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豆(一)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8-22
  • 字数:3050
  • 吐槽数:0
  • +书架

(故事时间点在沁灵和弘辉离开风临丘之后,到达初雪村之前。讲述了第五卷最后,弘夜手上相思豆手串的来历。)

***

将写好的信交给客栈老板,弘辉和沁灵就离开了风临县,前往位于东北方的虚峰山。

不过,甩掉玉璞和阿雷克容易,甩掉跟弘辉一起来的几名侍卫则没有那么简单。无奈之下,弘辉拜托侯环画化作自己的样子把他们领回去。

在临别之前,弘辉千叮咛万嘱咐要侯环画少说话快赶路。

不用想都知道,他是怕自己的形象被灵猴一个不小心玩坏了。


一路上,看着弘辉放下不下心又无可奈何的眉头不展,沁灵觉得很是好玩,忍不住笑出声好几次。

“别笑了。”

弘辉沉着声音打断了沁灵大概是第十二次的偷笑。

他从手上接下一条编了一半的线绳手链,递到沁灵面前。

“先把这个编完吧。”

“哎?你带来了啊?”

沁灵楞了下,在风临丘上进行仪式的时候,她瞥到一眼弘辉右手上似乎带着什么,但是没仔细看。没有立刻认出是自己的作品。

“怎么,不是送给我的?”

“!”

不知怎么,因为弘辉这声认真的反问,沁灵心脏悄悄的响了一下。

“是、是打算送给你,我还在想皇太子戴不戴这种便宜东西呢。”

“现在还有疑问吗?”

弘辉脸上浮出淡淡的微笑。

“没有了。”

觉得看错了弘辉,有点不好意思,沁灵小声嘟哝了声,把手链收进自己衣服里。

弘辉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城门,木牌上金漆大字写着“艾宁县”。

他翻身下马,又伸手把沁灵也接下来。

“连着赶了三天的路也累了,这个县城看上去挺热闹的,就在这里稍作休息,后天早上再出发吧。”

沁灵想着没编完的手链,跟弘辉送给自己那串白玉葫芦珠串比起来总觉得只用线绳有些单调,想串点什么东西上去。经过市集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留意着各色各样的小摊位。

忽然,有什么抓上她的手。

“干什么?!”

本能的反应,沁灵反抓住那只手,用力把那人甩到自己面前。

“?!”

沁灵发现自己抓住的是一个平民装束的老妇人。

脸色紫灰的老妇满脸惊异,瞪着双眼直发抖。

“老、老婆子不过是想给姑娘你,看看相……”

***

“哎呀哎呀,公子和姑娘是从弘灵都来的啊,果然,见过世面的就是不一样啊,哈哈……”

误会解开,老妇人拉着沁灵和弘辉的手反复看了起来。

“姑娘……你跟公子,出身的差距看来不小啊。”

“哦,看得出来?”

“是啊。还有姑娘,你以前跟人没少争斗过吧,别看你年纪小,经历过的事大概够别人很多年过了。”

沁灵被唬的一愣一愣,弘辉在一旁则看的清楚。

对这种年纪的老人来说,从他们的气质和行动上判断二人的出身、性格,再推测大概的经历,并不是什么难事。

估计是老妇看他们是外地人,想借机骗点钱。要是她有其他谋生手段也不至于一把年纪上街卖弄嘴皮子骗人,就给她点接济也无伤大雅。

“花婆!快帮我拦着他!”

老妇还在忽悠沁灵,街对面突然冲来一名年轻女子。女子眉眼看上去文静,但是动作却豪不客气。她大步流星跑过来,把老妇转自己跑来时的方向,就嗖的钻进三人身后的一条胡同。

“哎、哎呀呀……”

老妇刚吱呀两声,又有名年轻男子紧随其后跑了过来。

刚才女子有拜托,老妇倒也不含糊,一把扒住年轻男子双臂,倒在他身上。

“哎哟……这不是西公子,要去哪儿啊?看你着忙的。老婆子差点被你撞翻了。”

(明明是自己扑上去的吧。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碰瓷”?)

沁灵不知道这是演的哪一出,只当看新鲜。

“是花婆!对不起,我太鲁莽了……苏儿是不是从这经过?!”

男子道了歉,立刻焦急的询问。

“苏儿……?你说林苏儿小姐?没看见啊。”

花婆满脸的茫然,说瞎话的演技相当不错。

——傻瓜也看得出来,刚才那个拜托花婆拦人的女子就是林苏儿。

“你、你给我站住——!”

随着一声尖细的叫声,又跑来一名梳着丫鬟头的纤瘦少女。

少女揪着西姓男子发火道。

“都说了你看错了,那不是我家小姐!!”

“胡说!我西平怎会认错林苏儿小姐!”

男子甩掉少女的手,义正言辞般申明。

“苏儿小姐明明跟我约好一起去凤来楼喝茶,迟到三两个时辰也就罢了,为何看了我就要跑?!”

“约什么约!我家小姐孤女寡母,怎会没有廉耻单独约你一个男子去酒楼!没约过!”

侍女矢口否认。

“这是苏儿小姐亲口点的菜单!都是她爱吃的!你敢说不是?!”

男子甩出一张长纸卷。

沁灵看到上面写着:烤乳猪,烤羊腿,烤鸭,红烧肉,酱肘子,溜肉段,咕老肉,回锅肉,四喜丸子,烧蹄髈,烧牛腩,参鸡汤……

反正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沾“素”字的。

“胃口真好啊……”

她忍不住感叹,弘辉则板着脸憋住差点出口的笑声。

“西公子,西公子,你先稍安勿躁,老婆子能不能问一句,你是哪天跟林小姐约好的?”

花婆拉着西平,试图安抚他。

“十天前!苏儿小姐笑着答应的!”

“唉,这也难怪了……”

花婆长叹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劝道。

“公子别说老婆子说话太直,难听。在林小姐那里,今天的公子,跟十天前的公子已是不一样了。”

“哈?”

西平一脸莫名。

“自从知道了公子您有意林小姐,林小姐跟夫人这几天没有少跟周围人打听,公子您家……的情况,怎么能不传到他们耳朵里。”

“我家?我家怎么了?不就是做生意赔了点钱,有赔有赚不是很正常吗?谁能总是赚的!”

西平表情坦然,完全没有觉得这是什么问题。而他身后的侍女已经面露嫌弃,花婆笑眯眯的阴阳怪气起来。

“听说,公子您前些天跟私塾的学友出去吃饭,还是分别结账的,想必也已经传到林小姐耳朵里了。今天你和她约了吃饭,万一也是各付各的,这让林小姐怎么能接受得了。她躲着你也正常啊。”

“什、什么……!我、我西平岂是让小姐付账之人!”

西平感觉被小看了,气得红了脸。

花婆老奸巨猾的继续。

“既然如此,公子何不先去把账结了,证明给林小姐看?”

“……”

西平被塞得无话可说,只好带着一腔愤懑退走了。

“吃饭各付各的,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受不了?那顿大肉全餐肯定不少钱吧,好意思让人家全请?”

沁灵有些不理解向弘辉确认。

跟莫悲行前往风临丘的那天走的着急,她身上没带几个盘缠,一路上都是弘辉付账她还觉得挺不好意思。后来,弘辉说这次出来是为了皇家的事,所以应该他来负担,沁灵这才认可。

弘辉笑着揉了揉沁灵的脑袋。

“他没捡到你真是可惜。”

***

赶走了西公子,花婆和侍女到小胡同口把林苏儿喊了出来。

“花婆,辛苦你了。真是惭愧啊,竟然被那种虚有其表的穷鬼给缠上了。早知道跟他吃饭要分开付账我死也不会答应。害我白白期待了好几天……”

林苏儿拍着自己的那身看上去价格不菲的衣裙,上下左右整理首饰,像是要扫掉一身晦气。

“嗯,这两位是……?”

沁灵和弘辉刚要走,林苏儿忽然留意到他们的存在。

花婆发觉,林苏儿的眼光明显偏向弘辉,眼中立刻闪过机灵。

“这位公子,和姑娘是弘灵都来的‘贵客’,要在这艾宁县歇脚呢。”

“哦,国都来的‘贵客’啊。”

林苏儿昂起头,轻哼了一声。

“我以前听说国都人都是穿金戴银珠光宝气绫罗绸缎,现在一看,也并非如此嘛。一般般而已,不是我的菜呢。”

说着,也不等沁灵和弘辉打招呼,就领着侍女走了。

“哈?她什么意思?大餐没吃上还想吃了我们?”

沁灵没听懂,弘辉听懂了没在意。

“两位,两位~”

花婆谄媚的把沁灵拉回来说道。

“两位请多包含。这林小姐家呢,也是我们这有名的富贵人家,可惜几年前没了父亲,只剩下老母相依为命。家里地产是不少但是孤儿寡母不会经营,一年不如一年——说白了就是坐吃山空。你知道,这姑娘家家,没有个家底殷实的好男人当靠山总是不安心是不?也怪不得她挑了。其实说起来也是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啊。”

花婆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睛。

“唉,不说了。老婆子这不是给公子和姑娘看相来着吗!随便多嘴些什么有的没的!”

花婆又白话了一顿沁灵和弘辉虽有磨难但能终成眷属,将来多子多福前途无量的套话。

弘辉问了客栈的方向,给了她点碎银子将人打发了。

二人并不知道,这只是一场闹剧的前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相思豆(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