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男生的聚餐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卢月老师只讲了半堂课的内容,把余下的时间都拿来和九班的同学们聊天了。

司见肖看着她在讲台上带着温婉的笑容和大家谈笑风生的样子,心里觉得这样好说话的老师在笼中能当上班主任也是稀世罕见的。

卢月老师看起来很喜欢和大家聊天,当然大多数时候还是她自己在说,偶尔会有前排的同学搭上两句话互动一下。

据卢月老师自己说,她是第一次带文科班,也是第一次知道文科班原来有那么多的女生,这让她萌生了想要多花一些时间和大家聊天的想法。

“因为聊天就是女孩子的属性嘛。”

司见肖下意识地朝靠近窗边的前排看去,发现吕漪澜正托着侧脸望着窗外,她一点也没有像前排的其他人一样融入到这场闲谈中去。

无论卢月老师在讲台上说她自己过往的教学经历,还是说她更年轻时候的旅行见闻,吕漪澜都没有什么兴趣。

想起她之前还指责过自己上课时不好好听老师说话,司见肖撇了撇嘴,虽然他知道吕漪澜现在是因为烦恼晚自习的班委任命。

班长,无非就是要协助老师管理班级的各项事务,经常要承担替老师传达各种通知的责任,有些时候这些通知的内容会引起同学们的不满与反感,即使这并不是班长决定的,即使可能班长自己内心也对此感到不满,可身处这个位置上的人还是很容易会受到大家的迁怒。

司见肖回想起高一第一学期的某一天中午,吕漪澜替班主任向大家传达下午的体育课取消改用作考试的时候,身旁的男生们那些脱口而出的咒骂和恶毒语言。

确实,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恐怕只有那些非常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才能做到两头不得罪如鱼得水。

但吕漪澜显然不是那样的人,即便九班和三班换了不同的环境,但过去的事给她造成的阴影持续影响着她的抉择。

司见肖理解她过去的经历后,其实内心还是颇为同情的,但他又不想把自己给架到火上烤。他清楚自己的能力,虽然卢月老师可能会答应,但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妥善处理好班长这个职位的人际关系,而且他还是希望把自己的重心放在凤鸣文学社上。

吕漪澜认为必须有一个人顶替她才能让她得救,真的是这样的吗?

“司见肖,你来说说看吧。”

沉浸在自己脑海中挣扎着的司见肖猛然听到卢月老师点自己名字的声音,惊了一下后有些茫然地站了起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听卢月老师先前在说什么,如同上课走神被点名回答问题一般瞬间就变得面红耳赤了。

邻座的男生阿哲埋头偷笑,似乎在幸灾乐祸。

“说……说什么?”司见肖硬着头皮问道。

卢月老师愣了一下,随后一脸“我懂了”的狡黠笑容,揶揄道:“司见肖,你刚刚……是在神游天外吗?”

司见肖尴尬地讪笑着,沉默以对。

“哈哈哈别紧张,反正现在不是上课的提问,不过要是下次讲英语的时候被我逮到,你可要小心了。”卢月老师摆了摆手让他坐下了。

司见肖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感觉到吕漪澜回过头来注视自己的目光。他咬了咬牙,心说要不是在想你的事情,怎么至于如此窘迫啊。

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离下课已经不足五分钟之后,卢月老师决定终止这次课上与学生的闲谈,她布置了一篇阅读理解的课后作业之后微笑着表示这堂课到这里就结束了。

“对了,同学们不要忘了第一节晚自习我们要选出临时班委哦。”走到门口的她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又回头对大家提醒了一声。

吕漪澜把头低下去了,额前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帘,显得有些阴沉。

下课铃响之后,大家纷纷走出教室前往食堂,司见肖邻座的阿哲和班上的其他几个男生似乎打算一起去吃饭。

“喂,一起走吧?”阿哲拍了拍司见肖的肩膀,“第一天见面,大家聊聊天就认识了。”

司见肖没有拒绝,这是男生彼此交流的好机会,他也想尽快把这些新同学们的性格习惯了解个大概。

只是他心里还想着吕漪澜的事,易诚中午在行政楼说的那两句话还印在他脑海里。

“她可能是因为你那时候没有针对她,才找你帮忙的。”

“这是可贵的信任啊,你知道现在人与人之间信任有多难吗?”

吕漪澜找自己帮忙,是出于信任吗?

司见肖朝她的座位望了一眼,看到她已经起身往外走去了,神色是一往如常的冷漠。

“走吗?”阿哲在旁催促了一声。

“嗯,走吧。”司见肖应了一声,和他一同走向后门与等候在那里的其他男生们汇合。

九个男生簇拥成群经过三层的办公室时与从里头出来的卢月老师和教历史的徐老师相遇了。在司见肖等人同老师们打招呼之后,徐老师夸张地“哟”了一声,卢月老师则是笑眯眯地开玩笑说:“你们可不要去打架啊。”

卢月老师之所以会这样说,大概是自己这一行人成群结队的样子有点像热血高校里的不良少年们,这样一想岂不是说明大家都很酷?还处在青春叛逆期的男生们笑了起来。

“要不我们去老食堂吃饭吧?听说老食堂的菜比新食堂这边好吃多了。”不知是谁先提议了一句,立刻得到了众人的附和。

“可是老食堂在高三那边,有点远啊。”一个胖胖的男生说道。

“略远。”阿哲打了个响指。

司见肖插了一句:“你需要多多运动啊,昱哥,不然怎么跑一千米呢?”

“请不要在吃饭前说这么痛苦的话题行吗?”徐昱捂脸。

“学校可是很偏心的,烧饭手艺好的师傅都在老食堂那边服务高三呢。”阿哲说道,“昱哥你信我的,这一趟肯定值。”

“真的吗?好期待,今天我要吃两碗饭。”

“吃那么多会体重加二的。”司见肖下意识地接话。

阿哲惊讶地看了司见肖一脸,问道:“那个,司见肖,你的属性是毒舌吗?”

“呃……应该是嘴贱。”司见肖挺有自知之明的。

“那卢月老师问你问题的时候你咋不嘴贱一下?”阿哲坏笑着问道。

大家都跟着表示好奇。

司见肖愣了一下,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卢月老师问我的问题是什么啊!阿哲你当时也不提醒我一下……”

“什么啊……太扫兴了。”

“她当时是在吐槽一个写英语作文从阅读理解里抄句子还抄错了的学生,顺便让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考试时出糗的经历。”

司见肖摸了摸脸颊:“她吐槽的人应该不是我吧?”

“你在想什么呢,你高一的英语老师是她吗?”阿哲挑了挑英俊的剑眉。

“不是啊……哦,我蠢了。”司见肖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你好像……精神不太集中啊。”阿哲无奈地叹了口气,“是今天有什么心事吗?”

司见肖警惕了起来,这个长得好看阳光又开朗的邻座男生也太有洞悉力了吧?

他当然不可能把吕漪澜的事说出去,只好随便敷衍地笑了笑。

“话说我们到高三的地盘吃饭真的好吗?”一行人走了很久,已经能看到老食堂的大门了,徐昱还是有些不放心。

“有啥好不好的,谁知道我们是高二的?”一个矮个子的男生推了一下镜框,故作老沉地说道。

阿哲宽慰众人道:“笼中又没规定这个食堂只有高三的学生能用,只不过是离得远大家不方便来而已,没事的。”

学校确实没有这个规定,高一高二的学生大多选择去新食堂就餐真的只是因为近而已。

老食堂的面积看起来要比新食堂小得多,只有一层,并且打饭菜的窗口也少一半,不过却有几个窗口前人特别多。

“那就是传说中自己点单的炒菜窗口吧,好想去试试。”徐昱的眼中露出了兴奋的光。

“嗯,但人太多了,不知道得排多久的队,今天还是算了吧,我们去买现成的砂锅吧。”阿哲俨然已经成为了九班男生的领头者,他提出的砂锅提案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这时司见肖显得很不合群地说了一句:“砂锅那边也要等吧,我想去买炒面。”

众人听闻都愣了一下,阿哲倒是变通的很快,对司见肖说道:“那我们去买砂锅,司见肖你先替大家占好位置吧?”

“好。”司见肖同意了这个方案。

砂锅是提前配好的料,但因为需要在卖出时临时加热,所以还是会出现排队等待的情况,司见肖去买的现成的炒面就没有这个顾虑。他很快买好了自己的晚餐,回头看阿哲他们还在排队等候,就先去寻觅合适的位置。

老食堂的一张长桌能够坐下八个人,但他们一共是九个男生,而且这个时候是用餐的高峰期,要找一张八人的空桌也不容易……

司见肖在食堂内来回寻觅了两圈,终于等到了一张空的桌子,他上去占住座位时最早买砂锅的两个同学也已经过来了。

“还以为老食堂会空一点呢,没想到也这么人满为患……”

“说不定除了我们还有其他的高二学生过来了。”司见肖说道,他想如果这里只有高三的学生,应该不至于一桌难求的。

没一会儿其他人也过来了,因为凳子是长条形的,所以八个人的长桌要坐下九个人也不是特别困难。徐昱所在的那一侧老老实实就坐四个人,另外一侧五个人挤着勉强凑合。

阿哲拍了拍司见肖示意他跟自己来,司见肖一脸疑惑地跟着他走到自动贩卖机前,看着他连着从贩卖机里取出九罐可乐。

“来,帮我拿一下。”阿哲让司见肖帮自己拿上一半。

“你请客吗?”司见肖有点诧异。

“算我请客吧。”阿哲爽快地说道。

无事献殷勤,莫非你想当班长?司见肖脑海里闪过一个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念头,但他还没来得及内疚,就忽然想到这个念头后面藏着吕漪澜绝处逢生的希望。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