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无法拒绝的请求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鼠标的光标在单独分组的好友栏来回移动,几度移到那个兔子头像上又跑开,仿佛在表达坐在电脑屏幕前的人内心的挣扎。

司见肖几经犹豫,深呼吸了几轮,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点开了学姐戴诗言的聊天框。

他怀着一种复杂难言的心情开始十指敲打键盘,在对话框内输入了一行字:“诗言学姐,下午好。”

对着屏幕迟疑了片刻,司见肖就咬着牙把这行字删掉了,因为觉得看起来特别蠢。

他甚至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百度一下“与女神聊天用什么开场白”,而且是“急,在线等”的那种。

司见肖郁闷地打开了百度,但是并没有真的去搜索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这会让自己看起来比直接发那一行字更蠢。

他觉得自己平时也算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风趣幽默,为什么到了戴诗言这里就莫名其妙地怯阵了?

回想起自己迄今为止和乐见曦无数次白烂对话,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他妈和女生说话聊天的经验全是乐见曦陪着练出来的。

但是很不幸,乐见曦不是一般女生。

在司见肖看来,戴诗言也不是一般女生,但如果有一张X轴正无穷为高冷负无穷为逗逼、Y轴正无穷为聪慧负无穷为蠢萌的四象限表格,戴诗言和乐见曦绝不是一个象限之内的甚至截然相反。

戴诗言不是个宅,所以他和乐见曦练出来的即兴玩梗接梗的功夫在戴诗言这里完全没用……

像学姐这样的文艺女青年,是不是用王家卫风格的语言作为开场白比较好呢?司见忽然肖脑洞大开。

比如,“诗言学姐,每一次找你聊天对我来说都是久别重逢。”

又比如……“在我16岁之前,从未见过什么‘女神’,没想到现在最虔诚的信仰,是你。”

他还在脑海里羞耻地胡思乱想的时候,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兔子头像跳动起来,对话框里出现了一条新的信息。

“嘿,学弟,周末愉快,在写作业吗?”

司见肖捂着自己的胸口,他能感受到心脏加速跳动的震感,戴诗言发过来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话,但却像是一道命令启动了他体内的核反应炉。

“没在写作业。”他飞快地回复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诗言学姐,下午好”。

敲下回车的那一瞬间,他心生自嘲,到底还是把那句删了的话又一模一样地发了过去。

“哈哈哈学弟你真有礼貌。”

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断电,司见肖就能从黑掉的电脑屏幕反光上看到自己傻笑的脸。

戴诗言三言两语,他的高兴就多的仿佛要从身体里溢出来了。

还没有斟酌好该回什么话,那边戴诗言又发来了新的消息。

“招新进行得还顺利吗?”

这个问题倒是不难回答。

“学姐放心,挺顺利的,自从那天招新宣讲之后,我们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报名的作品,其中也不乏有让人眼前一亮的。”

“嗯嗯,那就好。”

“我们打算明天到图书馆碰头把稿子筛选一下,挑出有潜力的邀请他们参加之后的面试。”

“哈哈哈,我怎么感觉学弟你们完全在复制去年我们的做法啊?”戴诗言在句末跟了一个调皮吐舌的表情。

“向学姐学长们学习经验。”

回完这句,司见肖对着聊天窗口等了很久,看见窗口上方戴诗言的状态是断断续续的“正在输入中”。

他心情忐忑满怀期待地等了五分钟,没有见到戴诗言发新的消息过来。

诗言学姐在做什么?司见肖想象着另一边的戴诗言欲言又止的样子。

“正在输入中”不知道是哪个恶魔的伟大发明,让处在和暗恋对象聊天中的蠢货们总能在脑海中延伸出无限的幻想。

司见肖又等了五分钟,也没有再见到过“正在输入中”的状态,耐心终于耗尽。

“学姐?你还在吗?”

“嗯?怎么了?”这一次对面回复的很快,伴随着一个疑问的表情。

看起来戴诗言似乎是默认他们两个人都结束聊天了。

司见肖愣住了,他迟疑自己是否应该询问诗言学姐刚刚是不是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话又删掉了,如果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的话,他一定会问的,但是现在却觉得不方便如此直白。

暗恋中的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一方面小心翼翼唯恐自己的感情变成司马昭之心,一方面又非常期待暗恋的对象能够凭自己的能力找出关于这份感情的蛛丝马迹并为之感动欣然接受。

现实却是,往往很多人要到N年以后,才会渐渐明白“我怎么知道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你要对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我”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没什么……”司见肖心情有点难受。

对面的戴诗言沉默了五秒,回了一个生气的表情:“有话就说啊!”

司见肖对着聊天框若有所思:看起来有的时候和女生聊天,反其道而行会更有效果,或许这就是兵法中说的欲擒故纵?

“……”他回了一串省略号。

“干嘛啊?学弟,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送情书?话说上次你到底是想找谁啊?我就一时兴起稍微捉弄了你一下,结果你话都没说几句就跑了。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戴诗言的脑洞也挺大的。

司见肖见到这些话不免脸一黑,他痛苦地放开鼠标,双手抱头把脸压在键盘上一通蹂躏。

但是他忘了自己现在还开着和戴诗言的对话框,于是脸滚键盘一番之后……

戴诗言估计看着这句莫名其妙的“欧is空间大彼此耳熬枯受淡撒娇sa看能否大家能充点卡难吃的开户费”懵了,半天没有回复一句话。

司见肖抬起头看着屏幕也有点懵,不过幸亏他才思敏捷瞬间就想到了补救的办法。

“学姐,抱歉,刚刚是我堂弟恶作剧,我已经把他打了一顿了。”

骗你的,我堂弟不在这儿,我也向来打不太过他。

戴诗言回了一个擦汗的表情。

“学姐,我先下了,拜拜。”司见肖没等戴诗言回应就飞快地把自己的QQ状态调成了隐身,那效率丝毫不亚于那天从戴诗言面前落荒而逃的时候。

另一头的戴诗言忧郁地望着头像暗下去的对话框,不知不觉嘟起了嘴:“什么啊这学弟……”

司见肖靠在椅子上发了许久的呆,忽然觉得自己开着电脑也无事可做,要是打游戏的话一会儿母上大人回来又该给自己脸色看了。

就在他准备下线关机的时候,又有一个头像跳动了起来。

瞥了一眼,司见肖居然再次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

是林天。

他迅速地点开了聊天窗口。

“在?”是林天的说话风格。

但是司见肖印象中之前他们两个关系好的时候,林天找自己都会发“在吗?见肖。”

“在,怎么了?”司见肖回应。

“隐身在线?”隔着屏幕司见肖都能感觉到林天那副鄙夷的表情。

“有事说事。”司见肖心想自己不能太惯着这家伙,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林天有些愧疚,但这不意味着林天到了他这儿就事事占理。

“关于招新的事情,和你商量。”

“说。”

“明天筛稿子,我不来了,你和易诚把关看着办吧。”

“好的。”司见肖也没想去问林天临时鸽掉周五放学前约好的事是什么原因。

“不过有两个人你帮我留一下。”

“啊?”

“嗯,拜托了。”

随后司见肖就看到林天发过来两个人名,后面跟着他们各自的班级。

对着那两个名字研究了五秒,司见肖觉得这两个名字的主人似乎都是女生。

“为啥?”他奇怪林天为什么要特意留这两个人。

“噢,是这样,她们两个所在班的宣讲是我去的,后来她们联系了我,都说很想很想加入文学社。”

“……你答应了?”

“女生的请求有时候很难拒绝啊,而且我看她们挺心诚的,是真的想加入。”

司见肖十分头疼地想道:“真的想加入文学社”和“真的想好好为文学社活动”是两码事吧?

林天性格里一个不知道该算优点还是缺点的地方就是,他对待女生特别宽容,有的时候甚至有点不讲原则。

如果坚持原则的话,司见肖和易诚肯定会以公平公正为基础对所有人的作品进行评判,然后择优录取。但是林天在这个时候这样拜托自己,他心里不禁也犹豫了。

这一次他们和音乐社联袂演出的招新宣讲效果还不错,截至周五收到的作品稿件有一百余封。

而司见肖和易诚准备在这一百余位报名的新生里筛选出一半左右作品还算可以的人进入面试,也就是明天碰头的作品筛选结束后就要踢掉一半,留下进面试的人要控制在五十个左右。

在五十个名额里面不看水平帮林天留下两个人,这样做可以吗?司见肖在心里问自己。

如果这两个人的水平不足以进入面试,但他为了林天而留下了她们,并且因此挤掉了原本该进面试的人的位置,这就有失公平了吧?

司见肖对着聊天框苦思对策。

直接拒绝林天虽然能够恪守自己的正义,但却会陷林天于非常为难的处境之中。眼下在韩若一一通莫名其妙的操作下两人关系才刚刚有所缓和,司见肖同样也舍不得在这个时候和林天再起冲突。

唯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公平筛选的基础上,强行增加两个位置给那两个拜托林天的女生。虽然这样做对那些被淘汰的人依旧不公平,但至少这样的不公平比影响到本该进入面试的同学的不公平来得稍微能让司见肖的良心接受一些。

这是他现在为了修补友谊的裂痕所能够对林天作出的让步。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