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无翼鸟的野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水声哗哗。

坐落在操场南面的小卖部洗手池旁,韩若一正在冲洗自己的眼镜。她刚刚捧起一把水扑在自己的脸上,现在脸颊还湿漉漉的,有细小的水珠粘在睫毛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小卖部门前,站着一个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的男生,是司见肖。

“给。”司见肖等韩若一擦好眼镜朝自己走来后,把一瓶矿泉水递向她。

“谢谢。”韩若一拧开盖子后没有马上喝,而是望着司见肖等待着。

她不知道司见肖为什么会突然来找自己,现在明明是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文科班为数不多的男生们基本上都聚集在篮球场那一块。

“最近还有接着写那个故事吗?”司见肖的开场白让她微微有些意外。

那个故事啊……韩若一为难地眨了眨眼,要说完全没写是假的,但是写的字数也不多,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承认自己的创作卡住了。

“写了一点点。”她自嘲地笑了笑。

“噢,我还挺想看续集的。”司见肖半开玩笑地说道。

韩若一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她摆了摆手:“你趁早忘掉吧,这是个有生之年系列的坑。”

“就不能好好写完吗?有始有终。”

“我也想啊。”韩若一苦笑,“可是现实很残酷。”

司见肖没有反驳,虽然他觉得在他们这个年纪还没有到真的能体会“现实很残酷”这句话的地步。

“话说你就是来找我闲聊的?”韩若一的好奇心忍耐不住了。

“如果打扰到你了的话那我表示抱歉。”

“没有,只是奇怪,你不去打球吗?”

“不是很擅长。”司见肖自嘲地说道,“要是他们缺人我可能会去玩,但是大多数时候不缺。”

韩若一敏锐地问道:“被排挤吗?”

“没有没有。”司见肖连连摆手,害怕给自己班里的男生扣上不好的帽子。

他觉得自己在运动上没有什么天赋,篮球也打得稀烂,就是一个菜鸟,下场也就是凑个人数陪大家玩玩而已。

“那你和林天最近怎么样?”韩若一话题转移得让司见肖猝不及防。

不过他也没有太错愕,本来自己来找韩若一聊天,也是因为最近文学社里的事情让他有点不安心,又不知道该向谁吐槽,憋的难受。

昨天的会议上虽然最后达成了全员通过重新面试决议的结果,但很明显林天心情十分沮丧,最后那番发言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自暴自弃。

“哈哈哈……”司见肖笑得很尴尬,这样一来即便他不回答韩若一也能明白他和林天之间是个什么情况。

“这样啊……为什么呢?之前你都认真道歉过了,他看起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韩若一不解地问道,她的声音不大,与其说是在问司见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因为最近我们又因为文学社的事情起了新的矛盾。”司见肖无奈摊手。

韩若一“呵呵”了一声,问:“对你来说,文学社重要还是朋友重要呢?”

“都重要,文学社让我得到了更多的朋友,同样我的朋友们构成了现在的文学社。”司见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而且我对此还不满足。”

韩若一举着倾斜的水瓶,瓶口凑在自己唇边:“不满足?”

“我和这一届的主编易诚有着很大的野心,但我们深感自己现在所聚集的力量还不够。”司见肖说。

韩若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司见肖社长,我怎么觉得你说话这么中二呢?很大的野心,聚集的力量,你们想干嘛?”

“中二怎么了?我觉得中二挺好的,至少时常可以自娱自乐。”司见肖为自己辩解道,“至于我们想做的事……当然是把文学社办好,把校刊办好。”

韩若一背着手踱了几步,忽然转过头来笑道:“这也算野心啊?”

“怎么不算了?”司见肖挠头,“你知道这有多难吗?”

“嗯……”韩若一沉吟了一下,又笑:“肯定没我写完那个故事难。”

“您可别这么说。”司见肖忽然真的有点担心她的那个故事会没有结尾。

“你还真想看啊?”

“翘首以待。”司见肖点头,“其实我小时候读过《说岳全传》,但是朱仙镇大捷之后看的太憋屈了……虽然我明白像这种忠臣良将壮志难酬的结局可能更容易牵动读者的情绪,但是……还是希望读到一些有圆满结局的故事。”

韩若一正喝着水,听了这番话差点一口喷出来,她狼狈地抹了抹嘴角的水渍,说:“哈?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套的历史模版是南宋中兴啊?”

“咦不是吗?泥马渡江那段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致敬桥段啊……”司见肖诧异不已。

“呃好吧,其实是的……”韩若一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先说好啊,我可没打算写一个什么圆满的结局,谁想要拯救那种腐朽的朝廷啊?一个从里到外都烂透了的东西,就这么败亡了才正常好吗。”

她说着朝操场的塑胶跑道走去,步伐很慢,仿佛是为了等司见肖跟上自己刻意把步伐放慢。

司见肖真的跟上去了。

“可是就算是从里到外都烂透的东西,也有你笔下的人物那般矢志不渝的家伙在拼命努力着啊,他们难道都只是过客吗?”

韩若一冷笑:“不是每个人都甘愿为那种东西拼命努力无怨无悔的吧?至少得看得到希望才会有去努力的动力。”

“难道现在的文学社让你看不到希望吗?”

司见肖双手插在口袋里,仰望着头顶的天空,脸上那云淡风轻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瞬间把话题引燃的人。

韩若一的神情也很平淡,惊异只存在了一瞬间,她笑笑:“原来你铺垫了那么久,最后还是想拉我上贼船。”

“我一直都想,一刻没停过。”司见肖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你对凤鸣心怀芥蒂,可我还是想努力一把。因为我觉得,你并不是真的心灰意冷了,相反你的野心一定也很大。”

韩若一不作反驳,她在足球场的绿茵草坪边蹲了下来,最后索性换成了坐姿。

司见肖站在边上,猜不出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也没把握推进话题,他依旧望着天空,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谢谢。”

沉默持续了许久之后,他听到韩若一说了一声“谢谢”。

“谢什么?我在等你决定呢。”司见肖说。

“谢谢你看得起我啊。”她捧着自己的下巴说,“不过如果你真正了解我,就不会觉得我适合文学社了。”

“为什么?”

“因为我和你想的根本不一样。”韩若一回答,“我是个腐女。”

说完这一句自爆般的话语之后,她反倒觉得轻松了不少。

“哦。”司见肖回答得很平淡。

韩若一扭头看他,眼神有点不满,感觉自己好像被轻视了。

“我说怎么读你写的小说的时候,总觉得将军男主角和谋士男二号之间的关系有点怪怪的……”他说,“原来你喜欢耽美啊?”

“当然,异性只是为了繁殖后代,同性才是真爱啊!”韩若一握紧拳头。

司见肖在她身边坐下,说:“你这种自爆式的发言不是比我还中二吗?有什么资格装成熟啊……”

韩若一无言以对,倒不是她被司见肖给说倒了,而是觉得司见肖完全没有抓住自己说的话的重点,而且几乎每一句都没有抓到。

他的反应和她想象中不一样,让她感到自己的自爆发言完全没有收获到应有的效果,白瞎了自己自爆之前内心鼓足了勇气准备接受世俗主流目光的鄙视。

“耽美题材怎么说呢……还是比较小众的东西吧。”司见肖根据自己对网络小说环境的了解说道。

“是啊,一般人根本就不能理解。”

“不过你写的很隐晦啊,并不露骨,我觉得一般人还是可以接受的。”司见肖说。

“因为我还抱着想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走萌芽系这条路……”她捂脸解释道,“写的太露骨怕是要凉。”

“写小说的本质是在写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牵绊,韩若一,能说说你为什么喜欢耽美吗?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在你心里为什么就比男女之情更高?”

“因为很纯粹啊,不看脸不被色相左右,也没有任何一方需要像女性繁殖后代那样做出牺牲,平等而伟大,历久而弥坚!”

“那为什么非得是爱情呢?你所说的这些,友情也一样能做到。”司见肖开始给她挖坑。

“因为爱情是只对一人的,友情可以对很多人!层次有区别的好吗!”

“真遗憾,它们的本质是没有区别的。”司见肖说,“友情虽然可以对很多人,但和每个人的友情羁绊深度都是不同的。总有一个人你会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你知道他比其他人更重要,虽然可能平时嘴上不会说,但心里就是知道。你读过江南的《九州缥缈录》吗?”

“听……听过,还没读过……”

“去读读看吧,一共六卷,其中第五卷的卷名是‘一生之盟’,读完之后你就知道我说的意思了。”司见肖说着站了起来,拍去了粘在裤子上的灰尘和草茎。

韩若一吃惊地看着他,有点不相信他这就要离开了。

“一个人默默地写其实很孤独吧,既然你的野心是向萌芽进军,那就说明你也希望得到更多的认同,为什么不先来凤鸣试试呢?”司见肖抛出了自己最后想说的话,“韩若一,虽然我觉得你的文笔很好故事很吸引人,但是最后检验作品的永远是市场和读者,倘若你都没信心在凤鸣一鸣惊人,又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成为《萌芽》的写手呢?”

“你在激将我吗?”韩若一蓦然轻笑,仿佛在表达自己的不屑。

“我只是在为自己的理想寻找可靠的盟友和伙伴。”司见肖回答道,“我和易诚决心要做出笼中最好的校刊,说是野心也好妄想也罢,总之这是我们的目标。”

韩若一微微往后仰,用双手撑着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烫的塑胶跑道,说:“可是一瓶水就想收买我?社长也太没诚意了吧?”

“哈?所谓仁人志士忠诚良将不都是只需要听几句好话就能怒发冲冠誓扫胡虏奋不顾身至死方休的吗?”司见肖厚颜无耻地反问道。

韩若一“嘿”了一声,似乎并不反对。

“下周三晚上文学社开会,一起来吧?”司见肖临走前对她说道。

“我可不想去看你和林天吵架。”

“如果我们不吵呢?”

“行吧。”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