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画展(10)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黑翼抖动,像层云翻滚。

房间里所有的电子设备在同一时间陷入了电压不稳定的状态,蓝色的电弧在短暂的跳跃之后,让设备全部失灵。

冲着《恶魔之死》而来的宾客们正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得全身僵硬,世界观崩离,投影幕布上的画面就成了“滋滋”的雪花,一切就像一场幻觉。

苏丰涯的裙摆在地面铺开,黑雪落下来,开在洁白的裙摆上,像煤渣。席弥慢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涣散的光线逐渐在她目光中聚拢,逼兀的天花板,昏暗的墙壁,半朽的地板……这些慢慢变成了巨大的黑色翅膀。

千万次在她梦里爬出来的东西,出现在她眼前了!

混沌的意识仿佛突然遭受了重击,她一下子惊醒了!看到苏丰涯正在慢慢走来,嘴角扬着灿烂的笑容。

这种笑容好熟悉,像在哪里看到过。

“我好像真的是恶魔,席弥,谢谢……你告诉我啊。”

席弥双手支撑自己半坐着,仰望着一步步逼近的苏丰涯。白裙黑翼,像一弯月牙镶嵌在夜幕中,星星坠落。

“你的翅膀……比我梦里的更大一点,看来作为画家,我的想象力还是有待进步。”

苏丰涯微微望向一旁齐瑾的尸体,他的脑袋已经消失了,但修长的身体还是透着一股子媚。片刻后,苏丰涯重新把目光凝聚在席弥身上:“你不怕我吗?”

“怕?我早就知道你是这幅样子的,虽然跟我想的优点区别,我以为你的翅膀没有羽毛。对啊,你自己不觉得奇怪吗?恶魔的翅膀为什么会有毛?你的毛能拔下来吗?”席弥一边说,一边试图站起来,想要去拔苏丰涯的羽毛。

苏丰涯将银灰色的枪对准席弥的额头,食指轻轻扣在扳机上:“像所有的童话一样,BOSS干掉公主之前,都会让她说遗言。你有什么遗言?”

“如果跟着童话里的剧情发展,反派都会因为嘴炮被反杀。被塞进钉满钢针的木桶里滚下山崖,或者穿上烧红的舞鞋跳舞,致死才停下来。”

“所以我不喜欢童话。”苏丰涯撅了撅嘴,“有什么要说的吗?”

席弥把苏丰涯带来这儿,是为了烧死她,为他也为自己完成救赎。但看着巨大的黑翼,她突然觉得没必要了。只要这对翅膀的存在,就证明他是清白的,他并没有沉沦在色欲之间。看着这对翅膀,那无论有没有燃起那一簇火焰,救赎就已经发生了。

“没什么可以说的,啊,对了,你喜欢的话可以把这幅画挂在卧室,很有格调的。如果你缺钱也可以卖了它,够你买一套市中心的别墅了……”席弥正说着,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信息是唐上礼,她抬头看了一眼苏丰涯,说,“介意我接个电话吗?”

“随意,你高兴的话还可以拍个短视频。”

席弥接通了电话:“不好意思,你错过了,画展已经结束了。”

“这么绝情啊,我正在飞奔而来呢,你忍心把我拒之门外吗?”唐上礼说。

“谁让你来得这么晚?迟到的男人最没品了。”席弥说,“行了,我还有约,不跟你聊了,拜拜。”

席弥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一扔:“好了,动手吧,恶魔小姐。”

席弥闭上眼睛,嘴角扬起笑容。

真是对死亡一点敬畏都没有。

苏丰涯轻轻按下了扳机。

——砰!

席弥全身一颤。她本以为能够坦然面对死亡,但听到枪声的一瞬间,疼痛还没到达,恐惧率先炸开,千流万刃地卷入大脑。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溢散出去,软绵绵地倒在地板上。

但席弥发现自己没死。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枪口飘散着黑雪。刚才那一枪没有射出子弹,而是送出了一捧雪。

苏丰涯收起了枪,在席弥面前蹲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你竟然为了我那个傻表哥想要杀了我,真像一只蛾子,扑着翅膀往火堆里扎。‘吱吱吱……吱吱吱……’翅膀被烧得卷起来,身体被烧干。真是刺眼啊,太TM傻B了。不过……这很符合我的审美。飞蛾扑火……席弥,我今天不杀你。”

苏丰涯站起来,翅膀“格拉格拉”地收回脊背中,像封印千年的骨骼在转动。一声一声,她离开了地下室。

……

唐上礼站在白教堂外的落叶大道上,暖黄色的灯光把他的影子交错拓下来,像波塞冬的三叉戟。他听着“嘟嘟”声,撅了撅嘴巴,把手机塞回口袋。席弥这家伙竟然敢挂他电话,真是越来越任性了。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来了。

不过她说得没错,迟到的男人最没品了。

“所以我可一定要……加快脚步了呀……”

唐上礼从牧师服一样的黑色外大衣里拉出了一支血红色的战镰。战镰超越了两米,不知道怎么放入大衣的。战镰末尾缀着锁链,犬牙交错地缠绕在他胳膊上。他横握攀附古老文字的长柄,长柄尽头,绽开双生镰刃,一大一小,像碎裂的残月。

踩着金黄的枯叶,唐上礼走向白教堂。

白教堂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大开,深橙的教堂灯火涌出来,洒在台阶上。身着华服的男士和女郎慌张地从教堂涌出来。

他们的礼服和鞋子并不适合奔跑,唐上礼抓着一个迎面冲上来的少女的胳膊,她留着法式刘海,长发蓬松地盘起来,偏混血的五官有点像苏菲·玛索。唐上礼问:“怎么了?这么急匆匆地跑出来。”

少女礼貌地回应:“滚!”

不过“滚”这个字一出口,她就注意到了唐上礼手中血红色的战镰。如果他不是cosplay爱好者,那就……

唐上礼牵着少女的手,黑天鹅邀请白天鹅般,把她搂进怀里:“会跳舞吗?”

不等女孩回答,唐上礼就牵着她跳起西班牙古典舞,《哥德堡变奏曲》从白教堂中而来,时而轻盈雀跃,时而恢弘隆重。唐上礼一手拉着苏菲·玛索般的少女,一手握着鲜红色的战镰。

越来越多的人从白教堂涌出来,迫不及待地钻进停在门口的汽车里。引擎轰隆隆,在月光下咆哮。也有人在慌忙中看到了翩翩起舞的唐上礼,以及鲜血般泼出来的战镰。

唐上礼低头对女孩说:“会跳华尔兹吗?”

女孩惊恐地看着他。

唐上礼轻轻翻转战镰,月光像真丝手帕一样,轻轻擦过双生镰刃:“好好看看呀——甜美的圆舞曲!”

缀在战镰末端的锁链“哗啦啦”流动,战镰以唐上礼为中心,在他身边划开流畅而盛大的圆。

教堂前的广场静止了一瞬,然后所有的人、车全部从中间被一分为二。

《哥德堡变奏曲》到达第28段,震音华丽恢弘。灿红的血液和漆黑的汽油像重重叠叠扬起的幕布,浓墨重彩。

唐上礼牵着女孩的手,踩过广场,踏上台阶,走进白教堂。关上教堂的大门,把没来得及出去的宾客全部关在里面。

唐上礼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落在宁静的白教堂广场上:

“女士们先生们,会跳华尔兹吗?”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