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您的好友“情商”已下线

晚饭前的最后一堂课是在司见肖心中看来和别的科目比起来不那么有趣的政治。

比起地理和历史,这是他最为头疼的一门功课,因为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枯燥冗长。

尽管老师们一再强调文科的学习方法必须是在理解的前提下进行记背,但政治课本中的有些东西理解起来总让人有些玄之又玄的感觉。

政治既不像地理的气候水文那样有分布规律,也不像历史那样具有故事性,司见肖心想,或许有时候,政治课的内容连讲课的老师自己也并不怎么以为然。

但不管怎么样,高考还是会考这些东西,所以即便再不以为然也得硬着头皮去记去背。

机械式地跟着老师讲课的进程,用红黑两色笔在课本上划下一段又一段的知识点,但此时此刻司见肖的心神已经不在书本与课堂的方寸之间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任课老师还算一个比较有趣的人,他在第一堂课上曾笑眯眯地跟大家说:“你们可以叫我彪老师,可以叫我阿彪,但是不能叫我彪哥。因为彪哥听起来太社会了,我怕有些不明真相的家长担心。”

彪老师可以说是相当幽默了,但即便如此他幽默的个人魅力还是没法彻底拯救政治这门功课。

司见肖偷偷瞥了一眼邻座的阿哲,第一眼乍看之下这家伙貌似一本正经地在听课,但总觉得姿态有些怪怪的。阿哲的身板坐的很正,一手压在书本上一手握着笔,但他的双手一直都不怎么有动作。

司见肖顿时明白了,阿哲这家伙原来在装模作样……

没想到,这位给他第一印象近乎于完美榜样的阿哲居然在上课的时候装模作样。司见肖不禁好奇起来,他想知道阿哲此刻到底在干什么。

他身子稍稍朝左侧倾斜了一些调整视角,终于在阿哲的左手和书本的掩护之间看到了一只iPhone……

“喂,你在做什么?”

“嘘,不要暴露我,说话的时候不要看我。”阿哲始终维持着自己的姿势,说话期间甚至都没有朝司见肖的方向转头。

司见肖心领神会,转回身子把视线放回自己的课本上,然后小声问道:“在看电子书?”

“嗯。”

“谁写的?”

“你猜。”

这家伙怎么说话跟女生似的……还你猜,猜个鬼啊。

“辰东?番茄?”

“是江南的《龙族3》啦。”

“噢《龙族3》啊……欸?不是书还没出吗?支持正版啊混蛋。”

“是小说绘上的连载版啦,放心,等老贼的书出了我当然会买正版的。”阿哲微微带笑。

说实话江南老贼的《龙族》系列在中学生群体中还是很有市场的,毕竟这个年纪最容易被“孤独”和“热血”的故事抓住心灵。司见肖也追过前两部,可惜老贼出书的速度实在太慢,而且老贼又是有名的坑王,只怕又是有生之年系列。

司见肖之前就对小说绘的连载有所耳闻,但因为害怕被坑所以一直没有敢追连载,这个时候却被阿哲给撩拨了心弦,偏偏又是在课堂上不方便询问他细节,好奇使然心痒难耐。

阿哲大概是猜到了邻座的心思,忍着笑意小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想听剧透的人。”

司见肖默然无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既想知道又不想知道,好奇心作祟却同时犹豫不决患得患失,是这个年纪特有的矛盾心态,还是人本来就是矛盾的集合体呢?

后半节课他完全没有听进去,笔记也没有跟上,笔记本上多了一些在旁人看起来无意义的字符和俳句一般零散碎片的句子。

“啊……”邻座的阿哲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叹息,但司见肖还是听到了。

阿哲用不易察觉的动作将手机收起来放好,然后正襟危坐不动如松。

“看完了?”

“嗯……意犹未尽。”

意犹未尽啊……如果自己哪一天也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凤鸣》一定会变得让人刮目相看的吧。司见肖在心中暗暗想着,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韩若一。

韩若一的那篇小说也让他读着有意犹未尽之感,是能打动人的故事是,可是这样的人才居然不为文学社所拥有。

到底是“国难思良将”啊,他想让凤鸣变好,就希望能够有更多像韩若一这样的同学能够加入进来。

希望今年可以借着招新的机会,从高一新生里挖掘一两个有潜力的新人吧……龙丘市人杰地灵,笼中学子又是一时之选,想必会有这样的人才的吧……

司见肖心想,如果新生里真的有韩若一那样的潜力的人才,他甚至不介意像隆中对里刘备请诸葛亮一样“凡三往,乃见”。

嗯……有画面感了。

草庐小舍之内,二人相对跽坐。

“校刊倾颓,庸才窃命,《凤鸣》蒙尘,在下不度德量力,欲振奋文学社于笼中,而智术浅短,遂用猖蹶,至于今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

哇羞耻,太羞耻了,中二到让人想钻进棉被里鬼哭狼嚎一番。

阿哲此时正奇怪地侧目看着抱着脑袋似乎想要钻进抽屉里去的司见肖,不明白他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景象。

此时下课铃及时响起,彪老师讲课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下课了,同学们吃饭去吧。”彪老师胖胖的小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司见肖起身离开座位,听见一旁的阿哲对自己问道:“司见肖,今天也一起去老食堂吧?”

“嗯……不了,我今天有事。”司见肖还惦记着林天说韩若一约自己晚饭在食堂见面的事。

“噢?有约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司见肖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什么?我想的是哪样的啊?”阿哲坏笑。

“告辞。”司见肖冲他抱拳,不打算多做纠缠。

阿哲笑眯眯地摆了摆手。

来到食堂的一楼,司见肖一眼就看见饭卡充值处旁边杵着面无表情的林天。

“上楼吧。”林天歪了歪脑袋向他示意楼梯。

“不先打饭吗?”司见肖奇怪地左顾右盼,“韩若一人呢?”

林天心里吐槽说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先惦记着吃饭啊?啊?而且你丫看起来啥准备都没有,看起来毫无胜算啊。

“她已经在楼上占座等着了。”林天说。

“Wait,我买个三明治,两分钟。”司见肖说着朝快餐窗口走去。

林天迟疑了一下,把到了喉咙边的那句“帮我也带一个”硬生生吞回了肚子里,跟着司见肖走向窗口。

“阿姨,给我装一个三明治,带走,谢谢。”

“我也要一个三明治,带走,谢谢。”

窗口里的食堂阿姨将三明治装好递给司见肖,然后对林天摊了摊手说:“抱歉同学,最后一个了,已经卖完了。”

林天顿时脸一黑,问道:“那……汉堡……”

阿姨指了指空空如也的柜台,似乎懒得回答。

“嘿嘿……”

卧槽。司见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合时宜地笑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尽力去忍耐了,但是或许是性格太过恶劣导致没忍住……

林天鬓角流淌下一滴汗珠,他缓缓转头凝视司见肖。

如果是放在平时两个死党之间幸灾乐祸一下开个玩笑也大无所谓,但放在如今的他们两人之上,连司见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了。

“抱歉,你要吗?”司见肖想了想把手中装着三明治的塑料袋给林天递了过去。

林天眉角一跳,没有伸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先上去吧”。

看到林天转身留给自己背影,司见肖又想把自己的脑子拿去烘干一下了。

那种情况,不该说“你要吗”,而是应该说“给你”。

难道真的如吕漪澜嘲讽的那样,自己完全不具备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情商?

不不不,就冲自己能够事后悔悟这一点,说明自己的情商还是在的,司见肖拼命地安慰自己。

只不过……有点迟钝而已。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 您的好友“情商”已下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