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努力穿越几百万光年

乐见曦下车之后,司见肖和吕漪澜之间的交流没持续太久,两个人很快都陷入了沉默。

虽然实际情况可能就是如吕漪澜所说,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的关系,但司见肖想起来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几分钟之后……

“我在下一站……海岸花园站下车。”吕漪澜忽然出声道。

“嗯……噢,海岸花园啊……果然是一等豪华的别墅小区。”司见肖附和道。

吕漪澜双手放在膝上,不知不觉中握成了拳。

过了一会儿,她上半身微微旋转朝向司见肖:“关于你头疼的用于打造更好的校刊的经费问题,我有个建议……”

“等等。”司见肖听到她说起这个要紧的问题,立即打断了她。

“嗯?”吕漪澜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一脸严肃。

司见肖说:“在行政楼的时候,你说的是两个条件吧?一个是帮你躲开班长任命这件事,还有一个条件是什么?话说,现在这种情况,第一个条件算我完成了?无功不受禄,我不想白欠你人情。”

“你这人……”吕漪澜拍了拍额头,“行吧,那另一个条件现在就告诉你。”

“洗耳恭听。”

“嗯嗯,在此之前我问一下,你进九班的成绩排第几?”

“呃……你指的是上学期期末考的成绩?”

“嗯,除去理科的三门功课,在文科班的排名。那个排名是用家校通短信单独通知给家长的吧?”吕漪澜点头。

司见肖犹豫了一下,他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着实惨不忍睹,但除去理科的三门功课后,在笼中总计两百多人高二文科班内还能排到年级第40名,在九班班内则是第19名。

“年级40,班里19的样子。”司见肖有点不情愿地说道,无论在校内校外他都对谈成绩有点反感,尤其是对面是一个远高过自己的优等生的时候。

“还不错的起点,那第二个条件就定为下一次月考,你的成绩达到班级前十吧。”吕漪澜说话的时候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一下。

“哈?这算哪门子的条件?”司见肖脱口反对道,“既然是达成之后从你那里得到帮助的条件,条件本身不是应该对你有利吗?”

吕漪澜神色淡然地看着他:“我需要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利益吗?”

这就是来自有钱人的蔑视吗?太真实了吧。

“那为啥非得是成绩啊!”司见肖表示理解不能。

“无论你怎么在乎文学社,这个阶段的第一要务是读书吧?”吕漪澜的语气平静得仿佛她所阐述的是类似于“每天太阳从东边升起”这样的常识。

的确,中学生应该以升学为目的努力好好读书提高成绩,在天朝……或许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天经地义的。

“您刚刚说话的样子真的很为人师长。”司见肖面无表情地说道,同时做出象征性鼓掌的动作。

“谢谢,也许以后我会当老师的。”吕漪澜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他在讽刺自己,或者她不屑那样觉得。

“但是提升成绩什么的实在是……”司见肖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他在经历了整个高一的吊车尾之后已经不太相信自己提升成绩的能力了。

“实在是什么?强人所难?”吕漪澜不以为然,“笼中向来重理轻文,每一届文科能上985、211那种好学校的也就是前四十五名那点人,你觉得自己现在的排名很安全吗?”

“是强人所难吧……”

吕漪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车已经快到站了,她停步在司见肖身旁说道:“你回去把《孟子·梁惠王上》好好读一遍再想这个问题吧。”

“我读过,前半段还能背诵。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吕漪澜“嗯哼”了一声,走到后门前扶着扶栏回头说道:“之前你的理科功课一塌糊涂,但已经过去了。现在正好重新开始,连试都不去试就说自己不行,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像您这样无所不能的优等生当然觉得是不为也。年年高考那么多人,谁不想踩着别人往上爬?”司见肖摊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好轻松。

“你怎么这么丧啊?”吕漪澜有点不悦了,公交车在站前停下,她咬了咬牙没有迈出下车的脚步。

司机师傅奇怪地往后探头问道:“嗨,那个女同学,你到底要下车吗?”

吕漪澜像师傅露出了抱歉的笑意,同时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转身走回到司见肖身边重新坐下。

司机师傅一脸搞不懂的无奈转回身去,公交车重新起步驶离了站台。

“喂你在想什么啊?你过站了!”坐过站的人明明是吕漪澜,但司见肖看起来比她还紧张。

“理不辩不明,今天我非把你那颓丧的思想给正过来不可。”

司见肖顿时怂了,低声下气道:“别辩了吧您是对的,我是邪教异端。您赶紧回家吧,你父母会担心的……”

吕漪澜此时稍微冷静了一下之后,也为自己刚才冲动的决定感到有些懊悔,但她并不觉得司见肖真的信服自己了。

“下一站宁安路东一起下车吧。”司见肖双手合十作祈求状,“我求您了,下一站我也下车了。”

“下一站你就到家了?”

“嗯。”司见肖撒了个谎,他其实不该在这一站下的,但他实在担心吕漪澜倔强起来会不依不饶下去。

“那就这么约定了,下次月考加油。”吕漪澜心情有所好转。

公交进站,车门打开,吕漪澜和司见肖一前一后下车。在龙丘这个东南沿海城市,九月初夜晚清凉的风带走了白日的燥热,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您往回走吧。”司见肖此时脑子还有些混沌,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他对吕漪澜的称呼是讽刺人时才会用的“您”。

“你要往另一头吧?”吕漪澜看出他没有和自己同行的趋势,猜测他的家在另一个方向。

“嗯,那……拜拜。”司见肖挥了挥手。

吕漪澜的表情看起来迟疑了一下,也挥了挥手作为回应,说道:“拜拜,注意安全,明天见。”

“嗯,你也是。”司见肖点头。

两人随后各自背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司见肖走的很慢,他一边走一边四顾寻觅共享单车,这一站离他家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如果走路回家肯定会因为太迟遭到质疑,找辆单车就差不多了。

好在市政府为了切实解决市民上班族们“上班通勤最后一公里”的公共交通痛点,共享单车点位的铺设几乎覆盖了整个市区,他没走多远就找到了目标。

道路的另一头,吕漪澜背着包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步伐节奏紧凑得像是正在参加竞走比赛。

方才那股热血上涌的感觉经过凉风一吹已经缓解不少了,她觉得自己那一刻也许真的是昏头了,但从小到大固执倔强一直都是她身上撕不掉的标签,这样的性格支撑着她要求自己在任何事上不轻易满足现状止步不前。

又有谁天生就是优等生呢?站在对面人行道闪烁红灯的十字路口,她仰头瞻望夜空,城市夜晚的灯光遮蔽了天上绝大多数的星辰,但少数几颗光芒炽亮的依然能被肉眼轻易观测到。

她忽然想起一句话:我们现在所观测到的星光,是宇宙中的恒星从几百万光年之外发出来的,有时候也许当我们观测到它的星光时,那颗恒星本体已经死亡、消灭了。

但那些它所发出的星光在宇宙中穿梭了几百万年,留下了足够多证明它曾存在过的痕迹。

人啊……也是一样,只有在活着的时候努力变得优秀精彩,才能留下些许痕迹的吧……

人行道对面的红灯开始闪烁倒数跳秒,俄而变成了绿灯,吕漪澜停下了思绪,穿过马路向远处灯火阑珊的小区继续前进。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