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画展(10)

“砰——”

“砰——”

“砰——”

齐瑾一脚一脚踹在地下室的木门上。门框上的木屑和铁锈“哗啦啦”往下落,像敲碎的蛋壳。但烂进了木头里的铁锁紧紧咬着门框,仿佛坚韧的骨肉,咬着最后的藕断丝连。

齐瑾在门外听到了打火机火石摩擦的细微声音,他知道这回席弥要来真的了。他开始后悔把苏丰涯带来了。甚至觉得最初就做错了,在知道席弥出现精神障碍之后,他应该第一时间让她就医,而不是像保护一只玻璃杯一样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在油墨逐渐填满画布的岁月中,她对于过去的否定,在苏丰涯身上到达了高潮。

这场火是一个仪式,让她笃信那个男孩完美无缺的仪式。她相信过了今天,他们两个都能得到救赎。

但这只是一个谎言。

“砰——”

木门向里飞了进去,齐瑾踩着木屑和铁锈,大步冲进去。他看到席弥穿着米黄色长风衣,站在沉睡在“玫瑰”下的苏丰涯旁边抽烟。细长的手指夹着女士香烟,熟练的吞云吐雾。

“席弥……”齐瑾刚要说什么,看到席弥手指轻轻敲打香烟,闪灭着鲜红火星的烟灰落向苏丰涯。

齐瑾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他飞扑向前,接住跌落下来的烟灰。火星烫在他的掌心,灼烧的疼痛感沿着手臂千流万刃地钻进大脑皮层。但他没有把烟灰甩开,反而握紧了五指,把火星在手掌剑熄灭。

随着星火暗下去,他终于松了口气。

席弥疑惑地看着他:“你在干什么?”

“席弥,听着,我有事跟你说!”齐瑾不得不对席弥全盘脱出,但“你疯了”这三个字,却不容易说出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怕把《恶魔之死》一块儿烧了是吗?这是我画的画诶,我怎么会把它烧了?快走开,你在这儿很碍眼。”席弥捏着香烟,烟草不停地往后燃。

齐瑾把苏丰涯抱起来,白色裙摆沿着他的胳膊流下去:“席弥,我知道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但我不能让你杀人……行了,你说她是恶魔也行,随你怎么说吧。还有,别想着用麻醉针偷袭我。你平时总是惹事,为了防止你在小巷被人给打死,我两年前学了自由搏击,我可以用耳垂把你打得叫妈妈。”

席弥默默把麻醉针收起来,追上抱着苏丰涯逃走的齐瑾:“你要替恶魔救赎吗?”

齐瑾顿了顿,停下脚步:“我是在为你救赎,席弥。”

“那你把她还给我,我们还是好朋友……我可以在今晚睡觉前给你一个吻,就像我对我的猫做得那样。”席弥说。

“吻嘴唇吗?”

“别得寸进尺,我的猫也只被吻额头而已。”

“就事论事,猫没有嘴唇,而且吻嘴巴容易吻到鼻涕。但我的人中很长,不存在这种困扰……”齐瑾愣了愣,“我不是在跟你说吻的事情,席弥,你是让我赚到最多钱的画家,但我留在你身边不只是为了赚钱。你开快车,不遵守交通规则,跟乱七八糟的艺人和运动员搞绯闻,半夜听巴赫,还把声音开到最大!我每天都得拿着礼物替你跟邻居道歉。明明不会拉小提琴还非要拉,难听得像老巫婆在叫春!还让你的猫进我的卧室……”

“这件事我征求过你的同意。”席弥打断他。

“但你没说它会在我枕头上拉屎!”

“可你就是同意了……”

“席弥,听着,最难过的日子,我依靠百忧解过了半年。我那么惜命,连咸菜都不吃,挣钱就是为了买医疗保险,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离开你吗?”席弥突然沉默,好一会儿之后,他张了张嘴,喉咙里像溶着一捧羽毛,声音又厚重又柔软,“因为……因为……算了……”

齐瑾话说到一半,断在嘴角。席弥看齐瑾抱着苏丰涯,有点像披荆斩棘骑士,挑了挑眉毛:“你不说我也知道,虽然你一副媚骨,就是个臭奸商,但审美还是不错的。看到《恶魔之死》,你舍不得走。就像吸血鬼闻到血腥味一样,你想走也走不了。”

“我确实是因为《恶魔之死》留下来的,但并不是因为它的艺术价值。艺术品对我而言只是商品,只分卖得出去和卖不出去,没什么好留恋的。我舍不得《恶魔之死》是因为……是因为这幅画上,填满了你的‘爱’。你像掏出自己的内脏一样,把所有的‘爱’全部涂抹在画布上。当我看着这幅画,就……就……”齐瑾像在斟酌是否要把难以启齿的隐秘说出口,他犹豫着,最终决定不再保留,“我看到这幅画时,觉得被你的‘爱’包围了!”

席弥的目光突然冷下去,眼睛里仿佛能掉出冰刀来。

“我看着你和艺人、运动员闹绯闻,我从来不会嫉妒。因为我很清楚,你的身体空空如也,无论他们怎么拥抱着你,怎么深入你搜刮你,怎么在你的身体里倾泻情欲,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爱。你所有的爱都留在《恶魔之死》上了。我只要看着这幅画,就看到了你的身体,就已经拥抱住了你,牵着你的手走过所有国度。在填满月光的玻璃房子里,我情欲高涨,炙热浑浊,我们彼此交融,倾诉愉悦……”

“这些爱不是给你的。”席弥冷冷地说。

“你所有的愉悦和灵感全部来自于‘爱’,我不知道失去它们的你还能不能继续活下去,所以我什么都不告诉你。”

“我说了,这些‘爱’不是给你的。把它还给我,你这个小偷。”席弥冷冷地走向齐瑾。

“对不起。”齐瑾转给身,突然抽出了一只抱着苏丰涯的手,重重地打在席弥的白皙修长的后劲上。

席弥没想到齐瑾会突然向她动手,冲击沿着脖子迅速冲上大脑,她眼前一黑,墨汁般涣散开的意识重复着“小偷”这两个字。

席弥和齐瑾的话,苏丰涯其实全都听到了。

麻醉剂虽然在她身体里起了作用,但不知为何,并没有让她完全沉睡过去,只是身体不能动弹,意识却像一只海中的水母,不停浮动。

她听到海水里不停地传来“爱”这个字,最初只是虚幻的颤音,像小提琴的琴弓不小心撞在弦上。但齐瑾每一次提到这个字,她都能听得更清楚。

这个字就像一管一管营养剂,打进她的身体里。每一管都让她变得更清醒,也更强壮,让她逐渐脱离麻醉剂的渗透,逐渐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但很快,苏丰涯意识到这不是营养剂,而是海洛因。她的大脑像炸开一丛丛绚烂的烟火,迷幻的快感在血管里鼓动。

太愉悦了!

仿佛饥肠辘辘时,走到了无尽盛宴之前,塞满水果的火鸡,香嫩的煎鱼,肥美的牛腿,血液般的葡萄酒……苏丰涯提起裙摆,大快朵颐。

每一口都让她更强壮,也更清醒。

终于,她在齐瑾的怀里苏醒过来。

“你救了我?”苏丰涯说。

齐瑾听到苏丰涯的声音,低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脸一红,如果只看外貌的话,她是个不输给席弥的女孩。他连忙放下她:“快走吧,出了这个地下室,席弥就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苏丰涯看了一眼《恶魔之死》,画上的白裙女孩完全以她为原型画,看来席弥蓄谋已久。

“谢谢你。”苏丰涯说。

“这个画展彻底毁了,席弥也会被当成疯子……”齐瑾摇摇头,“不过这不关你的事,快走吧。”

“席弥不会被当成疯子的。”

齐瑾愣了愣,说:“谢谢你了,不过你还是快走吧,等她醒过来,我可不保证她会做什么。”

“我说了,她不是疯子。”苏丰涯说,“因为我的后背有点疼。”

“刚才摔着了吗?”

“不是,”苏丰涯摇摇头,然后用很低的、断断续续声音说,“因为……有东西……要钻出来了……”

苏丰涯的声音太轻,像呓语,也像连绵成片的孩童的颂唱,像《b小调弥撒》,在这一声声颂唱之间,她背脊处白皙的皮肤裂开,黑色的翅膀从裂缝中钻出来。“有东西……要钻出来了……”苏丰涯仿佛沉浸在激烈的愉悦中,不停地重复着呓语。在她迷幻碎片的音节中,翅膀像折叠了千万年的古老关节,“格拉格拉”地舒展开。每一叶都有三刃骨节,浩荡地填满了整个房间。

翅膀和苏丰涯的身体构成了黑白的十字!

齐瑾被震惊的狂流席卷了,大脑疯狂地嗡鸣——席弥的画被具象到眼前了!他看到房间里突然下起了黑雪,浩浩荡荡,像扬起的灰烬。这里不再是地下室,而是黑与白的死城!疯了,一定是疯了,不是席弥疯了,就是他疯了!

“席弥不会被当成疯子,因为她说的没错——我真的是恶魔!”苏丰涯拔出了一支银灰色的枪,枪管长30cm。阿勒阿勒,这是唐上礼送的生日礼物,不是没丢吗?

苏丰涯用枪指着齐瑾的额头:“谢谢你救了我,齐瑾先生。”

她扣下扳机,鲜红的子弹送入齐瑾的额头,“噗嗤”一声把他的脑袋炸成黑色的灰烬。扬扬升起,洒洒落下,仿佛黑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傲慢天堂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1:画展(1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