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不愿重蹈旧途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吕漪澜被他那句引自古典的话给弄得一愣。

她心想这怎么能叫嗟来之食,她还没有说自己的办法是什么,司见肖就如此主观地给自己扣帽子,这让她觉得很生气。

而且她也不喜欢听到从同学的口中说出自己家很有钱。

吕漪澜觉得“很有钱”这个属性和“当班长”一样,都是会招来嫉恨的目光让自己受到不必要的伤害的,所以她在学校里从来没有显摆炫耀过。

其实不仅是在学校,即便是在校外她也不会在消费上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在吕漪澜的三观里,财产是属于那个被称为“爸爸”的男人的,是他成功和努力的证明,和自己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比起因为“有钱”而被一些不知所谓的家伙们嫉妒,她更希望自己能够因为优秀而被同级的其他尖子生视为大敌。

同行的司见肖并不觉得自己那句话有什么错,他所理解的吕漪澜愿意帮忙解决经费问题的手段无非就是“她家里很有钱”这样。

两人不发一言地走完了从行政楼到教学楼的整段路,吕漪澜越想越觉得憋屈,但她偏偏不愿意主动开口解释。

哪怕司见肖多问半句,她都会乐意指出他的误解,但面对眼前这个一言不发的混蛋,她的自尊心强迫她也用沉默来应对。

高二九班所在的教学楼是被学生们称为“南楼”的致远楼三层,到了司见肖转过楼梯还打算继续往上爬,吕漪澜忍无可忍地破了自己的赌气率先跟他开了口:“喂,已经到三楼了。”

“我上去有点事,你先回去好了。”司见肖继续往上走。

吕漪澜瞪了瞪眼,以为他这是在强撑面子,索性就冷笑着站在楼梯口,想看看他几时下来。

司见肖跑上四楼,到了十四班后门,本想随便找个同学帮自己喊一下韩若一,结果正好碰上了正和朋友一起说笑着往外走的林天。

林天看到司见肖的瞬间就抹去了自己脸上的笑容,换成了一副冷漠的模样。

司见肖那张准备好麻烦别人帮自己喊韩若一的笑脸也为之一僵,他本来还想着还了韩若一笔记本之后再看看有没有机缘和林天说上两句话,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自己想多了。

林天显然还对上个学期的文学社换届选举耿耿于怀,司见肖逃避地低下了头。

两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林天主动停了下来,说了一声“哟”,算是打招呼了。

“哟”,司见肖也轻轻地回应了一声。

林天等了几秒,感觉到司见肖大概没有什么话要接下去对自己说,而自己的朋友还在一旁莫名其妙地等着,他就打算不搭理司见肖走了。

这时司见肖很勉强地开口说道:“能不能帮我喊一下你们班的韩若一同学?”

林天愣了一下,虽然脸上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但还是转回班里去拍了拍一个坐在第三排的女生的后背。

把韩若一带到后门司见肖面前后,林天臭着脸说了一句“这是文学社的社长”,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若一好奇地看着司见肖,又朝远去的林天的背影看了看,满脸都写着“弄不清什么情况”。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司见肖打量着这个短发波波头戴一副很男性化黑框眼镜的女生,确认道:“你就是韩若一同学吧?”

“是……是啊。”

“这个是你掉的东西。”司见肖将笔记本交给她,随后说道:“抱歉我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看了里面的内容,是很精彩的小说,这样宝贵的东西下次还望好好保管,别再弄丢了。”

韩若一对着笔记本怔住了好一会儿,忽然发出了惊喜的声音,她对司见肖感激地说道:“谢谢,非常感谢!我还以为弄丢了呢!那个……同学,刚刚听林天说,你是文学社的社长吧?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来着……”

“司见肖,九班的。”他回答道。

“嗯!我记住了,总之谢谢你,帮了大忙了!”

“不客气,那个,其实我很喜欢你写的那个故事,挺遗憾没有看到下文了。”司见肖委婉地说道。

韩若一明白他的潜台词,但她的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不知为何有些扭捏道:“可能……可能后面的故事没有你期待的那样好,也可能……我写的东西不太适合给大部分人看。”

“我觉得照目前的水准来看,后面的故事也是值得期待的。”司见肖用鼓励的口吻对韩若一说道,“而且我觉得自己算是能欣赏的小部分人。”

“哈哈哈……”韩若一的笑中带有一丝丝尴尬。她觉得差不多已经可以了,打算说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来终结谈话。

“对了,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司见肖忽热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话锋一转。

“啊?”韩若一又疑惑起来了。

“韩若一同学,我想拜托你,像去年一样给《凤鸣》校刊投稿。”

“诶?啊!咦……”

“在看到写在这本本子最后面的那篇《早恋》后,我就知道了。”司见肖微微一笑,“你就是去年那个匿名的投稿者,对吗?”

韩若一脸红了,目光逃避似的看向别处,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你能答应我的请求吗?给校刊写稿,我们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像之前一样畏首畏尾错过优秀的稿子了。”

“那个……请容我拒绝。”韩若一说完之后轻轻叹了口气,目光中带着抱歉之意。

没想到她的拒绝会来的这么直白干脆,司见肖呆在了原地,他对韩若一的反应做了很多结合实际情况的预想,但没有料到会是这样毫不犹豫。

他还没有想好再说些什么话,韩若一就再次表达了感谢和抱歉的态度,转身回班里去了。

这时林天和朋友又回来了,看起来他们之前只是一起去了一趟厕所。

司见肖和林天的目光短暂的交汇了一下,林天的目光仿佛在问“你被甩了”一样。

虽然是今天前去给学姐送情书的计划彻底失败,但司见肖并不觉得自己应该承受这样的嘲讽,他用一种平静的眼神回应了林天。

离开十四班通过楼梯回到三层后,司见肖非常诧异地看到了抱着双臂后背倚靠着墙并且用右脚脚尖不断地点着地面表现得非常不耐烦的吕漪澜。

“你……在等我吗?”他问了一个非常不合适的问题。

“没有,我在等别人。”吕漪澜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她注意到了司见肖一直小心带着的那本笔记本不见了。

“噢……那就好那就好。”司见肖如释重负般自言自语,对吕漪澜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慢慢等。”

好个头啊,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去四楼有事……吕漪澜为自己的料错感到悔恨不已。

果然人在生气的时候智商会下降的,她尝试着自我开导,说起来都得怪司见肖一开始那句没心没肺的“不吃嗟来之食”,真是白白辜负了她的好意。

这个年纪的男生……难道都是傻子吗?她看到司见肖进了班级的们,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开始往前迈步。

哪知没走几步,司见肖又从班里跑了出来,手中提着水杯。

“呃,不等了吗?”

“不等了。”吕漪澜从他身旁走过。

“也是,午休快要结束了。”司见肖补充了一句,小跑向开水房。

吕漪澜心情一阵低落,午休结束意味着距离她被任命为班长的时间点也越来越近了,她是真的不想接这个麻烦事,但除了司见肖以外她想不到什么人能帮自己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不熟……她不太擅长迅速地在新环境和陌生人通过交流建立关系,也没有自信去和卢月老师直接交涉。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麻烦的动物,或者说,正是因为麻烦才会被称为人。

吕漪澜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情不自禁地看向窗外,教室里女生们三五成群的欢声笑语仿佛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不是仿佛,就是没有任何关系。她自嘲地想道。

高一时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班长而受到排挤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即便是卸任后的第二个学期,她也没能和三班的同学融洽相处。

吕漪澜之所以离开三班选择读文科,倒不是因为她的文科成绩比理科好,只是想逃离那个不美好的环境而已。作为整个高一每次联考都没跌出过年级前十名的尖子生,选文选理都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在九班依然重蹈过去那样的命运,这样的逃离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像有一个解不开的结,锁死了她前进的道路。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