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姐妹齐心,兄弟反目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4-22
  • 字数:3236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不是不是!我们是在调查妖邪,但从来不曾骚扰过宫人!”

“是啊是啊!最近为了百花盛流节,宫人们晚上也兴奋得到处乱窜,人多眼杂的,我们都没出去调查!”

几只猴子忙着摇头摆手,否认守卫队寻找的“可疑人物”是她们。

根据玉琳跟翠屏的说法,在环画被毒蛇袭击的第二天,宫乐馆的几名宫人就来报告,说她们晚上在花园中练习舞蹈的时候,似有什么人在树后偷窥,正要查探之时,不知哪里飞出一根树枝打伤了一个宫人。没过几天,又有衣食间的人报告,说膳房里有不寻常的响动,守卫队也是在巡逻膳房的时候救了戚小甜。就在百花盛流节当晚,守卫队在巡逻途中发现了泛着绿光的奇怪影子,一路追了过去,看到影子钻进了静风院。守卫队那之后去静风院附近查探,在幽静的院落之外隐隐约约听到过一些不自然的噪音。

沁灵最先想到的就是可能有哪个鬼魂进去被看到了,就去问了紫云。玉琳他们说,有人看到绿光的时间是刚刚入夜,紫云却说那时静风院的鬼魂们都跑去看百花盛流节的仪式了,不曾有鬼回去。

除了鬼以外,沁灵也只能想到猴子们,还有猴子们所说的“妖邪”。

她来到珠帘院,把守卫队的情报告诉了猴子们。

“守卫队最近巡逻很勤,我已经告诉她们要小心行事,我们最近很低调。”

环画也否认引人注意的是妹妹们。

“最有可能的还是那个妖邪,我怀疑她鼓动巡逻队是想抓我们的尾巴。”

“但那个妖邪不是把你们打个落花流水?想除掉你们直接动手就可以了,有什么必要借别人的手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焰儿白了沁灵一眼,但不否认她说的有道理,“我们也奇怪它到底有什么目的。都知道我们在宫里,为何迟迟不动手。”

“明姬总担心事情不那么简单,我也牵扯了好几回,但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也就你们知道的还多一点。”

令沁灵失望的是,环画摇摇头叹气道。

“我们一直都在想那妖邪的目的是什么,可完全找不到头绪。最开始,以为它是觊觎芳丘山的宝物,但是后来它居然又追到宫里来,还暗地里搅和宫斗……不过老实说,它这样小打小闹不露真身,我也不敢肯定宫里的是那妖邪本人还是它的手下……”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沁灵建议道。

“回去看看?”

“它要是只为了山上的宝贝,肯定不会长留。你们回去看看它到底干了什么,还在不在……”

“太危险了!”

“那妖邪可凶悍了!”

沁灵还没说完,两只小猴子就冲上来截断她。

“别吵!”

焰儿训了一句,等环画说话。

“是个办法。”环画点头,“我的伤也已经痊愈了,只要不太大意,是不会再像当时一样重蹈覆辙的。如果碰上了,就算打不过也逃得掉。”

“我们也一起去!”

环画这么一说,猴子妹妹们都吵了起来。

“我逃得掉,你们可不一定,只能焰儿跟我去。你们留在合辰宫,这里有皇家护卫,如果发生什么还可以向太子殿下求救。”

挥手让妹妹们散开,环画又命令道。

“沛儿,你变成‘侯环画’。檀儿,你变成‘焰儿’。没人找也别去找人,有人找就装病请假。”

环画“嗖”的站起身,跟焰儿互相点了下头就要离开。

“现在就走?!”

动作如此之快,沁灵有些吃惊。

“当然,事不宜迟,拖久了恐生变故。”

环画以大义凛然的表情回答了一句,就带着焰儿匆匆出了门。

“我看变故就是你们猴急生出来的……”

沁灵来不及阻止,只能祈求她们不要再把良家女子当做妖邪抓起来。

“姐姐就是不想带我们去!”

“我没有一百也有七十,也逃得掉啊!”

两个姐姐风一般的走了,四个妹妹还在不停的叽叽喳喳。

“都被扔下了还说什么,我们还要变化骗那些宫人呢!”

“我可不要去做什么档案库管理员,多无聊!”

“那我们每天请假吧!”

“好啊好啊,就说害了风寒,还传染!也弄点药来煎着玩。”

沁灵越听越不对劲,揪住两个猴子女孩的脖子训斥。

“你们请假,明姬不是又要代班?!敢乱请看我不打肿你们的屁股!!”

***

即使是夏夜,静风院中的夜晚也跟闷热无缘。众多鬼魂的存在让这院落一直充斥着丝丝阴冷的气息。月亮即将消失的夜晚,仅存的一点安稳似乎也将一起陷入黑暗。竹林当中的“野兽”近日越发不安宁,每到晚上都会发出低闷的吼声,今夜似乎叫得更加烦躁。

叫声越来越强,穿过了竹林的遮挡,传入了尚在书房的弘岚耳中。弘岚放下手头正在写的东西,正打算去后院查看,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就踏进了书房的门槛。

“怎么,皇兄今日不走后窗了吗?”

弘岚挑眉讽刺。

而弘辉没有接他的挑衅,板着脸直说自己的来意。

“秦怡他们三个的事,是你通报的?”

“皇兄消息也真快,三个人的事都已经知道了。”弘岚皮笑肉不笑的默认,“怎么,皇兄是来道谢的?”

“谢你让他们在后宫有了行动的动力?”弘辉压下心中的不满,沉着表情反问弘岚,“这个月要求皇太子出场的挑战书突然涨到一百五十多封,几乎都是背后有官僚支持的宫人。而且都是跟易储派的三人有来往的官僚。”

弘岚颇为满意的欣赏着弘辉不展的眉头,唯恐他不清楚全部情况似的继续添油加醋。

“皇兄最近不常来后宫,可能不知道,她们挑战的对手大多是自称或者传闻受到皇太子垂青的人。易储派大概是想借她们的行动,找出到底是哪家在后面支持皇太子。看来,他们已经将被检举这件事当做了拥护皇兄一派的杰作。”

“检举秦怡的莫群青是你自小的好友,却也能算到我的头上。他们的思考还真的都是建立在反感皇太子之上的。”

听到莫群青的名字之时,弘辉就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弘岚而起。

他对弟弟这个幼时伴读的印象深刻。跟性格温柔,特别会讨宫人们喜欢的小弘岚不同,莫群青小小年纪不爱说话,却胆大沉稳,非常有主意。他和弘岚一起出现时,经常有人错以为他才是皇子。

成年之后,弘辉在太学见过几次莫群青。昔日的孩童已经成长为青年,但是眼中的那份顽固不曾改变,反而逐年加深。弘辉知道,这个人一旦认定什么就不会变心。

递交检举信的是莫群青这一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只要稍加调查,就能知道他跟自己并无交集,然而大臣们竟然武断的从后宫开始发难,显然是把被检举的责任归结为“皇太子背后的支持势力”。

这些自诩国之英才的高官,并非没有冷静判断的能力,而是太过自负。他们不愿意相信有人能拒绝自己的权力和给出的诱惑,更不愿去想他们打算拥戴的“明主”不但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反而可能对他们下手。他们眼中,自己所恨之人必定也痛恨自己——即便对方没有表露恶意。不管他们能把阴谋讨论得多深刻,终究也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敌人”和想看到的“阴谋”。

“皇兄难道没听说过,皇家无真情,官场无真心。写宫斗小说的黄毛丫头都会故作深沉痛批现实无情,皇兄难道还认为一个十年未见的玩伴能对冷宫皇子有忠心?谁获益谁是犯人,意图易储的官员出事,这笔账当然要算在皇兄头上。莫群青为了自己的前途,转而投靠皇太子的剧本早就在他们的心里写好了。”

官员如何想对弘岚来说并不重要,他只要看到弘辉为自己的行为背锅就已经相当满足了。

“不过我也是为皇兄着想,你不是不喜欢宫斗?除掉易储的官员,不但帮你保住太子之位,还可以帮你搅和一波宫斗,一举两得。”

“你的字典里没有‘慎重’和‘计划’两个词吗?羽翼未丰就要硬闯风暴。威胁到我的人,我自有处理的办法,不用你动手。”

弘辉的语气无比强硬。

虽然嘴上抱怨大臣们错怪到自己头上,他心里却有些庆幸。如果大臣们知道是弘岚下的手,在对付他之前就会先对付弘岚。而弘岚就像只天鹅,看上去优雅美丽,却不会饶过任何入侵他领地的东西,不管拼得过拼不过,必然会死拼到底。他没有朝廷势力,会毫不犹豫的动用皇家神力。到时候恐怕不用自己诅咒发作,宫廷内外就又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弘岚没有心情去揣摩兄长的心思,对弘辉的告诫或者说是警告也没有半点认同。

他收起幸灾乐祸的笑容,将两道利光含在眼中。

“呵,等你动手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总是让别人退后一步,什么都自有决断。说的好听是挺身而出承担责任,其实就是傲慢自负,目中无人,认为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过你一个。”

“……!”

弘辉的心脏像是被刺了一下。他一直以过于自负来评判权臣,而弘岚用了同样的形容来评判他。

弘岚则一发不可收拾,一句接着一句刺向兄长。

“你以为自作聪明把弘夜的人格封起来就能平息朝臣的疑虑和议论?在我看来不过是自毁利剑。要不要试试看,现在我们谁的力量更强?是你能把我扔回结界,还是我能把你锁在后院?”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69 姐妹齐心,兄弟反目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