不合适的。”

随后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发表了拒绝的宣言。

其他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徐昱用厚厚的手掌托着下巴问道:“你俩在演啥?三让徐州吗?可是如今这徐州还在卢老师手里呢。”

准确的说这徐州现在在吕漪澜手里。司见肖心中发愁,他在这和阿哲再怎么扯皮都没用,阿哲看起来是真的不想干这个活。

吕漪澜过往的经验教训告诉司见肖,能担负起班长这个师生之间沟通桥梁的职责的人一定得是有足够能力且能够在班里吃得开的人。

阿哲在男生中表现出了足够的意见领袖气质,以他那副英俊阳光的长相应该也很容易在女生中获得欢迎,从哪个角度看都完美符合班长的要求,但偏偏有能力的人不愿意承担责任。

余下的男生里也实在找不出一个像阿哲这样能服众的,司见肖偷偷叹气。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开始他还站在这层道德高地上谴责过吕漪澜,但却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道德也架在了火上烤。

“哎,你们看那个高三学姐,是不是好漂亮?”话题在陷入僵局没一会儿就被人扯开了,让司见肖意外的是这一次引导话题的人不是阿哲,看起来九班男生虽少,非等闲之辈的比例却高的惊人……

“你说的是那个湖蓝色裙子的吗?我也发现了。”阿哲微微点头,一脸深以为然。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另一个男生夸张的说法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司见肖听他们说的这么神奇,忍不住也抬眼搜寻湖蓝色的裙子,在视线锁定目标的瞬间怔住了——那不就是他一直以来憧憬的女神戴诗言吗?

戴诗言没有注意到他,她看起来是孤身一人,刚刚把餐盘放到餐具清洁处,此时正打算通过食堂的侧门离开。

那抹湖蓝色的裙子一闪就不见了,但九班的一众男生还痴痴地望着侧门许久。

司见肖虽然对同桌其他男生的目光生起反感之意,但他却又没什么好借口可以阻止他们的窥视……不,他们并没有窥视,所有人都是光明正大地朝学姐投去欣赏的目光,但是司见肖心里不由自主地把这些家伙给丑化成了窥视学姐的卑猥小人。

审视到自己内心的自私想法后,司见肖瞬间就陷入了自闭一般的压抑中,如果不是顾及周围还有这么多同学,他真想用拳头捶捶自己的脑袋。

想什么呢!为什么要生气啊?诗言学姐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连那份憧憬都没有正确传达给人家啊!

疯狂吐槽了自己一顿之后,他无力地趴在了桌上。

“咦……他怎么了?被电晕了吗?”徐昱凑过来看司见肖,自言自语道:“奇怪,怎么没流鼻血啊……”

“你才流鼻血,你全家都流鼻血。”司见肖脑海一团乱麻,他起身捧起餐盘准备去食物清理处。

“哎……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吗?”徐昱愣了愣。

“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阿哲看了一眼手表,“走回去还需要一点时间,卢月老师说了晚自习要选班委,迟到可不太好。”

司见肖放下盘子朝侧门走去,没几步感觉到阿哲就在自己身后,只好微微放慢了脚步。

“能说说你究竟在烦恼什么吗?”阿哲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似云淡风起地问道。

“在笼中读书还没烦恼的人,不是超级学霸就是二逼青年吧?”司见肖反问道,言下之意是自己烦恼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不足为外人道也。

“也是,在笼中读书本身就有足够多的烦恼了,考试的压力,升学的压力。”阿哲幽幽叹道,俄而话锋一转:“那我就问一个,你想找个人当班长这件事,是在为谁排解烦恼呢?”

“和你无关吧。”司见肖回答的态度相当冷淡。

“也是,和我无关。”阿哲点了点头,这时后头的其他人也跟了上来,他们之间单独说话的时机已经不存在了。

司见肖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距离晚自习打铃还有不到二十分钟,从这里走回去最快大概要十分钟……当然要想在十分钟内回去可不是像他们现在这样优哉游哉地散步。

“不好意思,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司见肖匆匆编了个脱队的理由。

“去吧,教室见。”阿哲善解人意地挥了挥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