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自断后路者的末路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7-12
  • 字数:3438
  • 吐槽数:0
  • +书架

合辰宫的香玉院中,明姬和弘明捂着鼻子,一人一只手通力合作,拆开一个小包,从层层油布包裹之下扒出一个首饰盒样的木匣子。

木匣子金镶玉琢,看上去就价格不菲。

匣子上了锁,明姬回身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小锤子,干脆的把锁砸开。

弘明愣了下问道:“明姬姐姐,你怎么把这种危险的东西放在枕头底下?”

“最近麻烦事情多,我又什么都不会,做些准备也好以防万一啊。”

“……”

“来看看吧,那个方妤到底是放了什么这么臭。”

在宫乐馆的污水事件之后,明姬把方妤之前对自己的蛊惑告诉了弘明,两人一致认为井水中之物有古怪,就偷偷的捞了上来。

弘明的御风之力几乎帮不上忙,顺着打水木桶的绳子下水摸了半天,能保住衣衫不湿已经是不错了。

明姬帮忙拉弘明上来也是没少费力气。虽然弘明看上去瘦弱,但毕竟是男孩子,很有分量。

两人吞了吞口水,打开他们辛苦打捞的成果——

木匣中,满满的放着珠宝首饰,金银玉器珍珠宝石一应俱全。

“这些好像很贵吧,母亲戴的也不过如此。”

“我也不是很懂,不过看起来似乎不便宜呢。”

两个没有奢侈品概念的人把那些钗啊链啊的都掏出来,挨个检查。

除了都有点酒腥、臭臭的,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直到盒子见了底,明姬发现垫底的绒布上有一道浅浅的指甲划痕,一端紧贴着盒子的内角。

“也许有暗格?”

明姬拿起一只金钗,插进盒子内边,用力挖了几下,果然翘动了盒底。

“原来如此,一般人看了这么多的珠宝,肯定不会在意这个匣子里面还有什么了呢。”

弘明一面说着,一面将铺着绒布的假盒底拿了出来。

“!!”

躺在真正盒底上的,是一片银白色的椭圆硬片。

明姬从袖子里拿出方妤塞给自己的那块,二者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盒中的那块上散发出腐败的气味。

“这个……不是毒酒?这东西要怎么把沁灵害死?”

井中实际所藏之物跟方妤所说的大相径庭,明姬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她既然说,你手上的那块可以当作迷魂香用,会不会这块上的臭气也能把人迷倒呢?”

弘明灵力虽然不高,但是也能从那圆片上感到令人恶心的气息。

“皇兄就被迷的神魂颠倒的……”

“嗯……她来找我的时候,我的确像是被灌了迷汤,脑袋浑浑噩噩的。我猜大概是她对我使了迷魂术一类的东西,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像太子殿下一样对她言听计从。”

“嗯——也许,她的迷魂术只对男人有用呢?怪奇故事里都是这么讲的……!闪开!!”

两人正说着,弘明突然看到盒子里冒出黑烟伸向明姬后背,不由分说就抢起盒子摔向门口。

这一摔,盒子中的烟气冒出了更多,触手一样伸向二人。弘明把明姬拦在身后,用一股微弱的风壁护着两人退向窗户。

突然,盒子以异常的频率跳动起来,那些企图抓住两人的黑烟触手,也无法前进似的在空中直打转。

一个紫色的半透明壁障出现在半空中,将盒子和烟气罩住。壁障逐渐缩小,将烟气全部逼回盒子里。

盒子原地跳起,蹦向门口,被走近小屋的人收在手中。

“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孩子不要玩这么危险的东西。”

“舅舅!”

弘明认出,来人是他“刚认识了没几天”的亲舅舅弘玄海。

“舅舅?!那就是……瀚海王?!”

自从预选军被踢掉,明姬恶补了令她吃了大亏的贵族知识,当然知道当今皇子们的舅舅是什么人。

“舅舅,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弘玄海看了看被球壁囚禁仍然不老实蹦跶的木盒,对惊色未消的两个孩子说道。

“撑不了太久,要马上处理掉。想看的话就过来吧。”

***

“妖邪的命穴?!!”

在观星楼,明姬和弘明知道了那圆片的真身都后怕得打了个寒颤。

“那、那方妤塞给我的这个……”

明姬拿出方妤给的白鳞,如同捧着烫手山芋。

“只是普通的妖邪鳞片,既然对你没有作用就不用担心。”

“是妖邪鳞片就不能叫普通了吧……”

弘明也是为舅舅对普通的定义捏了把汗。

“拿了那么久,还被吹了阵邪风,真的没事吗?”

听了弘明的担忧,弘玄海用确认的口气问明姬:“你喝酒吗?”

“不喝……”

明姬摇摇头。

“那就不会有事了。”

弘玄海解释道。

“人本身都有理智和自保的本能,对于突然袭来的邪气多少会有抵抗。就像强灌苦药会让人呕吐一样。所以那妖邪似乎是通过将毒融入酒香或者酒水之中来惑乱人心。酒可以至人迷醉,尝过酒味或者喜爱喝酒的人体会过酒的功效,一瞬就会掉入她的暗示,不知不觉间接纳猛毒。然而对不喝酒的人来说,突然被她的酒香袭击也不会立刻沉醉,如果是本身就讨厌酒的还会产生抵触。我去青台村调查的时候,发现从未喝过酒的孩子们,还有一些极其讨厌酒气的人是没有因她的毒井水上瘾的。”

经过弘玄海详细的解释,两人也稍微安心。

“这么说……皇兄也是因为爱喝酒才被妖邪迷惑了?喝酒真是误事啊……”

“你皇兄并不完全是因为一时疏忽。以他的灵力,就算借用酒香暗示让他麻痹,也是没有办法掌控他的。妖邪是夺取了初代皇帝留在芳丘山的不坏之卷,利用了上面可以封印魂魄的力量。”

说到这里,弘玄海声音忽然变弱,侧过脸自言自语似的念叨,“只不过……那是初代皇帝留下的力量,如果要争夺控制权,弘辉会比妖邪更有利,一夜之间魂魄就被收进去,到底是妖邪异常强大,还是他自己……”

“?”

听不懂弘玄海在说什么,明姬和弘明面露疑问,可对方没有进一步说明的意思。

“准备好了。”

上官黎星从顶楼走下来,简洁明了的通知三人可以上楼“入阵”。

***

观星楼顶层的地板上,画满了明姬和弘明看不懂的图样和符文,还有一些不知做什么用的器具。两人像初生的小鸡雏一样跟在弘玄海后面一步一歪,生怕碰坏踩坏了什么。

弘玄海将木盒放在法阵的中央,退后一小步。

一旁的上官黎星递上一把洁白的短剑。

就在此时,囚禁盒子的球型壁障被打碎,鳞片似乎要飞弹出来。

法阵上的符文和器具齐齐放出光辉,将鳞片强制压在原地。

弘玄海了趁机用白剑刺向鳞片。

鳞片并没有老老实实领死而是发出了抵抗,放出黑色闪电跟白刃纠缠,阻止刀刃刺入。

“那妖邪的元神,竟然来的这么快……”

弘玄海一边加强灵力和手上的力道,一边说出感知到的情况。

表情不甚丰富的他脸上也现出了些许焦急。

正如他所感知到的,银蛇的元神已经飞进了弘灵都的天空。

***

“妖邪的元神?!那要怎么办?!”

“只要把这个粉碎……!”

弘玄海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完两个孩子的问题,突然抽身站起。

“弘明,你来!”

他将白剑递给弘明,几步就冲到门外回廊之上。

之间弘玄海张开双臂,半透明的紫色的壁障出现在他面前,将突然冲过来的什么东西挡在外面。

“是妖邪的元神回来了。”

上官黎星背对弘玄海,对弘明说道。

“五殿下,快动手。”

“可是我……”

弘明刚想说自己灵力不足,但他马上意识到情势容不得他纠结。

他坚定了目光,双手握着白剑,鼓足了力气刺向鳞片。

白剑上的灵力和法阵中的符文共鸣,剑的尖端突破黑色电光,破开鳞片的表皮。

而观星楼外,银蛇的元神上蹿下跳,从各个方面对星楼发起冲击,想要钻进来。弘玄海的壁障也左右开弓将它一次次的挡开。

“还、还差一点……!!”

弘明用尽全身力气,跟鳞片上强大的抵触力相对抗。他本就不多的灵力也全都被唤起,身上白光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嘲笑力量的差距。

“!好疼!”

一个不注意,一丝黑色电光打到弘明脸上,脸上顿时红了一道,手劲略有放松。

“!”

明姬看到,立刻扑上前,双手握在弘明手上,帮他把剑按回去。

“明姬姐姐?!”

对着突来的援手,弘明吃了一惊。

似乎受到了元神的感召,黑色电光奋起一般冒了出来,打在明姬和弘明的手臂上。

丝丝辛辣刺痛让两人本能的想放手。

知道此时不能退,明姬索性将弘明的手臂环在自己手臂中,帮他挡住攻击。

“加把劲!一定能把它毁掉!!”

明姬的鼓励让弘明胸中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他坚定了点了下头。

“嗯!”

两人大概用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力量,终于用白剑穿透了鳞片。

洁白的灵力侵入鳞片,原本银色的硬片变为乌黑,闪出数百道白光裂缝。发出金属撞击样的鸣动,碎成了粉末。

***

失去了最后逃往之所的银蛇元神,开始一点点化作粉尘,飞散在空中,放出它最后的怨念。

“可、可恶……一定要,置吾于,死地……”

“吾要……君临大陆,就是邪恶……尔等,就是……正义吗……”

“后世,会为吾……”

“没有人一定要置你于死地。”

弘玄海面无表情的回应银蛇的质疑。

“是你自己毁掉了最后的避难所。”

“?!”

尚未完全散去的元神发出微弱的颤动。

“弘辉都可以将你的魂魄消灭,更不要说初代皇帝。如果初代皇帝要置你于死地,一千五百年前就可以做到。他留下的不坏之卷,也仅仅是将魂魄囚禁,而不是消灭。即便是你冲破封印再次作乱,他也有意一放你一条生路。是你自己,废掉了可以作为最后栖身之所的不坏之卷。”

“我等不一定就是正义,但是,我等不会以害人和牺牲无辜来登上神坛。”

“…………”

弘玄海也不知道银蛇到底感想如何,因为不等他说完,那些粉末就彻底消失在了放晴的天空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5 自断后路者的末路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