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生日(5)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拿破仑在《天鹅湖》的音乐中跳了一小段芭蕾。

何满尊上次看到男人跳芭蕾还是电影《黑天鹅》中的文森特·卡索。拿破仑完全另一种感觉,最初他像活泼欢快的小天鹅,绕着清澈的湖泊歌唱,但突然,小天鹅张开黑色的翅膀,所有俏皮散得一干二净,只如夜幕降临。

何满尊并不懂芭蕾,但拿破仑跳舞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电影《黑天鹅》中讨论了黑天鹤和白天鹅之间的区别,拿破仑就是黑,太他妈黑了。

他只跳了一小段就开门走了。但除了何满尊,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就像一个影子,在灯光下游荡了一圈,然后消失不见。

狂欢中,时间渐渐到了深夜。何满尊的脑袋分成了两半,一半是苏丰涯,另一半是从今天下午开始,无理由出现在他眼前的“送你一个新娘”。虽然他确实希望苏丰涯能够当他的新娘,但这只是少年人单纯的臆想而已,难不成他拥有什么奇怪的能力,想到的事说出的话就能变成规则?

苏丰涯闹累了,踩着高跟鞋走到何满尊身边。

何满尊看到苏丰涯,没来由的脸一红。他还没准备好要说什么,苏丰涯已经牵起了他的手。他第一次知道苏丰涯的手指那么细腻滑嫩,但现在这只手就这样坦坦荡荡地牵着他,他的脸更红了。

“跟我来。”苏丰涯说。

何满尊点点头,失了魂似的站起来。这个时候苏丰涯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女孩牵着他的手快步走上二楼,穿过走廊,走进一个房间。

这是女孩的卧室,敞开的衣柜里挂着几条裙子和衣服,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件黑色的内衣,脸立刻红到了脖子。

苏丰涯关上卧室的门,拉着何满尊在床上坐下。

何满尊身体僵硬的像个机器人似的,他还从没接受过这种待遇,忍不住想,这也太快了吧。不过为了此生的幸福,待会儿苏丰涯无论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的!

苏丰涯盘腿坐在何满尊对面,白色的裙子完全散开,仿佛置身于一团泡泡云里面。她细长的眼睛因为暖气和酒精变得潮红,让她看起来娇小了不少,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何满尊,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我很认真的,所以你听了之后不许笑我!”

何满尊咽了一口口水,微醺状态的苏丰涯,比平时更加可爱了十倍:“你说吧,无论你说得再好笑,我都不会笑的!”

“好。”苏丰涯点点头,“那你先夸我长得漂亮。”

“诶?”何满尊一时没反应过来。

“快夸我!”苏丰涯鼓着腮帮子催促。

“你很漂亮,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比绫波丽还漂亮!”

“绫波丽是谁?”

“那些无知宅男的女神,认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但那是因为他们没见过你!”这一回何满尊的反应出奇得快,并且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偶像,三无女神绫波丽。

“说得对,就是这么回事!”苏丰涯拍拍何满尊的肩膀,仿佛长官赞扬自己属下的孺子可教。

“你是最漂亮的!”虽然有油嘴滑舌之嫌,但这也是何满尊的真心话。

“既然我这么漂亮,那你以后不许喜欢别人,只能喜欢我!”

“好,只许喜欢你……”何满尊说着,突然愣了愣,然后脑袋里像突然点燃了烟花,噼里啪啦,把他炸得一片空白。苏丰涯这是在向他表白吗?他虽然一直在期待这件事,但最心底,从来不认为这件事会真的发生。就像夏天的早上一觉醒来,床边突然堆满了竹蜻蜓和仙女棒,可以变大变小变漂亮。这一定是还没睡醒吧。

“你不喜欢我?”苏丰涯盯着何满尊,眼睛突然变得更红了,跟要哭似的。

“不不不,我喜欢你,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大学开学第一天,从人群中看到你,我就很喜欢很喜欢你了。你就像断臂维纳斯……啊,我当然不是在说你断臂,我在说你很维纳斯……我的意思是……我没想到你会喜欢我,我太高兴了,就像灰姑娘突然穿上了水晶鞋,坐上南瓜马车……”

何满尊说得手忙脚乱,刚才还差点要哭的苏丰涯,突然“噗嗤”笑了出来。

何满尊看到苏丰涯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幽幽的说:“明明让我不要笑的,你却笑我……”

“喂喂喂,哪有男人说自己是辛迪瑞拉的,人家明明是女孩子诶!”苏丰涯说着,止住了笑,“不过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何满尊一愣。

“就是很高兴!”苏丰涯身子向前,抱住了何满尊,突然压低声音,“我想和你做一件事,你能和我做吗?”

“擦掉一切陪你睡?”何满尊欲拒还迎。

“不许这么讨厌!”

“那是什么?”何满尊问。

“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我要是说了,你不可以笑我。”

何满尊撅了撅嘴巴:“明明一直都是你在笑我……我哪有笑过你。”

苏丰涯从床上起来跳到地毯上,再一次牵起何满尊的手,拉着他往房间外面走。

何满尊心想羞耻的事情这里就能做,干嘛要出去?但他还是跟着苏丰涯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间。他们两个穿过走廊,又推开了另一间房间。进屋后苏丰涯关上房门,打开灯。

这是一间衣帽间。

何满尊懂了,要角色扮演。

苏丰涯钻进了一个柜子。

“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当然,我不是说不好,只是……”

何满尊扭扭捏捏说话的时,苏丰涯已经重新回到他面前,抓着一套灰白长毛的衣服,而她自己,在嘴唇上方戴上了假胡子,左手握着一支中世纪的道具枪。

“我是巴博萨船长。”苏丰涯故意压低声音,模仿沧桑男人的音色。

何满尊没想到苏丰涯竟然喜欢《加勒比海盗》,既然她扮演巴博萨船长,毫无疑问,他扮演的就是杰克·斯帕罗船长。在《加勒比海盗》这部电影中,杰克船长由万人迷约翰尼·德普饰演,无数少女心向往之。

“没想到你一眼就看出来我和杰克船长的气质很相近,既然如此,那我就……”

“你演猴子吧。”苏丰涯把衣服推到何满尊面前。

“诶?猴……猴子?”

“就是巴萨博船长最喜欢的宠物,那只超可爱的猴子啊。”苏丰涯兴奋地说。

何满尊当然知道那只猴子,在电影中戏份还不少。可是让他cosplay一只猴子,这也太……太没有尊严了嘛。

“是不是有点太幼稚了……”苏丰涯看到何满尊面露犹豫,“我这么大了还玩这个确实有点幼稚了,通常只有上小学的孩子才喜欢在家里扮演这个,扮演那个。你不喜欢的话,那我们不玩了,不玩了。”

“不会,我觉得很有意思。”何满尊夺过苏丰涯手里的衣服。

“真的?”苏丰涯将信将疑。

何满尊没那么想扮演猴子,但苏丰涯说自己幼稚时的表情,他仿佛一瞬间看到了自己。

男孩子会披上床单以为自己是个英雄,女孩抱着玩具熊入眠,相信它能护着她赶走所有梦魇。这种可笑的妄想,就是大部分人的童年。长大之后,我们把这些妄想踩碎了抛之脑后。但也有一些人,会把妄想当做一颗心一样小心翼翼地捧着,怕它碎了,怕它脏了。只有在最信任的人面前,才会把这颗心捧出来,宠溺地说:看,是不是很漂亮?

何满尊怎么舍得辜负这种信任?

“当然是真的,我看《加勒比海盗》时,最喜欢这只猴子了!”

“那我去隔壁房间换巴萨博船长的衣服,你换好了就过来找我!”苏丰涯抱着巴萨博船长的衣服,兴冲冲地钻进隔壁房间。

何满尊抖开猴子套装,幽幽叹了口气,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羞耻的cosplay了。不过他还是脱掉衣服,乖乖地套上了猴子套装。

苏丰涯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他不清楚其他人的爱是怎样的,但对他而言,喜欢就像小怪兽把自己的尾巴放进奥特曼手里。现在苏丰涯把她的尾巴放上来了,那即便东京沉没,他也一定要守护好。

他穿好猴子套装,回忆了一圈电影里猴子的表现,觉得自己的演技可以胜任,敲了敲门,说:“你换好衣服了吗?”

“太长时间我渴得要命却无法解渴;太长时间我饿得要死却总是无法吃饱,巴博萨船长已经等得太久了!”苏丰涯用低沉的声音说。

“那我来了!”

何满尊推开门,模仿猴子的模样跳了进去:“巴博萨船长,黑珍珠号什么时候扬帆起航……”

他的话说一半,突然僵死在嘴角。

因为这儿并不是一个房间,而是巨大的露台。而苏丰涯也没有穿上巴萨博船长的衣服,而是穿着漂亮的白裙,和所有来为她庆生的男孩女孩站在一块儿。

男孩女孩们看到何满尊模仿猴子的样子,哄堂大笑,密密麻麻议论评价,觉得实在太有意思了。只有氟利昂少女没有笑,她疑惑地凝视着何满尊。真不愧是冰山少女,笑点就是比一般人高。也有可能意大利的笑点跟这儿不一样吧。

何满尊的脑袋一片空白,思维空空荡荡,就像颅内发生了一场大爆炸,把一切都清空了。他什么都听不见了,眼前的人变成默片电影,无声黑白。

丰涯,不是说我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玩吗?他们怎么也在这里?当然了,我并不讨厌他们,但不是说好了就我们两个人吗?

不是说好了就我们两个人吗?

“满尊,不好意思哦,我骗了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不过你这么好,肯定不会介意的!觉不觉得这套衣服真的很适合你?超级好看!”苏丰涯走到唐上礼身边,“上礼,你不是最喜欢《加勒比海盗》了吗?我特地找人买的道具服,是不是很逼真?”

何满尊看着苏丰涯,她的眼睛很漂亮,像弯弯的月牙,微笑也像月牙,她的发丝洒在肩膀上,仿佛宣纸上的泼墨。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啊,他被骗了。苏丰涯说喜欢他什么的,都是为了让他扮演猴子给唐上礼看。

对嘛,这才符合逻辑。

如果苏丰涯真的喜欢他,那肯定是上帝喝得伶仃大醉,乱洒了钢珠。

阿门。

正常人都会喜欢唐上礼啊,谁会喜欢他呀?

何满尊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关心他的学长轻轻搂着苏丰涯的肩膀,对着他亲切地笑着。他不明白这个笑容是什么意思,只是茫然地把脸藏进衣服里,逃命似的钻回衣帽间。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傲慢天堂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05:生日(5)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