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年少梦想的同行(19)

“看到死而复生之人”这种奇闻怪谈本应该为“白鸽的迷宫”造势,吸引更多人前来探索。然而却恰恰相反。

这则采访最初被认为是这几个学生的自我炒作,然而这几个学生从森林回来之后,全部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恐惧症、抑郁症和双向情感障碍持续折磨着他们,几个人陆续自杀,回来之后活得最长的那个女孩,也没有坚持到半年。

除此之外,这片森林确实吞噬了太多人的生命,当地政府想通过它的“神秘”吸引游客,但大量国家拒绝这个国家的旅游信息。导致这一行为不但没有吸引来更多的游客,反而让布克的旅游人次大幅度降低。

为此,当地政府放弃了这片名为“白鸽的迷宫”的森林。

没有了资本和政治的双重加持,这儿很快被人遗忘,只有一些很偏僻的旅游攻略和一些细心而执着的旅行作家,孜孜不倦地为这个神秘而广阔的地方做注。

何满尊看的旅游攻略并没有提到这个地方,但康季倒是说了一嘴,毕竟这种传说频出的地方,很有可能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神秘”。不过他顺嘴一提的还有好几片森林,都是各种传说,一个比一个神秘。其中有一片无人问津的雨林,据说驻扎了一支二战时期留下来的纳粹部队,他们因为没有及时受到战败的信息,一直蹲守在森林里。他们甚至在森林里跟俘虏的女人生了孩子,建立了一个“森林国家”。

这种传说数不胜数,何满尊也没空一一分辨。

而且现在,这片森林快被淹没了。

由于马尾女孩和朱诺在深海的激斗,沿岸的群山和树林不断裂开深达十几米甚至几十米的沟壑,海水浇灌进去,冲刷着岩石和泥土,参天大树纷纷倒塌。

即便故事里的巨大动物真的存在,在这种浩劫般的天灾面前,他们也跟小虫子没什么区别。

何满尊感觉布克这座城市已经和几分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不知道这场大水,会杀了多少人、兽。他同样也不清楚,水下的人,现在打到了什么程度。

而就在这时,几万吨海水升了起来,像一只巨大的流体冰激凌。“冰激凌”的高度超越了何满尊所在的距离,他急急地拉着鸽子往后退,目光被卷荡开来的雪白水花所填满。

突然的,“冰激凌”向两边裂开,漆黑的太刀像一只振翅而翔的乌鸦,从开裂的水流中迸裂出来。

太刀下是朱诺堪堪避过这一刀的翩跹身姿。

然后是炮弹般冲击而出的马尾女孩,在朱诺避开太刀的那一瞬间,急速逼近,电光石火地抓住了她的脖子,携带着她冲天而起,甚至追上了更早飞上苍穹的太刀。

她手轻轻一捞,抓住了太刀。

“弑神?”马尾女孩的声音中混杂着少有的雀跃,像鲨鱼闻到鲜甜血腥味时,在深海中摆动的尾巴。在这种雀跃中,她将窄身长太刀穿递进了朱诺的胸口,刀锋穿透心脏,从背脊处炸开,背部肌肉和骨骼化成了红色的粉末,像绽开的裙摆,从她身下沛然扬动,“你让我很高兴,比拼图有意思!”

“但你让我……不是那么高兴!”朱诺被马尾女孩单手抓在空中,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悬着,长发从风中扬洒。突然的,她的身体发出一连串“格拉、格拉”的声音,然后她的脑袋顺时针转了180度,原本面对着女孩的脸朝向了大海,然后毫无预兆的,她整个脑袋从脖子上掉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连神都愣了愣。

朱诺失去了脑袋的身体猛然动了起来,双腿夹住了马尾女孩的腰,藏在腹部的肋骨全部撕开皮肉翻起来,像藏在盒子里的一排短刀,因为触发了某个机关而站起来。

马尾女孩迅速放开朱诺的脖子,从虚空之中抽出第二把刀,划开流畅的圆弧,挡在暴起的肋骨前。旋即一脚重重地踏在朱诺的下腹,她如同一颗炮弹般被踢了下去。

这一幕电光石火,马尾女孩的速度虽然快得惊人,但腹部依然被划伤了。

神,流血了。

朱诺的脑袋和身体几乎在同一时间沉入大海,而在片刻之后,完整的朱诺从海水中站起来。她不再尸首分离,翻开的肋骨,又一条一条收了回去,纤细的小腹以一种极其诡异的、仿佛是拉上柜门一样的方式愈合。唯有胸口被太刀切割的口子,怎么也收不回去。

何满尊趴在白鸽的羽毛丛里,直勾勾盯着朱诺身体愈合的场景,太诡异了——他也有极限的再生能力,但那是血肉的自我愈合,跟朱诺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

朱诺更像是一个精致的玩具娃娃,可以换装,可以换脸,每一个关节都是有滚珠连接在一起的,本是冷淡内敛的少女,只要把头拆下来,换上另一个,立马变成了笑容灿烂的阳光女孩。空着的手拆下之后,可以换上紧握着巨大刀械的手。

她的身体可以打开,里面藏满了糖果,五颜六色,“哗啦啦”地流泻出来。

马尾女孩也对这具身体产生了兴趣,在高高在上的天穹微微低下头:“比起上次,你变强了,强了很多。是风信让你变强得吗?”

“风信啊……”朱诺在海面上轻轻抬起头,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啊,那一次……你就应该杀了我们的。”

“那时候我在跟一个叫达·芬奇的男人打,他……比你更强。”

“他是很强。”朱诺冷笑着,“但自负、偏执,他不是个好男人。”

“男人也分好坏?”马尾女孩露出疑惑的表情。

朱诺斜过目光,看了一眼躲在白鸽羽毛里的何满尊:“他就不错。”

马尾女孩更疑惑了:“他不是男人,他是天使。”

“都一样,但今天,他得死,你也得死。”

“我死不死没关系,但他得活着。”马尾女孩的声音很平静,然后右手轻轻举着,将刀尖对准了朱诺,“而且我很难死的。”

朱诺盯着马尾女孩看了一会儿,她确实跟人类不一样,那样美,甚至“圣洁”!见过她之后再看人类,就像看粪便一样恶心,即便是最完美的男女、即便是像达·芬奇这样精准得仿佛机器制造出来的东西,也变成了粪便。她就这样盯着女孩看,眼中无限悲凉,不知多久之后,她低声说:“他们来了。”

何满尊趴在鸽子上,朱诺的话他能听得清清楚楚。她所说的“他们来了”,是指谁来了?这个疑惑刚刚升起,远远的荒野之间,突然涌起海啸般的情感爆炸,两枚浓郁得窒息的“情感个体”,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这里逼近。

朱诺慢慢从海上升起来,像一颗蓝盈盈的星,她盯着高高在上的女孩,念着不解其意的词:“我不成雄,不成雌,我不见黎明……”

那双浓郁的、惊涛骇浪的“情感个体”终于来到了这里,他们在朱诺身后止步。

一个是正在兴奋冷笑的女孩,长发在冷风中飘扬,她从失去了双腿,膝盖以下,由漆黑的矛所代替,像一支圆规站在涛涛海水之间。另一个是个子低矮的男孩,或者是男人?无从判断。黑色的羊毛大衣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冷漠而清浅的眸子藏在头发的阴影里。手指森白,握着一支血红色的伞。

乐丰云和出云。

朱诺仿佛并未注意到他们的来临,继续着自己的颂词:“我止于此,我始于斯……今夜乃弑神之夜,复兴!”

乐丰云和出云同时抬起头,望向渺远的苍穹,跟着说:“复兴!”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傲慢天堂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65:年少梦想的同行(19)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