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该出手时就出手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6-01
  • 字数:3200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救死扶伤理所应当,就是弘玄海不开口沁灵也没有袖手旁观的意思。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幽碧虹跟老者跟前,二话不说举起镇魂杖,狠狠的敲在老者抓住幽碧虹的手上。

“!”

老者手一松,幽碧虹得以抽回自己的手。

“你、你不要伤害我爹!”

然而,人群中有个年轻女子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她紧张的绷着全身,看沁灵的眼神充满了警戒和不信任,一副想上前但不敢迈进的样子。

沁灵认出,她就是刚刚大喊“你是我的小姐姐”的人,自己明明就是要帮她爹,竟然不识好歹。打下手都讳医忌药的嚷嚷,简直是莫名其妙。

沁灵瞪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没看见你爹抓着你小姐姐?!你小姐姐要是愿意被你爹伤害我还懒得费力气呢!”

似乎没想到会被反击,女子肩膀一缩。

“……唔!”

接着,像是受了莫大委屈,转身把头扑在旁边一个族人的怀里,哭唧唧的呼唤。

“爹……!”

“隐哥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力量会没有用……?”

幽碧虹那边也抱住弘玄海的一条胳膊,一边收紧力道一边追问。

弘玄海没有回答这个他在王宫中就已经说明过的问题,只静静等着沁灵的行动。

而幽部族的人们也并非看不清形势,女王镇魂失败,隐大人让沁灵来试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回去……回去……”

老者再次伸出手,沁灵用镇魂杖顶住他的掌心想把他的手顶回去,两人以屏障的洞口为中心僵持不下。

“真是想不到,这老头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被困在紫烟中的老者把这个洞口当作了“逃生口”,另一只手也扒上来,想要撕扯洞口。

即使看不到他背后那几个挣扎撕扯的灵体,仅看那扭曲着的面孔和泛着的青光的眼神就知道,这人的魂魄已经失常——

「!等一下……这种眼神,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诅咒……这种状态,好像弘夜诅咒发作的时候……!”

眼前老者的眼神跟记忆中弘夜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微妙的重合,一瞬间,沁灵不由自主的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同样被诅咒过的弘玄海——不过很遗憾,只能看到对方的面纱。加上玄海一动不动,沁灵顿时觉得“所见非人”。

“……”

「等我镇完魂就掀了你的帘子!」

在心中下了决定,沁灵把注意力又转回当前最关键的问题。

她静下心神,将镇魂之力集中到镇魂杖之上。镇魂之力通过镇魂杖流向老人,力量刚一接触到老人的手,一股混乱的波动立刻冲进了沁灵脑海。

“!!”

她再次看向老人背后的灵体。

“那些灵体不是魂魄,仅仅是阴性的力量……这个人的魂魄没有办法承受这么多阴性的力量才发生了混乱……”

“除魔祛秽,正本清源,一心不乱,魂归安宁——镇魂!”

沁灵的咒文一出,她身上涌出一股凌冽的洁白灵力,猛的灌入烟气壁障之中,将老者全身包围。老者渐渐停止了行动,双目失神,全身僵硬的趴在壁障之上。

因为方才幽碧虹镇魂失败,族人们也没有马上放松警惕。而沁灵更是清楚的看到,那些灵体似的力量还缠绕在老者周围,仅仅是镇魂还不算完。

「只是让他的魂魄安静还不够,需要把那些阴气都除掉,不然这个人恢复意识身体也会费掉,但是我不会啊……对了,瀚海王是应该有御风之力,应该是可以驱散阴气的,能不能让他……」

「求人不如求己。不会?我教你怎么样?」

“?!”

沁灵话未出口,却有一个声音做出应答。

“谁?!”

她刚问出来,突然就意识到这个声音来自自己的脑内。

“……宏风帝?!”

这颇有威严的声音,她无意识中也听到过数次,很快就猜出声音的主人。

被猜出身份的宏风帝似乎笑了笑。

「你现在已经可以驾驭一部分我的力量了,抱着这么方便的资源不用不是太浪费。」

沁灵的身体不听使唤似的,将手上的镇魂杖扔掉,直接用手伸进屏障抓住老者硬直的手腕。

在一旁观看的弘玄海惊讶的发现,沁灵的两眼泛起御风之力的灵光,而一股阳性的御风之力正从她身体中浮出。

沁灵感到一股夏日干风样的感觉走过自己的手臂,在屏障之内吹起暖风。紫色的烟气瞬间消散,而老者身上的阴气也被席卷一空。

老人身体倒地,脸上的血色渐渐恢复。族人们终于可以真正的放心欢呼了。

沁灵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刚刚确实是宏风帝出现了,而自己的意识却没有沉下去。那股御风之力,与其说是来自宏风帝魂魄,倒不如像是从自己体内涌出的……这到底是……?

“你……”

被沁灵刚刚释放出的净化之风吸引,弘玄海朝她走近了两步,开口想要问些什么。

“!”

可不等他问出口,沁灵伸手就去抓他的面罩——

***

四皇子五皇子伴读选的拔第二轮——文章选拔在第一轮迷宫选拔的两天之后举行。方式是让参选者根据命题现场即兴作诗一篇,作词一篇,作文一篇,文章选拔不考任何经典,杜绝抄袭的可能。规定时间内未完成三篇者一律算作落选。

所有答卷一经收完就被送进了国子监,由国子监全体先生连夜批阅。每份试卷必须要经过三位先生的批阅,须有两位先生批“过”才能进入下一轮。每一位阅卷先生需写一句批语和标注自己的名字。

第一轮选拔有一千七百多人参加,其中五百人是太师安插的密探,加上踢掉的犯规、弃权和没有达成条件的落选者,还有没有在限时内完成三篇文章的落选者,进入第二轮閲卷的大约有五百余人。

五百份多答卷也不是个小数目,太师又要的急,一向清闲的国子监先生们被累得食不细嚼寝不宽衣。

明姬的答卷自然也在这五百多分之中。她的卷子已经被阅过两次,现在到了第三位先生手中。

卷上写有前两位先生的批注,一批“过”一批“落”。

过批:“文清词雅,以小见大,别具新风。”

落批:“过虑多忧,小题大做,浑厚不足,理不服人。”

头昏脑胀的油脸先生没有心思细读分辨哪边更符合事实,他估算了下已经通过的试卷数量,草草看了看笔迹,挑挑看是否有引经据典或大段艳丽的辞藻——

批:“笔无名家之体,文无经典之言。”

就将明姬试卷扔入落选的草筐,伸手拿起下一份。

说来时间也巧,国子监这边刚刚将判完的试卷整理好,太师派来领卷的人也到了。

来者是三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尽管没有官职,但因是太师的人,国子监的先生们也不敢怠慢。国子祭酒楚大人按照待客之礼将三人请进了厅堂。

“都已经判好了吗?”

为首的少年问道。

“判好了。”

楚大人指着长书案上一摞堆放整齐的试卷答道。

“这些就是我等选出的佳作。”

“大人们辛苦了。”

少年象征性的行了个礼。他注意到在书案下方,有两个草编的方筐,里面杂乱的堆着更多的试卷。

他跟身后的两个同伴互相点头示意,两个同伴上前,一人搬起一个草筐,转身就往门外走。

“哎?这……”楚大人面露诧异,“太师要这些废卷还有什么用吗?”

“大人何出此言?太师从未说过没有被国子监判卷选中的就是废卷。”

“……?!”

在楚大人不明所以的注目下,少年走到书案前,捧起那少量的中选试卷。

“太师云游四方,结识了不少民间优秀的先生。他老人家本来就打算让他们作为判卷官审阅全部的试卷,增加一轮国子监判卷只是为了避免遗珠之憾。”

“?!”

自己这种国学之师居然是只是查缺补漏之用,真正的审判权在民间先生,这让楚大人感到了莫大的侮辱。然而,少年接下来的话更给他心中增添了别样滋味。

“当然,太师也会尊重国子监诸位先生的判决,国子监判出的入围者,全部都可进入最后一轮选拔,只不过——”

少年眼光一转,尚有些稚嫩之气的声音中透出不合年龄的严肃和板正。

“太师说,诸位先生都是国之大学者博闻多才,但世间广大变化万千,诸位久居京师难免有跟不上潮流发展的情况。假如哪位先生所判出的‘佳作’在太师主持的判卷中未达标准,可能就说明那位先生需要重回民间历练、增长见识。太师也考虑到诸位连夜判卷难免有疏漏,但是俗语有云,再一再二不再三,若是连出三次拙作判为佳作的情况,就很难说是一时纰漏了。太师已经获得陛下许可,为连续误判三次的先生们安排了历练之旅。今天特遣我来通知一声,也请各位早作准备。”

“?!”

楚大人终于顿悟,为两位皇子选伴读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

原来,老奸巨猾的太师是要藉此整顿国子监。

近水楼台先得月,暗中提拔自己门生或关系户这种事,国子监的众先生也是心照不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可好,愚笨的学生是被送进去了,可自己的饭碗却要丢了——且在太师主持下,那些凭借后门入围的学生成为伴读的概率可谓又小之又小——着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1 该出手时就出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