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生日(6)

月光透过百叶窗,细碎地落在地板上。何满尊有点想钻进衣柜里。

他9岁那年,班级最漂亮的女孩邀请同学一起捉迷藏,他也在受邀之列,地点是女孩家的大房子里。当时他下巴搁在膝盖上,躲进一个白色衣柜。衣柜里挂了很多漂亮的裙子,睡着不同颜色的芭比。他在芭比之间睡了3个小时,依然没有人找到他。等他茫然地钻出柜子,所有人都已经散了。

原来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从自己的9岁钻出来。

他在衣柜前站了一会儿,转身从衣帽间的另一扇门出去,穿过走廊,避过人群下了楼,匆匆穿过大厅出门。

呵,今晚可真愉快啊。

……

“上礼,能到我房间来一趟吗?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给你看。”苏丰涯搂着唐上礼的胳膊,低声说着话。

“正好,我也有一件很棒的东西送给你。”唐上礼低头看着苏丰涯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刺激,双眼仿佛涌动着潮红。

苏丰涯不顾其他客人们,拉着唐上礼走进她的卧室。

刚才何满尊进入的房间只是客房而已,苏丰涯现在拉着唐上礼进入的,才是她的卧室。房间很大,她推开朝南的门,风立刻灌进来,扬起白色窗帘。外面是巨大的阳台,苏丰涯和唐上礼站在阳台上,可以俯瞰整片庭院。

“再过一会儿可以看到了——我给你准备的礼物!”苏丰涯站在阳台的栏杆前,月光洒在如墨的长发上,像破碎的雪花片。

“过一会儿吗?那在此之前,我先送你一个礼物。”

“刚才不是已经送过了吗?”

“那时候每个人都在祝你生日快乐,我也祝你生日快乐,这样的礼物最无聊了,单独给你准备了特殊的礼物。”唐上礼说着,突然转移话题,“对了,你房间有音箱吗?”

“有你要听什么?”苏丰涯钻进房间。

“《天鹅湖》吧,你刚才跳得很漂亮。”

《天鹅湖》的第一幕从房间中清越地荡开。唐上礼想象着交际花狂热的舞蹈作罢,王子拿着新弩,追赶在头顶展开延绵翅膀的白天鹅。

苏丰涯轻轻抬起右臂,像天鹅低头饮水又舒缓扬起的脖子:“怎么,还想看我跳舞?这一回跳双人舞?”

“荣幸之至。”唐上礼伸出右手。

苏丰涯上前,却在即将牵起唐上礼的手时,鼓起了腮帮子:“骗你的,我才不要跟你跳舞呢!你刚才邀请朱诺一块跳舞了,我不高兴!”

朱诺就是那个自带氟利昂的意大利姑娘。

“你不是也牵着何师弟的手吗?”

“那我不是为了让他扮演猴子、逗你开心吗?你竟然还怪我,果然男人都是白眼狼!”苏丰涯地撇过脑袋。

“那这样算不算白眼狼?”唐上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玫瑰红的丝绒小盒,盒子打开,一枚戒指出现在苏丰涯面前。

苏丰涯愣了一下:“戒指?”

“无名指。”

平时,总是苏丰涯说一句话,所有人都跟着顺从。但现在好像地位颠倒,唐上礼让她伸出手指,她就乖乖的伸出了手指。

唐上礼把戒指戴上苏丰涯的无名指,低声说:“生日快乐。”

苏丰涯觉得鼻底一热,眼泪像是涌入眼眶。唐上礼怎么这么喜欢搞一些莫名其妙的浪漫,那么老土,却不知怎么的,还觉得挺感动。苏丰涯喜欢很多东西,但不容易感动,今天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轻易流泪了,因为她喜欢的不是裙子不是香水不是白色的玩具小熊,是唐上礼。

“喂喂喂,怎么哭了,我可是为了让你笑才送你礼物的。”

苏丰涯“哼”了一声,提起女孩子特有的矜持:“我哭那是因为12点都要过了,我的生日也快过了,你现在才送我礼物,一点都不用心!”

“怪我怪我。”唐上礼乖乖认错,“对了,你刚才说要送我一个礼物,是什么礼物?”

“对对对,你不提,差点就要错过了!”苏丰涯拉着唐上礼走到阳台栏杆前,伸手指向庭院,“看到了吗?”

庭院的最中央是一条石板路,路的两边站着庭院灯,像手持宝剑的骑士,恭送他们的主人出征。但现在,走在这条路上的却是何满尊。

他紧紧拉着大衣,一边走,一边在寒风中颤抖着。今天晚上气温很低,何满尊穿着这么薄的大衣,确实会冷得发抖。

“何师弟?”唐上礼看着他的背影,“你说的是他吗?”

“今天中午我给了他一枚戒指,我知道,如果是我送给的戒指,他肯定会戴着来参加生日会的。但是……”苏丰涯突然翻开手,指间多了一枚黑色的立方体装置,“其实这枚戒指是个小玩具,只要我按下这个控制器,戒指中的电流就会被释放出来。电压不大,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却能让人因为疼痛而翩翩起舞。”

“所以你送给我的礼物,就是何师弟的舞蹈吗?”

“喜欢吗?”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了!”

“那就开始了!”苏丰涯看着何满尊的背影,按下了控制器的开关。

但何满尊没事。

与此同时,200伏的电压从苏丰涯的戒指中释放出来,自指间蹿起飞快地流遍全身,高压电流千流万刃地通过她的心脏。

苏丰涯微微一愣——

诶?怎么会这样?

唐上礼突然笑了。

唐上礼之前在洗手间调包了何满尊的戒指,而在这之后,他把戒指中的电压增加到了致死的强度,然后稍微改变了一点外观,重新作为礼物送给苏丰涯。

当苏丰涯渴望着何满尊的翩翩起舞,按下控制器时,其实是将死神之镰挥向了自己。

0点的钟声敲响,沉重庞然的声音回荡在苏丰涯的房子里,仿佛为她而鸣起的丧钟。

《天鹅湖》到了第三幕,这时该是黑天鹅奥吉莉娅的独舞变奏,唐上礼踏入这漆黑诱惑的交响之间,做出了被称作“挥鞭转”的单足立地旋转。

这一绝技由意大利芭蕾演员皮瑞娜·莱格纳尼于1892年独创,在圣彼得堡版演出中出现。舞者以细腻的感觉、轻盈的舞姿、坚韧的耐力和完美的技巧,诠释了白天鹅和黑天鹅完全不同的心灵世界。

苏丰涯的身体纤细流畅,仿佛白天鹅。但现在因为强电压的奔流而痉挛,手脚蜷缩起来,像一只猴子。

唐上礼在苏丰涯蹿动的身体之间做完了第32个“挥鞭转”。

黑天鹅杀死了白天鹅。

……

何满尊离开了苏丰涯的庭院,裹着大衣,晃晃荡荡回家。路灯时亮时不亮,把他的影子拓在石板路上,像老旧电视机上的影像,闪烁不止。

他其实没有多难受,只是有点懊恼,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匆匆逃了出来,他应该在离开之前跟苏丰涯和唐上礼学长说一声“没事,我没事”。结果他把自己表现得像一个完全的受害者,弄得大家都很尴尬。

而且苏丰涯可能也并不是恶意的,她只是没想那么多,她是真心认为猴子很可爱。猴子确实很可爱啊,小朋友去动物园都很喜欢看猴子,比狮子、老虎、长颈鹿都更有人气。

“砰砰砰——”

“砰砰砰——”

何满尊想着,突然听到了急促的撞击声,好奇地向声源望去。

那是一台自动贩卖机,当然虽然它叫自动贩卖机,但它也没有自动到可以自己“砰砰”响。

它响是因为有人正拿着砖头砸它。

何满尊愣了一会儿,随即意识到有人在打劫贩卖机。所有热血漫画的情节一下子涌入了他的大脑,如果在平时,他最多也就热血一下,脑袋里演一遍漫画情节。然后把自己想过的事情,当做已经做过了。

他并不敢真的上前。

但今天不一样,还没开始就失败的恋情让他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感觉被揍一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自己都想揍自己。反正都要挨揍,还不如捞一个见义勇为的法号。

他快步冲上去。

越靠近自动贩卖机,就越能看清楚打劫的人,竟然还是个女孩,她穿着红色大衣,大衣上的兜帽半戴着,黑色长发从帽子里倾泻出来。

看来运气开始反弹了,不但可以见义勇为,可能还不用挨揍。

他走到了距离女孩1米的安全距离,准备呵斥她,让她住手,但话刚到嘴边却断掉了,他想起了今晚一直萦绕在他耳边的话——

送你一个新娘,今晚愉快。

何满尊看着依旧在砸自动贩卖机的小红帽,愣了一下,喃喃自语:

新娘?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