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生日(4)

苏丰涯家保留了这栋建筑最初的装修风格,审美奢华却滞后,有着鲜明的华而不实的痕迹,和现在提倡的各种简约理念格格不入。

但这种巨大的浪费,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勾起人欢快的神经。

苏丰涯跟为她祝贺生日的男孩女孩们吃喝,聊天。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还是室内温度越来越高,何满尊在微醺中有点热。他靠在唐上礼肩膀上,望着正在谈笑的苏丰涯。

在今天之前,他绝对没想到自己能像一个多年老友一样,靠在唐上礼的肩膀上。唐上礼是个很骄傲的人,但并不傲慢。他觉得所有人都是他的小弟,而他身为优秀的老大,让小弟靠一靠是理所当然的。

苏丰涯把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突然站起来,跑上二楼打开了大厅的功放,歌剧《天鹅湖》在大厅里荡开。

苏丰涯重新回到大厅时,舒展开双臂,趁着酒精涌起跳起了《天鹅湖》第一幕舞剧。她从6岁开始学芭蕾舞,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放下了,但现在一跳起来,身体的线条之美显露无疑,仿佛每一次旋转和驻足,都有白色的羽毛在飞散。

看到苏丰涯跳舞,加上热闹气氛的刺激,男孩女孩们也都纷纷步入舞池。

室温越来越温暖,他们都脱下了外套,男孩们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好几颗,饱满的身体若隐若现。女孩们穿着裙子,露出锁骨。由于酒精的刺激,他们目光迷离,年轻的荷尔蒙压过了满屋子玫瑰的香气,把男男女女们挑逗得全身发红。

今天为苏丰涯庆生的有不少情侣,他们已经借着酒精拥抱在一起,男孩把手伸入女孩的裙子抚摸她们纤细的后背,他们撕咬着彼此的耳垂、嘴唇,年轻的狂热和爱欲纠缠在一起。

来到这儿的人何满尊大多数都不认识,更不知道谁和谁是情侣。但随着舞蹈的进行,几乎所有的男女都拉郎配了。

“何满尊,你怎么不去跳舞?”唐上礼欣赏着男孩女孩们的舞步。

“我肢体不协调,跳舞的时候像只火鸡。”

“火鸡?”

“《卖火柴的小女孩》里面有这么一段,小女孩划亮火柴之后,看到了满桌子好吃的,其中有一只肚子里塞满水果的火鸡,在桌子上蹒跚行走。就跟我跳舞差不多。”何满尊总是能够引经据典地自嘲,这是一种天赋,“学长,你怎么不去跳舞?”

“你怎么知道我会跳舞?”

何满尊摇摇头:“我不知道,就觉得像你这样的人,什么都会。”

唐上礼把何满尊从肩膀上推开,站起来:“我确实什么都会。”

现在整个大厅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就只剩下只顾低头玩手机的氟利昂少女没有入场了。唐上礼走到女孩面前,夺走了她的手机,说:“我们去跳舞。”

何满尊感觉自己在看“霸道总裁”的小说,按照剧情发展,氟利昂少女应该义正言辞地说“你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你以为每个人都要听你的话吗?”他以前认为这种情节特别弱智,但现在设身处地地一想,突然觉得挺带劲的。然后唐上礼会更加冷若冰霜地说“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何满尊津津有味地等待这一幕的发生,却看到了这个氟利昂少女对着唐上礼伸出了手。唐上礼弯腰亲吻女孩的手背,牵着她步入舞池。期间,唐上礼还回头向何满尊抛了个眉眼,仿佛在说,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何满尊有点受打击,不过看到手指上的戒指,这种挫败感也随之消散。他跟唐上礼不一样,也许全世界的爱皆在唐上礼手里,但他,只要有苏丰涯的爱就够了。

苏丰涯给他送了独一份的戒指,又单独约他上二楼,这几乎已经在明示他是不同的。这是何满尊从没有过的殊荣。唯一的问题是,苏丰涯现在已经有点醉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他们的二楼之约。

“《天鹅湖》,柴可夫斯基送给可爱外甥女的礼物,既是骑士拯救公主的儿童故事,也是涌动着情欲的成人之舞。”一个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何满尊身边。

何满尊吓了一跳,转过脑袋看向这个男孩,然后被吓得更厉害了。他推断身边突然到来的是个男孩,因为他评价《天鹅湖》的声线低沉,现在却看到了一张几乎完美无瑕的洛丽塔的脸。

完美无瑕其实不是什么好词,只有死物才是完美无瑕的,只要是活着的东西,都会有缺陷。

但她当得起“完美无瑕”这四个字,就像一副漂亮的画,让人忍不住想要盯着看。何满尊盯着看了很久,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先不说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明明在这一刻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但现在的重点是,他好像真的是个男孩。

他的五官精致得像被艺术家雕琢出来的,所以何满尊乍一眼才会觉得他应该是女性。

“你是谁?是苏丰涯的家人吗?”何满尊酒喝得有点多,脑子不在最清醒的状态,他觉得苏丰涯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总该需要个住家阿姨,或者管家什么的。眼前这个“美丽”的男孩也许就扮演着这种身份……不过这应该算雇佣童工吧。

男孩穿着很复古的黑色礼服,浆得笔挺的立领衬衫口打着领结,审美有点过时,倒是和这间房子相得益彰。他的目光在大厅的各处流过,最终停留在一副挂在墙壁的油画上。

画上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的经典画像,骑着雪白的骏马,鲜血般艳丽的红色斗篷随风扬起,他高举着右手,仿佛在宣示,这个时代叫法兰西!然而这既不是原作,也不是复刻品,而是一次戏谑的创造。因为拿破仑在这幅画中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浅金色的长发比斗篷更鲜艳。

这种恶趣味,使这位与凯撒大帝和亚历山大齐名的天才军事家,变成了少女皇帝。

“叫我拿破仑吧。”美丽的男孩嘴角带着灿烂的微笑。

“这是你游戏里的昵称吗?”何满尊没想到遇到圈内人了,“我叫‘一地鸡毛’!”

“今天晚上才刚刚开始,你可不要喝醉了呀。”男孩的声音极具磁性,仿佛小提琴的弦音。

“我知道我知道,今晚是我的大日子。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既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也是苏丰涯的客人。即然是她的客人,那也是我的客人。”待会儿他就能跟苏丰涯单独说话了,这将是他们爱的誓词,“对了,你是谁啊?是哪位同学的表弟吗?”

“表弟?我是你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呀。”拿破仑冲着何满尊眨了眨眼睛,然后从他身旁站起来,耳边回荡着《天鹅湖》,有点忍不住想跟着音乐跳起来,“亲爱的满尊哥哥,我今天过来,是为了提醒你一件事。”

“放心,我会好好对苏丰涯负责的!”何满尊比了个OK的手势,看来他完全没听到这个男孩说了些什么。

“你的衣服实在太丑了,以后不许穿这样的衣服。”拿破仑说,“还有,送给你的新娘马上就要到了,祝你……今晚愉快。”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