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分歧与退让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图书馆自由阅览室的长桌上,凤鸣文学社的成员们安安静静地阅读着各自手上的稿子。这些稿子是高一新生们的报名志愿书,或者说是投名状。

每一份稿子经过阅读评判后都会被评阅者签名并打上“√”或者“×”然后传阅给下一个人。任何一份稿子集齐三个“√”或者三个“×”就会被确认为通过或者淘汰。

至少三个相同意见来决定结果,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个人风格喜好或者审美观念不同带来的误判,本质上是司见肖和易诚为了追求公平而产生的评判办法。

司见肖的手边还有两份没有传阅过的作品稿件,那是他在分发稿件之前就预先挑出来的,是林天拜托他帮忙“留一下”的那两个女生的作品。

他在一开始就读完了这两份作品,本来还抱着一丝“或许这两个人本身能力也足够进面试”的侥幸,然而第一篇读完之后他的心情开始复杂,第二篇则是根本没有坚持读到结尾就早早判了死刑。

这两份作品假如完全照他们的程序来评判,将会毫无疑问地早早集齐三个叉叉出局,司见肖甚至觉得它们连一个“√”也得不到。

文笔僵硬,非常之僵硬,怎么偏偏林天就接受了这两个女生的拜托,非要保她俩进面试不可呢?司见肖觉得遗憾又无奈。

保就保吧,等到了面试再看看这两个女生有没有别的过人之处,然后再考虑是否将她们吸纳为凤鸣的新成员,这也未尝不可。

司见肖心里也认同着,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擅长的能力都是不同的,也许这两个女生在文笔上暂时还没有入门,但如果她们有其他方面的才能,一样也可以成为伙伴。

毕竟他可是很讨厌用一套死板的标准来衡量人的高低的做法,尤其是呆在笼中那份具有压迫感的学习环境下。既然人的发展可以是多元多样化的,那么评判的标准也应该可以是多元多样化的。

“我这边全部结束了。”易诚把面前的稿子整理了一番,然后看向司见肖。

“我这边也差不多了。”司见肖抬起头说道。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统计淘汰和通过的人数,虽然预计接受面试的人数在一半左右,但实际操作的时候肯定在人数上会有所浮动。经过两人耗时三分钟的点算之后,得出的结果是获得三个“√”拥有进入面试资格的稿件共计49份。

这个人数刚好在他们能够接受的浮动范围之内,省去了纠结的二次筛选环节。

司见肖将那四十九份稿子和自己手边留下的两份合在一起,然后对其他凤鸣的同伴们表达谢意,毕竟这是大家从周末休息挤出时间汇聚到一起共同完成的任务。现在任务完成了,也意味着大家可以散场各自行动了。

“走吧?去买炸鸡柳吃?”易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有在周末的下午吃点心的习惯。

“你自己去吧,我把通过者的名单和班级抄一份,到时候回学校好通知他们。”司见肖将草稿本翻到了空白的一页,开始从上到下抄写那49份作品投稿人的名单。

易诚说:“既然如此,我就等你写完一起走好了,反正也用不了多久吧?等你写完买上炸鸡柳慢慢走去学校?”

“那得走好几公里呢。”司见肖笑了。

“不急,现在才四点钟多一点,买炸鸡柳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易诚似乎对炸鸡柳有着某种难以解释的执着。

“好好好,等我抄完我们就去买炸鸡柳。”司见肖无奈耸肩,“要不要顺道再买份奶茶?”

易诚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这两种东西好像不太般配。”

司见肖莫名其妙联想到了那个德芙巧克力的广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草稿本上的笔划也扭歪了。

“话说林天今天为什么没来?”

司见肖说道:“他和我打过招呼了,可能有什么事吧。”

“噢……我听说你们和好了?”易诚又问。

“算稍微好一点了吧,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努力挽回前任的暖男。”司见肖苦笑着说。

易诚咧嘴:“这个比喻有点gaygay的啊。”

“可不是吗?你看看这两份稿子。”

易诚接过司见肖递给自己的稿子读了起来,舒展的眉头渐渐拧起,他疑惑道:“这两份作品没审过?你直接给毙掉了?虽然说这个水平确实有点……不过不符合程序吧?”

“是不符合程序,我直接给保送面试了。”司见肖说。

易诚沉默了一下,很快猜到了:“林天拜托你的啊?”

“嗯哼,他都已经信誓旦旦了,我总不好让他在学妹们没面子吧?”

“可是这也……”

“等面试再说吧。”司见肖打断了易诚的话。

易诚点了点头:“你打算用这种方式还林天人情吗?可是你本来就不欠他吧?之前你不是坚持,你和他都没有错?”

“那么错的人是谁呢?”司见肖写完了名单,放下笔扭头朝易诚看去。

他们彼此目光相接,空气里的氛围忽然变得有些沉重。

对视良久,易诚缓缓说道:“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吧。”

司见肖将稿子和名单都装进书包,起身将包甩在肩后:“走吧,去买炸鸡柳。”

易诚双手插在裤兜里,跟着他走出了阅览室:“如果之后林天希望让这两个人顺利通过面试怎么办?”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司见肖敷衍地回答道,他不想现在去思考这个有点困难的选择题。

一边是公平公正的原则,一边是他和林天重修旧好的机会,这个双向选择剥去层层外衣之后其实就是一目了然的“大公无私”和“因私废公”。

“逃避是没有用的。”易诚提醒道。

“我知道……”

“那就现在做出决定,现在,立刻。”易诚绕到司见肖身前拦住了他。

司见肖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揉着自己一侧的太阳穴说道:“好吧,如果现在一定要我给个答案,那答案只能是面试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易诚说:“那林天怎么办?万一他已经夸下海口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管了的意思?”

“凭什么我要管那么多?”司见肖心中有些怨气。

“因为你是我们的社长啊!是头儿。”易诚咬牙,“你和林天要么完全达成一致,要么彻底一拍两散,这么阴阳怪气地吊着算什么事?这一次是招新,以后呢?以后怎么办?”

司见肖的喉结蠕动了一下,他说:“好,那就……”

“算了我帮你做决定吧,这一次的面试,你就别来了。”易诚一拳擂在司见肖的肩膀上,用不容反对的语气说道。

“我不来?你的意思是你去主持面试?你来当恶人?你把那两个女生刷掉,然后让林天……”

“他要是最后非得怨恨一下,那就怨恨我。”易诚说。

“扯淡吧你,本来两个人的矛盾这下变三个人了。”司见肖撇嘴,“我不答应。”

“好,那我还有一个办法。”易诚抓住了想要往楼梯下走的司见肖,强迫他听自己说完:“前一个办法是壮士断腕,这个办法叫饮鸩止渴。”

“什么意思?”司见肖眼神忽然锋利了起来,饮鸩止渴可不是什么好词。

易诚说:“这一次面试你还是别来了,交给林天去主持,他想让谁通过就让谁通过。他保住自己不食言的面子,你撑住你们的友谊,至于后果让凤鸣来消化。”

“呵呵,你自己也说了,这他妈叫饮鸩止渴!”司见肖甩开了易诚的手,“就算这样能保住我和林天的关系,那之后难道我们就嘻嘻哈哈什么都不去改变又度过一年?”

易诚沉着脸望着他往下走的背影,过了许久,跑上去说道:“我对大家都有信心,而且让林天主持面试的后果未必会像你想的那么严重,到时候担子大家一起扛。”

“那凤鸣的未来怎么办呢?”司见肖问,“等明年高三我们这一届就退社了,你不怕放眼望去国无栋梁啊?”

“后辈是可以培养的。”易诚坚持道。

司见肖觉得自己累极了,而且他觉得自己现在和易诚争得面红耳赤很可笑,他们明明是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

“喂,已经过了四点半了,去买炸鸡柳吧。”

易诚也看了一眼手表,欣然同意。

走出图书馆大门的时候两个人表情如常,仿佛刚才那场激烈的争执不曾真的发生过一样。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