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邻座的芬格尔

回到班里的第一件事是把兜里揣着的情书给塞进书包里,司见肖椅子还没坐热,就看到吕漪澜绕过讲台朝这边走来,手里似乎捧着一叠纸。

“副班长,你是哪里来的现充啊?又和不同的女生一起吃饭。”阿哲靠在椅背上,一边灵活地转笔一边调侃道。

吕漪澜眼睛稍稍睁大了一点,一脸疑惑。

“我说他,司见肖。”阿哲意识到现在面前有两个可以被称为“副班长”的人,自己的话容易产生歧义。

“你是卓伟吗?”司见肖带着鄙视的心态狠狠吐槽道。

“我当然是芬格尔(《龙族》中的搞笑担当,经常以自己是狗仔为荣)啊。”阿哲嘿然。

“您太谦虚了,加图索少爷(同样是《龙族》中的主要人物,贵公子)。”司见肖一脸悻悻。

吕漪澜咳了两声宣示自己的存在,对司见肖说道:“别聊了,来帮我把这个发了吧,卢月老师布置的任务。”

司见肖伸出手接过吕漪澜分过来的半叠纸,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张学生个人家庭信息统计表。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和吕漪澜就成了任期为期一月的临时副班长了,帮助卢月老师处理这种班级日常事务是理所当然的。

“我发左边,你发右边?”吕漪澜划分了一下工作范围。

“好。”司见肖还是第一次担任班委职务,没有相关经验的他也没想到要和一同工作的人合理分配任务,见吕漪澜看起来娴熟无比,也乐得让她指挥自己。

这种学生家庭信息统计表高一的时候大家也填过,这一次大概是因为换了新的班级,所以按例重新统计一遍。除了最基本的父母双亲外,表单上还预留了很多联系人空栏,这当然是为了以防万一,避免在学生发生事故的时候无法及时联系到相关亲人。

不过司见肖也知道这种统计表格并不受所有人的待见。因为有些同学的家庭可能有些复杂,相关的信息也属于个人隐私的部分。

即使学校承诺会保护个人隐私,不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会有不可避免的泄露情况,比如负责收发表格的人员就很容易能够接触到同班同学的隐私。填表的时候大家也很容易遭到周围其他人的窥视,尽管这种窥视大多数时候是无意的或者无恶意的。

他一边分发表单,一边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还未发完一半,晚自习打铃声已经响起来了。

卢月老师在铃声中走进教室,她抱着一堆今天收上来还未批完的英语作业,娇小的身躯有点不堪重负的样子。

英语课代表紧张地从座位上起身,但他还没来得及上前帮忙,卢月老师就自己把作业都捧到讲台桌上了。

“老师……”课代表男生顿时显得有些局促。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忘了提前通知课代表同学了。”卢月老师笑了笑,示意他不必紧张。

司见肖拿着还未发完的表格有些犹豫不决,他不确定这个时候应该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上晚自习,还是继续把未发完的表格发完。

而另一边的吕漪澜已经发完了,她朝司见肖看了一眼,微微皱眉,随后快步朝他走过来。

“再分我一半吧,你这边还有哪里没发过?”

“这一组还有一半,然后最是那一组……”

“抓紧时间。”

卢月老师站在讲台上默默观望着两个新选出的副班长的合作,满意地点了点头,她随后对全班说道:“这一次发的家庭信息统计表大家要认真填写哦,最好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再多写几个平时关系比较近的亲人,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而你们的父母又不能及时赶来时,老师和学校也好找到能为你负责的人。”

“然后就是请大家放心,这个表收上来之后老师会妥善保管的,一定不会泄露大家的个人隐私。希望大家在填写的过程中也只专注于自己的表,不要好奇去看周围同学的,以免给其他同学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司见肖心中暗暗认同卢月老师的这番发言,他认为这是比较负责得体的。

两分钟后,在吕漪澜的协助下,他这边的表格也终于全部分发完成了。

“谢……”

“快回位置去吧,已经上自习了。”吕漪澜小声打断了想要向自己道谢的司见肖。

司见肖暗想,这家伙明明就很擅长做班长,而且还是纪律委员型的那种人……不,吕漪澜本来就是纪检部的部长,在她身上有这种纪律委员一般的即视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填完表之后就背过来放在桌子左上角吧,下课铃响的时候麻烦两位班长替老师再把大家的表格收上来,注意保护好大家的隐私哦。”卢月老师等司见肖和吕漪澜都回到各自座位之后说道。

司见肖有点在意她把自己和吕漪澜头衔之前的“副”字给省略了,他忽然有种上当受骗被摆了一道的感觉——卢月老师所谓的选两个副班长不过是个幌子,因为实际上现在的九班并没有正班长存在。

他和吕漪澜其实还是成为了他们之前都很抵触的“班长”。

不过或许真的如卢月老师所说,两个人分担压力共同合作,比起让一个班长独自扛着要好一些。

他兀自愣了一下,将这个刚刚产生的念头强行驱逐出脑海。

司见肖啊司见肖,你怎么能这么天真呢?现在就下结论还太早了吧?也许将来等待着你和吕漪澜的是双倍的折磨也说不定呢?

带着这样悲观主义的念头,司见肖开始动笔填写自己的表格。

父母两栏顺利填写完之后,他握着笔忽然陷入了沉思,下面那些“多多益善”的空栏里又该填上什么人呢?

印象中,除了父母之外,身处的这座城市里好像很难再找出什么能够说得上关系近的亲戚了。

司见肖为难地用笔帽戳着自己的脸颊,他为自己的凉薄感到遗憾,说起来自己家的亲戚还是不少的,父母在亲戚之中也算是人缘好的,但是自己却对那些叔婶公姨没什么太多的感觉。

从小到大他都不喜欢去亲戚家里玩,也是属于那种“不会主动叫人的内向小孩”,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都是父母提醒之下才能礼节性地喊上一声。

“不合群”,原来自己不合群的属性,是从小到大与生俱来的。

真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

回顾在城西三中的三年,也没结交几个朋友,到了高中之后唯一还有较多联系的初中同学只有乐见曦一个……而且,这层羁绊怎么看都是因为她的热忱才得以维持的。

假如乐见曦也是像绝大多数人一样,或许初中毕业之后他们就已经成了随缘相会的路人。

这样一想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愧对那丫头。

司见肖啊司见肖,明明是人家一直热情地对待性格恶劣的你,你却还时不时总有嫌弃埋汰人家的念头,你的朋友本来就不多啊。

高一整年,除了文学社,他的朋友掰着手指也只能数出一个易诚。哦,对了,其实易诚也是文学社的,只不过他和易诚的结交在加入文学社之前,所以勉强可以作为一个特例。

偷偷看了一眼邻座的阿哲,司见肖心里有些忐忑。

这家伙……将来会成为朋友吗?

直到现在为止司见肖依然觉得阿哲是一个很理想的朋友,尽管他可能各方面都比自己优秀,会抢走风头,但自己本来就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

而且在发现阿哲上课会偷偷玩手机看小说之后,司见肖觉得自己心里对这个人的好感反而更多了,倒不是说他因为自己的立场讨厌好学生,而是因为这些瑕疵让他觉得阿哲这个同学变得真实起来了。

本来,这个世上就没什么完美的人吧,只是有些人通过努力让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显得完美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司见肖有点抵触这种努力的人,而阿哲暴露出来的瑕疵破坏了他第一天塑造的完美形象。

等等……“通过努力让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显得完美”的人,司见肖忽然被这个念头给吓住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

远远望向吕漪澜,他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吞咽唾沫声。

那个女生,坐姿端正,背影挺拔如孤竹。

说起来好像在选班长的事尘埃落定之后,司见肖就再没有看到过她无精打采趴在桌上的情景了。

那不就是自己心里所抵触的那种优秀的人吗?可是,优秀本身又有什么错呢?

“笃笃”,邻座的阿哲用笔杆轻轻敲了两下他们之间的桌面。

司见肖疑惑地转向阿哲,后者推去自己的草稿本示意。

草稿本上写着:“她秀色可餐吗?”

司见肖随后在阿哲的草稿本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阿哲浅笑,又写道:“不然你吞口水干嘛?”

“咳咳,上自习不要交头接耳,个别班干部同学要以身作则哦。”卢月老师清脆的声音传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

———————————分割线————————————

归乡近乡情怯也稍停鞍马,

在外戎马倥偬也且洗风尘,


顺不顺利都过去了翻篇了,

有没有钱看新一年新气象!


祝大家除夕团圆!过个好年!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