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想成为朋友

乐见曦跟在司见肖身后走出了校门,等离开了巡视的主任的视野后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和他并肩而行。

“头儿,新环境还行吗?”

“还行吧,你呢?”

乐见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鼓起腮帮子道:“头儿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又没换班级……”

司见肖恍然想起她还是呆在原班级读理科的,自己这话问的真是糊涂。

“对啊……你没换班级,我想岔了。”司见肖拍了拍额头。

“话说我的暑假作业顺利过关了,多亏了头儿和主编大人。”乐见曦很高兴地说道,“对了,你今天见到主编大人了吗?”

“见到了啊。”司见肖回答道,“我们一起去找了主管文学社的冯老师。”

“是吗,我还没和我们音乐社的老大见面。”她说,“也许明天有机会……”

“音乐社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没有……你们呢?”

“招新啊,征稿啊,准备校刊啊。”司见肖摊手。

“对哦,我们也要招新。”乐见曦忽然想起来了,“头儿你们什么时候去高一班级里宣讲?”

“还没定呢。”司见肖想先把文学社的成员聚集起来开个关于招新的会再决定。

两人走到公交站台,这时候站台上的人已经不多了,早一批出来的学生已经乘坐上一班车离开了。

司见肖脚步一顿,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目光从自己脸上一扫而过。

比他先走的吕漪澜此时此刻居然站在这里等公交车,司见肖觉得真是奇怪。

“你也等车啊……”他的语气有点尴尬。

“嗯。”

乐见曦好奇地打量着吕漪澜:“头儿,你同学啊?”

“嗯……介绍一下,这是这一届纪检部的部长吕漪澜。”司见肖说着把乐见曦拉到自己和吕漪澜中间,“吕漪澜,这是音乐社的副社长乐见曦。”

“WOW,纪检部,surprise。”乐见曦眨了眨眼,一拳捶在司见肖胸口。

司见肖猝不及防挨了一拳发出一声闷哼,皱着眉头问道:“你搞什么啊?”

“部长你好,先和你说明一下,我和头儿没有在早恋。”

吕漪澜愣了一愣,点点头:“你好……”

“我可以问部长大人一些问题吗?”

“问题?”吕漪澜脑海中闪过一丝警觉。

“嗯,关于纪检部的问题。”

“可以,你问吧。”吕漪澜心中瞬间已经假设了很多个可能面对的问题,她觉得自己这一刻简直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灵魂附体。

自信十足,落落大方,任尔牛鬼蛇神旁门左道我自岿然不动。

“纪检部经常会向政教处告状吗?”乐见曦非常不客气地问了一个问题。

“……”吕漪澜沉默了,她朝司见肖看去,后者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欠揍姿态。

“你们部里是不是有那种专门负责拆看学生信件的人啊?”乐见曦用手比了一个剪刀的动作。

“这谁和你说的……”吕漪澜一头黑线。

“咦,头儿,之前那本《萌芽》杂志是你借给我的吧?那个王什么虚写的什么什么故事里不是有写学校培养优等生组成拆看学生信件的剪刀小组……”

“你说的是王若虚老师写的《尾巴》吧,那个故事背景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这都快3102年了。”司见肖忍不住吐槽道。

乐见曦似懂非懂地“噢”了一声,然后又问吕漪澜:“那部长大人,你加入纪检部之后,经历过几次拆散情侣的行动呢?”

吕漪澜和乐见曦四目相对持续了大概十五秒,十五秒后吕漪澜败退了。

“司见肖你带手机了吗……”吕漪澜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啥?你在开什么玩笑,带手机是违反笼中的校规的。”司见肖义正言辞道,过了一会儿才好奇地问:“你要打电话啊?”

“我想打电话让我家里人快点来接我。”吕漪澜以手扶额。

这时候1路公交车停进了站台。

三个人陆续上车投币,这一班车的车厢空荡荡的。

“要是早上也这么空就好了。”乐见曦望着一排排空座感慨道。

吕漪澜在车厢中段随便找了一个双人座坐下,司见肖往车厢后侧走,乐见曦站在下客门旁拉着扶手往前看看又往后看看,奇怪地问道:“头儿我们三个人不坐近一点吗?”

“无所谓吧。”司见肖说。

“近一点方便聊天啊。”

“嗯,说的有道理,但是可能有人并不太想和你聊天。”司见肖嘴角扬了扬。

“头儿说的是自己还是部长大人?”乐见曦皱眉。

“你猜。”司见肖在最后一排的五连坐中间坐下。

“一定是没心没肺的头儿吧!部长大人这么好的人才不像你一样。”乐见曦“哼”了一声,然后走向吕漪澜,非常自然地坐在了她旁边的空位上。

吕漪澜的肩膀明显一颤,她回头朝后面的司见肖看去,目光弱小孤独又无助。

司见肖拼命忍着笑,一本正经地从口袋里拿出单词本,假模假样用功。

“部长大人你好高啊。”乐见曦伸手比了比两人的头顶,“感觉跟头儿差不多高?不到一米七吗?”

“喂,你胡说什么,我有一米七的好吗。”司见肖差点把单词本摔脚下。

乐见曦回头冲他吐舌头做鬼脸:“体检报告单167。”

“那是初三的体检报告!初三!我现在高二了!事物是发展的,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司见肖气急败坏地抗议道。

吕漪澜听明白了:“你们是初中同学啊?”

“嗯,我们是西城三中的。”乐见曦回答道,“部长大人初中是哪的?一中?还是华盛外国语?”

“嗯……”吕漪澜停顿了一下,“我也是三中的。”

“WOW,那岂不是很有缘。”乐见曦眼冒星星。

“嗯……”吕漪澜心里想或许这就是孽缘吧。

吕漪澜现在完全相信司见肖没有在和乐见曦谈恋爱——一般人大概承受不了这种奇怪的热忱和脑回路吧。

她也明白司见肖为什么特意坐到最后排去了,他不是在躲自己,是在躲乐见曦。

莫非连在站台上那番尴尬的介绍也是算计好的?是为了把麻烦丢给自己?吕漪澜被自己忽然开的脑洞一惊——司见肖!你太卑鄙了吧。

“嗅嗅……”耳畔忽然传来一阵鼻子努力嗅闻发出的声音让吕漪澜瞬间毛骨悚然地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

她强自镇定地扭头看了一眼正凑近闻自己的乐见曦,问道:“在……在做什么?”

“嘿嘿,部长大人的头发好香啊,是薰衣草味道的洗发水吗?”

即便乐见曦同样是女生,但见她对自己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后,吕漪澜还是感到一阵无所适从。

她回头朝司见肖求救道:“喂……那个,司见肖,你别假用功了,到前面来聊天吧……”

司见肖知道吕漪澜是真的扛不住了,他也不太好意思让她一直被乐见曦烦着。

拎起包走到前头,司见肖一掌拍在乐见曦头顶:“别缠着部长大人了,我有事问你。”

“啊?头儿你要问我什么?”

“你这学期怎么变成通校生了?叔叔阿姨有空管你吗?”

“他们还是不在家。”乐见曦耸肩。

“那你……”

“我上学期住校给班里扣太多分了……”乐见曦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吕漪澜忍不住插了一句:“老师不让你住了吗?”

“也没有……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她双手交握放在膝上,声音轻了几分:“大家都那么努力地想要为班级争取更多的小红旗,但是我总是把他们的努力搞砸……”

司见肖和吕漪澜不由自主地朝对方望去,能从乐见曦口中听到这样自省的话语,他俩都感到挺意外的。

“我不明白,既然你不想给班级添麻烦,那在寝室好好遵守纪律不就行了?”吕漪澜皱着眉头不理解地问道。

司见肖知道在吕漪澜的世界观里存在着绝对自律这么一回事,所以她没法理解乐见曦用停止住校来回避自己犯错的行为。

乐见曦低着头,尴尬地笑了笑:“我大概天生就……太爱闹腾了,改不了的。”

吕漪澜沉默了一下,扭头看向窗外,司见肖听到她小声嘟哝了一句“这不是能好好聊天吗”。

“部长大人,你是头儿的朋友吧?我也想和你成为朋友。”乐见曦脑袋往吕漪澜一侧微微倾斜。

朋友……这个词在司见肖和吕漪澜各自的心里都仿佛投入水潭的石子,激起一阵波澜。

好像在现在的高中生之间,很少会这样直白不含蓄地说出“我想和XX做朋友”这样的话,大家都是在日复一日的校园生活中自然地变成了亲近友人的关系。

即使是他和易诚,过去从相遇到相知也从未说出过“我们做朋友吧”之类的话。

现在的人,都已经不愿意坦率表达了吧。

司见肖很好奇吕漪澜会怎么回应乐见曦,但他故意没有朝她们俩的方向看,因为这种时候过多的目光注视反而会给当事人带来压力。

“因为你是司见肖的朋友,我也是司见肖的朋友,所以你想和我成为朋友?”吕漪澜用很理性的语气梳理了乐见曦的逻辑。

乐见曦点了点头:“嗯。”

“我和司见肖应该还算不上朋友吧。”吕漪澜自嘲一笑,“不过可以哦,你叫乐见曦是吗?”

“嗯!”乐见曦高兴得重重点头。

司见肖有点意外,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公交车上的广播响了,是到站提醒。

“你该下车了。”司见肖听到了到站的广播,拍拍乐见曦提醒她,“路上小心。”

“哦!对。明天见头儿。再见,部长大人!”乐见曦起身走到后门,一边道别冲吕漪澜挥了挥手,等车停稳开门之后跳了下去。

车厢里一下子只剩两个人了,司见肖捧着单词本,没有看吕漪澜但却对她说话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我还以为你家里一定会来接你的。”

“请别用那种话来形容我。”吕漪澜表达了自己的不喜欢,“怎么回家是我自己选的。”

“噢,抱歉。”司见肖停顿了一下,“你和乐见曦好像还挺合得来的。”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吕漪澜一脸无奈。

“不是吗?那你怎么答应她……”

“试问以一个正常人的情商能在那种情况下说出拒绝的话吗?”吕漪澜轻蔑地反问道。

“……”司见肖沉默了,觉得自己收到了赤裸裸的讽刺。

“开玩笑的。”她忽然轻轻叹了一声,“其实我挺高兴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跟我说,想和我做朋友了。那个瞬间,我心里好像有一片忍耐过漫长寒冬的花海蓦然之间盛放了。”

“喔,是可以写到优秀作文里的好词好句呢。”司见肖拍了拍手。

“那凤鸣文学社的社长大人为什么整个高一都没有写过优秀作文的好词好句?”

“也许还不够优秀吧。”司见肖没有在意她的挤兑,他很富有自我解嘲精神。

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由得在想,究竟是好词好句成就了优秀作文,还是优秀作文孕育了好词好句呢?

咦?关我屁事啊……优秀作文难道不是我们《凤鸣》最大的敌人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

PS:推一下森野老师的《灵灵不灵》。

19岁花季少女高考结束之后和同学一起皮一下?结果突遇车祸警告?哎,反正学渣考不好,这波不亏。但是老娘临死前没谈恋爱,这就很烦,血亏一个亿。但是没关系,就当睡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哟,这些人怎么都穿古装啊?哟,老娘怎么这么漂亮啊?穿越改命,爹强妈仙,出门修炼还能顺便谈个恋爱什么的根本血赚不亏。

正宗傻白甜,不甜不要钱!得妻若此,夫复何求啊(滑稽)。

链接:https://www.8kana.com/book/23796.html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4 想成为朋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