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智障归家路漫漫

文学社和音乐上联手这听起来没问题,但是写歌词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实在也不是谦虚。

“你这是想要公开处刑我吗?坚决驳回。”那种中二羞耻的东西被音乐社的鬼才们当成歌词搬上舞台,司见肖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妥。

乐见曦本来还满怀期待的,但是见他把拒绝的话说的那么死,不由得遗憾地垂下了眼,一时间也不说话了。

司见肖也跟着沉默了一阵,决定把话题带到学习上。

“我说,你要不稍微上点心读书?”司见肖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脸皮有点火辣辣的,回头看他自己高一的成绩,着实没什么资格对别人说教。

“不好,我还不想向学习低头。”

“哪怕将来考艺校,文化课也是有分数要求的吧。”司见肖一边抄写一边给她讲道理,他觉得以乐见曦的情况和天赋,将来很可能会走艺考这条路子。

“考艺校的事……我都没敢跟家里说,因为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不会认同的。”乐见曦叹了口气,“头儿你就别操心了,到文科班好好努力吧。”

没想到她还会反过来鼓励自己,司见肖有点意外了,他轻轻“嗯”了一声,又说:“丑话说在前头,这一次我救不了你了,理科的那些东西……我自己也不懂。就是因为不懂我才去文科的,你知道分科前的联考我物理考了多少分吗?”

“没及格?”乐见曦听他说得夸张,就大胆地往低了猜。

“21分,当时我们班物理老师出差了,给我们代课的是隔壁班的老周,他看了我的卷子直接劝我转了文科。”司见肖自嘲地说道。

乐见曦呆了好一阵子,才缓缓说道:“我有点不太相信,头儿你之前成绩那么好的。”

“初中和高中根本就不一样。而且,我们还是在最好的‘笼中’。”这时司见肖写完了作业上的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将本子合上舒了一口气。

“我觉得没什么不同的,都是上课作业考试排名……初中和高中,都是没意义的大铁笼子。”乐见曦支着脑袋说道,“难道我们生来就要被别人用他们的标准来衡量高低吗?”

“我也不知道这些的意义,可大家都这样做。我参加文学社的初衷,也是想找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意义。”司见肖收拾东西起身,停顿了一下后说:“大人们会认为合群的小孩才有出息。”

合群……真是个无趣的形容词,乐见曦还在回味司见肖的话,等她回过神来时,司见肖已经拎着包走到门口等着了。她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上去对他道谢:“头儿,今天多谢仗义相助!”

“没事,你怎么回家?”

“好像坐公交4路和31路都可以,头儿回家是4路比较方便吧?那我也坐4路。”她笑嘻嘻地说道。

司见肖没有意见,两人一前一后走下了图书馆的楼梯,夏季末的五点半天色依旧很亮,马路对面的巷子里有推着小三轮车的小贩在买凉粉。

“哎头儿你想不想吃那个……”乐见曦一边走上马路一边回头问道。

司见肖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接近的危险,迅速地跳上前把她往后拉了一下。

“啊!”女生的低呼声被鸣笛声盖住了,白色的保时捷从两人面前飞过,风带起了她的发丝。

司机在十米之外停下,下车用方言朝这边骂道:“小短命!”

司见肖看到右侧的车窗玻璃降了下去,一个和他们年纪相仿的长发女生望了他们一眼之后对司机说了点什么,那司机便回到车里去了。

白色保时捷缓缓启动,朝远处开走了。

“头儿你刚刚是不是救了我的命……”乐见曦喃喃说道。

司见肖心说救命倒是不至于,那辆车已经减速了,即使撞上也只是把你撞进医院而已。

“横穿马路之前要一停二看三通过啊混蛋。”司见肖一掌拍在她后脑勺,几乎将她拍了个踉跄。

“头儿你下手太重了!”

“不重你能记住吗?”司见肖撇嘴,“这些本来该是叔叔阿姨教你的,如果哪天你这个放养的蠢货蠢死了,我参加你的葬礼,一点都不会同情他们的。”

“不要,我还不能在这里倒下,我还有梦想没有实现!”

“你以为你是热血番剧的主角吗?”

“是女主角!”

“那编剧真是糟糕透了。”

“胡说!”

4路公交车停在了站台前,司机看了争吵着没有要上车意思的两个学生一眼,按下了关闭车门的按钮绝尘而去。

“你别和我说话了,我想静静……”

司见肖忍住了自己吐血的冲动,在心里发誓:我,司见肖,就是憋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不会再和你说半个字!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网络上看到过的一句话:永远不要试图和智障辩论,因为智障会把你的智商拉低到同一水准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从某些特殊的方面来看,乐见曦和智障只有一线之隔,但司见肖认为这主要得归咎于她那对长年在外地工作无暇进行家庭教育的父母。

第一次了解到她的家庭状况是在初中,无意间听到了班主任和乐见曦的父亲在电话里的交谈。司见肖通过听到的只言片语加上自己的猜想得出了乐见曦处于被放养着野蛮生长的结论,后来彼此成为同桌之后的交流也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基本和现实一致无误。

在初三那个每一位“父母老师眼中的好学生”都在为考上“笼中”努力时,年仅十五岁的司见肖萌生了想要拉这丫头一把的念头……

但那并不是一场单方面的拯救。对司见肖来说,他在那段帮助他人的经历中也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救赎。

“头儿……头儿,你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司见肖的回忆被打断了,他的视线重新聚焦,看到少女正惴惴不安地望着自己。

“没有。”他淡淡地回答道,想转开目光去看看下一班车来了没有。

乐见曦接下来的动作吓了他一跳,她毫无预兆地忽然伸手捧住了他的脸扳正。

“干……干什么?”司见肖感觉自己脸红了。

“嘿嘿嘿,让我研究一下,头儿是真的没生气还是傲娇。”

司见肖听完直接挣脱了她的手,忍了忍以良好的修养把那句“您有病啊”给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

新一班4路车慢悠悠地停了下来,这一次他果断自己先跳上了车。

见车上很空,乐见曦指着后面高处的连排座位说道:“我去那里了!”

司见肖“噢”了一声,就近找了个单独的位置坐下:“那我就坐这里了。”

乐见曦愣了一下,总觉得这发展有什么不对,但是她又说不清楚,只好郁闷地在司见肖右侧的单独位置坐下。

“头儿等回学校我请你喝饮料吧。”

“如果是为了谢我那就不用了。”

“为什么?”

“这样的事以后少一点,就是最好的答谢了。”

乐见曦犹豫了一下,问道:“头儿你会嫌烦吗……”

司见肖也犹豫了一下,无视了自己的心中的忐忑回答了“有点”。

之后直到司见肖下车前的五站路里,他们都没有再聊什么了。司见肖知道是自己聊天方式的问题,但他不想去纠正问题。

他知道这是自己性格里差劲的地方,为了自己单方面的“方便”,有时候比起认真解释原因他更喜欢用谎言一句带过,哪怕是违心的。明明还是经常怀着少年人的心气,却不知不觉学会了用大人的处世方式。

“我到了,你路上小心。”他在下车前对乐见曦挥了挥手。

“嗯,再见,头儿也小心。”乐见曦也挥了挥手。

司见肖下车之后乐见曦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但下一站并不是她要下的站。

她站在车门前,透过玻璃望着那个少年远去的背影,心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像只是突然忍不住想看着他离开,身体就这样自然地站起来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3 智障归家路漫漫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