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妖邪何处寻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4-14
  • 字数:3338
  • 吐槽数:0
  • +书架

另一边,两只猴子带着从大象身上拔下的毒牙赶回了珠帘院。

侯环画跟其他三位姐妹已经等在房中,焰儿跟沛儿把毒牙放在棋桌上,将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我们最远走到文学馆,就找不到邪气的踪迹了。”

镶儿看了看环画,也报告她们两人的行程。

“我们也是,往静风院那边走了一段路,就什么也闻不到,只能回来了。”

檀儿跟坤儿这一组,同样没有走出多远。

“看来,只有你们那边找对了地方。”环画微微低头思考起来,“那妖邪竟然出手破坏宫斗……还是说,它只是单纯想造些杀孽?”

“它把我们赶出芳丘山很可能是为了‘山神的宝贝’,那会不会是这宫里也有什么宝贝?”

坤儿眨了眨眼睛。

传说,猴子们居住的芳丘山上藏有上古时期山神留下的镇山之宝。不过灵猴们与世无争,一心玩乐,从来没有动过挖掘宝贝的心思。

被赶出家园之后,她们左思右想,也只能想到妖邪是因觊觎山上的宝物才把她们赶出来的。

“这就不知道了,我们蒙受太子殿下救命之恩,不能让它乱了后宫……!”

说到这里,环画不小心咬了舌头,她略感惭愧,低头又补了一句。

“……虽然我们不小心也乱了后宫。”

“可是,那个守坟的说,这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事情了。她当时的样子很奇怪,像是被某种厉害的东西附身了。这毒牙上的邪气也是被她净化的。”

焰儿指着桌上的毒牙说道。她还记得,当时被沁灵叫到面前的时候,自己不由自主的坐得端正无比。

“她身上的力量确实很难琢磨。不过她是太子殿下的人,至少不会害我们。这人世玄机颇多,我们也没法一一深究。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些事都通知太子殿下吧。”

线索繁杂,轮廓又如同在云里雾里,环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先放下不去钻牛角尖。

“焰儿你去吧。最近宫里似乎不太平,守卫队巡逻得很勤,你们也都小心点,别被看到变身。”

***

夜晚,朦胧宫灯的映照下,东宫后墙上蹿出一只猴子,片刻就没入墙外的夜色不见了踪影。

她已经完成了姐姐的交代,将今日的情况报告给了皇太子。

风中没了猴子的动静,书房中的弘辉将窗户掩上一半。

如果按猴子们的说法,把她们赶出芳丘山的“妖邪”已经将魔爪伸到了后宫。

而且,目标似乎并不是猴子们。

它让毒蛇咬伤侯环画,导致的结果是环画跟沁灵她们误会一场;

攻击大象,导致的结果是乱了宫斗——

与两件事都相关的人物,就只有沁灵,究竟是巧合还是有心为之?

如果能找到那妖邪的所在,一切就都好解决了。

可弘辉因为有意识的拒绝阴暗与阴性的力量,对邪气十分不敏感,偏偏这个时候,又不能让弘夜出现……

“殿下,我可以进来吗?”

人声传进来的同时,书房的门也开了。

嘴上虽然问了一句,门外的人却不等弘辉回答就擅自进了门。

“李师傅。”

弘辉带着方才深思的表情打了声招呼。

“哦,今天也是弘辉殿下啊。”

太子少师——李逸翘起嘴角,一眼就认出面前是哪个太子。

“上次说的梨柚酒,我托人带来了,如果要立刻试饮,还请殿下吩咐下人弄些温酒的热水和小菜,免得只有酒水寂寞。”

李逸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坛子,拎着上面的绳子举给弘辉看。

弘辉看了眉头一低。

“您身为太子少师,怎么能怂恿学生深夜饮酒?”

“这不是殿下的要求?”

李逸大眼无辜。

“那是他,不是我。”

“就算脑袋不是你的,肚子也是你的,馋了就喝,闷着多扫兴。”

李逸一边说一边把坛子摆到了弘辉的书案上,歪着脑袋笑问弘辉。

“你都把我叫来做‘证人’了,还担心我告发你太子失德?”

“师傅既然知道我请你来干什么,就请做得像一点好吗?”

弘辉叹了口气,李逸明明知道自己叫他来的原因,却非要遛自己玩一道。

弘夜平时行为乖张不似正道,面对大臣们也不加掩饰,前些日子又连续在合辰宫进进出出,已经激起了一些重臣的不满。

严太傅更是多次直斥自己举止轻浮,身为一国储君如此不知自律迟早生出祸患。近些天朝野间更是传出有重臣暗中谋划易储。

弘辉自知有弘夜的人格存在,自己并不适合做一国之君,不过他也知道,大臣们想换掉他的真实原因并非是弘夜。

如果弘夜是个没有主意、恭顺听话的人,恐怕那些老头子老太婆们伏地欢迎还来不及。

越是自由随意难以管束的人,内心就越是顽固自我。对大臣们来说,弘夜的难缠程度远胜于自己。

自己再有不满,最多是拖延抗拒不配合,一旦大臣们逼紧了,还会象征性的做做样子,而弘夜则是明显的露出反抗之心。

人越靠近权力,贪欲就越明显。一个仅有油嘴滑舌的准公公尚且想要掌控皇子,更何况那些处在权力中心的位高权重者。对他们不够言听计从的、难以掌控的,哪怕是将来的皇帝,都要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不是弘家有天赋法力作为威慑,就凭皇族世代频出血案亲族相残的混乱,恐怕早就不知被推翻多少次了。

尽管弘夜不是他们要换掉自己的真正原因,却是他们换掉自己的最好借口。

所以,在那些权欲者兴奋起来的时候,不得不让弘夜“消失”,只留下弘辉,做一个白天行事正派,夜晚勤学苦读的恭顺太子。

也许将来有一天,因为诅咒或是其他的事情,他会把这个位置让给弟妹中的某一个人,但绝对不能是在那些权臣的谋划之下。

在这一点上,不管是他,还是弘夜,想法都是一致的。

“不是我要的,我也不该动。那坛酒先留着吧,等你下次见到他再跟他喝。”

弘辉将酒坛子推到一边,在书案上摆上空白纸卷。

见弘辉真的无意相陪,李逸苦笑了一下,只好作罢。

***

时间将近三更,合辰宫的门禁规矩是一更天之前必须要通过后宫管事局把守的宫门,白天申请出宫透气的宫人们早已经回到了各自的住处。

不过,弘岚并不在宫规的管辖范围之内。

明姬用“抢救水灾”的借口跟杂务间解释了半天旷工失踪,还写了书面报告,至于是否认可这理由成立且免除旷工的责任,还要找观星楼的管事官确认之后才能决定。相比之下,无视门禁的弘岚简单说了句马车坏在途中,把门的宫人就再无半句疑问,把她请了进来,还关心了半天岚大人是否受伤。

不紧不慢的步行回到静风院,弘岚看到叶静正等候在门口。

“殿下,您回来了,是否要用膳?”

主人比预定的晚了很久才归来,叶静却没有多问,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

不自作聪明,不多嘴多舌,不上蹿下跳挣表现,对待主人除了忠诚以外没有多余的情怀,是弘岚对近身仆从的要求。跟随王公贵族的仆从,恃宠而骄狗仗人势者众多,能够低调行事已是不易,而叶静却满足了弘岚的所有要求。在弘岚离开静风院的时候,自然可以放心的把领地交给她看管。

“在幽宁宫吃过了。你呢?”

弘岚摘掉遮面的纱帘帽,递给叶静,没有停步迈过了门槛。

“在膳食间领了吃过了。”

叶静跟在弘岚一步之后。

“守坟丫头来了吗?”

“没有,她的宫斗今天下午又出了乱子,被叫去宫斗管理处备案。”

“下午又出乱子?这还真是惊喜不断。”弘岚转过头来,不掩饰的浮出笑容,“她又怎么了?是招来了狼还是招来了老虎?”

“是……大象。”

明明是实话,叶静却有种说谎调侃的尴尬感,脸上不禁一热。

弘岚也是一愣,在他印象里,叶静是不会说笑的。

“大象的事,稍后会向殿下报告……”叶静立刻整理表情,换上一副严肃中带着担忧的面孔,“后园里,好像有些不大太平。看情况,是每次喂食前的样子。”

“不太平?”

弘岚的笑容也收住了,他将眼光投向后园的方向。

“今天才是初九,还有六天才到喂食的日子。”

“……”

“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吧。”

***

静风院的后园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平日里风穿竹林的响声不但给宫院增添了一分闲情逸致,还巧妙的盖过了林中其他“东西”的响动。

在漂游于竹林中的数团长尾幽光的照亮下,弘岚走到竹林的正中心,一个足有一间卧房大小的蓝色光球在幽暗的竹林中赫然发亮。从那蓝色光球的内部透出一头雄狮大小的“野兽”的影子,那影子正烦躁的连跳带蹿,发出安静竹林中本不该存在的嘶吼声。

弘岚伸手碰了下光球壁,光壁立刻变成数条栅栏。球形牢笼中的野兽向弘岚的方向扑了过来,当然,被栅栏拦在牢笼内。

“都说了,伤还有两个月才能好,你急什么。”

野兽的爪子在栏杆上抓蹭、拍打,喉咙中发出嘶哑的低吼,似乎十分躁动。

弘岚将目光放低,略微想了一想,抬起左手,用拇指在其他四指上快速的滑过。四根手指上溢出鲜红的血液。

弘岚把手扶在笼子上,野兽急不可待的扑了上来。可栅栏之间缝隙有限,野兽的头和嘴都伸不出来,只能亮出映着青白光辉的尖牙,用舌头去舔舐弘岚手指上微薄的血液。

“可以让鬼魂狂乱,可以让野兽听话,皇家血的用处还真多。”

低头注视着因得到血液而安分下来的野兽,弘岚眼神一丝不乱的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初代皇帝到底跟神明定了什么约,又犯了什么忌讳,让后人坐在针毡上乘凉。”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60 妖邪何处寻
确 定