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小红帽(3)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昨夜温度太低了,庭院的草地覆上了白霜,有点像蜘蛛拖着浩荡的丝线爬过院子。蜘蛛爬过草地,爬上露台的栏杆,白丝像玫瑰交错的枝干一样,给栏杆编织了一层薄薄的纱。

在清晨的寒气中,苏丰涯被冻醒了。

她的意识还在浅睡,手往身旁轻轻地拉拽,想拉一条被子给自己盖上。但她没有摸索到被子,而是触碰到了一个温暖的坚固的物体。

在寒冬的清晨,有人泡了一杯奶茶放在这儿吗?

半梦半醒的苏丰涯想不了这么多,直接将这个温暖的“物体”搂进怀里。

这个物体的构造很奇怪,它的主体是30厘米左右的长方体块,但在长方体末端,另一段长方体跟它形成90°直角。苏丰涯不知道它是什么,只是不停地抚摸它,贪婪地捕捉它源源不断地涌动出来的温暖。她将它紧紧贴在白裙上,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温暖。

明明是寒冬的清晨,穿着单薄的裙子睡在露台,却越来越暖和,像躺在天鹅绒被子上。

这种温暖很快入侵了苏丰涯全身,她不再瑟瑟发抖、躲进梦里不敢出来。她的意识像湖心溶解,慢慢苏醒。

铺满白霜的庭院漫进她的眼睛,然后是露台的栏杆,以及身下的大理石。

“我怎么……睡在这儿?”苏丰涯觉得全身刺痛,思维胶着在一起。她记得昨天是她的生日宴会,但后来的记忆就像蚕丝一样交织在一起,捋着捋着变成了一个茧,纠缠得紧紧的。

奇怪的除了昨天混沌的记忆,还有怀里的温暖的东西——她低头看了一眼握着的东西,手一抖,飞快地把它扔出了露台,跌进庭院里。

一早起来,她竟然抓着一把枪!

……

冰凉的牛奶,焦鸡蛋,全麦面包,穿着宽松的红色套裙的少女。

这是何满尊醒来时看到的画面,虽然有点诡异,但只要不是满屋子的木头人偶,或者藏着一叠小卡片的仙人跳小组,他都能接受。

昨天晚上的怪梦太真实,让他觉得自己真跟一堆木头人进行了一场其乐融融的家庭聚会。不过现实似乎也没美好多少。昨天赖在这儿不走的女孩,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亲力亲为地做了一份失败的早餐。

“牛奶不热一下,不冷吗?”何满尊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嗯。”巫马真天点点头。

“微波炉你可以用……”何满尊想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巫马真天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她把牛奶、面包和煎蛋全部推到桌子边缘,然后在椅子上坐得端端正正,一言不发。

看她的意思,是笃定了要让何满尊帮她把早饭翻新,不然她就要把自己活活坐死在这里。

何满尊倒是不介意给她做一份早餐,不提他根深蒂固的讨好型人格,大部分人都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小白兔一样的孩子。只是她的身份太让人疑惑了,提着一个箱子,不知道是不是刚离家出走。

又不是动画片,半夜去便利店买关东煮都能捡个月野兔回家。何满尊担心自己被当成拐卖未成年少女的变态来处理。而且看这丫头的一举一动,虽然智商不高,但名媛范十足,不是那种在国外混了两年派对自称名媛的女主播,而是真名媛。她家里应该还挺有钱。

要是被这样的家族盯上了,何满尊害怕大学都毕不了业。他的学生时代又是熬夜又是作弊,混到今天不不容易,因为这种理由被开除了那也太惨了。

不过如果把她照顾地妥妥帖帖,养得白白胖胖,等她家人找到她,她扑倒在她爸怀里热泪盈眶地说“多亏满尊哥哥的照顾,我才能活到现在,我们一定要给他给他在市中心买套房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人生就成了。

何满尊一边煎蛋,一边考虑市中心的新房应该用什么装修风格。

“吃完早饭,我们去买衣服。”

巫马真天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她说话声很平静,不是命令,不是请求,也不是商量,只是单纯地告诉何满尊这件事。就像她指着一朵玫瑰说它是红色的,何满尊必须点头。因为玫瑰确实是红色的。

何满尊不排斥陪这个小女孩逛街,毕竟平时也没什么人会约他。只是她已经有这么多衣服了,有必要再买吗?况且——

“你有钱吗?”何满尊说。

“钱?”巫马真天愣了愣,茫然地摇摇头。

“你知道什么是钱吗?”何满尊降低了对巫马真天的智力期待。

巫马真天点点头:“买东西的。”

对世界并不是完全一无所知。但就像很多小男孩小女孩一样,虽然知道买东西要花钱,可一旦爸爸妈妈在身边,就能安心地扑入漂亮的玩具中。原来这个女孩是把他当爹了。

何满尊把煎好的鸡蛋、热完的牛奶放在巫马真天桌前:“你不是已经有很多衣服了吗,怎么还要买?”

巫马真天思考了一会儿何满尊的问题,心满意足地说:“因为想买。”

看来无论什么智力水准的姑娘,在这方面的渴望倒是一以贯之。

“我没钱。”何满尊死猪不怕开水烫。

巫马真天把牛奶和鸡蛋挪到自己面前,开始吃起来。“没钱”这两个字她完全没有听到,又或者是不在乎。

何满尊心想待会儿就带她出去溜达一圈,趁着阳光正好,把她送进警察局,然后坐等她的父母来表达谢意就行了。虽然这么快就和这么可爱的女孩分开有点遗憾,但总比被当成人贩子强。

何满尊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有点敬佩不为美色折腰的自己。

身后突然响起“吱呀”声,屋门开了,地板上传来软皮鞋跟的声音。

何满尊一愣,记得昨天晚上明明已经锁上房门了,怎么有人能开锁?难道沉溺于金发碧眼的猥琐房东从大洋彼岸回来了?

他疑惑地转身……

“穿着这么不体面的衣服和女士吃饭,实在太失礼了。”

何满尊还没来得及看到突然进来的人是谁,却先听到了他的声音。声线很低沉,也很好听。似乎在哪儿听过,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拿破仑?”等何满尊彻底转身,看到完美的洛丽塔的脸蛋,所以的记忆全部回潮——他就是出现在苏丰涯生日派对上那个奇怪的男孩。

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一跳舞就能让人的目光陷落。

“很高兴你们相处得这么融洽。”拿破仑将单排扣的黑色斗篷解下来,挂在门口的树枝衣架上。

他在斗篷里面穿上了深色的粗花呢西装,新上过浆的白色衬衫别着金色的袖夹和领夹。右手提着棕色的手提箱,这让他那张稚嫩的女孩脸多了几分沉稳。就像和父母参加晚宴的孩子,即便平时喜欢抱着玩具小熊在草地上打滚,可是在这个夜晚,所有灯光亮起,你得像一个合格的绅士一样彬彬有礼。

巫马真天吃完最后一片鸡蛋,终于注意到了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她歪着脑袋,好奇地看了他一会儿。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恐慌,但一闪即逝,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何满尊扫了一眼巫马真天和拿破仑,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变成了少年宫。沉默了一会儿,他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