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璀璨的主人(3)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他有点神经质。”秀气的警员说,“作为最一线刑警,有时候不得不去一些极端环境,但他有严重洁癖,能不去就不去,会借棘手的案子推脱,也会装病当挡箭牌。如果实在逃不过去,就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穿靴子,戴牛皮手套和隔离口罩,回来之后一遍一遍地洗手。从不加班,谁让他加班他就翻脸。而且很怂,跳楼机、云霄飞车肯定是不敢玩儿的,他甚至不敢坐飞机。有一次去乌鲁木齐出任务,其他前辈都在4个小时内降临地窝堡国际机场,只有他买了高铁票。等他到那儿时,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吃了一份炒米粉就又买高铁票回来了。”

何满尊啧啧称奇,没想到那个中年危机的警司长得五大三粗,怂的一逼。

“但他对我们很好,经常给我们带肉汤,让我们少吃碳水,多吃水果蔬菜。整个二队都被他带成了养生队。他会为我们介绍女朋友,每个女朋友都是照着嫂子模子刻出来的。看来他就爱这种类型。”

一个抱着保温杯的大叔形象跃然纸上,何满尊更担心了。

席弥捏着半罐啤酒,脸因为酒精而潮红,涣散的目光慢慢聚拢,她想到了什么,把啤酒扔到草地上:“满世界找苏丰涯,没什么好找的,她根本哪儿都没去,嘿嘿,我知道她在哪儿了!”

何满尊搀着警员回头,急促地说:“她在哪儿?!”

“就在这栋房子里。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人都是她杀的。”

“你喝了多少?”

“苏丰涯是恶魔,有黑色的翅膀,还有一支枪,开枪你的脑袋就会烧成灰烬,什么都不剩了。”席弥说,“他们回不来了,勃朗宁手枪杀不死恶魔的。”

何满尊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坚信这种偏见:“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席弥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说了你也不信,这件事现在跟你没关系了,我会自己解决!”她走向门口。

清秀的警员抛下怀里的何满尊,跑到席弥面前拦住她:“里面很危险,你不能进去……”

“你谁啊?”

“王幼玄。”和席弥对话,警员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双颊飞上红霞

席弥并不是真的想问他是谁:“让开!”

“这个不行,绝对不行!”王幼玄虽然憧憬席弥,但这栋房子就是屠宰场,即便荷枪实弹也不一定能留个全尸,她醉成这样进去,是直接去投胎了。

何满尊拖着残躯上前:“苏丰涯……她不是恶魔,也不可能会杀人。”

席弥看着何满尊:“你很了解她?”

何满尊愣了愣,了解?这有点大言不惭了。他根本一无所知。他和苏丰涯是很普通的大学校友,他也没什么资格替她辩护。


但是无论多陌生,她是人啊。即便世界变得疯狂,不可能的生物到处爬行,她也是人啊。她也不会陌生到去杀人。

席弥被酒精熏红的脸逐渐变得清明,继续走向大门。

何满尊担心王幼玄迷弟心思作祟,挡不住她,试图继续阻止。但他自己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不只是身体七零八落,还有从苏醒过来之后,脑袋里不停闪动的画片。

拿破仑说,吞吃的“七情”越多,“全知之书”出现的内容越丰富。他应该没事就该待在家翻佛经,心如止水,不然脑袋迟早得炸成烟花。刚才巫马真天不知生死,他差点被一堵墙给杀了,求生求死的矛盾延绵爆炸,充沛的感情涌入他的生命,他像张开的漏斗,南来北往的悲喜交加,都在他身上生根发芽。

但汹涌的“全知之书”太混沌,他依然看不清上面写的字。拿破仑说它会解释世界,解释你。何满尊猜测书上写满了牛顿定律和生殖器,这么普世的东西为什么要用这么痛苦的方式获取?

“你不能进去!”何满尊又大喊一声。

“你很烦诶!”

“因为……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帮你找苏丰涯,你送给我一副画。所以即便她真的在里面,也应该我去找她。这是我们的约定,你得有契约精神。”

“美女也需要遵守契约吗?”席弥目光迷幻。

王幼玄的脸更红了,像个汁水饱满的大果子。

何满尊并不想再进一次房子,但好死不死,他的身体忽然强壮了,如果非得有人进去,那必须是他。不然跟他杀了席弥没区别。

“不用说了,就我去,要是我出不来,你再进来救我。”何满尊拿出狼牙山五壮士的视死如归,满脸革命壮志。

“谁要来救你?”

“就这样说定了!”何满尊回头看了一眼巫马真天,“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我在里面赖了好几天没出来,毕竟是这种大房子,我起了歹念也说不定。你们能不能帮她找到她妈。别看她人模人样,但智商不高,一个人扔外面,生存能力还不如一只田鸡。”

“你们谁都不许进去!”王幼玄伸开双臂,把他们堵得死死的,“我是警察,你们现在听我的,不然就以妨碍公务的理由把你拷车上。”

何满尊暗叫一声“干得好”。

“还玩手铐,口味挺重啊。”席弥说。

王幼玄的脸通红通红:“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放你们进去就是让你们去死。如果真的有意外,也该我进去。你们两个全部退后,我直说一次,全部退后!不然我就强制让你们退后!”

何满尊有点被他帅到,好,说得好,快把这疯娘们给绑回去!

席弥从上到下端详王幼玄。她跟一个拳击手交往过两个礼拜,了解人体哪些器官受到重击之后,会瞬间失去行动力。即便偏弱的女人的力量,也能一发入魂。

重拳突然出击,攻向王幼玄左肺。席弥完全没有留手,一点都不在意会不会把他打废了。

王幼玄轻松抓住了她的手腕,沿着手肘往后90°旋转,膝盖跪在她背上,把她压倒在地。从腰间抽出手铐,把她锁在一根路灯上。

巫马真天在一旁看着,露出星星眼,跑到何满尊身边:“你会不会这样?”

“你是说被制服吗?我很有经验!”何满尊深沉地点点头。

“打开!”席弥冷冷盯着王幼玄。

“对……对不起。”王幼玄帅不过三秒,“但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不能让你死。”

“你放了我,我给你一副画。”

“真的!?”王幼玄矜持全无。

“真的,我给你两斤。”

得到一副席弥的画是王幼玄的梦想,这份执念不亚于找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女朋友。甚至可以不要女朋友,对着画就能让身心全部到达愉悦的顶峰。

“谢谢你,你真好。”

“所以快解开……”

“所以我就更不能让你死。”王幼玄低着头打断她,“我会努力攒钱,不买单反不买镜头不交女朋友,攒到买得起画的那一天。即便这么做也买不起你的画,永远也买不起你的画,永远之后也买不起你的画。我也不能放你进去,你比画更重要。”

席弥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你不会是想泡我吧?”

“诶?”

“我跟你说,我桃花很旺的,男朋友不是运动员就是二代,最次也是个模特,你想追我啊?从长相到身材哪一样拿得出手?不过……”席弥眉目流转,“我还没交往过警察呢,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哦。”

“这句话我能回味一辈子。”王幼玄红着脸,“真遗憾呀,我不能放开你。”

席弥的耐心被磨光了,愤怒地敲打手铐。就在这时,阳台的窗户碎了,一个人破窗飞出来,重重摔在庭院的草地上。

王幼玄连忙冲过去抱起他,看到一张被血浆糊住脸,表情很平和,双眼填满憧憬,但已经没有呼吸了。

王幼玄想着,你怎么就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了呀。也想着,为什么没听到任何人呼喊,没听到一下枪声。难道已经没有人可以扣动扳机了吗?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傲慢天堂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40:璀璨的主人(3)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